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58章:造反

《皇妃勾心斗帝》

第58章造反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绿袖顿悟,立即把一小袋银钱放到她手上,水潋星只觉得手一沉,她回眸掂量掂量,打开一看,好看的眉顿时皱起。爱豦穬剧

“绿袖,还有吗?”她看向绿袖问道

“有!还有!”绿袖愣愣的连连点头,而后赶紧跑出去,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身后还带了几个小太监,扛着一麻袋一麻袋的进来。

在那麻袋还没开袋以前,御药房的所有御医都好奇这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莫非是舒妃娘娘见上次从这里拿走了太多的珍贵药材今日要还回来不成漩?

“得咧!”水潋星轻快的跳落地,把那手中的小钱袋潇洒的抛给绿袖,习惯性的拍了两拍小手,在那些老少御医们面前走了一圈才停下脚步贼溜溜的盯着他们,“咱们来玩个问答游戏,答对了有一两银子可以拿!”

话音刚落,御药房里一阵唏嘘,一两银子都快是他们一年的俸禄了。

“舒妃娘娘,您还是别拿吾等打趣了。”那位鬓发发白的老御医上前一步来说道锩。

“我没有跟你们开玩笑,真的!你看我连银子都准备好了!”水潋星让人把麻袋划开一道小口子,一锭锭碎银滚落在地,众人瞠目结舌。

“如何?谁先来?”水潋星挑眉问道。

……

一干御医不管是老者还是新手个个面面相觑了下,都踌躇着不敢上前。一来怕被皇上怪罪,二来还是怕皇上怪罪。

“好,第一个问题,我是谁?”

水潋星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手心里抛了抛,看向犹豫不作答的御医们。

“我来答!”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御医举手出来道。

“说。”水潋星点头,她就不相信还有人有钱不要的。

“卑职说之前斗胆请舒妃娘娘恕卑职无罪。”那御医道。

“嗯,放心说吧,恕你无罪!”水潋星摆手道。

“舒妃娘娘是胤朝公主——秦舒画,现在是南枭国靖帝的妃子。”那御医信心十足的道。

“答得好,绿袖,给他一两银子。”水潋星满意的笑了。

接到银子的御医笑得合不拢嘴,其余的人也慢慢相信这是真的,不是捉弄。

绿袖把钱给人家后,附耳在水潋星耳畔道,“娘娘,一两银子你怎么可以问如此简单的问题?”

“我有我的道理。”水潋星笑了笑,“来,下一个问题!”

“我来!”刚说完就有人抢着举手了。

“南枭国的帝号是什么?”

“靖帝!”

“答对了,绿袖,给他一两银子。”

“下一题!”

“我来!”

…………

问了一堆普遍得连三岁小孩都答得上来的问题后,银子也派出去了不少,一群御医们也抱着银子笑得合不拢嘴,在他们全部放松戒备的时候,水潋星的问题才正式开始。

“下个问题,这种香精油从何处来?”水潋星拿出那瓶香精油问道。

“我作答!”一个御医抢上来拿过她手里的香精油放到鼻端嗅了嗅,颇有见解的道,“此香精油的花蜜采取至北寒国,这种寒月花只有在北寒国偏干燥的地方生长。”

“那么偏远的地方是谁进贡的?”

“据说是皇上托人从北寒国带回来的。”

托人?那个人应该是苍轩无疑,既然一路到皇宫都没有经过他人之手,别人怎么会有机会在里面下毒?

“好,绿袖,给他二两银子。”水潋星落座回位子上。

“太皇太后喝的药平日由谁负责?”

“由王御医带着两位太监负责及煎药,从不假手于人。”

“王御医何在?”

“王御医今日告病还乡了!”

“那两名太监呢?”

“那两名太监昨儿个就已经出宫采办药材了。”

还真不是一般的巧!

水潋星拧眉沉思,负责煎药的御医告病还乡了,唯一知道这其中蹊跷的两个太监又那么巧的出宫采办药材了,这局布得还真不是一般的缜密。

如果她猜得没错,那下一步应该是杀人灭口!

