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7章:举案齐眉

《皇妃勾心斗帝》

第67章举案齐眉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是被冻醒的,她眨了眨双眸发现自己所处之地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爱蝤鴵裻她举手一抓,抓下了罩住头顶的麻袋。

地上一片阴凉,好在把她送来的人有点良心让她坐在廊上挨着柱子。她抬眸环顾四周,万籁寂静的深夜里,只有两盏灯笼各自在回廊两边迎风摆动,微亮的灯线将树影拉得老长。

尼玛!这地方她为何觉得有些熟悉?

水潋星退开几步,再左看看又看看,这九曲回廊不就是上次她和日月星辰在这里白天赏‘星星’的回廊吗!

对了!那客栈的对面好像就是轩雪楼,那个叫风流的家伙和他的主子也太会挑地了吧!居然把她扔到轩雪楼来濉?

是巧合还是根本就心知肚明她对轩雪楼的熟悉?

算了!被弃到这里总好过被弃尸荒野。那个比女人还柔和的男人的身份就暂时由着吧,反正顾婉婉在他那里百分之百能吃香的喝辣的。

对意图谋害过自己的人关心至此,她已经对得起萧御琛了催。

她记得再往前走,拐个弯,走完这个回廊,满庭清新的院落里,有一间房间是属于那蚊蛋的,里面有她可以更换的衣服。反正那蚊蛋今夜断不会出现在这里,天也黑了,她还是去借助一晚吧。

想着,水潋星拍拍沾染在衣物上的灰尘,快步往后院去……

·

寂寥的后院里,偶有虫鸣,尤其是水潋星所经到之处,暗处的蛐儿好像对她表示热烈欢迎一样叫得分外喧哗。

“嘘!”水潋星无奈停下脚步弯腰朝叫得最大声的那边弯腰嘘了一声,小小声的接着道,“别对我这么热情哈!半夜三更,你们不睡觉别人还要睡呢!”

这样一说,果然全都静下来了。

水潋星再一次对自己这能力感到无比自豪,大有种统领万物的心情。

然而,她抬眸触及到前面不远的房间里有灯光映出后,嘴角边自娱自乐的笑容僵硬的缓缓收拢。

这间房间不是萧凤遥专属吗?怎么这时候还会有人亮灯?

更令她诧异的是,伴着灯光映射在窗棱上的两道相贴在一块的身影,一庞大一娇小,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男一女。

灯线太暗,从影子看她看不出这一男一女的轮廓,她想:断不会是萧凤遥那蚊蛋,他现在正忙着在皇宫里坐镇,不可能会出现在轩雪楼。

轩雪楼是苍轩夫妇的,这两道交缠的身影应该是他们的吧!

水潋星带着百分百的好奇靠近,蹑手蹑脚的像个壁虎一样趴在窗棱上,又继续坐她的窗上淑女。在她所有知识的认知里,这古代的窗纸好像沾一沾口水一戳就破,于是她如法炮制,用手指悄悄戳出了两个足以让两只眼睛把里面看得一清二楚的洞洞。

然,仅一眼,她脸色苍白的退了出来,手自觉的握成拳。

是他吗?

里面那个怀里拥着别的女人琴瑟和鸣的男人是他吗?

遇上他后,她心里才有了举案齐眉这个词,而今,她的愿望被另一个人捷足先登的实现了。

也许……也许只是看错了呢!

要不……再看一眼吧。

水潋星心慌得自我安慰,她站在原地踌躇很久才鼓起勇气继续贴上去再一次求证。

“萧大哥,这辈子,无忧只做你的妻子。”

就差一点点,两只眼睛就对上那两个可以完全偷窥到里面的小洞洞,可是里面有声音传来,水潋星再一次僵住了动作。

如果说刚才她看错了,那现在她一定是听错了!

那里面的人女的可以是莫无忧,男的不可以是萧凤遥!

可惜,饶是水潋星在心里百般的为自己做心理治疗,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如同被当头泼了湓冷水,清醒了,失望透彻。

“好,日子就定在凤临的弱冠大典之后吧。”

这低沉蛊惑人的嗓音即便历经沧海桑田她也不可能忘记,无数个夜里,他就是用这无比勾人的性感嗓音迷惑她的心智,引她沉沦在他的世界里。

这样的声音早已深入骨髓,即便记忆忘了四肢百骸估计依然会第一时间有反应。

全身冰冷,四肢麻木,心如刀割的感觉也不过如此。

她的拳头握了又松,最后紧抿着唇上前一步,仿佛用尽此生全部的力气去看这一眼。

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幕良辰美景,如花美眷的画面。

案台前,那挺拔如山的男人怀里拥着无比娇小的莫无忧,执笔手把手在纸上作画。

两人目光对上,深情款款,璧人如画。

刚才试过了心如刀割,那么此刻则是心灰意冷。

她记得是谁说过,他手中的笔不是用来作画,每一笔皆是代表人的生死。

现在,他怀里拥着别的女人,用他口中所说的代表人的生死的笔教她作画。

多讽刺不是!

