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55章:决裂

《皇妃勾心斗帝》

第55章决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来人啊!抓刺客……安逸王杀了太皇太后……快把他抓起来……”

小玄子边跑出来边对着暗中的大内侍卫下令,而跟进去看了一眼的绿袖也被吓得昏了过去……

萧御琛他们还没来得及走出颐和宫的庭院就已经被团团围住,水潋星知道逃不掉了,她拼命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让萧御琛离开。爱萋鴀鴀

这个陷阱是有人设计好了让她跳的,根本不关萧御琛的事,如果不是他到来,现在小玄子嘴里嚷着要抓的人应该是她。他只是出现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

他和太皇太后不和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而她很讨得太皇太后的喜爱也是皇宫上下所有人都知道的事,这两者一比,肯定会先入为主的认为杀人凶手是萧御琛溏。

不!她不能够让他背这罪名。

“萧御琛,你快走!”听着由远而近的阵阵脚步声,水潋星着急的推他。

“要走一起走!”萧御琛更加握紧了她的手,坚如磐石的道囵。

“不!你快点走,要不然等萧凤遥来就来不及了!”太皇太后是萧凤遥的命,而萧御琛的造反又正在有待考察中,今儿若是被抓住了,任萧凤遥过去对他再怎么有爱也不可能安然无恙了。

“我不会放你一个人。”萧御琛固执的道,温润的脸色在面对团团包围上来的大内侍卫依然犹如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萧御琛,别再固执了!再不走我们俩都玩完!我答应你,我不会有事。”水潋星的左手覆上两人紧紧攥在一起的手背上,眼里尽是要要他松手的意思。

“你以为我走得掉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萧御琛目光如炬的盯着她,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至少出去了还有一线生机!”虽然这一走只有一条路可走,可他原本选择的就是这条路不是吗?

她本来想弄清楚他和太皇太后之间的仇恨,希望能有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然而,现在一切都晚了。

最能平息这场战争的人已经死了,死在她的面前。

接到消息的萧凤遥如狂风暴雨般赶至,正是看到誓死相依的两人,胸口那颗冰冷的心恍如被利刃贯穿,应景而来的一阵狂风吹起了他的衣袂,放在两侧的手攥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吱声。

“把他们包围住,要是跑了自己砍下脑袋!”

说罢,踏着沉重的步伐进了颐和宫。

“不!!”

不一会儿,凄厉的声音惊天地泣鬼神的响起,仿佛震动了整座皇宫。

听到他悲痛欲绝的声音从内殿传来,水瀲星心儿抽紧,旁边的箫御琛也感同身受似的,握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她担心的回头望着颐和宫殿门的方向,这一回眸正好对上从颐和宫里走出来的男人,他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周身燃着张狂的骇人戾气,双目猩红,这另她想起了赏花赛台上他为了她而杀气腾腾的模样,只是此刻的他比那会更甚好几倍。

“萧凤遥,你……你先息怒,听我解释!”看到他阴骘的走过来,水潋星试着稳定他快要爆发的情绪,忘记了自己的右手还被萧御琛牢牢握在手心里。

“解释?朕给过你太多次解释的机会了,这一次,朕不想给,也不会给!”说罢,萧凤遥转身对随来的大批禁卫军下令,“把他们抓起来,反抗者——杀、无、赦”

命令一下,大内侍卫和禁卫军纷纷拔出兵器齐刷刷的对准了水潋星他们。

水潋星不敢置信的瞠大双目看向冷若冰霜的萧凤遥,那双如子夜寒星的黑眸里明明还有情却要逼自己回到最初那个无情无爱的原点。

她知道里面死的人是他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亲人,她也清楚的听到了他刚才下令对她杀无赦。

当占据了你整个心的那个人对你说出那么狠心绝情的话是什么感觉?她此时此刻正在体验着,那是一种好像把热乎乎的心放入万年冰水里,寒得透彻,麻木了。

“皇上……”

“皇上,太皇太后是我杀的,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别冤枉无辜。”

