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5章:死穴

《皇妃勾心斗帝》

第65章死穴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果然,提到安逸王,萧凤遥一拳捶在桌面上,指关节攥得咯咯响。爱蝤鴵裻

苍轩和柏雪已经做好了聆听巨响的准备,然而,坐在那里的男人周身的戾气倏然散去,黑眸恍如冰封之水,毫无波澜。

“苍轩,你最好尽快找到她,否则你的孩子出生后有没有爹叫,朕就不知道了。”冷静下来的萧凤遥站起身,看向苍轩,眼底闪过算计的精/光。

苍轩脸色抽搐,别人的女人丢了为什么要他来找?他额上有写专门替人寻女人吗?还拿他未出世的孩子来要挟他。

噢!偏偏还真掐中他的死穴了濉!

顾柏雪看着哑口无言、脸色难看的男人,难得善解人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早说过了,你不是小遥遥的对手,跟他玩咱们只有吃亏的份。”

苍轩白她一眼:有你这么贬低你夫君的吗?

顾柏雪无奈的叹息:事实胜于雄辩衬!

·

清冷的街头偶有人行,秋末的风在夜里吹得冷冽。

花街酒巷是男人的天堂,莺歌燕语不断传出,与那正街的安静正好相反。

媚香楼,花娘凭栏而依,媚笑招揽客人。

只是,今夜的媚香楼比以往更加喧哗,这让其他青/楼的老/鸨嫉妒不已。

就在一个时辰前,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了媚香楼门前,车里走出来一个无论是身段、脸色、或是气质都是上等的绝代佳人,待绝代佳人进了媚香楼后、没多久,不一会儿就敲锣打鼓的宣布今夜的媚香楼有新到的姑娘卖初/夜!

为了能吸引更多的客人,媚香楼的老/鸨特地吩咐人暗中把这位姑娘是从皇宫里出来的消息放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没个屁的功夫,媚香楼的大门前的客人已经是络绎不绝,站在门旁揽客的姑娘挥手挥到手软,亦如同收钱收到手软般。

风月场所,哪个男人进去了还舍得一无所获就出温柔窟的?凡是进风月场所的大爷必得掏钱快活,不掏钱的压根就不是男人。

媚香楼二楼的最佳角落里,一个白如冠玉的清俊公子独自坐在那里浅啜杯中茶,晶亮的双眸透过杯沿紧盯在楼下高台上卖初/夜的姑娘。

此人正是水潋星,她本来是想回帝/都混一下看看能否打听得到关于‘纳兰’二字的事,没想到什么没打听到反而得知媚香楼今夜有出好戏看,有好戏的地方怎么会少了她呢是吧!所以,此刻女扮男装,一身华贵锦袍的公子哥正是水潋星本尊,如假包换!

再看在拍卖台上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盈盈清眸的女人,她用脚趾头猜也猜得到是谁了。

卖初/夜?

萧凤遥也忒狠了点吧,怎么说顾婉婉也替他填充后宫两年了,他怎么可以说翻脸就翻脸!

嗯,不过,如果他对女人太留情对她未必见得是一件好事,来一个小师妹勾勾缠也就算了,再跟三千佳丽暧/昧不清,她会气到肺要炸的!

顾婉婉在用这个办法送走萧御琛的时候已经看到自己的下场了吧,只是,她可能没有想到萧凤遥会直接把她扔到青/楼来,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对待她。

瞧站在她身边的两个婢女,想必也是个练家子,防止她逃离吧?

萧凤遥以顾婉婉做饵想要钓谁上钩?

该不会他早就知道她会多管闲事,所以才下这么个套给她吧?

唔!反正她今夜来只是看看好戏,没打算出手救人,何况她也没那么多钱跟那些大爷竞标,他要引她上钩还没那么容易。

逃都逃出来了,在被他抓到以前何不好好潇洒潇洒,反正被他抓到她肯定跟顾婉婉相比好不到哪去。不同的是,她不会像顾婉婉那样有至亲至爱要保护。

她了无牵挂,届时可以彻底豁出去,没在怕的!

