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章:默认章节

《皇妃勾心斗帝》

第7章默认章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颐和宫

晨光粼粼,颐和宫的殿外却透着一股瘆人的冷意。

前殿的坐榻上,萧凤遥幽幽拨着茶盖,彰显尊贵的一袭金丝常服,金冠束发,饱满的额上隐隐有青筋乍现,墨色的发丝分别顺着宽厚的肩膀垂落,随着他吹凉茶水的动作微微拂动。

他面前跪着的全都是平日在太皇太后身边伺候的宦官侍女,个个皆是深垂着头,颤然诺诺,大气都不敢出。

殿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焚香炉的香气仿似也被这冷意盖了过去。这是萧凤遥一贯的沉寂,他每每拨动一下茶盖,宦官侍女们就心惊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又接近了一步。

微侧的那张俊美异常的脸透着丝丝青白之色,这般森冷,那般诡异,茶气袅袅也隐匿不了他的表情。

“砰!”

未碰到过唇角的茶盏猛然被搁置在矮几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也牵扯着宦官侍女们备受煎熬的内心。

“方全……”萧凤遥抬眸看向跪在地上为首的那人,狭长深邃的眼瞳此刻盛载着全所未有的盛怒,清冽的音质冷冷开启,“你在太皇太后身边伺候多久了?”

“回……回皇上,大半生了。”方全战战兢兢的回话,心虚的把头垂得更低。

厉眸忽然闪过一丝妖凉的笑,让人不寒而栗。

“好个大半生。”唇角冷挑,他顿了下,讥诮出声,“做了大半生的奴才却还不知做奴才的本分!”

帝王的气势本就凌厉,加上他身上非人的冷意,所有人只觉得心尖蹿出一股寒凉,没有一个敢辩白,都默不作声的等待宣判。

萧凤遥起身,骇人的口吻丝丝入扣,“太皇太后凤体违和,朕今日不想闹血光,宫中各杂役房你们选一个去吧。”

“谢主隆恩!”小命得以苟活的宦官侍女门在帝王起驾的身后颤不成声的叩头谢恩。

·

寝殿里,舒服的香雾在焚香炉里袅袅弥漫。晨光透过窗棱缕缕折射进来,映在凤榻前。

“遥儿,瞧你眉头都皱成我这般年纪了。”

躺在榻上的太皇太后转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瞧见自己的宝贝皇孙坐在床前眉峰深皱成褶,她笑着开口揶揄,伸手让候在一旁的婢女把她扶起来。

“皇祖母,您醒了,朕这就让外面候着的御医进来为您诊诊脉。”

萧凤遥先婢女一步亲自扶起了太皇太后,说罢就要宣御医,是太皇太后制止了他。

“呵呵……好了,遥儿,人老了有点小病也是人之常情,放心吧,皇祖母没事儿。倒是你,怎么把方全他们给处置了,是皇祖母不让他告诉你的。”太皇太后满是皱痕的手握过宝贝皇孙的,轻轻拍抚,慈祥的笑呵呵。

这孩子忧国忧民也就算了,她这把老骨头可不希望他时时刻刻都惦着寝食难安啊。

“方全恃宠而骄,该是给他些苦头吃了。”萧凤遥不多做解释,仍是不放心的朝外面冷喝,“外面的御医,通通给朕滚进来!”

已经白发苍苍的太皇太后慈眉善目的微笑着,也随了他去,这孩子不亲耳听到御医的诊断,他是不会安心的了。

不到片刻,一群御医鱼贯而入,连礼都被皇上罢免了,直接让他们做事。

御医们诚惶诚恐的为太皇太后诊脉,太皇太后看着不停蹙眉的宝贝皇孙,呵呵笑道,“呵呵……遥儿,听闻昨儿晚你临幸了那前朝公主?”

