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0章:真凶

《皇妃勾心斗帝》

第60章真凶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突然,冷若刺骨的嗓音从宫门外传来,转瞬,明黄色的高大身影已经如疾风而至。爱蝤鴵裻

萧凤遥的身后随来的是三个女人,一个是莫无忧,还有一个是夜妤,另一个是顾婉婉,以及十来个大内高手和一批gong箭手。

向来温婉淡然的顾婉婉此刻揪着心看着被包围起来插翅难逃的萧御琛,心想着该如何能够助他逃脱,当目光触及到他紧搂在身畔的水潋星时,眼底闪过无所察觉的杀气。

要不是这女人,他此刻应当已经逃出帝/都,回东陵号令群将了。

而水潋星抬眸的瞬间就已经与那双冷冽冰霜的黑瞳接了个正着,她扳开放在腰间的手,坦然的再次抬头面对他漩。

“亲,不是说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见吗?”怎么两个女人去耳畔扇扇风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水潋星心里不爽的讽刺笑道。

“过来!”萧凤遥不容置疑的命令道疝。

两人隔着五步之遥的距离,他保持着帝王的站姿,君临天下,气势夺人。水潋星都感觉到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不悦。

“要我过去可以,先回答我的问题!”水潋星昂高下颌,输阵不输人的道。

“皇上……”水潋星的狂佞让夜妤跺脚禁不住要嚼舌根,却被萧凤遥摆手止住。

“说!”他冷声允道。

“你因何来瑶安宫?”她本来就不打算跟萧御琛走,可是她就是想知道他出现的答案里出了是‘抓奸’外,还有没有其他的。

“过来,朕告诉你!”冷若冰霜的命令口吻。

“唔……”水潋星撅嘴摇头,连她都察觉不到自己使出了撒娇的表情,“你不说休想我过去!”

“你不过来朕过去!”萧凤遥没耐心再跟她闹,举步上前。

“你别过来!”他刚靠前一步,水潋星就大大的往后跳了一步,拉着萧御琛的衣袂,使劲的给他使眼色,要他找机会逃走。

萧御琛仿佛置若罔闻,张开大掌旁若无人的握/住了扯他衣袂的柔荑,大难临头依旧一派自我温柔。

“舒妃!”萧凤遥警告似的叫了声,冰冷的目光盯着紧贴在一块的大手和小手,额上青筋隐隐跳跃,冷凝的脸色更是寒到极致。

“苏什么菲,我向来只用护舒宝!”见他又打算用自己的身份压人,水潋星气得胡说道。

萧凤遥虽然不懂她说的是什么,但是,她仍是不把他放眼里就是了。收到她要跟皇叔走的消息,他箭步如飞的赶过来了,甚至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有纵使折断她的双/腿也不会让她有机会逃离自己的身边的念头了。

这女人啊,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为何让他像失去了所有理智一样,只为她疯狂。

“皇叔,练嵘和景陌已经被拿下了,你以为今夜还逃得掉吗?”萧凤遥将目光投在泰然自若的萧御琛身上。

“皇上,我只需要有人点个头,即便是千刀万剐也要带她离开这阴暗的地方!”萧御琛温然一笑,俯首灼灼的看向身边的水潋星,目光无比柔和。

水潋星心儿震撼得难以言喻,她可以当做没看到他索求答案的目光吗?她从来没想过要跟他走天涯啊!

就算她想离开皇宫也不会在这时候害他好不好!

“呵呵……安逸王,我还是比较喜欢皇宫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没事儿打打群架,磨磨嘴皮子也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她笑颜如花,声情并茂,就连称谓都机灵的给改过来了。

千刀万剐耶!

他舍得这么自虐,她可舍不得,这么个美男要是被千刀万剐还能看吗?