许是萧凤遥的出现让萧御琛的手劲松了不少,水潋星轻轻抽回自己的手,她抢先萧御琛一步,坦然无畏的对上萧凤遥如冰潭阴冷的眸子。

“你休想再护着他!”萧凤遥冷眸化作两团嗜血的火焰,右手成爪状,行如风,发狠的朝水潋星而去。

他的速度快得连眨眼都不及,水潋星不闪也不避,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

千钧时刻,是萧御琛出手挡下了直击水潋星雪颈的大掌。

“你现在这个样子会伤了她。”

当所有人都提着心要做好护驾工作时,温淡有力的嗓音幽幽响起。

淡淡的语气却充分的表达了他要护她到底的坚定。

不管对方是谁,他都只会保护她。

而他不出手还好,一出手萧凤遥就像疯了似的毫不留情的对他出拳。

现场立即紧急戒备起来,萧御琛不挡也不攻,任由萧凤遥的如虎拳脚打在他身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谁也不敢贸然上前,只是胆颤心惊的看着这一王一帝拳脚相向。

“你以为不还手朕就会手下留情吗?不会!朕已经为自己曾经的手下留情付出了代价!”萧凤遥像是失去了理智,拎着萧御琛的衣襟虎虎生风的拳头一个又一个砸上去。

萧御琛温润如玉的俊脸不多久已经挂了彩,在旁边的水潋星看得触目惊心,她想萧御琛不还手一是为了让萧凤遥能好过一点,如果打他一顿可以的话。二来,可能他不还手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直到……

“咻”的一声,光是挥拳已经气喘吁吁的萧凤遥突然拔出旁边一侍卫的利剑,水潋星大惊失色的叫喊,脚下如同生风般的冲了过去,就在剑直抵上萧御琛眉间拿点妖艳朱砂时,她张开双臂闪了进去,勇敢无敌的以自己娇小的身躯挡在剑尖前,锋利的剑尖削落她飘飞的一缕青丝。

微微的冷风吹过,她缓缓抬起头望进那抹在刹那迟疑的黑瞳,她庆幸,庆幸他对她还有那么一丁点理智在。

萧凤遥铁青着俊脸,冷冷的看着奋不顾身的她,他从来都不舍得她伤一丁点,除了他自己能伤,别人若伤她他绝不放过。

为何,为何她屡次要为了别的男人舍弃生命?

也罢,今夜,他再也不用再找任何理由来为她的背叛开脱罪名了。

他亲耳所闻,亲眼所见,如果早知道留住她需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一开始,他就不应该那么仁慈。

此生,唯一对一个人那么仁慈,那么纵容,现在终于是自食恶果了。

萧凤遥对着水潋星,凉薄的嘴角似有若无的扬起一丝讽刺的笑,而后剑尖稍稍挪了些,指向她身后的萧御琛。

“皇叔,你确定非要这皇位不可吗?”目光深沉且凝重。

“……”

萧御琛虚握拳头轻轻沾了沾嘴角血渍,温淡无波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无话可说。

“非要不可吗?”萧凤遥又重复问了一下,这次,握剑的手明显有加紧力度了。

水潋星回过头去对萧御琛示意性的摇头,萧御琛却把她拉到身后,如仙风道骨的身躯与萧凤遥强强对视。

“皇上,事如今,皇位,我要与否还重要吗?”萧御琛模棱两可的反问道。

他已经认准了太皇太后是自己杀的,如今,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不然就是死,死倒是无畏,只是,母妃的遗愿还没完成啊。

这个遗愿迟了三十多年,他既已不忠又岂能再不孝?

自古忠孝两难全,他能选的也只有后者!

“朕,懂了!”

萧凤遥嘴角扬起了诡异的冷笑,叮的一声,那把锋利的剑刃瞬间被他掰成两半。

应声而落的那一刻也决定了他们两人今后的对立,势同水火!

萧凤遥冷然转身面朝颐和宫的方向,撩袍沉重的起步,突然,水潋星毅然决然的冲了上去张开双臂拦下了他……

“皇上,你能不那么果断吗?你怎么就确定太皇太后就一定是他杀的?”