萧凤遥黑瞳隐约闪烁,半响后才回道,“回皇祖母,是的,朕恳请皇祖母莫生气。”

宠幸前朝公主皇祖母心里应该是有所顾虑的吧,而他昨日只是觉得她处心积虑的躲在他的御榻下说出了‘交配’二字,成全她只是想看她到底意欲为何而已,本以为她极有可能会伺机行刺,未想到她大大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她很有趣,成功勾起了他想要往下探究的意念。

太皇太后瞧见了宝贝孙眼底一闪而过的兴味,她欣慰的点点头,合不拢嘴,“傻孩子,我怎么会生气呢!你终于开窍了,祖母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离及冠至今已有六年了,若这孩子身上没有那么多负担,只怕早已儿女绕膝,她也可以含饴弄孙了。这些年,她一个老人家亲眼看着他如何一步步撑到今日,若有一天她离去,最放心不下的也就只有这孩子了。

萧凤遥没再说话,不习惯微笑的脸微微抽dong了下,扬起几乎看不出来的笑弧。

·

这厢,水潋星带着绿袖匆匆经过曲径。既然太皇太后是秦舒画的恩人,作为秦舒画的现任,她理应去探望探望一下的。

“吱吱……”

正行得急,倏然,曳地裙纱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水潋星回头一看,顿时双瞳发亮。

是小银狐!它的双爪踩在她的曳地裙纱上,琥珀色的眼瞳亮铮铮的望着她,摇着小尾巴示好,水潋星差点没被它给萌翻。

“小乖乖,你怎么在这里?”她弯下身抱起它,高举在眼前,嘟着嘴去逗它,完全当它是三岁小宝宝一样,就差没把嘴凑上去惜惜了。

“它是想换主子了。”温润低嘎的嗓音自身后传来,水潋星回身一瞧,再一次惊艳……

一样是华丽的银亮色锦衣,张扬却不失格调,狭长的丹凤眼藏着含而不露的风华,眉间那点妖艳的朱砂痣更是耀眼异常,嘴角那抹沉稳内敛的笑容总是能让她的心怦然而动。

她想,画中仙也不过如此了吧?

“奴婢参见安逸王。”绿袖规矩的行礼。

“见过舒妃娘娘。”萧御琛来到水潋星面前,拱手作揖。

“啊喔……见过安逸王。”衣角被绿袖暗暗一扯,水潋星才回过魂来,粗略回礼。

不怪她花痴,这个男人确实有让人犯花痴的本事,就算是冷漠烈女也逃不过他的魅力吧。

熟透了的单身魅力男啊,人间哪得几回见!

“娘娘,小家伙认得你的味道,方才在大老远外就迫不及待的寻你来了。”萧御琛背手而立,扬起让人觉得暖暖的笑弧。

“那你呢?你也认得我?”水潋星巧笑,不要啊,她昨晚那么挫,她不希望给他留存的第一印象是那个样子啊。

“自然,舒妃娘娘昨儿晚侍寝的事就算我深居简出也闻到消息了。”萧御琛虚握拳头放至唇边发出诱人的低笑声。

“你笑我!”水潋星自然地发出娇嗔的嗓音,恐怕连她也没察觉到,羞窘的她伸手就是打。

“呵呵……好了,我只是很意外传说中的舒妃娘娘竟会如此与众不同。”温厚的大掌自然而然的包裹住她挥舞过来的柔荑,凤眸中的宠溺毫不隐藏。

一个把自己全身上下包得像个茧的女人,想不让人意外都难,何况她一直以来都被相传胆小如鼠,怯怯懦懦。

绿袖在旁边看得可不淡定了,安逸王和娘娘何时好上了?啊呸!错!不是好上,是认识!

他们何时认识了,还相熟到那种可以握着手不放的地步?更可怕的是,他们的言语中好似打情骂俏!!!

“喂!你们当我是死的啊!”小银狐不甘心受冷落,前爪一抬,一抓就抓乱了水潋星的衣服。

她今天穿的是一袭云红霓裳,被小家伙这么一抓,印着芙蓉花的裹胸袒露了大半,细嫩白皙的肌肤上还隐隐可见红痕点点。

“你个色狐!”水潋星生气的把小家伙塞回它的主人怀里,尴尬的赶紧拉拢开敞的衣襟。

“真对不住,我没想到它会如此顽劣。”萧御琛真诚的道歉,半垂的眸毫无半点亵渎之意。

水潋星都在怀疑,她刚才玉肤大露的时候他到底有没有瞧上一眼,虽然没有露胸沟沟吧,可是秦舒画这肌肤天生丽质,就连她洗白白时都忍不住为那细滑感到自豪,如果他当真不动于心,一,要么真君子,二,要么就是守清规。

“喂!你怎么老晃神,你要是喜欢我家主人,那就和我家主人成亲吧,这样子我就可以和那只臭屁狗炫耀炫耀了。”小银狐语气十足。

“谁喜欢了!”

