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57章:证据

《皇妃勾心斗帝》

第57章证据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哼!命中注定?”说到安逸王,顾举陡然站起身,狰狞着脸道,“为父从来就不相信什么命运,为父命你立即将肚子里的野种打掉!”

“爹!”顾婉婉着急的跺脚,忽然,她心思一转,附耳上去,在顾举耳畔悄悄耳语了几句,顾举听完后眼瞳湛亮。爱豦穬剧

“你说的可当真?”

“爹,女儿还会骗你不成吗?”顾婉婉用力点头,“现在你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宝了吧?”

“呵呵……是宝!是宝!”顾举盯着她平坦的小腹笑得合不拢嘴漩。

如果安逸王真像婉儿所说的那样已经开始要预备起兵造反了,那他大可以像婉儿说的那样,暗中帮安逸王登上宝座,日后婉儿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必是太子,而他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舅爷了。

“爹,想必您也知道太皇太后归天了,皇宫上下正在全力缉拿安逸王,爹,您帮帮他吧?”顾婉婉见父亲高兴不已,趁机开口道。

“他人在哪?”既然婉儿有了他的孩子,而他又有了称帝的野心,这个忙他自然帮锊。

“爹请跟女儿过来。”顾婉婉放心一笑,起身带他走进寝殿。

“王爷,出来吧。”顾婉婉轻声说。

躲在屏风后的萧御琛走了出来,温和的眸色瞧见顾举有了凌厉之色。

“卑职顾举拜见王爷!”顾举恭恭敬敬的躬身作揖。

“免礼!”萧御琛淡淡的应了声,看向顾婉婉。

顾婉婉明白他眼神里的意思,眼角闪过一丝心虚,赶忙道,“我已经跟我爹说清楚了,他会带您离宫。”

萧御琛只是点点头,顾举阿谀奉承的上前,“王爷请放心,卑职一定会让你安然离开的,待会你……”

雨晨宫里,正秘密密谋如何逃离这皇宫,而瑶安宫此刻也是灯火通明。被遣回来的水潋星站不好坐不稳的来回踱步。

“绿袖,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瞧见绿袖进来,她赶忙抓着她问道。

“娘娘问的是安逸王还是皇上?”

“两个我都要知道!”

“有关皇上的听说您离开后妤贵妃与无忧姑娘还有燕太妃她们都到颐和宫见太皇太后了,皇上刚下旨要为太皇太后守灵三日,这三日里由太傅大人暂管国事。”

夜妤和无忧?

也好,有她们在,他至少心里有些安慰。只是……他为什么会让夜承宽独揽大权?

“那安逸王呢?”他顺利离开皇宫了吗?

“安逸王自逃离颐和宫后就不见踪影,想必是已经走了。不过,就在绿袖方才回来的路上正好碰见顾举大人从雨晨宫了出来,身边还带了个家仆。”绿袖把自己出去打听得到的所见所闻全都一丝不漏的说给她听。

水潋星深凝着眉进入沉思。

顾举居然这时候进宫见顾婉婉,入后宫不是不可以带任何男人吗?

难道……那个家仆是萧御琛所扮?萧御琛和顾婉婉……

水潋星忽然想起那一次在马场好好的马儿突然在萧御琛出现后癫狂的事,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顾婉婉看她不爽的从来不是因为萧凤遥,而是萧御琛!难怪那一日她去探望他的时候,看到有一名女子从他房里出来,看那身姿倒有几分和顾婉婉相似。

顾举帮萧御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顾举是萧御琛的人吗?

夜承宽和燕太妃对那皇位虎视耽耽,如今又多了个安逸王,倘若萧御琛真的执意要造反,那萧凤遥岂不是腹背受敌一个人孤立无援?

“绿袖,你去把那日我抱回来的盒子拿过来!”水潋星忽然想起来太皇太后把盒子交给她之后的交代。

也许,应急锦囊就在当中呢?

