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2章:途中停灵

《皇妃勾心斗帝》

第62章途中停灵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来了!”以轻功出去溜了个来回的苍轩也重新打了盆水回来,只是……

“啊!!”

脚步刹得太急,再加上苍轩把水递了出去,整盆水就这么洒在那堆衣服上,好在顾柏雪机灵的把衣服抛开才没让自己连人带衣淋透。爱蝤鴵裻

水潋星看着地上淋湿了的衣服眉头深皱。

“星星,我……我们不是故意的。”顾柏雪低声下气的认错道,扯了扯闯大祸的男人潺。

“本来是想给你赔罪来着,没想到倒给你添了大麻烦。”苍轩也正色了脸,从小到大他哪里伺候过人,这水一端自然就洒了。

“没时间了!”水潋星压根没听进他们道歉的话,跟没看到他们惭愧的脸色,她弯下身在那堆五颜六色的衣裳里翻出了一套素白色,她快步走到屏风后换上。

顾柏雪和苍轩见状,苍轩毕竟是男人,怎好意思在这里等人换好衣服,他赶紧走出外面等去了抬。

不一会儿,水潋星和顾柏雪出了殿门,一袭素白霓裳,荏弱如纤柳,头上仅用一个白色珠簪别住,后脑卷了个云发髻,整体行的是简单低调风。

“走吧!”

水潋星边别着珠簪边跑下台阶,行色匆匆的往外面跑去,衣袂飘飞,苍轩和顾柏雪暂时扮作她的贴身随侍紧跟上去。

走到正宫门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送葬队伍早在半个时辰以前就出发了,水潋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去皇宫马厩借马偏偏马厩的负责人说皇上有令,任何马不得出马厩。

她的心凉了大半,同床共枕后,转身,他就把她当仇人了吗?非但不叫醒她去参加太皇太后的葬礼,还特地下令不给她交通工具追上。

在他心里,她算仇人,还是算外人?

他不知道太皇太后对她来说也很重要吗?就算她跟太皇太后不是很熟,作为他的妃子难道她不该去送这最后一程吗?

后宫凡是六品以上的妃嫔都去了,那她这正二品算什么?

被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的感觉真的好比穿心。既然不要她走进他的世界,又为什么在她准备好要收心的时候他又来引诱她沦陷?

耍她很好玩吗?!

“星星,你看!”

正在水潋星无计可施,无奈只得转身打道回宫之时,顾柏雪突然拉住了她,她回眸望去,只见苍轩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牵来了两匹马,他骑着一匹,手里还牵着一匹从广场上朝他们而来。

“舒妃娘娘,快上马吧!”苍轩把马缰扔给她,伸手拉顾柏雪。

水潋星喜出望外,她接住马缰,踩着马镫利落的翻身上马。这时,顾柏雪也已经坐在苍轩前面,她感激的笑道,“这匹马远远胜过一万句‘对不住’,谢了!”

说罢,她挥鞭策马飞奔出去,那速度,那动作,那姿势都不禁让身后那对璧人发出唏嘘。

原来,她骑起马来这么熟练啊,好似从小就在大草原奔腾了一样。

苍轩和顾柏雪相视一笑,也赶紧策马追上。

·

皇陵设在帝都浔山脚下,陵冢位于内城西南,坐西面东。

水潋星和苍轩他们快马赶到的时候正好赶上正要入皇陵的送葬队伍,远远望去,排如长龙的队伍几乎望不到头。

“那不是小遥遥吗?”

顾柏雪指着前方高高坐在马上守着梓宫缓缓前行的男人,向来都是金贵逼人的锦衣玉袍此时已经换上了清一色的白,面色沉痛。

然,他的怀里迎风飘飞出一条丝织挽纱吸引住了水潋星的目光,正打算挥鞭从队伍边上追上去的动作突然顿住了。

他的马上有人,他的怀里有女人。

顾柏雪和苍轩当然也看到了从萧凤遥怀里飘飞出来昭告天下的挽纱,顾柏雪看到一路疾奔过来的水潋星此刻面色已然惨白,不由得开口安慰。

“星星,可能是来的途中发生了什么事,小遥遥才……”

“我们就跟在队伍后面走吧,反正都是心意,前面和后面都一样。”水潋星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把马调头,退到最边上,等待长长的队伍过去。

“小轩轩,小遥遥这次会不会太过分了?”顾柏雪在苍轩怀里打眼色道。

“他做事向来知分寸,无需担心。”苍轩俯首温柔的道,也跟着调头,静静待在水潋星身后。

“我管他知不知分寸,你没看到星星脸色有多苍白吗?若换做是我早就一鞭上去然后转身走人了!”

