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69章:火刑

《皇妃勾心斗帝》

第69章火刑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嗯,咱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纳兰寺!”水潋星微笑点头,没注意到脚下所踩的石块因长久被风化而分裂开,于是,在她抬起前脚,全身重量全都压在后脚时,石块彻底裂开了,她整个人往后面的潺潺河水栽去。爱蝤鴵裻

“啊!”

她惊叫,电光火石间,萧凤临闪身过来,孔武有力的手臂搂住了她的腰身,使劲将她托回河岸上,自己却因为站不稳坠落入河。

“你个笨蛋,干嘛要救我啊,我掉下去总比你掉下去好吧!”水潋星嘴里虽是那样骂着,却还是伸出手去拉起他,不满的盯着他又渗出血色的伤口处。

冷冽的寒意侵入,萧凤临没感觉到冷,反而觉得她的话温暖了自己。他咧嘴傻兮兮的笑澹。

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让他感觉到她就是星星……

·

再重新包扎了伤口后,再到纳兰寺时天已经全黑了,接待他们的是纳兰寺德高望重的方丈主持瘐。

西厢禅房

“女施主,你有话要问老衲吧。”已经留着白长须的老方丈盘腿而坐,保持着阿弥陀佛的手势。

“大师果然是法眼。”水潋星微微一笑道,这毕竟是寺院,不适合开玩笑,人家让她一介女流住进来已经不错了。

“是这样的,大师,我来此的目的是想问你八年前纳兰寺可有收留过一个身上带有胎记的婴儿?”水潋星接着谨慎的问。

“阿弥陀佛,女施主,你来晚了一步,那孩子已经被人接走了。”方丈大师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后真诚以告。

已经被人接走了?

这么说来那个纳兰寺捡起的那个弃婴真的是萧御琛的孩子?

谁的手脚这么快?

“那大师可有关于当年捡到孩子时的信物?好让我确定被接走的那个孩子是否是我要找的那个孩子。”

“孩子的所有东西我全都交给声称是他父亲的人了,女施主,你的忙老衲怕是帮不上了。”方丈道。

“方丈大师无须自责,是我在来时的路上耽搁太久才让人捷足先登了。不过,我想知道那个带走孩子的人长什么样,还望大师据实以告。”水潋星离座,躬身诚然恳求。

“此人蒙着面纱,身长七尺,满身戾气,他手里有孩子相同的信物,老衲也替孩子终于找到亲人而感到高兴,就让他们父子团聚去了。”

“多谢大师知无不言,那我先回房了。”

就在水潋星的身后,那个看似大慈大悲的方丈大师嘴角勾起了狡猾胆寒的弧度……

·

翌日

“姑娘,纳兰寺我也陪你来了,咱们不如就此别过吧。”

出了纳兰寺才几步,萧凤临就急着要分道扬镳了,水潋星睁着清澈如泉般的双瞳望着他,美丽的红唇颤啊颤,“你……你是要弃我而去了吗?”

“姑娘,你……你别哭啊!”最拿女人的眼泪没办法的萧凤临无措的看着泪盈于睫的女人,连自己都快要哭了,“姑娘,咱们说好的,我送你到纳兰寺,然后就各不相欠。”

“哪有!我听到的是你陪我来纳兰寺,我陪你上天抓星星!呃,不!是找你的星星!”水潋星撅嘴老高,理直气壮的纠正。

萧凤遥抓脑,一脸纳闷,他有这么说过吗?

正当两人争论不休的时候,一群人从前方慌乱的朝这边飞奔而来,好似身后有龙蛇猛兽追赶。

“大伯,你们这是怎么了?”

“姑娘,公子,你们名字里可带星字,或者只是同音?”

“何以有此一问?”萧凤临好看的眉微蹙,水潋星则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二位你们是不知道啊,皇上于昨日下令彻查凌霄城里凡是名字里带星字或者有同音的人统统抓起来施以火刑。”

该死!

水潋星暗自低咒,她没料到萧凤遥会这么狠,也这么胡来,在这安逸王举兵叛变的当口,他不知道自己的声望很重要吗?他这样做会大失民心,到时候就算安逸王不想造反,百姓都反了!