在场只有水潋星听到小狐狸在说话,情急辩解出口后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她抬眸刚好对上那温润无双的眼,赶忙心虚的将视线投在小狐狸身上,上前揪住它的小耳朵,振振有词的教训道,“你个色狐,不许喂喂喂的叫,姐姐我叫水潋……”

水潋星关键时刻捂住了嘴,她差点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了,虽然这厮很有爱,可还不够稳当呢。

“我看以后就让它也喊你主子好了,要是再顽皮你就好好教训它。”萧御琛对她奇异的举止不以为然,俯首轻笑道,示意小家伙要听话的眼神虽然温柔却也带着严肃。

“哼哼!色狐,这下你死定了!”水潋星擦拳霍霍,坏坏奸笑。

小家伙怕怕的在大主人怀里蹭了蹭,头缩回去又探出来,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好吧!反正多个主人多块肉。”呜呜……它可不可以不要认这个小主人?看起来不是个好惹的主。

“乖!以后我会好好‘疼’你的。”看它勉为其难的模样,水潋星就越发觉得欺负它好玩。

被当成摆设的绿袖已经快瞪出眼珠子来了,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娘娘何以可以和动物对话?

两人因为一只小银狐而亲昵挨在一块的姿势在远处看来简直就是抱在一起了,这一幕被有心人瞧了去,恐怕是无风起浪了……

·

水潋星和萧御琛有说有笑的到了颐和宫,只见小玄子一干人等都战战兢兢的在外候着,隶属颐和宫的婢女见到二人来了,赶忙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婢女出来了,面露为难之色。

“回娘娘,回王爷,太皇太后说了,只准舒妃娘娘一个人进去探望。”

只准她一个人?为什么?

水潋星疑惑的看向萧御琛,只见萧御琛那温和的眼眸里有了淡淡的失落。

就连迈上台阶,跨过门槛,水潋星还是不放心的回头相望,萧御琛低头抚着怀中小银狐的那个落寞的画面就这么深深地烙进了她的心底。

“太皇太后,舒妃娘娘到了。”

在那婢女的带领下,水潋星进入了寝殿,来到了传说中的太皇太后面前。

她先是看到一尊冰山华丽丽的立于床前,冰山男冷冷的目光从她身上洗礼而过,冷寂的眼中好像暗示着:好好说话!

然后,她才看到了靠在床上的太皇太后,白发苍苍,眉宇也苍苍,看起来年龄有七十以上了,满是皱痕的脸上洋溢着随和,经岁月洗礼过的五官仍然存有当年绝代风华的痕迹。

“拜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圣安吉祥。”水潋星分不清是左脚还是右脚的往后交叉一点,微微倾身,交手于腰前,语气连贯的道,完全是超级不纯熟的行礼姿势。

“呵呵……起来吧,过来我这里,让我好好瞧瞧。”太皇太后朝她招手。

水潋星受宠若惊,在一道利刃般的冷光下移动了脚步过去。

她原以为太皇太后该是那种高高在上,刻薄不近人情的那种,怎么会亲切得出乎她的意想?丝毫不摆架子。

这么和蔼可亲的人为什么拒绝安逸王进来探望呢?奇怪!真特么奇怪!

太皇太后拉着水潋星坐在床边,水潋星并不知道应该拒绝,要她坐她便爽脆的坐了下去,毫不客气,见到某男蹙眉,还得瑟的挑眉挑衅了下。

“你叫舒画是吧?”时隔两年,太皇太后第二次见到这孩子越发觉得喜爱了。当年只是觉得她怪可怜的,就决定给她一条生路。

“报告太皇太后,是的!”水潋星滑稽的敬礼,洪亮的回话。只因这沉重的气氛实在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舌头不想要了?”旁边的萧凤遥冷冷丢来一句丝丝入扣的威胁。

“你比我还大声,要割也是先割你的!”水潋星不爽他臭显摆的脸,不服气的瞪了回去。

萧凤遥脸色越发阴沉,这时,太皇太后久违的笑声朗朗响起。

“哈哈……看来老婆子我两年前是押对宝了!真是可爱啊!”