萧凤遥听完这句话,发现自己阴郁多日的心有了丝丝的舒展,明知道这不是她的真心话却还是让他莫名的欣喜。

“丫头,你告诉我,你会很好!”萧御琛拉住她的手,怅然的望着她求一个肯定。

水潋星双手反覆上他的手,笑道,“我这个人喜欢看别人吃亏而不是自己受委屈!你放心好了!”

萧御琛安静的点头,收回了手,淡淡的看向萧凤遥,两人不似仇人相对,反而是朝夕相对的至亲,微微一笑,“皇上,动手吧。”

“不要!”水潋星瞧见那批gong箭手已经对准萧御琛拉紧了gong,她惊慌的伸张双臂以自己娇小的身躯挡在萧御琛面前,“皇上,太皇太后不是安逸王杀的,杀太皇太后的凶手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你先过来!”萧凤遥又再上前一步,目光放柔了不少。

“我过去可以,你必须答应我不会伤害安逸王!”水潋星将信将疑的道。

萧凤遥深深看了眼萧御琛,迟疑了下,微微点头,示意小玄子上前扶她过来。

“娘娘,皇上不会骗您的,跟奴才过去吧。”小玄子上前躬身诱哄道。

“我想也是!”水潋星完全信任的扬起了嘴角将手放在小玄子的手背上,微笑着回头看了眼萧御琛,开心的用眼神告诉他,他没事了。

几步之遥,还差一步才走近,萧凤遥已经迫不及待伸出长臂将人勾搂入怀,健壮的手臂扣得紧紧的,仿佛要将如柳纤腰掐断。

“萧凤遥,你力气大得过分了!”水潋星被他搂得生疼,微扭着腰抗拒他的变/态力度,好不容易挣扎松了些,又被他力道一紧,扣了回去,紧贴他的身畔。

水潋星正要抗议,只听头ding上响起了低沉的嗓音。

“即便皇祖母不是他杀的,他造反的罪名已成事实。”好似生怕说完这句话后她会剧烈挣扎一样,萧凤遥更加使劲扣紧了身边的人儿,看向萧御琛的眸光分外森冷,毫不留情的果断下令,“来人,把这叛臣贼子拿下!!”

“萧凤遥,你……”

水潋星震惊得忘记了挣扎,她僵着身子惨白着脸看他,怎么也问不出下半句。她不敢相信他居然骗了她!

他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她?在她满心欢喜相信他真的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而不为难萧御琛的时候,他却利用她对他的信任骗了她。

他知不知道这比在她心口挖一个口子还痛?

“有许多事你还不懂。”萧凤遥话中带着愧疚俯首在她耳畔悄声道。

“我是不懂!”水潋星有些歇斯底里,愤恨的瞪他,“我不懂为什么你可以这么轻易的利用我对你的信任来戏弄我!”

说罢,水潋星满眼愧疚的看向已经被两把寒光闪闪的刀剑架在脖子上的萧御琛,而他回给她的却是那抹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弧,仿佛早就知道那一放手的后果是这样。

所以,无论她跟不跟他走,他都知道自己今夜走不出这皇宫了。

他要她许他一个安心并不是为了离开,而是为了毫无后顾之忧的被抓,因为被抓之后就算她以后反悔想要离开皇宫,他也没那么能力可以带她走了。

这美男大叔是不是对她上心过了头?

“委屈你了。”萧凤遥俯首,薄唇从她冰凉的耳垂似有若无的吻过,有些无奈的道。

“委屈个毛线!你放开我!和你这么卑鄙无耻的人站在一起我都觉得自己的人品降低了一等!”

来劲了的水潋星拼命挣扎,手爪子不是抓就是掐,脚不是踩就是踹,而紧搂着她不松的男人如数接下,一声不吭。

“将安逸王打入天牢!”萧凤遥心硬如铁的下令。

身后的顾婉婉依依不舍的望着萧御琛像阶下囚一样被人从眼前带走,心如刀割。看似淡定的脸色下早已慌成一团。

她一定要想办法救他!一定!