“你要理由是吗?那朕就告诉你!”萧凤遥阴测测的回过身来,指着萧御琛道,“他曾经强.暴了朕的姑姑,也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如此有案底的人还需要确定吗?”

听完这句话水潋星双目倍儿放大,俨然不敢相信的看向萧御琛,而他却很坦然迎上她审视的目光,仿佛用沉默告诉她,他没有!

“我相信他!他没有!”直觉告诉她,萧御琛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他真的喜欢女人到喜欢上自己的妹妹,那根本不需要到现在都还没成亲漩。

又或者他爱他的妹妹?

不!这个理由更加不可能了,倘若他爱她的妹妹断然不会闹成和太皇太后这样的局面,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爱人的方式很慢热,像硬上弓那种事情压根就不是他做得来的事,他应该是那种等对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才会出击,既不会贸然也不至于尴尬。

所以她才会一开始就说他是一个值得女人动心的男人,如果被他爱上的女人一定很幸福鹚。

听到她这么斩钉截铁的维护别的男人,萧凤遥暗自苦笑了下,如果说刚才已经失望透彻,那么现在就等于在血淋淋的伤口上又撒一把盐。

“这次,就算用你一生来侍寝都无法再让他全身而退了!”他撂下狠话,起步进了颐和宫,临行前直接示意小玄子。

小玄子待君王后脚踏入颐和宫门后,这才回过身来不屑的撇了眼萧御琛,捏着兰花指下令,“来人,把他们给本公公抓起来!”

“慢着!”见萧凤遥如此断情绝义,水潋星也顾不上什么了,又冲回到萧御琛面前,“小玄子,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把你全身上下的毛都拔光光!”

“诶哟!娘娘,这可使不得,奴才皮粗肉厚的,可是会伤了您的纤纤玉指的!”小玄子阴阳怪气的说完,水潋星正要高兴的夸他上道,没想到他兰花指又是一挥,“舒妃娘娘,我小玄子只会听一个人办事,若有什么不对之处还请海涵!来啊,绑!”

“好你个小玄子,胆肥了是吧!”水潋星说着挽起袖子大有一番要干架的景象。

“娘娘,咱家也是按命令行事。”说罢,小玄子再度挥手让人上去动手抓人。

“好吧!既然你非要逼姐姐我动手,那就没得客气的了。”水潋星挑了挑眉,闪身上前当先锋,扬起手刀噼里啪啦的朝挥刀上来的人砍上去。

小玄子在旁边看得直冒汗啊!他边拭着冷汗边悄悄忙着给人使眼色要他们做做样子得了,别真的砍得见血了,否则皇上准跟他们急。

皇上虽然提示他要活抓他们,但没亲口说出来就代表还有另一层意思,他跟在皇上身边这么久自然意会得懂他的心思了。

皇上是明着抓他们暗里放他们走!

噢!不,是放舒妃娘娘,活抓安逸王。

喔!又被劈中一个,那侍卫的脖子应该扭不过来了吧?明明可以举着剑还手却被他一个眼神给白挨打了。

娘娘啊,您能不能行行好,别再淌这趟浑水了行吗?

呜呜……

小玄子在旁边看着越打越起劲的水潋星,都要痛哭流涕了。

本来接到他暗示的禁卫军和大内侍卫通通都聪明的把目标定在安逸王身上,可是刚一窝蜂的靠近安逸王,他们的舒妃娘娘就过来了,要是真伤了她只怕皇上会直接要他们脑袋搬家。

“萧御琛,你快走!”水潋星自然也揣测出来了点什么,她也相信她既然懂萧凤遥话里的意思,萧御琛没理由不懂。

萧御琛看着一拨又一拨往这边来的禁卫军,他衣袂飘飘,指尖轻扬,又撂倒了一个,连出手都是一派温然。

他侧过身来对上那双恳切的目光,他知道该马上走,可是他仍放不下她,虽然皇上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不会放过他却也不会抓她。

只有真正的动了情这种情况下他才能保持住最后一丝理智,若换做以往,他们二人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担心的是,萧凤遥不会杀她却仍是会伤害她,对她来说伤害她比杀她还痛苦,他怎能眼睁睁的置她于这般处境之中?

