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3章:舒妃消失

《皇妃勾心斗帝》

第63章舒妃消失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然而,正当他窥得梓宫里面有不寻常的衣角时,身后的队伍倏然起了sao.动。爱蝤鴵裻

举目望去,高大的骏马闯入人群中,马蹄飞踏,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娇贵的舒妃娘娘在上面。

“让开!快让开!”

水潋星摇摇晃晃的驾着‘失控’的马叫喊,发狂的马没人敢靠近,很快就退开了一条道。

“这马居然敢在老娘眼皮子底下作乱,看老娘一鞭抽了它!”坐在马上的顾柏雪见状想要飞身而起,只是被一双强壮的手臂扣押住在马背上了濉。

“昨儿晚刚答应我什么来着?”扣在腰间的大掌怕她忘记似的轻贴上她平坦的小腹。

“好好安胎。”顾柏雪低如蚊呐的说。

苍轩给了她一个知道就好的眼神,长臂紧环着她,生怕她一冲动又从他怀里逃脱了兵。

前面有两个大男人等着护驾,压根轮不到他们来急,若是没有,他也不可能忍心看那个女人处于危险当中而不顾。

唉!谁叫他娶了个火爆冲动的妻子呢,只看得到事情的表面,从不去考虑过可行否。

萧凤遥深蹙浓眉,阴沉着脸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那日在猎场她从马上摔下来的场景闪过脑海,他终于知道何为余悸。

“萧大哥,舒妃姐姐的马失控了,让我上去帮忙!”

莫无忧毕竟不是傻子,从马失控的那一刻起抱着她的男人目光一直担忧的紧盯过去,她知道只要有舒妃这个女人在的一天,她在萧大哥心中的存在感会越来越渺茫。

她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萧大哥就算有后宫三千,他的目光要专注也只能专注在她身上。

过去是她还没进宫才会让这个叫舒妃的捷足先登罢了,真要比起来,她还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一心全都系在水潋星身上的萧凤遥压根没来得及阻止,坐在他前面的莫无忧已经飞身而起,朝水潋星驾着的那匹失控的马而去。

不好!

蛇蝎女脚痒想上来踹一脚!

水潋星看到朝她飞来的莫无忧,心中警铃大作,有了上次在轩雪楼的前车之鉴,她的神色如临大敌。

这在她眼里还没长全的小姑娘可是比想象中的还要歹毒,就为了要跟她斗而不惜伤害自己师嫂腹中孩儿,想想,如此歹毒不是狼心狗肺是什么。

“马兄,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待会我叫你停,你记得抬脚,不用跟意图袭击你的人客气,这属于正当防卫哈!踢死了算我的!”

马仍是不停的狂奔,冷冽的疾风从耳畔呼啸而过,水潋星故作自己坐不稳的姿势,整个半身紧贴在马背上,找了机会在马的耳畔叮细声吩咐。

刚说完,找茬的女人已经来到了,她利用高强的轻功冲过来对着马的头就是一阵连环踢。

“吁!”水潋星勒住马,骏马立即好像等到命令,伸长了脖子对朝它踢打的脚狠狠一甩,利用轻功飞在半空中的女人被马头一扫,整个人被远远抛了出去。

“马兄,干得好,待日后我见了你媳妇一定跟她好好表扬表扬你。”水潋星在别人看不清的时候对继续装癫狂的骏马道。

然而,一抹清俊的身影如闪电而至,如水中捞月将快要从高空跌落在地的莫无忧捞进怀里,翩然落地。

从眼角余光收纳这一幕的水潋星嘴角扬起了无所谓的笑,真正的驾着马冲上梓宫。

“舒妃,停下来!”

身后是萧凤遥愤怒的命令。

“皇上,我也想停,可是停不了!”一句话说着两层意思,她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

水潋星无暇回头的大喊道,在外人看来她是被马驮着癫狂,实际上是她在驾驭这匹烈马。

受惊的马狂猛的冲撞过来,抬起棺盖的众人怕死的把棺盖摔下,避开这生命危险关头,除了一个人,那就是夜承宽。

他挨着梓宫高高站在上面,嘴角挂着冷笑,早早就看穿了水潋星的把戏!

