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8章:你脱还是我脱

《皇妃勾心斗帝》

第68章你脱还是我脱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姑娘,我……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只是不想你因我而受伤!”萧凤临越说越小声,这名女子真的好丑,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人,可是刚才她放声大哭的时候,那双清澈的眼睛好漂亮,好像星星!

“可是我想为你受伤!”水潋星扁着嘴,萧凤临又是一阵无措,“姑娘,你我素不相识,你无需如此。爱蝤鴵裻”

“刚才是素不相识,现在面对面我认得你的长相,你也认得我了,不是已经很熟了?”

单纯的萧凤临嘴皮子可没水潋星那么厉害,她的强词夺理令他面露为难之色,红嫩的唇抿了松,松了抿,嗫嚅了好久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公子,我劝你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那势必要带走人的男人又开口了。他们也看出了萧凤临的纠结,这样一个女人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忍不住想要吐吧澹。

不止是一字眉,还长了半边脸的胎记,造孽啊!看那身段倒是秾纤合度,可惜了啊!

“回去告诉母妃,找不到星星,无法看到她安然无恙我是不会回去的!”萧凤临站出来坚定的表决了心意。

他知道这些人是母妃派人找他的,从昨夜到现在,他已经被他们追了一天一夜,为了逃开他们,他已经饥寒交迫才会这么轻易被他们伤到怀。

可是,他担心星星,他知道皇兄已经派大批人马在凌霄城里搜索她的踪迹,甚至在城门口贴上了她的画像,现在的星星等于是被通缉了。

他担心她不知在何处落脚,他担心她不知是否吃饱穿暖。

“那我们只好得罪了!”说着,五六个大男人又再度挥剑抓人。

萧凤临凝起内劲化作一个光球抵住朝他刺过来的剑刃,衣袂飘飘,鬓发飞扬,纯净的眼瞳里闪过一丝可有可无的戾气。

可惜,他之前已经受了伤,此刻运气丹田,凝在掌心形成的光球内劲渐渐淡去,眼看他就要支撑不住了,一只白嫩的手从旁将他拉开,几把剑刃扑了个空。

趁此,水潋星在他们身后脚脚生风的踢了出去,动作快如闪电,手所落之处都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出。

“叮叮当当……”

长剑落了一地,拿剑的男人个个的手都分筋错骨了,软趴趴的再也拿不起剑。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语出狂言的女子身手竟如此之快,擒拿之术出神入化,明明没有内力却能轻而易举的将人断了手错了骨。

这到底是什么武功?

水潋星如同一路过关斩将,只剩下最后一个,是这些人的头头,刚才那个说话的代表人物。

“你是要自己带人走,还是要像他们一样才肯走?”水潋星很尊敬的笑着问道,右手甩了甩,做手指运动,咯咯的脆响为这一幕更加增添了戏剧效果。

“我绝不做临阵脱逃之事!!”说罢,那男人发狠的举剑朝她砍过去,水潋星唇角的笑颜顿然收起,肩膀侧身一闪,闪着寒光的剑锋削落了她迎风飞扬的一小缕发丝。

风仿佛静止,这危险的打斗动作也仿佛加倍放慢,让人清清楚楚的瞧见她趁机出右手扣住了他握剑的手,右手手刀狠狠劈在他手腕上的硬骨,他吃痛的松开手,剑,应声落地。

再摁住他的肩头反手一扭,将他脸朝下扣押在桌面下,十足的女王范!

“还要抓他回去吗?”水潋星冷幽幽的问。

“不……抓了。”都是贪生怕死之辈,那脸贴着茶桌的男人贪生怕死的使劲摇头。

得到他允诺,水潋星这才放开了他,捋了捋微乱的额前发丝,仿佛刚才和别人打架的女人不是她。

“小心!”

