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章:默认章节

《皇妃勾心斗帝》

第6章默认章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凤遥冷厉的目光从两位臣子经过,停在了伫立在一旁的‘人茧’。水潋星很机灵的在他瞪过来时,别开了头,用包裹得圆鼓鼓的手挠挠脑袋,做出一副无知的模样。

居然胆敢在他面前耍小调皮!

“你们二人替舒妃治治她身上的伤!“萧凤遥眸光一眯,拂袖背手在后。

“恭送皇上!”这下,谁都没有水潋星嘴快。

“朕有说要走吗?”萧凤遥行至她面前,冷厉的反问。

咦?不走吗?一般皇帝一拂袖不就代表离去吗?老妈!你坑女啊,干嘛老写你家男主[拂袖而去]啊!

水潋星张着樱桃小嘴愣怔了半响,等晃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两位留着一字胡的中年御医围住。

“舒妃娘娘,皇上要我二人替你看伤,这……”

二位御医正烦恼着该如何诊治,凉凉的话语自身后响起。

“就地看诊!”

“不行!”水潋星双手抱紧前胸,瞪向那个坐回龙榻边一派施施然的男人,道,“我里面没穿衣服!”

娘娘,您是睁着眼说瞎话吗?纱布虽然裹得很紧,可您还是衣袂飘飘啊!

在旁的小玄子双眼盯着她脚下那两只露在外面的裤腿禁不住暗自腹诽道。

萧凤遥双手平放在膝上,以天生帝王的坐姿坐在龙床上,淡淡瞥了她一眼,冷嗤,完全是‘管你穿没穿’的表情。

见帝王没有说话便是默许,两位御医颤颤然的伸出手去,要他们脱皇帝妃子的衣服,跟要他们自掘坟墓差不多。

“慢!”水潋星往后跳了一大步,看向那个置身事外的男人,嫣然一笑,“皇上,您方才可是强了我,若是你让这两位御医碰了我,传出去不太好吧?”

强强强……

其余三双眼睛悄悄瞥向已经沉了脸色的帝王,又溜溜的转到身上还裹得一层层的娘娘身上,瞠目结舌的三人相同冒出一个疑问,这是怎么个强法?

萧凤遥淡定自若的起身。见他走来,水潋星很快往旁边又跳了一大步,看着依旧面不改色的他不禁暗叹,冰山就是冰山,这样还能泰然自若。

“你二人且退下。”萧凤遥凌厉的眸光淡淡从两位俯首的御医飘过。

两位御医如获大赦,赶紧拎着医药箱躬身告退,小玄子也识趣的退了出去,临行前还给了水潋星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居然敢当着外人的面说皇上强了她!就算皇上当真的把她强了,她也不能说啊!唉!这寝侍得可真是一波三折。

“你……你要做什么?”等人都出了寝殿,那厮的手倏然探向她胸口,水潋星才意识到自身的危险。

萧凤遥冷戾的嘴角带着邪气向上一扬,如探囊取物般抓住了缠在她身上的纱布一头,猛然一扯,水潋星整个人瞬间旋转了出去,速度快得让她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一层层纱布也在她身上散开来。

好晕!

狂卷风转得恐怕都没她这么快!

这冷血动物,没心没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她怎么说也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吧。

在寝殿里飞快旋转了一圈,等回到萧凤遥的面前时,水潋星已经脱了一层装裹,她的身上只着交襟的淡蓝绸缎里衣,看起来单薄得更加纤弱。

最后一圈,她倒在萧凤遥怀里,眩晕的重感使她眼前变得迷茫,完全看不清眼前这厮的脸庞。

一开始,她压根就没想过这个恶劣的男人会伸手接住她,没想到他倒出乎她意料之外了。

“舒妃,朕封你为妃那日说过,要安、分、守、己。”萧凤遥揽着不盈一握的纤腰,看着仰躺在自己怀里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女人,俯首在她耳畔沉声悠悠。

“嗯,我记得。”记得个毛线!她又不是秦舒画!她现在脑袋里还在放烟花呢!

萧凤遥嘴角极淡的弧度倏然加深,大掌轻轻扳过她精致的脸蛋,俯首眼底闪过奸计得逞的精光。

“封妃那日,朕压根没与你见过面,何谈说得上话?舒、妃?”他阴邪出声。

“你……”

噢!她还是晕了吧!现在和这个深沉腹黑的男人斗只会吃亏,等她养精蓄锐了,再连本带利讨回来也不迟!

想着,再也没有余力的水潋星眼前一黑,真的放任自己晕了过去。

萧凤遥盯着已然昏过去的女人,面露兴味……

·

翌日,水潋星抱着柔软的被角蹭在脸上,一脚压在被上,睡姿超级不雅。其实她睡意早已全无,却迟迟舍不得睁开眼睛的赖在床上。

“娘娘……娘娘……日上三竿了,您该醒醒了。”

绿袖的声音让水潋星意识全部归位,她瞬间睁开了眼,飞一般的坐了起来,乌黑大眼溜溜的环顾了下四周,发现自己身在瑶安宫后才不禁松了口气。

“娘娘,绿袖伺候您洗漱。”绿袖把鞋子放到她脚下。

“绿袖,我昨晚几时回来的?”应该是在她昏了之后那男人就让人把她丢回来了吧?

绿袖羞涩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娘娘,您是寅时方被送回来的,看来您昨儿晚被折腾得不小,回来的时候还睡得很沉。”

“那可不!我昨晚都快被折腾死了!”水潋星的坦率让绿袖脸上更加火热。

“诶……等等!你刚刚说的是寅时?”水潋星慢半拍的发现绿袖脸上暧昧的揶揄之态,连忙数起了手指头。

古代两个小时为一个时辰,子时、丑时、寅时……也就是说快五点的时候!