“你不会!”苍轩肯定的笑道,他了解她,嘴上不顾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总归还是会掂量轻重的。

“还是你最好。”顾柏雪高兴的偎进苍轩的怀中,难得笑得这么娇羞,可是,苍轩还没来得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赞美,怀里的女人又蹦跶了起来,“星星不一样!小遥遥有后宫佳丽三千,她得跟很多女人斗,我当初只需跟一个,就是你娘!”

“我娘也抵得过他的三千佳丽了。”苍轩忍不住伸手轻摁了把她的脑袋,“放心吧,她也不是省油的灯,谁咬谁还不一定呢!”

他对这位貌合神离的舒妃娘娘很看好!

长长的队伍终于全部经过他们,水潋星骑的马仿似有灵性般,自动的扭头跟在队伍身后缓步行走。

“马兄,你真的太给力了!”给力得她想哭。

连一匹马都知道她心情不好了。

他呢?

他从头到尾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水潋星要笑不笑的抚着马鬃道,马兄不说话,只是驮着她认真的在行走。

然而,一个时辰过去了,队伍越走越慢,眼看皇陵就在眼前了却怎么也走不到,整整一个时辰,队伍好像原地踏步一样。梓宫好似变得沉重异常,128名杠夫个个被压得龇牙裂嘴,眼冒金星,寸步难行。

“皇上,梓宫突然变得沉重异常,也许是太皇太后在阳间的最后一缕气未散,臣斗胆请求暂且就地停灵!”在身后尾随的顾举走到君王身边道。

“万万不可啊皇上!”紧接而至的是夜承宽,“皇上,送陵寝途中停灵实乃不妥,梓宫落在哪哪里便是太皇太后的安息之地,难不成要太皇太后安息于这千人踩万人踏的道上吗?”

“皇上,臣妾认为尚书大人说得在理,太皇太后若是最后一口怨气未消就入葬,只怕死后难登极乐,再说杠夫们都累得举步维艰了,想必冥冥之中有所暗示。”伴着梓宫行走的顾婉婉也昂头道。

她行事稳重在宫里可是出了名的,她一开口别人多半会信,甚至会忘了她有可能和自己的父亲连成一气。

伴随梓宫前行的还有萧凤临,他悄悄撇了眼左边脸色渐渐阴霾的皇兄,再与夜承宽的眼神对上,最后才回过头去请示远在十几个皇妃之后的马车,那是整个送葬队伍里唯一的一辆。

马车的车帘被掀开来,燕太妃从里面探出头,对上儿子的目光,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又落下车帘,不动声色。

正回身的萧凤临紧张的攥紧了马缰,他知道他的手心里已经冒汗了。

他犹豫的看了看左边的萧凤遥,视线又纠结的落在还没放下的沉重梓宫上,他拳头握了再握,樱色的唇瓣抿了又抿,想到他的星星的安慰,所有的心理障碍全都不存在了。

“皇兄,凤临知道梓宫为何变得越来越重的原因!”

萧凤临还是翻身下了马,单膝作揖朝坐在马上高高在上的萧凤遥禀报道。

若是顾举、顾婉婉、夜承宽来说这些无稽之谈萧凤遥大可一概不理会,只是……连向来纯净善良的萧凤临都来了,他不由得暗自吃惊。

“萧大哥,咱们要停下来吗?”莫无忧在温暖的怀抱里昂起头来软绵绵的问。

萧凤遥勒住了马,淡淡的看了怀里的莫无忧一眼,没回话。

锐利如鹰的黑眸冷冷看向这二十年来第一次对他如此规范的行君臣之礼的萧凤临,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凤临,你且说来听听。”他摆手做无声停止前行的命令,只是一百多名杠夫依旧不能落棺。

