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0章:夫妻同心

《皇妃勾心斗帝》

第70章夫妻同心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都死到临头了你还想求救?”夜承宽用仅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嗤笑,高举的火把瞬间扔在了她脚下的柴堆上,一点即燃的柴堆瞬间形成炙热的火光,熊熊燃起。爱蝤鴵裻

“咱们就来看看在皇上来之前你是否还有命!”夜承宽退后几步,得意的看着火光弥漫住那双倔强的眼瞳。

“老狐狸,这次你要烧不死我,那你余生可得小心了!”被浓烟淹没的水潋星仍是泰然自若的露出猖狂的笑。

“哼!就算你是九条命的猫也难能活命!从皇宫来到这里来回至少也要半个时辰,半个时辰足够把你烧成灰烬了!”夜承宽肯定这个女人的身份了,正是那个舒妃无疑!

“那就拭目以待!咳咳……”水潋星说完已经吸进了一口浓烟,咳得她直飙泪澹。

夜承宽见此,嘴角的胜利笑容拉得更深。

浓烟大火,被绑在一起的百余人哀嚎遍地,跳脚连连,却怎么也挣不开缚住他们的绳子。

火焰高涨,一下一下的吹向水潋星的脸,用朱砂抹成胎记的脸蛋被强烈的火光映射得辣辣的疼幻。

她拼命的睁开双眼,可越来越大的火光蒙蔽了她眼前的景物,朦朦胧胧,看的不清不楚,耳边不停的传来凄厉的哭喊。

她昂天,心想,如果此时能来一场及时雨那该有多好!

偏偏,这时候老天要与她作对般,本来还隐约有朵朵乌云遮日,在她奢望刚落,那朵乌云骤然散去,强烈的太阳光铺盖大地,越加助燃火苗。

从来不信天意的水潋星无力的勾唇讥笑,难道连天也要置她于死地,应了那句话,祸害遗千年吗?

噼里啪啦是干柴被烧断的声音,惨叫声渐渐虚弱了下去,水潋星知道自己身体里的水分正在逐渐消失。

“萧凤遥,别让我觉得自己错得离谱!”

她有气无力的虚弱声音刚落,倏然,紧绑在胸前的粗绳“啪”的一声断开,最里层两道身影飞身而起,拔剑砍断了缚住众人的绳子。

“娘娘,快走!”

是日月和星辰的声音,他们早就乔装打扮混在人群里了吗?

“不!先救他们!”水潋星推开拉她出火海的日月又再扑上去,因为她是在最外面一层,虽被烧得难受,可里面的人也好不到哪去,浓烟入鼻,空间不足,自然呼吸阻塞,已经有不少人因为缺氧而昏过去了,再不救就会来不及了。

“娘娘,火势太大!您先出去!”日月又要上前来拉她。

“滚开!”水潋星火大的拼尽力气推开碍手碍脚的日月。

她宁可陪他们一起接受火炼,也不要站在外面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火烧,那样她的心会更痛苦。

“来人,有人要抗旨不尊!把他们拿下!若反抗者就地正法!”夜承宽见情况有变,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想趁乱砍死心头刺。

一群侍卫挥刀冲了上来,日月星辰连忙拔剑迎上抵挡。

萧凤遥永远也不敢相信会有这么一天,他最重要的人又再一次被困于火海中。

“星儿!”他失声惊叫,想飞身而起相救,却在目光触及那熊熊火焰之后迟钝了动作。

恐惧的感觉前所未有的侵袭他的四肢百骸,映着火光的黑瞳里闪出过去一个个可怕的画面。

“咳咳……”水潋星推出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整个人已经体力不支的晃倒在地,捂着嘴咳个不停。

她好像听到萧凤遥的声音了,是他来了吗?

他来了又如何,她记得他怕火。

火,是他的死穴!

他知道他这一出是叫做玩火自焚吗?焚的是她!

好难受!

烧吧!