绿袖很快去把盒子拿过来了,水潋星从她手里接过盒子,而后拿出太皇太后交给她的钥匙,忐忑的开了锁。

“绿袖,你去外面替我守着吧。”她打开了一半的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后突然合了起来,对绿袖道。

尽管绿袖已经是自己人,不过她还是得谨慎为上。

“是,娘娘。”绿袖了然的点头,毫无怨言的走了出去,临走前还特地看了眼桌上的檀木盒。

门扉关上后,水潋星这才放心的将盒子打开,盒子里是一本手札,还有一块麒麟角玉佩。

水潋星翻开手札第一页,上面娟秀的字迹整齐有力,里面记载的事却让她为之大吃一惊。

她对着烛火一字一字往下看,生怕漏了什么,然而,越看脸色越惨白,好似手札上所记载的事也让她这个未来人难以承受。

看完了第一页,她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又继而往下看。

和丰纪年,战祸连绵,东越王残暴不仁,胤朝皇帝贪恋美色,令天下百姓民不聊生,那一日,遥儿与御琛一起夺下了东越王的三座城池,这意味着离复国大计又进了一步。

当夜庆功,敏儿央求我让她出去陪他们一块喝酒,我见难得那么高兴的日子,一时心软便应了她,没想到这一去她一夜未归,翌日,竟是在御琛的房里见到了衣衫不整的她,床上那抹落红早已昭告了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若不是我一时心软敏儿也也不会被人糟蹋了,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兄长。

往后的每天她都会从噩梦中醒来,吃不好睡不好,身子每况日下,偏偏这时候大夫诊断出敏儿有了身孕,我跟敏儿说这孩子不能留,当夜,敏儿便悄悄离开了,等我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十个月后,那是一具冰冷的尸首,怀里还紧紧抱着嗷嗷待哺的孩子。

敏儿生下孩子就走了,留下了一个连上苍都不容许存活的孩子。念在敏儿拼了性命也要生下孩子的份上,我把孩子送走了,是生是死全凭他的造化了……

……

水潋星看到这里,整颗心都是颤的,虽然手札上只是寥寥几字,却可以从中联想到当年的场景。

原来那个公主叫敏儿,她是个怎样的女子呢?当年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事实真的像大家所看到的那样,是萧御琛强.暴了敏儿公主吗?

“娘娘,无忧姑娘与妤贵妃闯进来了!”

绿袖前脚刚踏入殿门,外面的两个女人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水潋星早就飞快的收好手上的手札,看着两个走进来的女人,笑笑道,“这夜也深了,怎么滴,来我瑶安宫帮忙抓蚊子吗?啊!可惜了,我这里蚊子都在忙着交配生蛋呢!”

“舒妃,本宫今夜是带着无忧姑娘前来搜索证据的。”夜妤径自翩然入座。

“搜索证据?搜索我与皇上欢好缠绵的证据么?”水潋星故意激怒她们。

“你……”夜妤正要气发,倏然转念一想又是嫣然巧笑,“舒妃,本宫正要告诉你,你与皇上的欢好缠绵到此为止了。”说罢,她又转向莫无忧,“无忧姑娘,该动手了。”

莫无忧点头,对着水潋星嘴角扬起了阴狠的笑意。水潋星还没弄清楚这两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见莫无忧朝外一挥手,一拨侍卫便涌了进来。

“给我仔仔细细的搜,一定要搜出用来杀害太皇太后的证据,一定要将恶人绳之以法!”莫无忧得意洋洋的下令。

原来是栽赃嫁祸来了!

“等一下!”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是吧!

水潋星砰地一声拍案而起,目光难得犀利的瞪向莫无忧,“我说过下次没有优惠了你还记得吧?你要是不想活得太难看最好立即给我滚!”