“答案就在这梓宫里!”萧凤临眼神闪烁的不敢对上萧凤遥犀利的眸,他站起身指着那个须得一百多人抬的梓宫斩钉截铁的道。

萧凤遥脸色一沉,浓眉一挑,看向已经累得不行的杠夫,于是摆手做无声命令。

“皇上,不可以!”顾婉婉赫然站了出来大声喝道,无数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她,她上前一步,神色掩饰得毫无破绽,“皇上,把梓宫落地可以,但是不可以打开,以免冒犯了太皇太后的神圣灵体。”

所有心怀鬼胎的人都提心吊胆的等待着结果,萧凤遥直直看向萧凤临,仿佛要将决定权放到他手上。

“皇兄,我怀疑梓宫里不止有太皇太后,还有其他人!”萧凤临本来不想再说的,可是在夜承宽频频暗示要伤害星星的情况下,他只好硬着头皮把戏演完。

顾举和顾婉婉顿时惊白了脸,这素来不爱争权夺势的八皇子怎会今日突然搅入这场乱局中来?

若照他那么说,他们的计划岂不是要大白天下?

到时就算不株连九族也难逃死罪!

“婉贵妃,皇祖母最后的仪容仪表是你负责的,你如何说?”萧凤遥没有下马的打算,高高在上再加上冷厉的眼神,那气场不说让人害怕,就连有鬼也得缩回阴间去了。

“回皇上,臣妾也是按照皇上的指令办事,绝不敢胡来。”顾婉婉施礼道。

“如此甚好!”萧凤遥神秘的点点头,道,“来人,落下梓宫,开棺!”

“皇上……”

顾婉婉和顾举惊骇的异口同声。

坐在马上的萧凤遥似乎很享受别人算计到头一场空的表情,淡色的唇薄情的紧抿。

需要一百多人抬的梓宫要打开来自然不是很简单。

“落棺椁!”尖锐的司仪声响彻在蔚蓝的天空中。

一百多名杠夫小心翼翼的把梓宫放下,接着,紧跟在送葬队伍最后面的水潋星听到乒乒乓乓的开棺声,她翘首往前一望,倏然看到前面父女俩惊惶的模样,旁边还有萧凤临与夜承宽站成一线。

萧凤临怎么会喜欢凑这种热闹?而且还是好夜承宽那老狐狸一块?

难道,他们把纯善的小正太改造成功了?

想着,水潋星便策马要看个究竟,马经过停下来的队伍,人们才看出马上的人是他们都舒妃娘娘也是传说中皇上最宠的亡国公主。

她,脂粉未施,唇不点,坐在棕色的马上亦能惊艳四方,一袭素白长裙恍如圣洁的仙女下凡,策着马,傲而不骄。

莫怪皇上宠她如斯,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就能够引人移不开目光。

“是舒妃娘娘!”

队伍人群里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声,惊动了一心盯在要开棺的梓宫上的所有人。

萧凤遥和萧凤临同时抬眸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抹素白骑着马缓缓朝他们靠过来,冷冽的秋风将她的发丝吹散,倾城容颜严肃紧绷,嵌在柳眉下的美眸急切的望着这边的情况。

“吁!”

水潋星拉住马,就连嗓音都娇柔得令人才沉醉。

她的视线与同高坐在马上的萧凤遥平行对视上,讥笑的微微扬唇,看向他怀里看起来很是虚弱的女人。

莫无忧会虚弱?

那还真是白天活见鬼了!

她在心里暗暗嗤笑,侧眸看了眼正奋力撬开厚重棺盖的十来个人,利落的翻身下马。刚一落地不知道是别人有意还是无意,正好与站在一旁战战兢兢待命的顾婉婉的眼神对上。

那温和的眼瞳里藏着燎原般的着急,她似乎在跟她求救?

是求救吗?

水潋星怀疑的转身看向几乎有她一人高的梓宫,再回头看,顾婉婉的目光依旧紧紧锁住她,焦急的想要表达什么。

昨夜萧御琛被抓,顾婉婉受命代办太皇太后今日葬入陵寝的后事,这机遇如此之巧,再加上顾婉婉若真如她之前所想对萧御琛有情,这个机会她断然不会放过。

这父女俩要求中途停灵,这压根不用想也知道梓宫里有猫腻了。

汗!萧御琛该不会就藏在梓宫里吧?