就这样烧吧,把她的灵魂烧回到她原本的世界去,脱离这一切本不该她承受的。

深植在心底那一丝唯一的不舍时间久了总会淡忘的,总好过在这里爱也痛不爱也痛的好。

“星儿,撑着!你给朕撑下去!”

是萧凤遥那蚊蛋,为什么他还要出现,为什么不让她干脆利落的离开。

“你让我走吧,我要回到我的世界。”她无意识的抓着他的手臂,虚弱的乞求。

“休想!星儿,朕不允许你离开,你只能活在朕的世界里!”萧凤遥紧抱着她足尖轻点,飞身出火圈。

放她落地,他捧住她的脸,朝她被火熏得干裂发白的唇就吻了下去,度气给她。

当看到她倒在高涨的火焰里,过去所有对火的恐惧都来不及害怕她的离开,在那一刻,他松开了双拳,以从来没有过的疯狂之态飞身而起跃入火中揽住了她倒地的娇躯。

火,已经不是他的死穴,他的死穴是她!

所有人都傻眼了,身为九五之尊的皇上居然毫不避嫌的吻一个丑陋不堪的女人?难道皇上的喜好比较另类?

严重缺氧的水潋星辗转醒了过来,萧凤遥立即接过早已命人送来的温水,亲自喂她喝水。

干燥的喉咙被温润,水潋星像是大旱遇甘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送入嘴里的水,好一会儿,长长的睫毛才彻底睁开来。

对上深邃焦急的黑眸,她愣了半响,举手推开他,身子还有些虚弱的摇摇晃晃。

“星儿,别闹!”萧凤遥伸手想要抓她回怀里护着,她却退开得更远。

“你不择手段的要我回来还想要我不闹?”水潋星灿烂的讥笑,“你怎么就不让这把火烧死我,嗯?”

提到这把火,萧凤遥眸色一冷,旋即出声,“夜承宽!”

被点名的夜承宽毫无惧意的阔步上前,拱手作揖,“老臣在。”

“这火可是你点的?”冷森森的语气令人心底发毛。

“启禀皇上,老臣也是为了逼舒妃娘娘现身才不得已这么做,还请皇上明鉴!”

“明你老母的贱!”水潋星气不过的上前爆了粗口。

“星儿!”萧凤遥低声呵斥她的出口成脏。

“少跟我套近乎,我跟你不是很熟!”水潋星不领情的撇了萧凤遥一眼,继而面向夜承宽,恢复了些许力气的身子抬手揪住他的衣襟,狂傲的嗤笑,“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我五行里就属水最充沛?这火烧不死我!”

劫后余生,她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尤其是这匹好狐狸,不玩死他,她把姓还给老祖宗。

“皇上,这……这位姑娘是?”佯装弱者的夜承宽任由一个娘们拎着,故作不解的问。

“装得倒挺像!”水潋星丢开了他,嫌弃的擦擦手,挑眉看向萧凤遥,“皇上,你不是想要我回宫吗?今日我不想白白受这苦,既然太傅大人演技绝佳,不如你让他扮一回小狗绕场转一圈,如何?”

萧凤遥脸色一沉,箭步上前强行将她勾搂入坏,俯首在她耳畔低沉的道,“星儿,别忘了,是你自作自受。”

“我怎么就自作自受了?皇上,没证据可别含血喷人!这会让人很愤怒,很愤怒的!”水潋星娇笑嫣然的戳了戳他的胸膛,萧凤遥看到那眼底全都是虚情假意。

她的笑,如昔,她的眸让他知道她不像过去那样闹闹就算了,她这次是认真的!

“要夜承宽扮小狗你知道后果的,星儿,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他的星儿曾经是多么善解人意,虽然刁钻古怪,却总是以大局为优先考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都分得一清二楚。

今日要真羞辱了夜承宽,只怕会狗急跳墙,对他,对南枭国都大为不利。

“我不在乎什么后果,我只知道有人惹了我,我就绝不会让他们好过!”水潋星笑得让人毛骨悚然,眼里迸发出阴森的冷芒。

她话中有话,那个‘他们’包括他在内,萧凤遥知道。

是什么让她出了一趟宫后回来就对他满心的敌意?好像存心要他难受!