喵了个咪!她担心他的龙椅坐不稳做什么,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他为了逼她回去竟然用这种疯狂的行径。

“姑娘,你拉着我去做什么?”萧凤临也想到了此事可能因星星而起,他正寻思着该如何找到星星,却突然被拉着往回城的方向走。

“救人!”水潋星果决如铁的道。

“救人?姑娘,这天下除了星星,没人可以阻止这件事,你还是走吧,这不是你该管的闲事!”萧凤临跟在她身后走,劝道。

水潋星不理他的话,紧抓着他不放的继续行走,萧凤临见自己反正也要回帝都,所以也就由着她了。

·

帝都的凌霄城彻底陷入恐慌之中,所有人的脸色上无不是惶恐之色,才一夕的时间,整座城已经陷入荒芜,风吹过狼藉的街头,这是一幅凄凉且荒无人烟的场景。

“官爷,冤枉啊!我女儿姓柳名馨,不是星,求官爷放过她吧!”

水潋星停下脚步看着一个妙龄少女被几个带刀侍卫抓走,身后跟着少女的父母,哭得凄惨人寰。她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愧意以及恨怒。

萧凤遥那蚊蛋做事毫无章法,可也太不计后果了些吧!

“姑娘,你要去哪?!”跟在身后的萧凤临见她冲上去,又不忍心弃她于不顾,想伸手拉她回来已经来不及。

“你们是耳聋了还是不识字,没听到孩子的父母说她的名字里没有星字吗!”水潋星箭步如飞的上前伸开双手拦下了这群胡乱抓人的侍卫。

“休得捣乱,要不然连你一起抓!”遭水潋星挡下的侍卫把手上的佩剑横档出来,仗势欺人般的威胁道。

“姐姐我好巧不巧就叫水潋星,有种你就抓!”伸长了脖子出去,气势逼人。

“还有自动送上门的!”那侍卫嗤笑了声,摆手招来人手,“来人!把她一并带走!”

“谁敢!”

在人群以外的萧凤临毅然挺身而出令水潋星讶异,他不知道她就是他口口声声要找的星星,怎么会甘愿暴露身份也要救她?若他的身份暴露了,只有乖乖回宫的份了。

“你又是哪根葱?”那侍卫似乎恼了,语气不善。

萧凤临不紧不慢的从怀中掏出一块金令,那侍卫一眼就看出那是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再看这年轻男子鬼气逼人要么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要么就是皇室中人。

“放了她们!”萧凤临见那侍卫心生畏惧,赶忙把令牌收回,并施以命令道。

“这……”侍卫面露难色,“这是皇上的命令,凡是名字里带有星字或者同音的全部抓回去施以火刑!”

“你们要抓谁都可以,这位姑娘对我有恩,我不能见死不救!”萧凤临坚持道,方才听她说出她叫水潋星的时候,他心里狠狠悸动了下。不仅说话口吻相似就连名字里都同样有个星字,这会不会太巧合了?

“有恩?是不是所有对你有恩的我们都得放了!”那侍卫讥笑道,而后摆手,“带走!谁要是敢阻挠,格杀勿论!”

萧凤临还想再上前据理力争却看到水潋星对他摇头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不知为何,他止住了脚步,总觉得她这样做有她的道理……

·

乌云隐隐遮日,凌霄城的午门,一群人被捆绑成一团,身下周边全都是柴火,一点即燃,震耳欲聋的哀嚎声响彻四方。

水潋星也在其中,她在等,等那个负责行刑,可以直接见得到萧凤遥的人亲自前来。

只是,水潋星没想到这次担任监斩官的还有夜承宽。听说太皇太后一事过后,夜承宽在皇上跟前更加说得上话了,相反,以往被重用的顾举战战兢兢,失了往日的风光。

一袭大红官服的夜承宽走到高台的座位上,所有居于他之下的官老爷纷纷上前卑躬屈膝,阿谀奉承。

“太傅大人,时辰差不多了。”其中一个同是身穿官服的男人道。

夜承宽捋了捋已然隐隐泛白的胡须,看向邢台上的无辜百姓,勾唇奸笑,“那就行刑吧!”

“太傅大人,皇上不是有过吩咐,行刑前要留意这些人里是否有疑似舒妃娘娘之人吗?”怎么就忽略了这个步骤。

夜承宽冷厉的瞪了那个多嘴的男人一眼,道,“善大人,这些人里面你看哪个像咱们高贵的舒妃娘娘?何况舒妃娘娘的美貌不是素来有倾城倾国之说吗?你去看看,哪个像!去看看!”