迟疑的目光在顾婉婉那里得到了答案,她真的把萧御琛藏在了梓宫里,好趁机送他离开?

天!是该说她胆子大,还是说她太相信萧凤遥这匹狼了?

萧凤遥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吗?

不然昨晚为什么好端端在颐和宫守灵的他会在关键时刻出现,他根本就是一匹狡诈腹黑的狼狐狸,说什么守灵三日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待见。

假!

虚晃一招!

只怕是借着这三天的时间暗中观察谁忠谁佞吧。

“吱呀……”

突然,棺盖被撬开的声音传来,水潋星心里一紧,如若萧御琛真躲在梓宫里,当场被抓获的话,萧凤遥就算有一百颗心估计也容不得他了。

生前太皇太后和萧御琛就是势同水火,死后还不落得个安息,萧凤遥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冒犯太皇太后灵体的人?

事已至此,唯有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别无他法。

大脑飞转,她苦思着该如何助萧御琛走出这困局,完全没注意到那双犀利如剑的眸一直紧锁着她。

“萧大哥,这样的日子舒妃姐姐却姗姗来迟,真不应该。”怀里,莫无忧撇嘴软绵绵的埋怨道。

萧凤遥目光冷厉的扫了莫无忧一眼,重新投回到娇小的人儿身上,眼底闪过深不可测的流光。

“星星。”萧凤临开心的挪步过来,挨着水潋星轻轻唤道,娃娃型俊脸扬起了海洋般纯净的笑。

水潋星回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继而敛眉沉思。

“星星,你是不是不开心?”萧凤临轻扯她的衣袖小小声的问,他倾身挨近她,以手挡住才用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继而道,“你告诉我为什么不开心好不好?”

“你有跟皇上请缨停灵是吗?”水潋星柳眉深蹙的问。

糟了!

星星是因为这件事不高兴吗?

那该怎么办?

发现自己做错事了的萧凤临无措的扭绞着衣物,纯洁的眸子心虚的看向她,支不出声来。

他看向另一边迫切盯人的夜承宽,见到夜承宽对他做了个抹脖子的举动,他更慌了。

如果他不照做,他们会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伤害星星啊!

星星又不愿意跟他远走高飞,他只能用这种办法来保护她了。

“星星,我……”

“是或不是?”

他的吱唔让水潋星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他已经受燕太妃和夜承宽控制了吗?

萧凤临先是摇头,后在她凌厉逼问的眼神下无奈点头,无辜的低下头去,“星星,我必须这么做的。”

这样子,她在皇宫里就能够安然无恙了。

他深知母妃他们的手段,将层出不穷,星星就算再聪明也防不胜防。

他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她!

“嗯。”水潋星淡淡的应了声,推开他,走上前看着沉重的棺盖已经被抬起,隐约看得见缝隙了。

必须这么做,也就是有人逼他这么做。

这孩子单纯得连说话用词都不懂修缮啊!

萧凤临觉得星星生气了,他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乖乖的退到一边去等待被判刑,一双清澈的眼半刻不离的盯在那抹素白上。

眼看着棺盖被抬起,缝隙快有两指宽了,她正苦无对策,倏然,抬眸看到自己骑来的那匹马正伸长了脖子望她,她突然脑袋灵光一闪,飞快跑了过去。

“皇上,梓宫打开已有三指宽,臣斗胆请皇上容许臣上前探个虚实!”夜承宽突然躬身作揖主动要求。

“准!”冷冽威严的嗓音响彻云霄。

夜承宽胜券在握的看了眼一旁额上不停冒冷汗的顾举,得意哼笑。他走到梓宫前,踩着凳子,再踩上用来抬梓宫的木架上,让人一边稳住他的身子,他才放心的往三指宽的缝隙里望去。

然而,正当他窥得梓宫里面有不寻常的衣角时,身后的队伍倏然起了***.动……

-----------

梓宫——皇帝﹑皇后或重臣的棺材。介个……介个,懂得意思就行了,别太计较哈,如有出错了,大家记得两个字——虚构!(~ ̄▽ ̄~)

……本章完结,下一章“舒妃消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