正在她以为事情已经圆满解决的时候,倏然,身后传来惊惧的呼喊,她回身一看,一个不知道生命可贵的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用左手巨剑摇摇晃晃的朝她当头劈来,剑已经近到她无法阻止,只能任这把剑无数倍放大在瞳孔里。

“呃……”

眼看剑就劈下了,倏然,那男人嘴里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哼,而后连人带剑栽倒过来,水潋星及时闪开,以免自己被尸压。

千钧一刻,是萧凤临以全身所有的力气拿起一双筷子凝聚仅有的内劲从那男人身后贯穿过他的心脏。

看着被自己杀死的人从眼前倒下去,萧凤临全身微微颤抖,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那种感觉好可怕,可是他刚才若不出手死的就是那个女子了,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并不希望她死,即便不是因为他,他也不想。

见此,剩下的五个人仓惶的逃离。

水潋星走过去豪迈的搂上萧凤临的肩头,“我家凤临最帅气了!”

她强烈感受到他的颤抖,这孩子总是在她最危急的时候把潜藏在体内的暴力因子激发了出来,就是不知道这是喜还是忧。

她也希望这么可爱的凤临能够一直保持着那样干净的心境活下去,这么可爱的孩子没有人忍心让他的双手沾上鲜血,更不忍心他纯净的心蒙上灰尘。

萧凤临郑愕,他刚才听到的可是‘我家凤临’,这不是星星最爱说的话吗?每次听到星星这样夸他,心里就如同心花怒放。

为何这样熟悉的话会从这个如此之丑的女子嘴里说出来?

萧凤临拿开她不知矜持的手,狐疑的盯着她,可无论他怎么看都无法将那样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星星联想在一块。

难道除了声音和眼睛有些相似之外,就连她说话的口吻也有可能和星星雷同?

“姑娘,我还有急事要办,就此别过吧。”他抱拳以示谢意,转身要走。

“且慢!”水潋星看着怒视冲冲走过来的店家老板,她赶忙从腰间荷包里拿出一锭银子作为补偿拍在桌上,而后跑过去伸出双臂拦下了萧凤临。

视线落在他腰间的伤口,淡黄色的锦衣被鲜血染红,尽管她知道伤口不深,却仍是触目惊心。

“姑娘,你……还有事?”萧凤临有些吱唔的问,她该不会还要缠着他吧?他还要急着去找星星呢,可没空理她。

“你知道纳兰寺怎么走吗?”水潋星满目希望的问。

“知道!呃……不……在下不记得凌霄城有个纳兰寺。”萧凤临说完心虚的低下头。他是知道的,只是害怕她趁机要求他带她前往,如此一来就又耽误了他要找星星的时间。

“哦!”水潋星失望的垂下头去,一个单音被她拉得老长。

见她那双灿若星辰的眸黯淡下去了,萧凤临心里一紧,竟改了初衷脱口而出,“不过,我倒是听说在凌霄城十里外的西山有个寺院,好像也是叫纳兰寺,不知道是否是姑娘要找的。”

他越说越小声,眼里满是内疚,毕竟他刚才撒了谎骗了她。

“真的?!”黯淡下去的星眸又再次恢复了耀眼光芒。

“嗯,姑娘若是不识路便由我带你去吧。”为了表示歉意,萧凤临主动的道。

“好啊!”水潋星飞快点头,而后又凝起了笑脸,“可是,这会不会耽误你,你方才说要找星星。”

“无妨,姑娘的事要紧。”萧凤临微微一笑道,天知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花了多大的力气紧攥拳头才控制住想要摆脱她的念头。

“那就好!真是太谢谢你了,等办完了我的事,我就帮你一块上天抓星星!”水潋星高兴的拍了拍他的肩头,继续装懵扮傻,反正他要找的人就是她本尊。

这孩子也傻,善良得惹人疼,若是换做别人,他都不知道被骗到那个太平洋去了。

“我的星星……不用抓的,她是个人。”萧凤临知道她把他口中的‘星星’以为成是天上的星星了,他羞涩的低着头道。

水潋星被他颊边的两朵云红迷得心水!

喔!水潋星,从了这小正太算了!这样的乖男人上哪儿找!