这就是水潋星,明知道后果很严重,依旧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比海宽,该吃的吃,该睡的睡,天塌下来再说。

她又抓了颗糖炒栗子去壳抛嘴里,自得自在的嚼着,如子夜星辰般的美眸在这此等***现场里溜达了一圈,视线陡然定格在她对面廊的雅座上。

那里坐了个身穿单色花纹华袍的男人,小样俊美异常,五官比例与女子的大同小异,完全可以用美来形容。

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仆人打扮的男人从他左侧冒出,俯首在他耳畔悄声耳语,那美男子眉宇微蹙,侧眸撇了眼拍卖台上的女人,然后微微点头。

向来遇到美男就移不开眼的水潋星忘记了咀嚼动作,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瞧。那边的帅哥她越看越觉得诡异,低头看看自己的身板,再抬头看看对方的身板,再抬手momo自己的骨架,又抬头看看,经过反复的抬头低头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边的小帅哥要么同她一样女扮男装,要么就是先天发育不好,营养不足,才让他的身板子缩得这么像女人的曲线。

看他们这样子好像也是为了顾婉婉来的,难道是顾婉婉的娘家人?为了保她清白,不惜一掷千金?

8过,她好像听说,萧凤遥那超级无情、超级冷血的蚊蛋赐了顾婉婉百夜媚香楼呢!

百夜!

咳咳……听说青/楼里的姑娘每晚最少接五个客人,百夜过后,顾婉婉这娃就算还有命,会不会已经不健全了?

艾玛!对面的帅哥感应到她无比灼/热的目光了!

在对方探索的目光投射过来以前水潋星手快的抄起桌上用来装点心的瓷盘佯装鉴赏。

出宫在外,她必须得低调!她可没忘记宫外还有那对兄弟活宝!回到帝/都大街要不是她机灵乔装成大婶招摇过街,现在哪还能坐这里逍遥快活,早被拎回那蚊蛋面前问罪了。

“少爷,要不要小的去把那人赶走?”这边廊,男子身后的随从看出主子不悦,上前请示。

男子收回视线,摆手,“把事办好就行了,其余的无需理会。”

“是。”那随从后退一步,恭敬的站好。

悄悄瞄着这边的水潋星对这位公子哥的身份更加好奇了,她好歹也是混皇宫出来的,对那样毕恭毕敬的举止并不陌生。

这小帅哥绝对不是普通贵公子那么简单!

“乓乓……”

楼下开拍的锣声响起,拥挤了整个媚香楼的大爷们兴致昂昂的叫嚷,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露出淫邪的笑容。

听到起跳价格,水潋星刚喝入嘴里的茶一口喷了出来,五十两起拍?会不会太廉价了?顾婉婉好歹也是当朝贵妃呀!

“六十两!”

“七十两!”

“七十五两!”

……

无数大爷时而一两二两的上升价格,时而五两十两的升,价格叫得不是很高,声音却声声震耳欲聋。

水潋星掏了掏耳朵,抬头,希望就在前方!

那美男咋还不出手哇!难不成她猜错了?他们不是奔顾婉婉来的?

喔!如果不是,那她只好阿弥陀佛一声,祝顾婉婉好运吧!

突然,那边的帅哥侧过脸来与她的视线对了个正着,水潋星偷瞄被抓包,便坦然对人家轻点螓首微笑。

尼玛!他的眼里好像有兴味,难不成是在等她出价他才会出?

出价?她全身上下十两银子都不到,今晚这些点心、这个雅座还是典当了某人的玉佩买的单,下面的大爷们都已经叫价到三百两了,她怀疑她现在要是叫十两的话会不会被那些人的唾沫给淹死。

“五百两!!”

“六百两!!”

