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6章:你,逃不掉了

《皇妃勾心斗帝》

第66章你,逃不掉了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站在客栈后巷的水潋星比了比围墙,踮起脚尖跳上跳下,想要看看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爬进去,倏然……

“这位公子,一路跟着在下意欲为何?”

分不清男还是女的嗓音自水潋星身后响起,干坏事再一次被当场抓包的水潋星囧了把脸,清了清嗓子,方回过身去,“呵呵……我……”

刚开口,她就被朝这边走来的帅哥给迷住了,好一个人比花娇的美男,纤细的身躯步步稳健,打着折扇,周身散发出贵气的同时又带着让人难以亲近的疏离。爱蝤鴵裻

“呃……我跟着你吗?没有啊!这里是客栈没错吧?澹”

待人家来到跟前,水潋星已经对答如流的回了人家的话。

“少爷!”守在后门的两位门神朝贵公子行礼,贵公子收起折扇示意——免!

他看向眼前嬉皮笑脸的女人,目光闪过怀疑之色,却还是回了她的问题,“是客栈没错!鹇”

“那不就行了,既然是客栈,你为何说我是跟着你来的?证据呢?”水潋星一手环胸,一手伸出去朝他拿证据,施施然的踏着脚尖。

男子被问得一时哑言,他微眯起那双比女人还漂亮的眼瞳,再三迟疑的看了眼水潋星,而后递了个眼神给身后的随从。

“公子,这家客栈已经被我们包下了,你若是要投宿还请另寻他处!”随从上前来对水潋星有礼的拱手道。

“可我要是非这家客栈不可呢?”水潋星故意挑高了下颌,表示不愿意配合。

“锵!!!”

那看起来很沉稳的年纪轻轻的随从果断的拔出了剑以示威胁,水潋星戏份充足的大大后跳一步,“哇!说不通就要杀人,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你若再不走,这就是王法!”那随从小伙又把锋利冰寒的剑拉长出鞘。

“要我走也行,给钱!”水潋星像个地痞**一样,双手环胸,吹着口哨,眼珠子往上瞟。

“你……”眼看那随从就要发火,是他的主子拦住了他,并且让他掏钱。

不一会儿,一袋沉甸甸的银子不甘不愿的从随从的怀里掏出,再不甘不愿的的狠瞪了水潋星一眼,把银子往上一抛,水潋星勾起得意的笑弧,伸手将银子接了个正着。

打开一看,每一锭都是银元宝,这一袋下来少说也能逍遥个把月了。从在媚香楼他们出手的方式来看,她知道这种人最喜欢的就是能用钱来解决麻烦就用钱,所以她才故意随口提出要求,反正就算她磨破了嘴皮子他们也不会让她进去,倒不如顺便捞一笔生活费。

水潋星当着他们的面又掂量掂量了下,满意的嬉笑并让开了道,狗腿的朝人家点头哈腰了一把,“这位公子,您请!”

男子只当水潋星是贪财之辈,他不屑的撇了她一眼,哗啦的打开羽扇迈步从后门进了客栈。

后巷里只剩下水潋星,送走这位对她来说等同于天将的财神后,晶亮的眼瞳才开始骨溜溜的转动起来。

她到处都有‘兄弟姐妹’要进去还不容易!

……

不一会儿,漆黑幽静的夜里,整间客栈倏然变得鸡飞狗跳,守着前后门的门神们一直忙着追赶不知打哪跑出来的鸡鸭鹅,哪里还顾得上有没有人闯入了。

客栈最为优雅高贵的房间里,烛火未熄,昏黄的火光摇曳在窗棂上,映出房间里端坐喝茶的身影。

“少爷,属下马上出去看发生了什么事。”随从见男子眉心蹙起,以为他是受了楼下的噪声而不悦。

“等等!”男子放下浅啜的茶盏,抬眸道,“去看看那位姑娘可有受惊!”

“是!”略微黝黑的小伙子唯命是从。

门扉关上后不久又被打开来,轻盈的脚步声令男子抬眸,进来的不是刚出去的随从,而是授命去探望那位姑娘的随从!