想到顾柏雪差点被她害得没了孩子水潋星就来气,新仇旧恨嗖嗖的冒上心头了。

“是萧大哥授权我这么做的,你杀了太皇太后你以为萧大哥还会站在你这边吗?”莫无忧抬高了下颌讽刺的道。

“你的嘴巴刚吃了大蒜是怎么的,那么臭!”水潋星不以为然,授权,授个毛线权,她刚从瑶安宫回来,那厮答应要给她三天时间的,不可能出尔反尔。

“我劝你还是趁早认清事实吧,好好配合我,说不定我还会既往不咎为你求情,让萧大哥对你从轻发落呢!”

“哼哈!笑死人咯!既往不咎这词用错地了吧,要说也是我说!求情……那倒不用,姐姐我不愁啥的就是愁情太多。”耍嘴皮子谁不会!

“无忧姑娘,跟她说那么多作甚,赶紧让他们进去搜,她分明是有意要拖延时间!”旁边的夜妤提醒已经被模糊了焦点的莫无忧。

莫无忧领会挥手,“给我进去搜!连一个针孔都不许放过!”

“谁敢!”见一拨侍卫就要进去翻箱倒柜,水潋星一脚踹开了身边的凳子,巨大的声响果真让他们停下了脚步。

“我!”莫无忧不慌不忙的从腰间拿出了一块玉牌,对着水潋星缓缓转过正面来,即使水潋星还没见到玉佩的正面,从她掏出来的那一刻,她已经知道这玉佩代表什么了。

见帝玉如见皇上,在这南枭国是有这么个说法!

不过……可惜,这说法在她这不管用!

“舒妃,你该认得这块玉牌吧?”夜妤看到水潋星变了脸色,不禁心情大好。

“姐姐我就是不认得怎么样?!绿袖,去把萧凤遥给我叫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要搜,要他自己来搜,要么,等我走了随便你们搜个够!”

水潋星彻底被惹恼了,她走到挂在轩窗旁的那条上次柏雪送给她的链子鞭,过来对着坐在那里当主人似的夜妤就是狠狠一抽。

“啊!”夜妤大惊失色的跳起来抓过自个婢女挡在身前,生怕被打到。

鞭子落下,那圆凳立即被劈成两半,巨大的声响令人胆颤心惊。

“想不到这鞭子还这么灵活!”水潋星鞭打得很起劲,尤其是看到夜妤吓得发白的脸,谁让她们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找上门来。

“舒妃,你胆敢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夜妤气急败坏的指着气势嚣张的女人。

“我从来不把他放眼里,我放心里!”水潋星捶了捶自己心口的位置,自得的勾唇一笑,又一鞭子落在她的脚边上,夜妤立即吓得嗷嗷大叫。

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莫无忧倏然身形一闪,眨眼间已经在水潋星的面前,她出手抓住了鞭子的另一头,往上一抖。水潋星依然自得的勾唇,松开了手,一个灵活的下腰躲过那致命的一鞭,接着她一个倒立将那鞭子踢了回去,如不是莫无忧放开了鞭子凌空跃起,鞭子早就打在她的脸上了。

别想她下手还会挑个不影响美观的地方下手,她没那么圣母!

“瑶安宫的兄弟姐妹们,出来好好招待我这两个朋友!”

水潋星不知何时已经退到门边,喝声刚落一群爬行动物排排整齐的进入瑶安宫,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看得人毛骨悚然。

不到片刻,瑶安宫里传来阵阵凄厉惨叫声,懂得轻功的莫无忧飞身而起正要离开,已经坐在院子里看戏的水潋星放手指在唇边一吹,“蝙蝠老兄,带着你的兄弟姐妹给姐姐舞一曲!”