水潋星也憨憨的陪着笑,心里却在哀嚎,太皇太后,您能别老搓我的手么?我的手再嫩也经不起不停的揉搓啊。

萧凤遥未料到这个女人误打误撞也能让太皇太后高兴成这样子,一双厉眸紧紧盯在她身上,嘴角不自觉的弯起捕猎的弧度……

·

好不容易哄得太皇太后歇下了,水潋星提起裙摆就往外冲,心里念着的全是那个无奈且忧伤的眼神。

他还在吗?还会在外面等着吗?

刚才她也想趁太皇太后心情愉悦的时候提起让萧御琛进来探望,可是,每次刚要开口都被萧凤遥瞪了回去。

“小玄子,安逸王呢?”

跑出殿外,水潋星快速的环顾庭院,没搜到想要见到的人影,抓着小玄子劈头就问。

“回娘娘,王爷待了一会儿就走了。”小玄子毕恭毕敬的回答。

水潋星失落的放开小玄子,有些魂不守舍的起步离开,她满脑子全是那个无奈又忧伤的眼神,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脚下就是台阶。

“没有那么长的脚就别迈那么宽的步!”

刚好走出来的萧凤遥瞧见她踩空,旋即闪身上前伸手将她揽回了怀里,看着她受惊吓的脸冷冷讥诮。

面对冰山男,水潋星一心的阴郁全被气愤覆盖,她毫不领情的推开了他,伸出中指晃在他面前,霸气侧漏的警告,“你、不许再碰我一根手指头!”

“你说了算?”势要征服的光芒闪过冰眸的表面。

说时迟,那时快,萧凤遥在眨眼不及而的瞬间抓住了那根挑衅的手指头,并且将她的双手压在了她的后背,本来想看她一脸懊悔,没想到他低估了她。

水潋星扬唇不露齿的笑,被钳制在后的手忽然一个翻转,利落如脱兔,双手轻轻松松重获自由。大概是萧凤遥没料到她会有这等身手,才来不及防备就让她溜了。

他再一次对她刮目相看!

“避免被同一个禽兽压两次,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保清白啊。”水潋星懒懒打了个呵欠,念歌谣似的喃喃道。

“舒妃,你越来越有趣了。”萧凤遥轻轻支起面前这张昂头打呵欠的脸,俯首邪魅轻笑。

独特的气息笼罩过来,丝竹般蛊惑人心的嗓音,水潋星只觉全身骨头酥麻,这瞬间冷华妖冶的男人,要真魅惑起人来,三岁到八十岁的女人都会沦陷。

咦!想什么呢!这冷男可不是她削想的对象,值得她削想的对象应该是像安逸王那样温润如玉,气质儒雅的男人,他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有看透世间的沧桑,这样的男人更成熟,更稳重。

“姐不是动物,你要看动物,行!等我有能力办一个动物园让你瞧个够!”差点沦陷的水潋星关键时刻惊醒,毫不客气的拍掉了他的手。

只是,这只分外修长漂亮的手她是真特么想砍下来当艺术品收藏。奶奶个北极熊,碰上他,她都成心理变态了。

“动物园是何物?”瞬间恢复冷漠表情的萧凤遥眉峰紧拧,这女人白天说的不是人话?

“一个齐聚各类动物的地方,叫做动物园,供人观赏!唉!没见识,真可怕!”水潋星摇摇头,落下一声长长的叹息,潇洒转身。

身后的冰山脸有坍塌的迹象,没见识?谁给她的胆子,敢说他没见识?!

而边上的小玄子早就看呆了,舒妃娘娘从皇上手中挣脱的时候,他揉了揉眼,没花;皇上挨近舒妃娘娘状似调情的时候,他又挖挖耳朵,没堵。

喔!他家皇上居然懂得跟女人调情了,而且还是那么那么的魅力无敌。看来,这玉牌赐得有理啊!

唉!可怜的小玄子,还不知道那玉牌是阴差阳错换了主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