“既然你执意如此,也要师出有名吧!”萧凤遥沉着脸放开了她,摆手命人把早已备好的水盆呈上来。

水潋星被他那阴冷的面容小小惊了下心。

喵了个咪,她干嘛还要在乎他对她什么表情啊!反正千变万化,凤临的弱冠大典之后,他还不是要娶那个莫无忧!

玉佩留下,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已经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休止符。

她不该再去在意!

水潋星狠瞪了眼怒不可谒的夜承宽,大步上前,埋首进清澈如镜的温水里,洗掉脸上的妆容。

接过小玄子呈上来的布巾抹了把脸,昂首挺胸的抬头,方才丑不堪言的容貌此时倾国又倾城,艳绝四方!

“哇!她竟如此之美!”有人唏嘘惊叹。

“皇上果然是慧眼识美人!”又有人笑道。

“皇上,你不表示表示吗?”水潋星挑眉对上他淡定如神的脸,那表情仿佛早已习以为常,她的心里还是隐隐不爽。

据算经常见面,她还是偶尔会惊叹他的俊美绝伦好不好,现在她褪去丑女的妆,他心里就一丁点惊艳的波澜都没有?

萧凤遥不爽的是,后悔自己让她大庭广众之下恢复原本面貌,让她成为了众多人垂涎的美食。

她的美该是只属于他的!

“夜承宽,看清楚她是谁了?”不爽归不爽,萧凤遥还是凝着冷色,问罪于夜承宽。

想到他就是令水潋星受困于火海的罪魁祸首,萧凤遥心里也燃起了一把怒火。

“皇上,恕老臣老眼昏花,认不出舒妃娘娘!”夜承宽侧着头随便抱了个拳,无畏的道。

“噢……既然认不出是我又怎会什么都不审就急着一把火将我烧成灰烬?太傅大人,你这眼不止花了,就连心也黑得不像话呢!”水潋星勾唇走到夜承宽面前,冷然讥笑。

夜承宽狠瞪了眼水潋星,依旧是不恭不敬的随便做了个揖,道,“皇上,舒妃娘娘若要这样说,老臣无话可说!”

“夜承宽,朕记得颁给你的圣旨是要你把他们带到午门好好盘查,若太阳下山还无所获就把人给放了,并且每人施以五两银子作为补偿,而你却违抗了朕的旨意,这时候你当然无话可说!”

萧凤遥凌厉的话音刚落,夜承宽如梦初醒,飞快折回到上面的案桌上,拿起那道圣旨摊开一看,原本没有说要在太阳下山之前放人并且给银子做补偿的圣旨早已不见,现在手里的圣旨真真如君所说。

可恶!他太大意了,居然被他们给耍了!

这暴君大张旗鼓的借着找回舒妃一事引他入瓮,亏他还沾沾自喜,得意忘形!

失策啊!

想到精心策划多年的大计,夜承宽能屈能伸的撩袍双膝跪地,“皇上,臣知罪!”

说罢,便扮起小狗绕场一圈,看得方才受害的众人大快人心,有的甚至拿起手里的东西朝他砸过去。

夜承宽咬牙隐忍着,爬多少步就代表他今后的仇恨有多深!

受害的百姓自动的把这一切归咎于夜承宽,纷纷揣着派发得的五两银子归家去了,在他们心中,他们的君王依旧是英明如初。

夜承宽以为只要自己学狗爬完这刑场一圈,就不再有人追究他违抗圣旨的罪了,没想到……

“夜承宽,虽然你平了舒妃的盛怒,不过,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今日险些害死那些无辜百姓,不罪于你难以平民愤,更置我南枭国的王法无存!朕且将你由一品官降为五品民官,好好替城内的百姓分忧解劳,弥补过错!”

“皇上……”夜承宽忿然的站起来,因为爬了太久,起来已经站不稳,好在有人扶了他一把。

“嗯?”萧凤遥不容置疑的凌厉眼神射过来,夜承宽再也无话可驳的躬身,咬牙切齿的道,“臣,领、旨、谢、恩!”