“少爷,属下想不到她的软筋散已经退了,她非要见你一面,属下确定她身上并无可伤人的利器才放她进来的。”随从在犀利的冷视下,赶忙替自己解释。

“你先下去!”男子没怪罪的摆手道。

随从退下了,屋里只剩下顾婉婉和男子。

男子为她倒了一杯茶,道,“坐。”

顾婉婉见到眼前这张可以与女人媲美的脸蛋,推开门进来见到的第一眼多少还是有些惊艳的,她从来没见过哪个男人长得如此之美。

见他如此友善的为自己倒茶,她很给面子的过去镇定入座,却没动那杯茶半分,谁知道这杯茶里是不是又有软筋散!

“是谁让你救我的?”顾婉婉也不拐弯抹角了,她只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又是受谁之托来救她!

会是他吗?

从出了媚香楼到现在,她心里一直希冀,那个救她的人是他!

这样,她还是可以欺骗自己,他对她并非完全无情!

“这很重要?”男子的眼直勾勾的盯着她面露神秘。

“对你来说也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还请公子如实相告!”顾婉婉言行得体的再次要求。

她知道眼前这个长得比女人还美的男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砸一百万两救她,否则他也不会看她的眼神如此生疏陌生,仿佛只是拿一百万两买了一只蚂蚁回来,小得完全入不得他的眼。

“我为何要告诉你?”男子冷冷勾唇,起身拂袖转身,表示不想再深入交谈。

“你到底是谁?”顾婉婉跟着站了起来,敢救她就必定知道她的身份,可他好像什么也不怕。

这天底下还有谁不怕皇上的?何况这个皇上的事迹令人闻风丧胆,纵是北寒国、西擎国听到了他的名号,也不敢贸然挥兵来犯。

“七日后,你会知道!”男子笃定的道。

七日后?

七日后有什么特殊的日子或事吗?

顾婉婉在脑海中搜索关于七日后所存留的记忆,倏然,脑光一闪,她想起来了!

七日后是八皇子萧凤临举行弱冠大典的日子!

是巧合吗?还是他本来说的跟她想的根本就是同一件事?

“若你不想再回到媚香楼去接客这七日里最好乖乖待在我身边。”男子依旧背对着她冷冷警告。

正打算着要开口跟他道声谢然后辞别的顾婉婉听他这么一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知道他既然这么说了就表示他有本事在这七日里保她毫发无伤,只是……她爹还有嫂子,哥哥失踪至今还没消息……

“你家人不会有事!”男子又道。

顾婉婉大惊,他该不是连背对着也能够看穿她的心吧?不然怎会知晓她心里在想什么?

“那婉婉就有劳公子你费心了。”顾婉婉知道现在不适合刨根问底,她微微欠身,温婉有礼的道,表示也愿意接受他的建议,留在他身边。

男子没再说话,只是摆手让她退下。顾婉婉见到手势,再度欠了个身,如同来时那样踏着分外轻盈的步伐出去了。

趴在窗棱外偷听成功的水潋星肩膀上各自立了两只猫儿,为的就是防止内功深厚的人注意到她,所以弄了两只猫来,就算他们真的听到响动,看到是两只小猫也不会再怀疑了。

不过,也要多谢这对猫夫妻,这么乐于助人,在人类里的那个成语果然应用得当,大多人真的连畜生都不如!她也很纳闷这男人救人关七日后的什么事,她在心里想了千遍万遍就是想不起来七日后有啥天大的事发生。

没办法,脑子里实在装太多东西了,无法装不了已经属于将来的事了。

咦?人呢?

就在水潋星作天马行空的思想完毕,再抬头,里面的屋子已经空无一人,而后她听到后室传来洗刷刷的水声,嘴角一勾,心里做了个分外大胆的决定。

反正好不容易混进来的,恰巧有美男沐浴,不看美男出浴好像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她猫着身子穿在回廊上,看到门外守着那个刚才在客栈后巷拿剑威胁她的男人,她眼角闪过恶作剧的坏笑。

敢拿剑威胁她,看来是嫌日子过得太单调了!