……

楼上的富家子弟/大老爷终于出手了,这才算得上拍卖啊!一百两一百两的起跳,相信很快就从一千两起跳了,不然这些人有钱不花会蛋疼。

水潋星挑眉看向对面廊的美男子,举起茶杯示敬,两人好像是在比谁更淡定。

“少爷,早出手早回。”男子身后的随从又上前来提醒道。

“嗯。”轻柔的嗓音带点中性点头应允。

随从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高举出去,朝楼下喊,“十万两!”

这把男性嗓音并不算出色好听,可话音刚落,方才还如同炸开了锅的媚香楼顿时陷入死静,一根针掉在地上只怕都听得见。

水潋星并无太大讶异,她看向那边,那边的人也在看她,她由衷的对他竖起大拇指。

人家刚打算从一千两往上升,他倒好,直接从十万两开价了,果然出手阔卓,他们的目的如她所料,只要能买走顾婉婉的初/夜不惜一切代价。

这让她更加好奇那位美男的身份了!

“二十万两!”

嗷!原来楼上还有非一般的败家子啊!

水潋星看向从她左边喊价的男人,是一个纨绔子弟,此时正左拥右抱的享受众人对他的唏嘘。

“一百万两!”对面的美男总是能给人意外惊喜。

“哇!!!”

所有人的目光又齐刷刷的转向另一位撒钱的大老板,水潋星不以为然,反正不管多少他们的目的都只是顾婉婉。

不过,如果再有个败家子继续喊价,顾婉婉的初/夜费估计能飙升到和柏雪给她的印章一样的价值了。

方才那个喊二十万两的纨绔子弟气愤愤的瞪向胆敢跟他作对的人,而后生气的推开了怀里的两个女人,起身带着人败兴而归。

最后,顾婉婉由那位小美男得标。

水潋星知道顾婉婉安然无恙,说真的,心里还真开朗了不少。

也许,只是出于同是女人的立场吧,毕竟,顾婉婉也真没怎么害过她,要害也只是在猎场那一次。

拍卖圆满落幕,水潋星看着那边的小美男起身离开,她也跟着离座。只是刚转身就对上两道怀疑的目光,就……站在回廊的转角处。

妈妈/咪呀!日月星辰怎么会在这里?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看见她了,正傻傻的犹豫着她是不是本尊!

好在他们还在怀疑,要是立马飞奔过来了她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正巧,两个花枝招展的青/楼女子从水潋星身边走过,浓重的脂粉味扑鼻而来,她柳眉微蹙,笑着一手拉一个入怀,也左拥右抱了一把。

“小美人儿,上哪去啊?”她本来就是流/氓气概,扮起流/氓调起情来不逊于男人。

“公子,人家哪也不去,就陪你!”俩女人见客人上门,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使出妖媚功夫,娇滴滴的道。

“你们能让我满意吗?”水潋星怀疑的撇了她们一眼。

“当然!公子,去我房里吧!”绿衣裳的女子抛媚眼,拉着水潋星就要往房里去。

“诶!去你房里可以,不过……你们得先帮我一个忙。”水潋星掏出身上仅剩的八两银子,嘴角挂着流/氓的笑,将碎银投入她们呼之欲出的xiong沟沟,再度搂过她们的香肩,转过身悄悄的吩咐。

听完任务的俩女子媚俗的娇笑,软纱从水潋星的颈上滑过,道,“公子虽然身子小了点,不过奴家还是乐意伺候的,下次再来记得要找奴家喔!奴家保管你欲仙欲死!”

水潋星看着那端的日月星辰正朝她这边走过来,她应付性的连连点头,将她们推了上去,“做事去吧!”

办事效率高却也憨直的日月星辰,接招吧!

等他们摆脱这俩女人的缠功,她已经不知道在何处逍遥了,哈哈……

·

轩雪楼,主人去霸占了皇宫,皇宫的主人也礼尚往来的霸占了这个地方。

“日月星辰参见皇上!”刚从外头风尘仆仆回来的日月星辰单膝跪在门外道。

“进来!”房里传来低沉好听的嗓音。

“吱呀……”

日月星辰推门进去,走到正在案桌前持笔作画的萧凤遥面前,两人浑身不自在。

“如何?”萧凤遥勾勒完最后一笔,放下笔,抬眸,眼前的日月星辰使他微微讶异的挑眉,转瞬不以为然。

同为男人,他知道若不是自制力惊人,去那种地方的男人很难把持得住,只是……这日月星辰玩得未免太野了,他要他们去盯人,可不是要他们去快活的,快活也就算了,还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回来见他!