“大胆!你这疯女人,快点住手!”

莫无忧看到萧凤遥手臂上已经被利爪抓出一道红痕,她焦急的喝道,却遭来萧凤遥一记冷眼。

萧凤遥低头看着对他又打又掐的女人,猛然抓住她还挥舞的那双利爪,将它们放到自己的脖颈,后一个弯腰将她整个打横抱起。水潋星气得无计可施,不惜用脑袋去撞他,他却偏过头去轻松的避开了。

“撞到朕无妨,别撞疼了自己。”他用仅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

“别跟我玩假惺惺这套!”水潋星不屑的别开头冷哼,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轻,让他抱得这么容易。

“皇上,方才舒妃不是斩钉截铁的说杀害太皇太后的真凶不是安逸王吗?想必舒妃是不负皇上厚望,已经查出真正的凶手了。”一直未曾开口的夜妤适时的说话了,她一双狐狸般的眸直勾勾的盯着水潋星瞄。

“对!真凶就是你,所谓杀人偿命,五马分尸还是凌迟处死,自己选一个死去,省得看着碍眼!!”水潋星不爽的瞪了眼何时何地都不忘煽风点火的夜妤,负气一说,被紧抱在怀的腰身仍是不放弃的挣扎。

“皇上,冤枉啊!”帝王质疑的眼光投过来,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夜妤连忙下跪辩解,“皇上,舒妃她有意冤枉臣妾,皇上可要替臣妾做主。”

说着还嘤嘤嘤嘤的抹起泪来。

萧凤遥冷漠的眸光懒得看她一眼,直接扫过安静自若的顾婉婉,道,“婉贵妃,明日太皇太后入葬皇陵之事朕就交给你全权处理了,若明日出了任何差错朕唯你是问!”

“是!臣妾定当不会让皇上失望!”顾婉婉微微欠身,柔柔的嗓音恍如春风般令人听了倍感舒适。

“皇上,那臣妾呢?”眼看君王就要抱着母老虎从眼前走过,夜妤脱口而出道。

她不敢相信皇上居然在这个时候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顾婉婉办,而且还是亲口/交代,如此一来,顾婉婉的名气又高她一等了。

萧凤遥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抱着水潋星径自走上瑶安宫的石阶,然而,才抬起第一步又突然缩了回来。

他撇了眼在古树下/身受重伤的绿袖,再低头看着怀里还恨得他牙痒痒的女人,冷幽幽的问,“是她吗?”

“我说的你又不信,何必多费唇舌!”仍是满心怨气的水潋星看也不看他一眼,像是刚放入锅里的鲜虾,gong起身子想要逃离滚烫的锅。

萧凤遥厉色一闪,冷眸眯起了嗜血之光,抱着她回过身去,用眼神示意其中一个侍卫把剑呈上。

“不要!!”

水潋星伸手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咻的一声,利剑被萧凤遥凌厉的一脚踢了出去,准确无误的***绿袖的心口,她刚还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而今这致命的一剑又将她打回原地,并且永远再也起不来了。

“传朕口谕,杀害太皇太后的真凶已被朕亲手了结,日后不准任何人再借此事在宫中造谣生事,否则论罪处置!”

萧凤遥一意孤行的下完命令,抱着怀里因为颤抖而安分下来的水潋星大步流星上了台阶,进了瑶安宫。

身后一群人有的松了口气,有的目露歹毒之光。莫无忧和夜妤宽心的相视一眼,这个事总算圆过去了,不然再让这个女人查下去迟早会查到她们身上……

·

“你为什么连问都没问我就杀了她?!”

刚被萧凤遥放到榻上的水潋星又弹了起来,从来不忌讳的揪着人家的衣襟愤怒的质问。

虽然绿袖是死有余辜,可是就那么被他无情的一剑刺死,好像太残忍了些,连给人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朕问过了。”萧凤遥语气淡淡,把锦被拿了起来盖在她的肩上,她居然敢只穿着衬裙就跑出去吹风,这身子骨即便懂些拳脚也还是荏弱得佷。

问过了?