“绿袖,把银子给他,咱们走!”她必须赶在他们下手之前见到他们。

绿袖把一袋银子交到方才连连答对题的御医手里,好一会儿才松开手,匆匆跟上主子的步伐。

不一会儿,御药房里传来惨叫声,本来还高高兴兴数着钱的御医突然暴毙身亡,一群御医上前诊断死因,都纷纷摇头,一致裁定是太过兴奋而导致血脉阻滞身亡。

刚走出不远听到惨叫的水潋星又跑了回来,看到躺在地上死状惨烈的那名御医,他大约才三十来岁,怎么可能说暴毙就暴毙?

兴奋只会导致人的血液沸腾,怎会有阻滞血管一说?他也不是老年人,心肌梗塞更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再看他年轻力壮,根本不像是长久带病之人。

可为什么偏偏在她问完所有问题后突然就死了?

如果凶手在现场又会怎样下手的呢?

刚才唯一一个最后接触过他的人不是绿袖吗?

水潋星将怀疑的目光看向绿袖,心里万般不愿将她列入嫌疑人的名单里。

“娘娘,怎么了?”绿袖疑惑不解的问。

“没事。”绿袖看起来一点都不心虚,反而像个局外人一样无辜不已。

水潋星正要弯下身去检查他的手,绿袖突然拉住了她,“娘娘不可!他已经死了,犯不着您如此纡尊降贵。”

“嗯,也是,还是别招惹这些晦气的好!”水潋星看着绿袖眼里闪过了犹疑,她笑了笑,起身对一干御医等道,“至于死者的后事你们通知内务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说罢,带着绿袖彻底离开了御药房。

“绿袖,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走到御花园,水潋星顿觉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道。

绿袖犹疑了下,才欠身领命退了下去。

几乎是绿袖一转身水潋星就跟着转了,她正打算偷偷跟上去‘关心关心’一下自己这个婢女的日常生活,倏然,左边的假山后面的曲径传来谈话声,让她不由得止住了脚步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躲了起来。

“太傅大人,下官觉得应当将东陵已经被安逸王一夜占据的事禀明皇上。”

从水潋星这个角落望去,是顾举的声音,两人面和心不合的并肩而行。

“顾大人,皇上早已颁下圣旨在他守灵期间所有政事全由本官处理,任何人任何事不得打扰他。”夜承宽不屑的冷撇了他一眼道。

“可这是攸关国家存亡之事,岂能与其他事相提并论!”顾举气得横眉怒目。

“你若是不怕死就去颐和宫求见皇上吧,本官可没拦着你!”夜承宽冷哧了声,就是料定他没那个胆。

“他不去我去!”水潋星从假山后走出来,气势凌然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夜承宽和顾举先是一愣,有人偷着乐,有人恼。

“下官夜承宽/下官顾举参见舒妃娘娘!”两人一个不情不愿的对她行礼,一个必恭必敬。

“太傅大人,安逸王造反是何时的事?”水潋星凌厉的问道。

太皇太后死也不过才是昨日的事,萧御琛怎么会这么着急的选这个时候造反?

“舒妃娘娘,凡是后宫女眷不得干涉政事,恕下官不知。”向来看她不爽的夜承宽敷衍的做了个揖,用鼻子哼气道。

“好你个夜承宽,本宫问你,本宫此刻所处何处?”抬出‘本宫’二字倍儿爽啊。

“御花园!”夜承宽不耐的回道。

“既是御花园此刻的我就不是后宫女眷,太傅大人,你可以说了吧?”

夜承宽顿时哑言,水潋星接着轻笑,“还是……要本宫上告太傅大人一宗擅闯后宫的罪?”