“萧御琛,你再犹豫下去人孩子都生出来了!”水潋星冲上前推了他一把,见到一个小侍卫从他身后拿剑砍他,她脚尖一转,人已经站在那鬼鬼祟祟要暗杀的侍卫,双手叉腰,故作怒目圆睁状,“怎么滴?要不要我伸长了脖子给你抹?来!朝这,记得这里是颈动脉,一小小刀下去保准必死无疑!来来来,我让你抹,爱抹几刀就抹几刀!”

水潋星侧着身把脖子伸出去让人家咔嚓,还特地指着颈动脉的那里,把人家小侍卫欺负得节节败退,然后差点没哭着脸拿剑抹自己的脖子了。

呜呜……这舒妃娘娘分明是欺负人!后宫里曾经流传过那么一句话,动她等于动皇上,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叮当一声,为了不失职也为了保命小侍卫拿剑柄把自个敲昏了,剑也跟着应声落地。

水潋星收起浮夸的表情,回过身对萧御琛挑了挑眉,而后再厉色瞪向周围对他虎视耽耽的禁卫军。

“怎么?你们个个都想抹我脖子?”

一干人等惊骇失色的齐齐摇头,抹她脖子还不如抹自己的脖子好过些,至少这样子还能为自己留个全尸呢!

“那你们还不后退!”水潋星大声喝道。

所有的侍卫通通看向了旁边的小玄子公公,只见小玄子狗腿的跑了上去。

“舒妃娘娘,像您这么聪明睿智的女子自然懂皇上的意思了是吧!您就别为难奴才了可好?”

“不好!”

话音刚落,水潋星已经迫不及待的回答了。

“也即是说娘娘非要管安逸王的生死了?”小玄子见软的不行,刚才还卑躬屈膝一副奉承样的他立即直起了腰杆子,语气也跟着硬了起来。

“非管不可!”如果不管,那她何必一开始就一直把自己往刀剑利刃上推,又不是嫌弃血气太盛需得放放血。

“那奴才只好得罪了!”既然担心其他人出手会伤了她,那他亲自来总可以了吧!

说罢,小玄子已经如鹰爪般伸出手去目的只为了抓人,或者是拖住她,让那些侍卫可以将安逸王抓住。

“好你个小玄子,武功不赖啊!”水潋星一直都知道小玄子深藏不露,只是没想到他的招式变化多端,令她接得还是有些吃力。

如果不是非得对她手下留情不可,只怕她都得挂彩。

“舒妃娘娘,奴才的武功均是皇上所指教。”小玄子自报家师道,虽然皇上还真从来没教过他一招半式,不过他的这身武艺全是皇上为他寻的武师教的,当知道自己练武是为了保护皇上时,他那会是没日没夜的练,就怕辜负了皇上的期望。

“嗯哼,就算他来我也照打不误!”

水潋星狂妄的挑眉,迎上他伸过来要擒她的那只手,就在小玄子以为自己要被她抓住的时候她倏然缩回了手,带着七分力的手掌就这么扣压在了她的肩头上,接着她被重力反手一压,她即刻被当犯人一样抓住了。

“艾玛!小玄子,我的肩膀脱臼了!”水潋星嗷嗷大叫,她用眼角余光锁住了已经突出重围飞身而去的萧御琛,即使是被抓住,嘴角也扬起了胜利的微笑。

小玄子一听,慌得松开了手,“娘娘,奴才立即去给您请御医!”

皇上的心头宝贝啊,要真是被他弄脱臼了,他就真的没命可活了。

刚一回头,突然,一个小太监从颐和宫里惶惶恐恐的走了出来,“玄公公,皇上要您把舒妃娘娘带进去。”

语气中还刻意咬清了那个‘带’字!

-----------------------------

……本章完结,下一章“把她拖往地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