若不是他今夜懒得再动气,他会饶过他们?

日月星辰意会到皇上的眼神不悦,自知错在自己,他们相互审视,这一看,两人的脸皆是全红。

他们一摆脱那两个女人就急匆匆的赶回来了,没注意自己的仪态,难怪皇上会不悦,皇上肯定认为他们只顾风/流快活了,可他们明明什么也没做啊,衣裳凌乱是被那两个女人抓的,脸上、嘴角、颈上的印痕也是那两个抹了朱红的艳唇硬贴上来的。

“皇上,请听属下解释!”日月星辰扑通下跪,哭笑不得。

“你们的解释朕不感兴趣!”萧凤遥冷冷道。

“皇上,属下知错!请皇上降罪!”日月星辰以为皇上的意思是非追究不可了,重重叩首请求。

“把正事说清楚可以滚了!”萧凤遥目光落回到案台上刚画好的寥寥星空。

咦?

俩个傻兄弟意外的抬眸,好半响才意会过来,愁眉舒展,欣喜的应答,“是!”后站起来ting直了腰身,认真的道来,“回皇上,婉贵妃的初/夜最终被一名大约二十出头的男子以一百万两的天价标到手,属下查过那名公子的来历,非我国人!”

作为皇上的暗臣,他们自然有办法在第一时间查出可疑人的身份,否则怎能担得起皇上的信任。

“非我国人?”拿起画纸的手停顿了,眸色越发深沉幽暗,“派人盯着!”

“是!”星辰拱手道。

“下去吧!”萧凤遥摆手,目光又专注回画上,心思却不在此。

非我国人?一出手就是一百万两,一般的富家子弟就算再有钱也不会出如此天价,这人势在必得,会是什么人呢?

苍轩曾说过帝/都涌进了很多非商人扮成的商人,口音酷似西擎国。

难道皇叔真的与西擎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吗?

若是如此,皇叔将会是南枭国第一大患,不除不行!

“皇上……”

快要退出房间的星辰突然又回过头来迟疑的叫了声,萧凤遥冷冷抬眸,“说!”

“属下在媚香楼好像看到……”

话说到一半就被旁边的日月用手肘ding了腰侧,两人眼神交流。

日月:没证实的事你也敢告诉皇上!

星辰:你没看到皇上一直在画星星,也一直在看星星吗?这世间相思最苦你不知道?

日月:皇上那是借画思考下一步,风花雪夜的事就你最懂!

说不过的星辰也觉得此话在理,他挠了挠腮,笑嘻嘻的回过脸去面对阴沉着面容的君王道,“属下只是想跟皇上说一声,夜深了,该歇着了。”

日月望了望外头,夜深?此刻戌时(北京时间19时至21时)刚过不久,他当是在说梦话吗?!

“这不是你们该关心的事!”萧凤遥不耐的拿起一支笔提起内劲朝两个婆婆妈妈的男人砸了过去。

“皇上饶命!”日月星辰逃命似的抓着门槛就跑。

跟皇上开玩笑就像是在老虎头上拔毛,不知死活……

·

水潋星悄悄尾随那位让她好奇不已的美男来到了一个叫做‘月来客栈’的地方。夜黑人静了,客栈门口站着两尊门神,想必此客栈已经暂时被列为私人地方。

她猫着身子绕到客栈的后门,以为这样就能悄声无息的混进去,没想到就连后门也有两尊门神在把守。

靠啊!

那过分女性化的美男到底是什么来历,派头这么大,皇帝出巡都没他这样嗫!

站在客栈后巷的水潋星比了比围墙,踮起脚尖跳上跳下,想要看看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爬进去,倏然……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逃不掉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