“太傅大人,您还是听舒妃娘娘的吧。”一直在旁看着夜承宽吃瘪的顾举偷着乐劝道。

这夜承宽想要借着安逸王造反之名让八皇子立奇功,建威望,可没那么容易。

如今安逸王造反已成事实,他能做的就是暗中与夜承宽这老狐狸斗,好让安逸王能够少些阻碍,早些直捣黄龙,登上高位。

“回娘娘,安逸王造反的消息于今晨戌时传入宫,镇守东陵的骠骑大将军不知所踪!”

夜承宽不得已咬牙忍气道出实情,御花园不属于后宫,若是她非要给自己安上那么个罪名他也无话可辩。

那皇帝也是该死的相信她,明知她就是杀死太皇太后的帮凶,还纵容她继续胡作非为。

“那好,你们随我前去把此事禀明皇上!”水潋星毅然下令,接着前面带路。

顾举看了眼受气的夜承宽,得意洋洋的跟上……

·

颐和宫挂满白纱,被浓浓的哀伤气氛所笼罩,殿门前精卫严格把守。

“站住!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颐和宫!”水潋星刚走近一些,咻的一声,两把未出鞘的剑交叉着拦在了她面前。

“两位老兄,你看我像‘任何人’吗?不像吧!所以……你们的剑是不是该收一收?”说完水潋星悄悄把他们的剑往旁边挪,倏然咻的一声,剑锋出鞘,直接横在了她的脖子上,当真是不给情面。

“嘶!刀剑无眼,刀剑无眼!”水潋星故作惊恐的道。

“舒妃娘娘,还是回去吧,下官早就说过了皇上是不会见任何人的。”夜承宽在一旁凉凉的道。

“姐姐我最不喜欢白走一趟了。”水潋星指间碰上的那剑陡然一转,跟两个侍卫动起了手。

兵器相见,很快惊醒了里面的人。

“住手!”小玄子匆匆从里面走出来制止这场没必要的争斗。

“小玄子,他怎么样?”如愿见到小玄子,水潋星立即停止了所有动作,飞奔上前抓着小玄子就问。

“回娘娘,皇上要您专心办手上的事,其余的无须理会。”小玄子退开一步躬身语重心长的道。

“他,还好吗?”最亲的人离开了想必他也好不到哪去。

“皇上从昨夜到现在滴水未进,好在有妤贵妃与无忧姑娘陪在皇上身边,皇上不吃不喝,她们也跟着不吃不喝。还好,方才无忧姑娘劝皇上用了膳。”既然她非要知道小玄子也只好一五一十的告诉她,最好能让她有所觉悟,皇上并不一定非她不可!

夜妤和莫无忧一直陪在他身边吗?

水潋星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怪味,真心希望这种时候站在他身边的是她而不是别人。

他虽然愿意给她机会澄清自己,却也在他们中间放了一张网隔离了彼此。

“那就好!小玄子,你帮我跟他说我有要紧事要见他!”今日她必须见到他,不能因为太皇太后的离世而悲伤得忘记了他的子民。

“舒妃娘娘,您还是回去吧,皇上说了这三日里不会见任何人,尤其是您。”小玄子有些为难的道。

“既然皇上不召见,舒妃娘娘,今日各大臣上奏的奏折还有待本官处理,下官这就告退了。”夜承宽轻蔑的冷哼了声,抱拳做了个揖便高傲的离去。

水潋星瞪着他得意的背影,眼睛闪过厉色。

今日当着老狐狸的面前吃了闭门羹,日后想老狐狸再把她放眼里就难了。

“娘娘,那么下官也告辞了。唉!可惜,如今太傅大人独揽大权,纵是你我也奈何不了他。”顾举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叹息道。

“顾大人忠肝义胆,深得龙心,皇上只是一时悲伤过度才所托非人,顾大人放心吧,只要您忠心耿耿为皇上效劳,谁对谁错皇上定是一目了然。”水潋星话中有话道。

顾举明了,他脸色微微一变,而后淡定从容的笑道,“下官多谢舒妃娘娘赞赏,下官告辞。”

这女人眼睛犀利,心如明镜,看来以后得提防着点。

夜承宽和顾举走后,水潋星幽幽看了眼敞开的宫殿大门,闻那凄寒的气息,想到太皇太后生前对她的好,她毅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快点把杀害她的凶手找出来。

再昂头一看,午时三刻快到了,今日是练嵘行刑之日,萧御琛一定会命人劫法场吧?