不一会儿,四周传来了扑闪扑闪展翅的声音,越来越近,黑压压的一大片冲破黑暗盘旋在半空中,像个黑旋风一样将莫无忧紧紧包围在里面,任她怎么挣扎也走不出来。

“小心喔!蝙蝠会吸人血,被吸者会变成要死不死的吸血鬼,只能靠喝人血为生!”水潋星在旁边凉凉的加以恐吓。

“啊!妤贵妃,救我!”被困在黑压压的蝙蝠群里的莫无忧艰难的发出求救声。

“无忧姑娘,你再撑一下,本宫这就去找皇上来救你。”吓得双腿发软的夜妤匆匆撇了眼像龙卷风一样黑压压的蝙蝠群体,由贴身婢女扶着赶紧离开。

不一会儿,萧凤遥匆匆赶至,他先是扫了眼坐在院子里喝着好茶看戏的女人,而后亲自飞身而起朝蝙蝠群而去。

他决定出手的那一刻,水潋星的瞳孔微微一缩,担心的看着他,正打算准备叫它们都停下,没想到萧凤遥刚靠近它们,它们就好像听话的小宠物一样散开,然后在他头顶盘旋几下就离去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他的气势太强大所以蝙蝠老兄们都怕了他?

“呜呜……萧大哥!”被救下的莫无忧彻底软进萧凤遥的怀里,紧紧抱着他哭诉,“萧大哥,她是妖女来的,她能呼灵幻兽!”

“嗯,朕会处理。”萧凤遥淡淡点头,搂着她站直了身,而后放开了她,“小玄子,送无忧回去歇息,命御医熬点安神汤给她喝。”

“是。”小玄子上前搀扶过莫无忧,深深的看了眼水潋星,只希望她能好好安抚皇上的情绪,别再让皇上千疮百孔的心再淌血了。

“萧大哥,我怕!”莫无忧楚楚可怜的盼望着萧凤遥。

“都已经赶跑了,它们不会再回来了。”萧凤遥语气冷淡的安抚道。

“无忧姑娘,回去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小玄子也小小声的安抚。

莫无忧无声的瞪了他一眼,甩开他的碰触,自己走出了瑶安宫。

“你还想要闹到什么时候!”萧凤遥朝她走近几步,冷声警告。

水潋星被他呵斥得莫名其妙,她闹?她什么时候闹了?如果不是他让别人来找她的茬她会闹吗?

“萧凤遥,你别太过分!”水潋星气得连身子都是颤抖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会留情,这就是我的生活态度,天皇老子也不例外,如果你不想我闹,就劳烦你先管好自己的那群女人,别放她们出来像疯狗一样乱吠!”

一口气说完,水潋星不知道自己的眼眶已经起雾了。

他该死的总是有办法能让她眼睛下雨。

“倘若你是清白的何惧别人搜!”萧凤遥看着她倔强的眸,早就冷透的心她总是能轻易让它起死回生。

水潋星站了起来,怔怔的看着他,黑夜中,风吹起他的发梢,鬓角轮廓凌厉深邃,站在那里看着她的样子是那般刻薄。

心,冷却了。

“萧凤遥,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我没关系,除了你不能!”水潋星苦涩的讥笑了声,“不过,没关系,现在无所谓了。”

她记性很好,还记得两个时辰前他刚说的话,他对她没有感情,只是凭他的喜好宠她,热劲过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谁说没关系!”萧凤遥箭步上前伸出长臂将她勾搂到跟前,“谁跟你说的没关系,嗯?朕不允许你无所谓!”

水潋星任那熟悉的气息将自己包裹,任他低沉的嗓音催眠片刻,只要不去看他冷锐的眸光,一切都还好。

“抬起头来看着朕!”见她一直低着头,萧凤遥不悦的命道。

水潋星硬是别开头不鸟他,他恼了,腾出一只手发狠的捏起她的下颌,逼她直视他。

“朕不允许你无所谓知道吗?”他霸道的命令,深邃的黑瞳望进她澄澈如泉的眸中,在里面竟然寻不到一丝涟漪。

“我无不无所谓关键在你!”水潋星笑了笑道。

“所以,三日后努力让朕相信你!”萧凤遥的食指轻轻摩裟过她柔软冰凉的唇瓣,缓缓俯首。

水潋星突然动手推开了他,高傲狂妄,“要么现在选择相信我,要么永远滚蛋!”

她的心经不起反反复复的践踏!