·

被拽着手臂离开无门刑场前,水潋星看到一直站在人群里看着这一幕发生的萧凤临,他的表情很复杂,又失望又高兴,纯净的眼瞳里毫无埋怨她欺骗他的色彩,反而是自责。

这娃该不会是在怪他自己没能第一时间认出她吧?

被拎着回到轩雪楼换了质量上等的衣裳,水潋星还记得走出房间的时候,那双深邃幽暗的眸紧紧盯在她身上,好像要看她身上哪里有没有受伤,她还记得他让人把她那堆粗布麻衣取走的时候,特地吩咐了句,“烧了!穿这样的衣裳也不怕弄伤了肌肤!”

水潋星不理会他抽风变态的担心,一语不发的从他面前走过,哪怕他拽住她的手逼她直视他,她也只是桀骜的望着他,不主动说话。

她恨不得快点离开这个房间,离开这个院落,离开这个叫她认清现实的地方。

那一夜,他在这里允诺莫无忧在凤临的弱冠大典后娶她为妻。

那一夜,她在这里碎了一地的心。

他因为一个承诺而娶莫无忧为妻而不顾她的心,这样重守承诺的方式她不爱!

他要守就让他见鬼的守去吧!

她没那么大的心去包容他,容忍他打着这样的名义娶别的女人来伤害她!

·

“哈哈……你没看到那个老狐狸的脸恨成什么样!”一直在暗中围观的顾柏雪事后坐在自家相公的怀里笑个不停。

“那是!所谓,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苍轩狡猾的将话题指向从回来到现在都未曾说过一句话的两人。

“谁跟他是夫妻!”水潋星率先反应激烈的抬起眸来反驳,目光不期然的对上那冷冽的黑眸,她故作视而不见的别开头望向别处。

原来这男人在考虑将她逼回来的同时也把夜承宽算计了进去,萧凤临的弱冠大典即将到了,他必须得先把夜承宽撤离,以免节外生枝。那圣旨只怕不知道是谁暗中调换了,无所不用其极,还真像他的行事作风。

没原则,无章法,只要后果!

“对了,星星,你这几天都去哪了?”顾柏雪兴致昂昂的做好听故事的准备,没办法,她不能再四处闯荡,只好听别的事迹来解解馋了。

“我去……”水潋星正要开口述说,只是一回头就对上一双异常期待的眼,她心里别扭的抽了抽,摆摆手道,“随便玩玩。”

“皇上,该回宫了。”小玄子在旁边出声提醒道。

没等萧凤遥开口,水潋星已经先他一步起身对苍轩夫妇笑了笑道,“我要回宫了,你们有空进宫来找我玩!”

顾柏雪和苍轩相视一眼,他们都知道她这句话背后的黯然,若换做平时的她,她一定会说‘有空出宫来找他们玩’,而不是要他们进宫去找她玩,她已经知道自己这一回去就再也难出来了。

因为,有人不允!

“好啊!”顾柏雪点头让她放心的离开。

身后的日月星辰尽职的替她搬开凳子,生怕她一转身会磕碰到她。

水潋星却任性的一脚踹开了那长凳,大步如飞的下楼。

楼下,马车已经在等候,身后随君而来的小玄子立即上前要伺候她上马车,水潋星撇了眼过分殷勤的小玄子,挑眉瞥向分别在马车两边的坐骑,那是让日月星辰护送回宫的坐骑。

她转身直走过去,牵过其中一匹马,翻身而起,谁也不看一眼策马朝回宫的路而去。

“皇上……”小玄子胆颤心惊的看向脸色越来越沉的帝王。

谁都看得出来舒妃娘娘生气了,生的是皇上的气,而且还是很大的气,谁要靠近肯定会被殃及。

“日月,跟上去!”萧凤遥冷声命道,随后动身上了马车。

所有人都以为萧凤遥会二话不说的策马追上,就连接到命令的日月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这两位主子是要闹哪样?

皇上不是应该好好哄小虎猫气消吗?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霸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