萧凤遥他就真的那么放心让夜承宽全权处理一切大小政务吗?

她知道太皇太后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可是这么轻易就缩起来这不像平时的他。

“小玄子……”

“娘娘请回。”

水潋星正要再开口试着要求见他,小玄子已经机灵的堵住她未出口的话,让她无话可说。

“算了,见到面更难受,有一句话叫做相见争如不见,说得也挺好。”水潋星遗憾的看了眼通往颐和宫的殿门,目露哀伤,脑海里把有关于太皇太后的记忆重新过滤了一遍。

太皇太后是多么好的人,是谁下这种狠手,连守在她身边一辈子的忠仆都不放过?

也许,只是为了栽赃嫁祸给她!

而今,萧御琛又一夜之间造反了,要不是东陵早就布满他的人又怎会夺那东陵易如反掌?

造反从来只在他一念之间,一旦动了念头,部署多年的兵马立即揭竿而起。

谁说安逸王没有野心,他的野心早就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种下了,而且还种了三十年之多。

看来,现在只有一个人能停止这场纷争了……

·

入夜,那个专门负责给太皇太后病情的御医在途中遭土匪杀害的消息传来,以及那两名太监也是在采办药材回来的途中被抢匪杀死。

虽然已经早就料到了结果,水潋星还是免不了在心中惋叹一把。

杀人灭口的手段在宫斗中司空见惯,只是三条人命如同捏死三只蚂蚁一样简单,不免让人胆颤。

“娘娘,时候不早了,绿袖伺候您就寝吧。”这娘娘从回来到现在就一直坐在小轩窗前托着腮帮子一动不动的愣神了,就连用膳也只是用了几口。

“绿袖,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不好?”水潋星把绿袖拉过来坐下,见到绿袖点头答应,她笑了笑,娓娓道来那则‘农夫和蛇’的故事。

“冬日的一天,农夫发现一条冻僵了的蛇。他很可怜它,就把它放在怀里。当他身上的热气把蛇温暖以后,蛇很快苏醒了,露出了残忍的本性,给了农夫致命的伤害。农夫临死之前说:“我竟然去可怜毒蛇,就应该受到这种报应啊。”你说,这蛇是不是很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水潋星笑着握住绿袖的手,发现上面一片冰凉,她嘴角的笑颜也渐渐变得淡了。

“娘娘,夜里风大,绿袖进去给您拿件披风。”绿袖带着慌色快速抽回了手,起身跑进内殿去。

她的身后,水潋星敛起了所有笑容,目光冷厉。

她只不过是小小一试探就慌成这个样子,要她如何再去相信她,而不去怀疑她?

太皇太后被杀害的时候她有她做不在场证明,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她也是跟在她身后到,当时还吓得昏了过去,有小玄子作证,何况她几乎二十四小时都跟在她身边。

这要她从何怀疑得起来,如果真的是她,她的伪装未免也太天衣无缝了……

·

此时的安逸王府到处一片狼藉,白天这里曾被大肆搜索过,是当朝太傅夜承宽下的令,说是要抓拿反贼安逸王,并且将所有的家眷奴仆全部带走了。

昔日的安逸王府一夕之间已经毫无人息,就连花园里的花草也被践踏得一株不剩。

“王爷,趁天黑,咱们快走吧!”

安逸王府的独立院落里站着三个高大的黑影,左边说话的正是景陌,而右边站着的是今日刚从法场逃离的练嵘。他身材魁梧,粗壮的臂力单手可以举起一个同他高大粗壮的男人。

“你们先行回东陵,本王随后自行回去。”萧御琛摆手幽幽道,始终面对着皇宫的方向……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来带你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