“太傅大人,是下官多嘴了!”被叫做于大人的男人吓得慌忙跪地,违心的承认是自己的错。

此人是刑部侍郎于正,今日正是受皇上指令前来负责行刑。

“那还不快让人点火!”夜承宽得意的道。

“是是是!下官这就去!”于正立即起身,扶了扶官帽,快步走下几级石阶去,接过侍卫高举的火把,走近那些还在做垂死挣扎的百姓们。

他所站的地方正是水潋星的面前,她知道这狗官肯定是受了夜承宽那老狐狸的指令,什么都不问就放火烧死他们。

这老狐狸巴不得她死,又怎么会审问?他希望最好能一把火烧死她吧!

萧凤遥明知道夜承宽和燕太妃置她于死地却还是授权给他,这算什么?既然巴不得她死,为什么要闹得满城风雨,用这些无辜百姓的性命来要挟她回来?

萧凤遥啊萧凤遥,你非要我回去是吗?那你最好做好准备了,这次我回去不把后宫玩得个天翻地覆,你是不知道‘头疼’二字怎么写!

“你,去告诉那蚊蛋一声,他要找的人就在这里,可以停止这一切荒唐的行径了!”水潋星抬腿踹了脚这个眼看就要点火的狗官。

“好你个刁民,居然敢踢本官!信不信本官将这火把直接塞你嘴里!”于正一个趔趄险些栽倒,他稳住了身子恶狠狠的骂道。

看清水潋星的长相,顿时有股想吐的冲动,这世间居然还有这么丑的女人,这么丑的女人还敢光天化日之下出来吓人,今日她被烧死也算是积福了。

“不怕被五马分尸的话你就塞!”水潋星狂傲的勾唇,随后收起了笑意,道,“看你这身官服,应该也就是个五品官吧!怎么样?想不想立功?”

于正被她一语中的,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官服前那代表官衔的图案,犹疑的抬头求解。

“这不审就烧的指令是夜承宽逼你做的吧?你有没有想过要是这里面真的有皇上要找的人,到时候烧死了得诛连九族?”看出他内心动摇了,水潋星加以巧言令色。

“这……”于正也觉得她的话在理。

要真的是把皇上最心爱的女人给烧没了,他何止是诛连九族,凌迟处死,五马分尸只怕都不在话下啊。

“那这功又从何而来,难不成你知道皇上要找的人在哪?”这女人有一双慧黠异常的眼睛,不像寻常百姓那样只会哭喊救命。

好在,她丑也丑得有些异于常人。

“你只需要想办法告诉他‘蚊蛋’二字,我敢肯定不出半个时辰他绝对会亲自前来!”水潋星胸有成竹的道。

蚊蛋,是她随心取给他的外号,因为他每次对她所做的事确实都很混蛋!叫着叫着就成习惯了,就连在欢好缠绵中,她也常常嘴硬不愿叫他的名,只叫他蚊蛋,一旦这样他就会坏心的折磨到她肯屈服为止。

她喜欢他这样的坏,若有这样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对她好,她承认自己将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惜……

事到如今,神马都是浮云!

既然是浮云,就不该再有所期待!

“若是不成呢?”于正担忧的道,到时候他被冠上个辱骂君王的罪名那就完了。

“反正你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试一试又何妨?”水潋星知晓他的担忧,当官的最怕栽赃不成反受其害了。

“好吧,本官就姑且信你一回!”说罢,于正叫来了人拿走火把,并且在手下人耳畔低语了几句,方重拾心计提袍回到夜承宽跟前去禀明停止行刑的原因。

至少,在皇上来不来的情况下,他得想办法拖延半个时辰。

“太傅大人,下官认为还是得审一审他们方可行刑,毕竟这是皇上的旨意。”于正站在夜承宽面前战战兢兢的作揖道,要是皇上不来,他得罪的将是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傅。

得罪他也比不上得罪皇上好到哪去。

“于大人,本官很想知道是什么让你突然改变了决意。”夜承宽阴森森的问道。

于正本能反应的回头看了眼邢台上的水潋星,就是这一眼让夜承宽留意到了她。

那双眼睛虽然没怎么正面直视过他,不过他不会忘!少有女子有那样倔傲的眸光,虽然她长相相差十万八千里,可谁又知道这是否是她乔装易容而成的?

这个女人若是让她活下来对他今后的大计将是很大的阻碍,何况她知道太皇太后和安逸王之前的秘密。

他,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愿意放过一个!

夜承宽眼角眯起了阴狠的冷芒,他陡然起身推开了挡路的于正大步往邢台走去。

接过火把,走近水潋星。

“都死到临头了你还想求救?”夜承宽用仅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嗤笑,高举的火把瞬间扔在了她脚下的柴堆上,一点即燃的柴堆瞬间形成炙热的火光,熊熊燃起……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夫妻同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