水潋星讥笑着退离窗棂,手往腰间一摸,已经摸出了那块他赠送给她琉璃玉,她记得那时候他送给她只说了一句:[拿去玩吧。]而她却一直傻傻的当真到现在。就连在典当玉佩的时候,那老板明明说这块玉佩可以当到更多的钱,她却把它当宝似的紧紧握在手中,果决的告诉他:死都不当!然后当了一块她随意开口跟他要的腰佩,他眉都不皱一下就允了。

萧凤遥,我把这玉佩当宝,你却把我当草,是否觉得怎么伤我我都可以不痛不痒?

事不过三,很抱歉,我能接受的伤害次数有限。

我不是圣母,没有那么如海般的包容心,我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

你不爱我,简单!我……也不爱你!

如果还是无法避免被伤害,那就伤害回去,让对方也感受你的痛!

这是老爸教我的!

水家出品绝不是白白任人欺负的份!

水潋星目光含泪的微笑,泛着光的琉璃玉从滑嫩的掌心滑落在地上,红线流苏先着地,玉坠无声。

转身,即便受伤了也挺直了背脊没入黑暗中,落在身后的那一滴晶莹泪珠仿佛是这无边黑暗里的唯一一点光……

“萧大哥,你怎么了?”

房间里,莫无忧感觉到背后的男人身子突然一僵,她昂头担心的问。

“无忧,今夜就到此,回房去。”萧凤遥从恍惚中回神,缩回了自己的手,把笔归放好,宣纸上一副百花图栩栩如生展现。

他鲜少有恍惚闪神的时候,因为对他来说每一个闪神恍惚都是可以致命的。而刚才,他的确失神了。

有那么一刹那,他仿佛感觉到她就在身边,近在咫尺。

“嗯,无忧就不打扰萧大哥歇着了。”莫无忧知礼的退出案桌外,微微欠了个身。

虽然她进宫的时间不长,可是在妤贵妃的帮助下,她学些宫规礼仪的速度见长。

萧凤遥微点螓首,依旧一脸凝重。

如果真有消息确定她真的跟皇叔回了东陵,他绝对会亲自带兵踏平东陵!东陵这三十余座城池不要也罢!

莫无忧退出门外,并且轻轻替他关上了房门。脚尖一转,发觉自己踩上了异物,她低头一瞧,看到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仿佛一见倾心。

这玉佩会是谁落下的呢?

她弯下身把玉佩捡了起来,在如此黑暗的夜里还能发出淡淡的光,她喜不胜收的端详了好一会儿喜滋滋的把玉佩收入袖中,开心的离去……

·

太傅府的书房,夜承宽坐在桌案前,他的面前恭敬的站了五六个铁甲人,为首的那一刻站在最前一步。

“安逸王已经离开了凌霄城,不日便到东陵了,到时候他一定会兵临城下,目前看来是指望不了八皇子了,本官不愿意费了一辈子的心机到头来只落得个奸臣叛贼的骂名!本官要的是南枭国的盛世因我而存在!”

“锵锵!”铁甲人走动时发出的碰撞声,只见为首的那个将一个用布块包着的东西递上去,比着手语。

“你是说这个是太皇太后遗留下来的东西,你把它临摹了一份?”夜承宽对这突如其来的收获感到无比意外,几乎兴奋得颤抖。

夜承宽打开那包东西,以最快的速度阅览完那本临摹的手札,而后勾起势在必得的笑,提起灯笼亲自把手札烧成灰烬。

安逸王和太皇太后素来不和,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苦查了三十年也查不到蛛丝马迹,而今却在一本手札上见分章了,看来,他如今是如有神助!

“铁甲卫听令,本官要你们齐力寻找安逸王的小孩,那小孩左手掌心里有一颗星型的朱砂痣,务必要在安逸王兵临城下之前找到!”夜承宽冷冷下令道!