今日,不管发生什么,休想安逸王能够离开!

这老狐狸还真想死是吧,那她成全他又何妨!

她从来就不介意以恶制恶!

水潋星坏坏的勾唇,更加夹紧了马腹,示意它加快速度冲上去。

“爹!”是夜妤的惊喊。

“啊!太傅大人,快快让开!”众人呼喊。

夜承宽的瞳孔越瞪越大,此时,他真的不确定这匹马是真狂还是假狂了,只知道他再不走开非被撞死不可,但是,他的脚完全没有力气了,怎么走?

所有人瞪大双目看着这匹马冲上梓宫,千钧一刻,没人发现一抹龙卷风般的身影以光的速度闯入危险中,以此同时,又有一个冲了上去。

蔚蓝气爽的天空倏然渐渐昏暗,抬头,灿烂的日头被一朵乌云缓缓遮盖过来,整片大地很快就暗无天日。

太好了!

天助我也!

水潋星差点想放声呐喊出内心的欣喜,居然在她还不知道怎么能够两全其美的时候,老天给她来了个天狗食日,这不是天助我也是什么。

“星星/星儿!”

整个大地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秒,两道声音惊慌的响彻。

然,马撞上了梓宫,黑暗来临,四周陷入慌乱,马也失去了声音,碰撞声在黑暗中砰砰响起,让人担忧。

这一刻的时间令人向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人心惶惶。

“火把!”黑暗中传来威严的需求。

有火折子的人都忘了自己身上带有火折子,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星星之火亮起。

等点燃火把,天空已经恢复了蔚蓝色。

梓宫盖被撞歪成倒三角,方才发狂的骏马此刻被棺盖给卡住了过不去,缰绳亦是无人牵引。

那么黑暗之前坐在马上的人呢?哪去了?

“星星!星星!”看不到人的萧凤临围着梓宫到处呼喊,他只是晚了一步为什么星星会不见了?

星星是不喜欢他这么做,所以躲起来了吗?

如果是这样他倒不怕,他怕她出了什么意外,或者被掳走了。

反观萧凤遥,天再次亮起的那一刻,他发现方才驾着马撞上梓宫的人儿失去踪影后,定定的立于原地,周身散发出让人嗜血的气息,令人胆颤心惊。

这样的皇上他们这几日来见得不少了,只是这样深沉阴霾的还是第一次见,仿佛心底的狂怒要在沉默中爆发。

“搜!”死寂般的沉静过后,他冷冷下令。

意简言骇,小玄子得令,连忙跑到禁卫军的头儿面前下令,没片刻,随来的上前禁卫军开始四周大肆搜索。

顾举和顾婉婉知道有人暗中逃走了,雨过天晴,不禁相互松了口气,只是心还没放到底又被一道冷漠的嗓音悬了起来。

“若找不到她,凡是今日让停灵的人论罪处置!”

萧凤遥挥手拂袖,如狂澜天下。

“皇上息怒,马还在这,舒妃娘娘必然在附近。”顾举战战兢兢的上前道。

“给朕去找!”萧凤遥单手拎起他往旁边的杂草丛里扔去。

此时,宫中有人快马加鞭赶到。

“报!”还远远在队伍之外的报信小卫已经声音嘹亮的叫起。

“报!”马停在十步之遥外,报信小卫翻身下马,快速把朝中急报呈上。

萧凤遥打开卷轴,上面的寥寥几行字人看得他眉间青筋隐隐若现,他合上卷轴若有深意的撇了眼旁边镇定自若的顾婉婉,扔给紧随在后的小玄子,冷若冰霜的下令,“起灵!”

“皇兄,不找星星了吗?”从杂草丛里闪身出来的萧凤临身上和头上都是杂草,像是刚从狗窝里穿出来。

“找!”一个字眼从牙缝里咬牙切齿发狠的迸出,目光阴鸷,“能耐的,她最好别让朕找到!”