那个男人居然把不省人事的她留在那里过了一夜!!!

联想到种种可能性,水潋星连忙低头拉开自己的衣襟一看,凝脂玉肤上的斑斑红痕让她脸色瞬间爆红。

“禽、兽!!”她咬牙切齿,握拳霍霍。

“娘娘,慎言呐。”绿袖小小声的提醒,虽然主子个性内向,平素无人前来叨扰,但身处后宫还是要谨慎为好。

还慎言!她现在气得都快得肾炎了!她美好的第一次还没来得体验就这么被那个蚊蛋给糟蹋了!

“启禀娘娘,玄公公来了。”瑶安宫里的小婢女忽然进来轻声通报道。

“玄公公?”水潋星蹙眉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摆摆手,“不认识!”

“诶呀!娘娘,玄公公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您怎会不认识呢!他呀准是奉皇上之命给您行赏来了,咱们快穿上衣服出去瞧瞧皇上赏了您什么吧。”绿袖顾不上安抚主子莫名而来的怒火,赶忙从架子上取来衣物。

水潋星眼里闪着两团喷发的火焰。

赏!现在,只有把他的小J.J切下来赏给她才最解恨!

·

穿了件薄烟纱裙后,再简单的梳了个云髻,水潋星才百般磨蹭的出了寝殿。

来到前殿大厅,她瞧见坐在那里喝着茶的公公,眼前一亮,脚步飞快的挪了过去。

“小玄子公公,怎么是你啊?”原来玄公公就是可爱的小玄子啊,早说嘛,她的待客之道可是好得没话说的。

被她那么用手在肩上一推搡,小玄子刚喝入喉的香茶就这么喷了出来,茶杯在手上茶水四溢。

“咳咳……娘娘,是奴才。”小玄子仓惶的把茶盏放下,顾不得一身的茶渍,赶忙躬身行礼,“奴才小玄子给娘娘请安了。”

水潋星脸上那抹好像见故人似的笑容顿时歇了,她忍下反感,摆手,“以后见到我都不许行礼!”

小玄子愣了下,没有多想,兰花指往后一勾,一盆几近枯萎的盆栽被送到水潋星面前。

“娘娘,这是皇上赏赐给您的,望您今后能够好生照料。”

绿袖嘴角的笑弧僵住,完全傻眼。娘娘昨儿晚不是伺候了皇上一整夜吗?瞧见娘娘今晨才被送回来,她还以为皇上喜爱娘娘得紧,所以才破例留下娘娘过夜,怎会……只赏了盆花?

水潋星看着小太监手里抱着的盆栽,顿时火冒三丈。

那男人是故意的吧!送这么一盆快死翘的盆栽,意思就是她已经像这盆栽一样凋谢了是吗?

她可以把这个当成战书吗?

如果是,她乐意接受!

“小玄子,你回去告诉他,谢谢他这盆花,姐姐我收下了!”昨晚,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表示他已经笃定她不是秦舒画了,不然不会有那个闲功夫送这么一盆花来羞辱。

“娘娘,您……没事儿吧?”小玄子和绿袖异口同声,这样的娘娘与平时判若两人,那双晶亮瞳孔仿似沉寂了上千年后骤然拨云见日。

“哼哼!我能有什么事,有事也是别人!”水潋星皮笑肉不笑的哼笑两声,顿时让小玄子和绿袖毛骨悚然。

“玄公公……不好了……玄公公,大事不好了……”

瑶安宫门外忽而传来十万火急的嚷嚷,不一会儿,人已经连滚带摔的进来了。

“烟儿,这会你不是该给皇上奉茶了吗?慌慌张张跑这来作甚?!”小玄子的老大气势自然凝成,这烟儿是皇上身边的奉茶女,说起来也是他的老乡,见着顺眼了就提拔了她。

“奴婢见过舒妃娘娘。”烟儿快速朝水潋星匆匆福了个礼,顾不上喘气,赶忙对小玄子禀明道,“玄公公,颐和宫出事了!”

一听到颐和宫出事,小玄子脸色骤变,忙不迭对水潋星行礼告退,“娘娘,奴才来此的任务已完成,这就回去复命了。”

说罢,小玄子和那位闯进来的丫头一块匆匆离去,这来时的风还没消停呢就已经走了,不禁勾起了水潋星的好奇心。

“绿袖,这颐和宫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那叫烟儿的女孩和小玄子一副天塌下来了的模样?

“娘娘,您忘了吗?颐和宫是太皇太后居住的地方啊!”对于水潋星提出的问题,绿袖惊诧十分。

“太皇太后?我应该记得她吗?”

“当然啊!娘娘,若不是太皇太后,您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呢!”

也就是说,这太皇太后于秦舒画有恩?

“嗯,我最近脑袋不太好使,你且跟我说说我和太皇太后之间的事吧。”对上绿袖满满冒着问号的眼神,水潋星轻捶了捶脑门,粗略的忽悠了过去。

绿袖瞧见她从昨天到现在时不时的敲头,也不再犹疑,扶着她坐下,为她倒了杯茶,才娓娓道来。

原来两年前,南枭国重临帝都,胤朝灭亡的那会,作为胤朝公主的秦舒画下场本应不是死就是流放,可是太皇太后瞧见了她,惊叹她美不可方物,于是新登基的皇帝便破例把她收留在后宫权当给太后养眼了,完全不顾文武百官的上诉,决然封她为第一位皇妃。

唉!要是这皇帝冲冠一怒真的为红颜就好了,偏偏只是为了讨好太皇太后。这太皇太后也是,放眼古今,她只听说男人对女人惊艳,可从来没听说过女人对女人流口水的,向来女人之间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除非……

呃……太皇太后不会是好那口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