萧凤遥没有说话,上前扣住她的手,水潋星要甩开他却抓得死紧,拉着她进殿,而后走进内殿。

他松开了她的手,走到梳妆台旁,锐利的黑眸扫视了一眼上面的胭脂水粉,而后从中拿起了一个较大的脂粉盒。

揉着被抓疼的皓腕的水潋星在他拿起那个脂粉盒的刹那瞬间瞠大双目。

他怎么会知道?

萧凤遥转身回到她面前,递给她,“你有让朕相信过你吗?”

“瓶子坏了我把它放在这里面有何不妥?”她闪闪烁烁的道。

“是无任何不妥,只是……”萧凤遥带着诡异的目光端详了一圈脂粉盒,再抬眸,森寒如霜,“这里面混合剧毒,这种毒无色无味,一滴就能够置人于死地。”

“这不是你给我的吗?有剧毒关我什么事!”水潋星犟嘴道,小手指自发自觉的做起习惯性动作了。

“凡是朕给你的东西都亲自试过,在它送来时只是普通的舒缓筋骨的香精油,而且这里面的剧毒跟皇祖母和方全所中的一样。”萧凤遥清音冷冷的解释,他知道后宫阴暗无比,饶是她机智聪明也还是防不胜防,所以他才那般谨慎。

“嗯,证据确凿!”听到这里面的毒和太皇太后身上所中的一模一样,水潋星反倒分外镇定的点点头。心里已经开始在动摇慢慢原谅他的怀疑了。

她是唯一一个被目击出现在案犯现场的嫌疑人,而后又跟萧御琛在一块准备逃亡,现在又从她宫里搜出了死者身上所中的剧毒,人赃并获,罪证确凿,按律,她应该早就被定罪等着咔嚓了。

只是,他会吗?会马上把她打入天牢明天斩首示众吗?

“朕答应过你,再给你三天时间!”萧凤遥看穿了她眼里的担忧,赶忙开口给了她一颗定心瓦,并把那盒含有剧毒的胭脂盒紧握在掌心里,打算带走。

水潋星听他这么允诺,不由得松了口气,呆呆的望着他,心里矛盾继续升级。

这男人到底是怎样?不是对她没有感情吗?干嘛总是表现出一幅很有爱的样子啊,这会让她沉陷在幻想中无法自拔的。

她低着头做思想,倏然,脑袋一热,一双厚实的大手抚上她的脑袋瓜,轻轻拂去她落在颊边的发丝,她抬头似乎瞧见了他眼底的为难。

他俯首贴上她的耳畔,灼热的气息呼吸在细白的颈间,“即便是弄虚作假,只要能让朕相信就行。”

水潋星全身四肢百骸都被震撼了,他知不知道他刚才在说什么?

即便是弄虚作假只要能让他相信他不介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身为一个帝王该说的话吗?

不是说他这个帝王铁面无私,威严苛刻吗?

为了她,他甘愿当一个昏君?

他犯不着要为她破了原则,乱了人生啊!

喔!这妖孽,做神马伤害她的同时又做让她感动的事?这样下去,她迟早深陷爱情的泥沼里出不来!

“星儿……”

他侧过脸来,修长的指间轻轻抬起她的脸,光是这声充满磁性的呼唤就能要人命。

水潋星没法像他那样能把情绪收放自如,她怯怯的配合他抬头,樱唇微启,瞬间,俊脸覆盖上来,温热的薄唇紧紧贴上了她的。

寂静的宫殿里只剩下彼此唇齿交缠的喘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萧凤遥轻轻吮了吮她红嫩的唇瓣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

刚被滋润完的水潋星微嘟着红唇,长睫微微掀开,澄澈的美眸不再有狂傲的色彩,而是娇媚如春。

“今夜发生太多事,好好歇着吧。”吻了个餍足后,萧凤遥语气淡淡的道,而后转身走出去。

“萧凤遥我会让这个扑朔迷离的案件还原本来的真相!”水潋星在身后喊道,声音还有些娇软勾人。

“嗯。”萧凤遥停下脚步侧过身来,轻轻的点了下头,继续起步离开。

水潋星一个控制不住跑到门边目送他的背影离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嘴角边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弧。

帝玉算什么,本人不是更受用!