门外耳听八方的那随从不见一丝异样,可不知为何,突然心里隐隐不安,他更加谨慎了起来。

“谁!”

突然,他瞥见回廊的转角有黑影闪过,他厉声呵斥,提气纵身追了上去。

早已隐藏在他身后大柱子的水潋星轻跳落地,奸计得逞的拍了拍小手,看着里面还传来水声不断,她心水的轻轻推开门进去。

有这么一个词,叫做及时行乐!也有这么一句话叫做人生得意须尽欢!

嗯,她现在算是刚得意过,须尽欢!

她一再放轻脚步悄声无息的靠近里屋,搬来小凳子踩了上去,双手攀着屏风,只露出一双乌黑晶亮的大眼方便偷窥。

偷窥这个词不是太雅,还是说观赏好了!

终于,水潋星观到了沐浴中的美男,美男背对着她躺在浴桶里,从她这个方向只看得到他肩膀以上的部位,还尼玛被墨发给遮盖了大部分。

不过,仅一眼她就知道那肌肤真特么滑嫩,水落在上面都凝不成水滴,雪白如脂。

一张超乎女人的美的脸蛋,再加上一副比女人还粉嫩的肌肤,这会让人联想到什么?

眼前这位美男子估计可能也许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姑娘家呢!

正在水潋星浮想联翩的时候,“嗖”的一声,水声巨响,美男就要出浴了,水潋星瞪大了双目,万分紧张的盯着人家的前面瞧,好像不把人家身上盯出一个窟窿不罢休。

不一会儿,她知道她失策了!脚下一空,身子往下栽倒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原形毕露了。

水潋星抱着就算要死也要一饱眼福的心态,往后倒下的时候不忘伸出脚去踢倒绣花屏风,抓紧的往里望去,没看到美男的真身反而对上一双狡猾如狐的眸色。

她能说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吗?她大意的跳入局中局了!

“砰!”

虽然身子娇小,但是从两米高的上面摔下来说不痛是假的!

水潋星放开了两手里的猫儿,龇牙咧嘴的倒抽了口气,揉了揉被摔疼的腰身,正打算自强的爬起来,倏然一双男性鞋靴映入她眼帘,她毫不客气的伸出手去,“劳驾,扶我一把!”

来人大方的扣住她的皓腕轻轻将她拉了起来,水潋星还没来得及拍拍身上的灰尘,咻的一声,肩上已经多了把闪着寒光的利剑。

是方才被她用蝙蝠伪装人影引他离开的随从,显然,他的离开只是做戏给她看!

艾玛!古代的人都是这么机敏的吗?连她会偷窥,喔!不!是观赏!连她会观赏都料得到,真是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大脑雷达。

这时,那个坐在浴桶里装了半天的美男走了过来,他身上已经穿上宽松的里袍,紧系衣带,除了脖子以上部位,下面休想让人窥得分毫。墨发被水打湿了发梢,紧贴在他的鬓角。

因为衣服是宽松的,水潋星更加看不出眼前这厮是男是女了,真特么想冲上前扒开那紧紧交叉在一块的衣襟,一睹真身!

她千方百计、耗尽心机潜进来可不是为了证实顾婉婉是否安然无恙的,她纯粹是想知道这美男是男是女,要知道她对美男一向不吝于表示喜欢,如果不亲眼证实他的真实性别,哪天才发现自己表错情了咋办?

她这叫做未雨绸缪!