什么时候?

天!是那一句‘是她吗?’

她还没回答他好吧!他怎么可以擅自扭曲她的意思?

水潋星嘴角微微抽搐,发现自己和他的交谈无法平行。

“那你为什么什么都不问就相信我?”平时怎么没见他这么积极的相信过她?

“你刚不是说朕拿你对朕的信任戏弄你吗?朕现在是把信任还给你,朕要你对朕的信任依旧是满满的,绝无空虚。”萧凤遥坐上/chuang沿,坐在她身边。

这信任是能填能还的吗?

什么逻辑!

水潋星不禁翻了翻白眼,哑然无语的往旁边挪了挪,不想与他坐得太近,可是她挪一下他也跟着挪一下,直到挪到了chuang头,无处可挪了她才不得已停下来,抓住锦被把自己包了个严严实实,起身跳下榻,满脸防备的看他。

“放了安逸王!”她以恳求的目光道。

“乖,这是在寝殿,咱们做该做的事,嗯?”萧凤遥跟着起身朝她伸出手邀请道。

做该做的事?

水潋星瞠目结舌。

在寝殿一男一/女做该做的事……

是什么事已经不问自知,除了嗯嗯啊啊,还有什么是该做的事吗?

“我现在要跟你谈的是安逸王的事!你别想岔开话题!”水潋星又往后跳离了一大步,退到自以为是的安全地带上。

萧凤遥放弃的收回了手,揉了揉眉心,亲自动手宽衣解带起来。

水潋星以为他打算硬来,刚压下的火又嗖嗖的窜起,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光想着那档子事,而且还打算强迫她就范!

反正,她是宁死不从的!

很快,萧凤遥脱得只剩下一层里衣,方抬眸看她,沉声命道,“过来!”

“不过!”水潋星不假思索的猛摇头,死也不过,又不是不要脸了。

“自找的。”萧凤遥勾起似有若无的邪笑,凌身一闪,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闪到水潋星跟前,在水潋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已经连人带被打横抱起了她,健步如飞的往chuang榻走去。

“朕要睡觉你不要吗?”他放开了吮着的唇瓣,几乎贴着她的唇低声道,脸色越显疲惫了。

“不要!”水潋星立即坚定不移的回答,睁开眸对上他戏谑的眼神好像慢半拍的发现自己想错了什么。

“你刚说的是睡觉?”她不确定的问。

萧凤遥点头。

“只是单纯的睡觉?”这次,她是不敢相信。

“朕累了。”萧凤遥再次点头,从她身上翻了下来,躺在她身畔,并且为两人盖了被子。在她预备要缩成虾以前霸道的将她揽入怀中,湿re的唇舌惹火的含/住她的小耳垂,沙哑的道,“若你想要朕不介意现在就满足你。”

“蚊蛋!说什么呢!”水潋星生气的拍打他放在腰上的手。

“久违了的称呼。”愉悦的发出叹息。

侧着身子搂着一块的两人,萧凤遥埋首在她的颈间,低低的笑声带着灼/热的气息扑洒在细嫩的颈畔,接着,轻微的鼾声传了出来。

“萧凤遥……”

水潋星小小声的试着唤了声,想要确定他是真睡还是假睡。

“(~o~)~zZ”

果然只有微微的鼾声。

“萧蚊蛋……”

水潋星又再叫了一声,这次她小小心的想要扳开桎梏在腰间的那只大手,不想吵醒疲惫得火速陷入沉睡的他,于是一只只手指给他扳开。

就在她扳完他的最后一只小手指后,以为可以逃离虎爪了,倏然……刚好不容扳开的大手又再度缠了上来,接着,身子被强行翻转,滚烫炙热的身躯紧紧覆盖上来……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孽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