·

翌日,落霞宫

萧凤临气匆匆的跑进落霞宫,走过假山,穿过曲径,直接通往殿厅,只是刚一靠近就隐约听到了谈话声,他的脚步戛然而止,心想,母妃平日会客都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他还是待会再来找的好,省得惹母妃生气。

“大哥,你说那老婆子死了会不会影响临儿的弱冠大典?”

里边的谈话突然提及自己,萧凤临刚转开的脚尖又转了回来,有些好奇的蹑手蹑脚的贴在门边上偷听,因为他来找母妃就是要说关于弱冠大典的事的。

夜承宽:“应当不会,皇上这几日忙着太皇太后的后事已经全权将政事暂由我代理,我想趁此机会可以落实临儿的弱冠大典。”

燕太妃:“嗯,那就有劳大哥了,只不过……”

夜承宽:“只不过什么?”

燕太妃:“临儿他生性纯善,不愿意与他皇兄相争,即便举行了弱冠大典也无法改变他什么,这傻孩子只怕到时候还会要求皇上免赐封地!”

夜承宽:“这个……为兄倒有一计,不知能行否。”

燕太妃:“大哥且说来听听。”

夜承宽:“八皇子近来不是迷上舒妃吗?咱们只要对症下药,八皇子必定能药到病除!”

……

外面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的萧凤临陡然站了起来,纯净的俊脸有了凌厉之光。

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星星,若是因为他受伤害更不行!

砰的一声,他猛力推开了紧闭的门扉,里面正在密谈的燕太妃和夜承宽二人皆是一愣,面色略显慌张。

“临儿,是谁教你如此粗莽的!”燕太妃凌厉的呵斥。

“母妃,今后你说什么孩儿都照做就是了,只求你别伤害星星!”萧凤临快步上去撩袍跪于前,诚恳的乞求道。

“临儿,你……你说的是真的?”燕太妃故作意外的站了起来,扶起自己的孩子。

“嗯!只要母妃和舅舅不伤害星星,孩儿什么都答应你们!”萧凤临站了起来,看向两个一直妄想掌控他的人说道。

夜承宽与燕太妃相视一眼,得意心照不宣。

“临儿,只要你乖乖听母妃的话,以后星星迟早会是你的。”燕太妃喜笑颜开的抚着儿子从鬓角垂落的发丝。

“唔不不!”萧凤临拼命摇头,“我不要星星是我的,我只要星星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

“傻孩子!”燕太妃心疼不已,“有想要的东西就要想办法让她成为你自己的,只要你愿意,星星一定是你的!”

“是这样吗?”萧凤临眼瞳露出迷茫的流光。

只要他愿意星星就会是他的吗?

他老早就愿意了啊,可是星星是皇兄的……

·

御药房,药香弥漫,烟雾袅袅,可是这样一副和谐的景象却偏偏有不和谐的人出现了。

“怎么滴,不欢迎我啊!”此刻的捣药桌上坐着一个风华绝代的佳人,她斜躺在上面翘着腿,手撑着脑袋看着排排站的御医们,嘴角的捉弄弧度逐步加深。

“舒妃娘娘,您需要什么让底下人来传一声就是了,何须劳您大驾亲自前来。”御药房的老御医上前诚惶诚恐的道。

上次这舒妃娘娘一来就翻箱倒柜将他们御药房的所有珍贵药材都取走了,今儿一来也难怪大家伙如临大敌般。

“有些事总得亲力亲为才好啊!”水潋星翻身坐起,对绿袖伸出手去。

绿袖顿悟,立即把一小袋银钱放到她手上,水潋星只觉得手一沉,她回眸掂量掂量,打开一看,好看的眉顿时皱起……

----------------

……本章完结,下一章“造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