水潋星在心里跟自己开玩笑,她知道这样的话想想,或者说说可以,要认真起来很难。

这世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必须对那些对自己一往情深的人负责,就算她想要负责也来不及了。

她的心有先入为主的功能,萧凤临在她心里的位置就是如同弟弟般存在,无法再扭曲过来……

·

轩雪楼

“皇上,有消息快马加鞭送到,说是安逸王于今晨卯时已经回到东陵。”昨夜在瑶安宫歇了一夜的苍轩和顾柏雪一早就浑身不舒服的窜出宫,所谓道,金窝银窝还不如自己的狗窝好啊。

“苍轩!”坐在大厅主位上的萧凤遥阴测测的叫道,冰眸如刃。

被苍轩强抱在怀里的顾柏雪轻轻戳了戳他的胸膛,示意他别再玩了,已经有人恼了。

“皇上,请您以后叫我的时候声音稍微那么温柔一点点,一点点。”明明已经快火烧屁股了,苍轩依旧不怕死的得寸进尺!

“温柔?你确定自个受得起?”萧凤遥紧抿的薄唇微勾,那弧度令苍轩夫妇毛骨悚然,直直后悔自己开了这个玩笑。

“当然!”话都说出口了,总不能就这么被他一句话给打压得缩回壳里去了吧。

萧凤遥未达眼底的笑骤然收起,阴沉的起身几步走过来,站定在这对嚣张的夫妇面前,“朕正缺一个人来教朕何为温柔,不如这个角色由你来胜任?”

妖孽!

苍轩心里只冒出这么个词,虽然彼此长得都各有千秋,可他不同,他一冷起来如同千年寒冰,无法融化,一阴起来则是令人毛骨悚然,就像此刻,促狭着眸明明是被控的一方却好像成了主控。

“如果你玩得过他,那不如你当皇帝好了!”顾柏雪对着自个丈夫摇头轻叹,再看向阴恻恻的萧凤遥,说出他只想要知道的答案,“安逸王是只身一人回东陵的,也就是说,星星可能还在凌霄城!”

苍轩被妻子嫌弃的口吻伤到了,他小孩似的埋首进妻子柔软的xiōng部里寻找安慰。

听完,萧凤遥素来不轻易变色脸惊现苍白,甚至连挺拔的身躯都微微晃动了起来。顾柏雪明显的感觉到了,赶紧推推这时候还不正经的苍轩。

苍轩抬起头来顺着她担忧的目光望过去,只见他认识了十来年的兄弟神色不对劲,好像被人从体内活生生抽离了什么似的,站在那里手握拳头,双目寒到极致,仿佛在拼命控制着那股强大的害怕感。

他在害怕!

这个有如天地主宰者的男人居然也会害怕!

苍轩忽然想到太皇太后入葬皇陵那天,天象异常,黑云遮日,黑暗过后只剩下马留在远处,没人知道舒妃去了哪。而他们只是以为她和藏在梓宫里的安逸王一同远走高飞了!

现今,安逸王只身一人回到东陵的消息传来,萧凤遥的害怕不是没有理由的。

如果如传言那般,这位今非昔比的舒妃娘娘只是一缕幽魂附身,那么,那短暂的黑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也许……

“你别担心,她一定还在。”苍轩放下妻子,走到萧凤遥面前面容严肃的道。

萧凤遥摇摇头,“不!朕等不了,一刻都等不了,朕要马上见到她,哪怕……不择手段!”

不见到她,他难以安心!

顾柏雪被他眼底那抹阴鸷给吓到,她偎进丈夫的怀里,庆幸自己当初喜欢的男人不是他,否则一定很惨。

“我无法阻止你!”苍轩搂紧妻子,无奈的叹了声,继而道,“我认识一位得道高人,想必你也听说过,那个深居浅出的穹山仙人,前几日我已经休书去请他前来,想必不日就到了,等真的找到她,且看看穹山仙人有何方法能让她连人带魂留下吧。”

他知道这兄弟是彻底陷进去了,若不定了他的心,迟早走火入魔!