否则,他绝不会像前几次那么轻易饶过她!

“那为什么撤人!”萧凤临心急的直视上那双冷若冰霜的厉眸,若不是控制住,只怕早已上前拎住他的衣襟了。

“你有微言?要不,朕的人让你使唤如何?”萧凤遥冷冷一扫,萧凤临毛骨悚然。

“凤临不敢。”皇兄是在气他请求停灵才会发生星星不见的事,皇兄生气是应该的。

“不敢?朕倒是看你胆子大了不少!”此话,对旁边的夜承宽说也是对后面马车里的燕太妃说。

萧凤临清澈的眼睛转了转,突然弯下腰捂住肚子叫疼,“啊!皇兄,凤临肚子疼!凤临恐不能陪太皇太后入陵寝了,啊!”

虽然知道是装的,可那声痛叫响起的时候还是刮过萧凤遥的心,毕竟他是从小看着萧凤临长大的,怎可能无动于衷,即便他到头来还是让他失望了。

“留下一名御医,起灵!”萧凤遥说罢,白龙驹已经牵到跟前,他利落的翻身上马。

“萧大哥……”马下不知道何时靠近的莫无忧可怜兮兮的仰望着他。

“有力气去踢舒妃的马还没力气走?若真走不了自行离去!”任性也要有个谱!

萧凤遥毫不留情的落下狠话,策马前行。

忙到头来是一场空,夜承宽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看向萧凤临失望的摇摇头,看来,他得重新做打算了。

指望他一统霸业倒不如指望一头猪!

为了表示对太皇太后的尊敬,所有人除了帝王和八皇子以及禁卫军统领外,还有燕太妃的马车,其余人都是随着队伍步行前往,每一个妃子都是从小就养尊处优,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苦,个个均已满头大汗,暗自叫苦了,可是为了能在皇上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不得不强撑着快要虚脱的身子跟上。

送葬队伍继续启程,梓宫再抬起的时候如有神助,一百多名杠夫步伐也轻快了不少。

请求留下的萧凤临和被留下来的莫无忧看着队伍远去。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她最好一去不回!”莫无忧想到自己被那样冷漠对待,不禁愤愤的嘀咕。

“住口!”听到的萧凤临凌厉的呵斥,威严气势浑然天成,“你这个歹毒的女人,我不许你诅咒星星!”

“八皇子,看来你也是装病,这好像叫做欺君是不是?”这些日子她在妤贵妃那里学了不少,要在皇宫里生存根本不成问题。

萧凤临被问得一时哑言,老实的他心虚的低下头去,“你一路上不也一直装病与皇兄共骑一匹马。”

“那怎么同,我那是得到了萧大哥的同意!”莫无忧轻笑,她早就听说八皇子纯善至极,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本皇子才懒得跟你说,我要去找星星!”说不过她的萧凤临转身就投入有半人高的杂草丛里,生怕他的星星掉在里面没人发现。

“愚蠢!她要么被马踢死了,要么早就鬼抓走了!”莫无忧冷蔑的道。

“你、该、死!”已经转身的萧凤临突然回过身来,眼底迸发出熊熊杀气,闪电般的掐上了莫无忧的脖子,“不许再咒我的星星,不然我杀了你!”

“咳……你若杀了我你皇兄断不会放过你……我……会是未来的皇后!”这男人的力度可不小,她挣扎不开。

“你才不是!星星才是!”萧凤临收回了手,让她跌落在地,“只要星星喜欢,皇后就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他只要她好,别人好不好都与他无关。

莫无忧捂着被掐红的脖颈,看着一头栽进草丛里找人的萧凤临,不禁讥笑,这个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笨,明明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却一直想着怎么成全别人。

难怪别人说他毫无心机了,在她看来是蠢得无可救药!

·

“小轩轩,小遥遥好似真的动怒了,你说星星会在哪?”从角落里现身的苍轩和顾柏雪望着前方渐行渐远的送葬队伍道。

“你的星星动怒才是!”否则怎会趁乱离开了。

这对他那个皇帝师弟来说还真是一剂猛药,这女人够狠,明知道萧凤遥最害怕她离开,她却只因为萧凤遥怀里抱了小师妹就醋劲大方的闹失踪。

他欣赏果决的女人!