“这位公子,在下已经给了你一袋银子为何还要做梁上君子?”美男上来明知故问的问道,语气神色均是友善至极。

水潋星知道,他的眼底闪着冰冷。

“做梁上君子不一定是缺钱,也可以缺人!”即使被剑架在脖子上,水潋星仍是一派轻松的调侃敌人,那双美眸轻轻一挑便可倾城。

男子许是料不到她这般大胆,脸色不自然的变了变,方镇定下来迎上她轻挑而不知羞耻的勾.引目光。

“在下知公子巧舌如簧,只是这一次在下恐没那么大方让你离去了。流风!”男子一个眼神过去,架在水潋星脖子上的剑又逼近了几分。

“说!你听到了多少?是谁派你来的?”被唤作流风的随从厉声逼问。

“老兄,轻点,人家细皮嫩肉的,一不小心伤着了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呐!”水潋星伸出葱白小指去试图轻轻推开已经闭上肌肤的冰刃,可是刚稍微挪开一点,又逼会来了。

“再花言巧语我割了你的舌头!”流风又低喝威胁道。

“别呀!若是割了我的舌头你要我以后如何和姑娘家快活!”水潋星故作惊恐状,嘴里说着放làng形骸的话语。

饶是男子大丈夫的流风也不免被她的大胆直率给惊到了,这小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少爷,属下怀疑此人深夜闯入,言语放荡,极有可能是十足的采花贼!”流放看向主子说道。

还采花贼!也不想想她现在是什么身份,他主子又是什么身份,这花能采吗?

好吧!既然他非要说她是采花贼,不满足满足他的想象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哟!这位公子可真是聪明,人家就是个采花贼!”水潋星那只挑剑的手指转而绕到人家尖润饱满的下巴上,眼儿一挑,“而且专采你们这种表面假正经,背地里却花了天价买个青楼姑娘回来开苞的男人!”

就在流风被她轻放不已的言行举止了愣怔了下的当口,水潋星瞳孔一缩,狡黠的勾唇,快要摸上人家俊脸的手陡然一转,一记手刀快、狠、准的劈向拿着剑架在她脖子上的手。

流风闷哼一声,急急退开一步,紧接着狠戾的挥剑而上。

“活抓!”一直冷眼旁观,高高在上不沾一丝尘泥似的美男开口下令。

流风得令,挥剑的招式变了,不再是招招致命,而是进退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水潋星知道他是在找机会活捉她,可她会让他得逞吗?能让他得逞吗?

当然是不可以!不然,小命可就要玩完了!

狭窄的房间里,刀光剑影,喔!不对,没有刀光只有剑影,手里毫无兵器的水潋星所到之处手里拿到什么就拿什么来挡,噼里啪啦在她身后均是一堆破碎之物。

躲着躲着,她居然躲到了人家主子的身后,这主子也着实好说话,蛋定如神的坐在那里,一点也不怕她的靠近。

尼玛!这也太相信这流风的身手了吧?!

“小心点儿砍,不然伤到你主子可别赖我身上!”中间夹着美男子,水潋星得意的扭起了纤腰,边围着桌子边做鬼脸。

流风气极,请示了下自家主子,见他点头,嘴角勾起势在必得的笑,拿捏得准的举剑劈了过去。

“诶!叫风流的,你再得寸进尺,我可就不客气了!”水潋星没料到这主仆二人的信任度深似海,她苍白的出声威胁。

“你是客气不起来!”流风猖狂的笑,“这一剑告诉你,我叫流风,不是风流!”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桌子分成两半,反观,坐在那里的男子依旧纹风不动。

尼玛!她这是遇到了什么怪人啊!只怕就算她拿刀架他脖子上他也依旧面不改色吧!

还好她的手缩得快,不然也被劈成两半了!那剑尖明明已经到美男的眼前了,他居然眨都不眨眼,神人!

“你,逃不掉了!”看到情势已经如此,流风得意的拿着剑直指向她,宣布她的结局。

“未必!”水潋星勾唇露出一抹狡黠得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在流风蹙眉不解她何以还可以这般狂傲的时候,她倏然屈指放到嘴边。

正要吹暗哨,突然……一直坐在那里如雕石的男子动了,水潋星只觉得身畔划过一股厉风,接着,还没来得及吹出求救兵的暗哨,肩上一麻,整个人陷入黑暗中……

尼玛!下次要敲昏她的时候能不能换个别的部位敲,再这样子她迟早得颈椎病之类的……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举案齐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