萧凤遥眉峰一拧,他自然听说过名满天下的穹山仙人,听说那个穹山仙人是普渡众生的凡胎仙魂,别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他通通都可以看到,通晓天象地理,知道何时天晴,何时雨雾,听说曾经以一滴血求甘霖,久逢干旱的地方当天夜里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如果换做过去他定然嗤之以鼻,可,自从有了她,他无法再不屑一顾。因为,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站在他眼前,引他认定了她,此生,非她不可!

“他何时会到?”萧凤遥冷冷的问,表示愿意接受。

“最少也要三日后!”苍轩知道他要的是一个肯定的答复。

“三日,足够了!”深邃幽沉的眸子里迸发出诡异的光芒。

很快,她一定会回到他身边,一定!

·

“脱衣服!”

“不要!”

“你是想自己来还是要我动手?先说好,我动手的话可没那么温柔!”

“你可不可以转过身去?”

“麻烦!待会我还不是要给你上!”

“你……真不知羞耻!”

“你到底脱是不脱,我耐心有限!”

“啊!我自己来!”

……

这段话,说暧昧也不暧昧,说令人浮想联翩也行。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水潋星和萧凤临离开了那家林间小店后,水潋星拉着萧凤临到了一条清澈的河边,于是就有了以上的一段话,谁攻谁受,对号入座吧。

萧凤临温温吞吞的褪完了自己的衣袍,羞怯怯的抬眸看向水潋星,伸出手去,“姑娘,劳烦把药给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忙着弯身在河边帮他洗去染了鲜血的锦袍的水潋星听到声音,回过头去,目光对上那彻底裸露的纤细却也精壮的上身,色女本能反应的咽了咽口水才直起身抖了抖衣袍,铺在旁边已经干枯的稻草上,再回到他身边,蹲下身从沉重的荷包里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了一个两指大的小瓷瓶,专心致志的替他上药。

她有手指沾着药膏抹上那道几乎从腰腹延伸到腰后的划伤,药力侵蚀伤口,萧凤临吃痛的缩起血液,冰凉的手指偶尔触碰到他伤口以外的肌肤,一股莫名的酥痒从心底滋生。

他悄悄的睨着这个看起来丑得让人难以直视的女人,她不知道他在看她,只是一心一意的替他上药,动作分外轻柔。

他甚至有个幻想,若是此时替他上药的女子就是他的星星,那该有多好。

“小子,看什么呢!”为他抹好药膏的水潋星抬眸正好对上两眼发春的萧凤临,不客气的一手拍过人家的脑勺,然后把药塞到他手里,“拿着!以后一天三次自己给自己上药,直到伤愈为止,不然发炎就难愈了!”

说罢,她起身,动手解下了缠在颈上当围巾用的软纱,一手拎他手让他站了起来,用软纱替他包扎伤口。

萧凤临傻呆呆的任她摆弄,糟糕!她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星星了,再这样下去,他会不会把她当成星星啊!

“好了!”水潋星打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平整的结,起身过去把他的衣袍捡过来扔给他,“穿上,咱们该走了!”

她还得赶着去那个纳兰寺,这是她好不容易才打听出来的,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又是给人当苦力,又是卖弄姿色,又是损失钱财的,才终于确定了纳兰寺这条线索。

那日,太后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告诉她的最后一句话,在打开那个檀木盒后她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太皇太后临死前终于放下心结愿意原谅萧御琛了,才会撑着最后一口气告诉她孩子的下落。

所以,不管她和萧凤遥怎么样?不管他和莫无忧怎么样?不管他要怎么样?无论如何,她都会完成自己必须完成的事,找到萧御琛的孩子,让他们父子团聚,让太皇太后死得瞑目。

太皇太后是因她而死,她永远都不会忘!

找到孩子成了她必须停留在这个世界的理由。

“姑娘,我好了,走吧!”萧凤临穿好衣服,叫醒了神游的水潋星。

“嗯,咱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纳兰寺!”水潋星微笑点头,没注意到脚下所踩的石块因长久被风化而分裂开,于是,在她抬起前脚,全身重量全都压在后脚时,石块彻底裂开了,她整个人往后面的潺潺河水栽去……

————————————————————————————————————————

……本章完结,下一章“火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