“那咱们要帮忙把星星找回来吗?”顾柏雪昂首问。

“不!”苍轩嘴角现出坏坏的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不知就行了。”

反正她手里有雪儿给她的兑钱的印章,只要她一出示印章,还怕掌握不到她的行踪?

想当初他千辛万苦跟雪儿忏悔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落井下石,此仇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真的不跟我走?”

皇陵十里之外,萧御琛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握在掌心里的手。

方才天色大暗,趁乱时,他把她强行带走。起先她是挣扎了下,而后好似想通了什么,放任他抱着她远离队伍,远离那个男人。

水潋星摇摇头,“不了,既然老天选择由我来走这条路我就要把它走得光明正大,不求辉煌只求问心无愧。”

“你啊!”萧御琛心疼的伸出长臂也不管她会如何作想,勾住她的纤腰带她入怀,“我知道你不是一个会勉强自己的人,既然老天给你这么一条路,怎么走是由你决定,不需要听从其他。”

“知我者莫若你!”水潋星笑着推开他,昂头嬉笑道。

不知是否是上了年龄的关系,他总能让她有种想要依靠的感觉,是那种对亲人的依靠,是那种孤苦无依时会第一时间想到的温暖。

“丫头,闭上眼吧。”

冷风拂面,秋光恰好。他抚着她被风吹乱的发丝,温柔似水的道。

水潋星毫不怀疑的点了点头,应他的意闭上了眼,“你可不许抓什么虫子放我身上抓弄我!”

“是虫子。”

温润的嗓音附带着独特的沙哑在水潋星的耳畔做低空飞行,而后……在水潋星当真的睁开双眸的时候,一片温软的唇瓣轻轻的贴了上来。

她的瞳孔加倍放大,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唇上似有若无蠕动的男性薄唇莫名的让她觉得毛骨悚然,好似犯了什么禁忌般。

这个吻与上次在桃花园不同,上次是她不经意的强了人家的,这次是他……连哄带骗强她?!

“是我心底那只一直想要钻进你心去的虫子。”萧御琛只是浅浅的吻了她粉嫩的上下唇,虽还心猿意马却不得不控制了体内那只快要脱缰的野兽。

每个男人的体内都藏有一只野兽,他从来不否认这句话,只是他藏得比较深,现在见到它的主人就把持不住而已。

水潋星脑袋当机的眨了眨晶莹大眼,他这是在跟她表白吗?

是表白吗?

靠啊!

当初她这个小萝莉迷上他这个大叔的时候他怎么没所表示啊!那么慢热谁等得了啊!

如果他当初就天花乱坠的追她,可能她的心就会另选其主了,可能他们现在也已经组成萝莉VS蜀黎二人组了。

她悔啊!

悔得肠子都青了!

问题是,放出去的心如同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了!

“被吓到了?”

萧御琛想要抬手替她把被风吹散到颊边的发丝撩到耳后,只是她如同受惊的小兔子,大大后退一步敏感的避开了他的碰触,睁着迷惑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无奈,他只好收回手,望进她受惊的眸子里,满目眷恋,幽幽的道,“今日一别,再会不知是哪番场景。”

道别!

水潋星当机的大脑重启,她眼神四下闪了闪,随即大大咧咧的笑开来,“哈哈……能是怎样一番场景,难不成你还要兵临城下不为江山为美人?”

她的大脑不停的在催眠自己,当刚才的小插曲不存在就好了。

可是,尼玛!吻也吻了,也告白了,这要她怎么当它不存在嘛!要知道忽略一个人的心意是一种天大的罪过,天理难容呢!

“你知道的,我从来就不是为江山。”萧御琛温柔勾唇,大步上前一跨,双手放上她细弱的香肩,俯首,低声坚定,“若你愿意,为美人又何尝不可?”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赐百夜媚香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