铁甲人齐刷刷单膝跪地领命……

·

翌日,水潋星奔波了一大早好不容易才刚坐在林间小店里喝杯茶,啃包子(没办法,谁让这古代的包子是出了名的充饥王),倏然,一阵沙尘飞起,刚喝完茶拿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咬下的包子顿时染上了不少尘沙。

“奶奶个熊!!”水潋星生气的扔下筷子,拍案而起,看向不知道从哪打过来的一群人,这一看还不得了。

那个被五六个人围攻的不正是口口声声说要带着她私奔的凤临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会招惹上这些人?

这些人看起来不像是帮派结党之人,也不像是杀手土匪,更像是训练有素的精兵,何况他们对萧凤临下手都处处留情。

他们,意在抓人!

刀光剑影的哪里可能没意外发生呢!瞧吧,这才一会儿,萧凤临的腰间已经不小心挂了彩。

“说了多少次,绝不能伤人!”六个人里带头的那一个冷冷呵斥了声那个不小心划伤萧凤临的男人,接着又挥剑直上。

凤临舞着星扇,嗯,对!这乖小孩连公子哥出门必备的扇子也给打造成星型的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星星有五个角,可以权当暗器用。

他舞着星扇的动作因为负伤而显得不利索,被保护在深闺多年,面对这些打打杀杀他当然不可能如那蚊蛋应付自如。

水潋星见他开始有些乱了阵脚,眼光一撇,伸手一把抓桌上筒子里的筷子,外加戳了那个被他们打扰得无法入口的热包子,箭步上前。

“锵!”

萧凤临手里的星扇应声落地,整个人捂着伤口连连栽倒在桌面上,这场打杀的出现除了水潋星,闲杂人等通通闪得一干二净了。

“带走!”六个男人逼近看似已经无力还手的萧凤临,为首的以为终于可以完成任务的松了口气。

“想带他走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啊!”水潋星右手抓着把筷子,左手戳了个包子,身穿粗布麻衣,头上的发丝如同鸡窝一样随意绑起,极为欢乐的跃入所有人的眼前。

听到这声音,凤临如同大旱遇甘霖,清澈的黑眸惊喜的抬起望去,只是,在看到朝他走过来的是个仪容不整的女子后,嘴角的灿烂笑颜愣是僵住了。

她不是星星,尽管声音很像,可是他认识的星星右脸没有那块几乎覆盖了整个脸颊的暗红印记,而且他认识的星星是弯弯柳叶眉,不是她这样的一字眉。

这名女子真的丑死了,怎么还敢如此光天化日之下不戴面纱,不怕吓到人吗?

“姑娘,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为好!”为首的那个人恶狠狠的瞪着水潋星道。

“冤枉!闲事我向来不管的,可是我看上了这男人,你们说这还是不是闲事呢!”水潋星走到众人面前,大大方方的站在了萧凤临面前,所有人都忘记了她是怎么进入他们包围的圈子里去的。

听她这么一说,大家看着她的尊容再看看她身后的萧凤临,共同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遇到她后更是非要带他走不可,否则,若是让主子知道萧凤临和这样一个女人搅浑在一块,他们就得自动到阎罗王那去报到了。

水潋星知道他们眼里的嘲笑和鄙夷,她不以为然,至少她把自己的本来面貌完全颠覆了之后就彻底可以在帝都畅通无阻了,估计她现在走到那蚊蛋面前去,那蚊蛋已经认不出她是谁了,瞧刚才萧凤临遭到她表白时所流露出来的惊恐表情就知道了。

别人是女为悦己者容,而她是女为悦己毁容!

顶着一张倾城容颜招摇过市确实太显眼了些,这样子,她觉得挺好,不引人注意,就算惹眼,别人也是看一眼就不敢再看了。

上哪找这么聪明的脑袋想出这么聪明的伎俩呢是吧!

“姑娘,这是我的事,你还是别管了。”萧凤临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水潋星跟前凝重的道。

水潋星回头愣愣的看他,萧凤临比她看得莫名其妙,倏然……

“啊呜……”眼前的女子对着他张嘴就大哭了起来,“连你也嫌弃我,我好不容易看上的男人居然嫌弃我,不要我帮忙!啊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萧凤临彻底无措了,这两年来他身边虽然有个难缠的刁蛮公主,可至少人家不会哭,眼前这名女子他该拿她如何是好?

“姑娘,我……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只是不想你因我而受伤!”萧凤临越说越小声,这名女子真的好丑,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人,可是刚才她放声大哭的时候,那双清澈的眼睛好漂亮,好像星星!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脱还是我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