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1章:霸道

《皇妃勾心斗帝》

第71章霸道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呢?”

一回到皇宫,萧凤遥边走边问小玄子。爱蝤鴵裻

“回皇上,舒妃娘娘一回宫就前往藏书阁了!”

早在快回到皇宫的时候,宫里就有人来告知舒妃娘娘的一举一动,小玄子自然掌握得一清二楚了。

“吩咐下去,命御医准备些膳食送过来,没朕的允许,闲杂人不得靠近藏书阁!”说罢,萧凤遥拐了个弯,大步流星的前往藏书阁澹。

·

藏书阁,书香弥漫。

萧凤遥屏退左右,亲手轻轻推开两扇门扉,前脚才刚踏入,一本书册便迎头砸来,好在他身手敏捷,伸手抓住了书册,拿下来一看,居然是治国论锦!

他又往前一步,书册接二连三的朝这边飞过来,他闪身避过,举目望去,两排书架的走道中不停有书籍飞出来。

萧凤遥好奇的蹙眉,上次,她也是待在藏书阁整整一夜,现在一回来连饭都没吃就栽进书堆里,她到底在找什么?

“我就不信没有!”满天乱飞的书籍里,水潋星抓狂的怒道。

“没有什么?”萧凤遥左右手挡开一路砸过来的书籍,走到她身后低声问。

“没有我回家的路!”水潋星再翻了一本往后一丢,忘我的脱口而答。

身后的男人顿时懂了,他一把扣住她还想翻书的手扯到跟前,愤怒让他忘记了控制力度。

水潋星吃痛的皱眉,抬头,视线对上阴鸷森冷的俊庞,心肝禁不住瑟缩了下。

“亲,你以为抓的是木棍么?”她怕怕的咽了咽口水,心虚的闪烁着大眼道。

“你是何时来到朕身边的,朕要知道一五一十!”他怎么也没想到她屡次对这里流连忘返是为了要逃离他,回到他触手不及的世界。

萧凤遥虽是这么说,手还是微微松了些。

“不是你亲口封我为妃的吗?明知故问!”水潋星使劲的想要缩回自己的手,他却蛮力霸道的紧攥着不放。

“你想知道欺骗朕的代价吗?”又再扣紧了细嫩的皓腕,顾不及她是否会疼痛了。

“想!”水潋星桀骜的昂首直视他。

这厮以为她还会像过去那样陪他玩嘴皮子游戏吗?不好意思,她还真的想知道他对她的底线到底在哪。

“你……”

萧凤遥生平第一次拿一个人没办法。以她现在的状况,他越是逼她太紧她反弹得就越大,到时,两人的情况只怕会更糟糕。

气得无言以对,他猛地一扯,将她带入怀中,一手擒住她的皓腕,另一手紧握她的细腰,俯首狂热的擭住了这张令他又爱又恨的红唇。

水潋星拼命的摇头抗拒,无奈,钳制在腰间的大手一再使劲痛得她无法分神,本能反应的张开嘴想要呼叫,霸道的火舌却趁机强势的闯进她的檀口中,不顾她的感受,疯狂的席卷掠夺。

她抬脚乱踩乱踢,恨不得踢到他的命根子去,只是她还没够着,萧凤遥已经搂着她旋身一转,将她压在了散发着檀木香的书架上,那修长的腿强行切入她的双腿中,以男人天生优势的力气压得她动弹不得。

紧皱着眉,口中的丁香小舌拼命的闪躲他的追逐,心中爱恨交织。她不知道这个身子的敏感还是她的心在作祟,只要他轻轻一碰就自觉的想要迎合他。

在这种情况下,她也太特么不知羞耻了!

口中的你追我赶,她躲得累了,他却兴致正浓,像个腹黑的狐狸等她累及的时候慢慢的享受美味。

火舌缠上她的那一刻,她酥软在他怀中,抗拒的双手也渐渐软了筋骨。萧凤遥为她的动情感到欣喜,他松开了她的手,大掌抚上她如玉的耳垂,修长的指尖滑过粉嫩的耳廓,她在他的挑.逗下敏感的轻颤,也取悦了他。

然而……

“嘶……”

这女人居然咬他的舌!

“皇上,真的对不住,我一碰到脏东西就会比较敏感,可能力度重了些,但愿你还能吃好睡好!”水潋星在他吃痛的同时,用力推开他,露出胜利的微笑。

她刚才只是力保最后一丝理智假装沉沦在他的吻中罢了!

“脏东西?”疑惑的说完,萧凤遥拿出帕子按住被她咬伤的舌尖,冷怒的瞪着她。

“皇上,是你,你喜欢和别人共用一张嘴吗?”水潋星后退着,躲到他触不可及的位置去。

当然不!

想到这种甜美的嘴属于过别人,他心里就升起熊熊怒火!

可身为帝王,后宫三千佳丽亘古不换,她难道会不懂?

“越来越狂,看来朕下次要碰你得把你绑住才可以了,嗯?”萧凤遥阴沉着脸举步逼近她。

水潋星拼命的后退,绕过一排有一排书架,在老虎头上扑苍蝇,感觉真是‘棒’极了!

“皇上,御膳送来了!”

门外,小玄子带着几个端着膳食的小太监来到,话音刚落,门扉从里面被拉开来,一袭丽影倒退着走出藏书阁,一脚踩上了小玄子的脚,遭到磕绊的小身躯往后栽倒。

“砰!”的一声,小玄子还来不及哀嚎,已经做了人肉垫子。

我的姑奶奶,这又是在闹哪出啊!不是刚回宫吗?不是有句话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他还怕打扰到两位主子的好事才在门外先做禀报呢,怎么现在见这架势好像要打起来啊!

“呵呵……小玄子,真对不住哈!不小心把你给压了,要你是个功能齐全的男人,我一定对你负责!”水潋星狼狈的从小玄子身上爬起来,弯腰伸手要拉小玄子。

小玄子惶恐的摇头,在栽倒的那一刻,他已经感受到皇上那双如利剑的眸光直射他了,再让她拉起来,他会被那眼光给杀死。

虽然,他已经不是个正常的男人,可就算是太监,皇上也容不得碰他最心爱的女人分毫,对于舒妃娘娘的好,他还是有多远就躲多远吧。

好心伸出去的手被拒绝,水潋星呐呐的收了回来,退后好让小玄子爬起来,却这样投入了早已镇守在后的怀抱。

她敏感的想要逃,长臂从后紧紧勾住了她的腰身,坚如磐石,凉薄的男性气息吹拂在耳后。

“还逃吗?”低沉好听的嗓音在脑后响起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逃了,我只是……”被他的语气撩乱了心房,水潋星一时想不到借口了,她顿了顿,黑溜溜的瞳孔闪烁个不停。

“嗯?”一个沙哑的单音完全可以引人沦陷。

“我只是……只是想出来透透气!”说罢,她用手扇起了风。

“随朕进去用午膳!”他不戳穿她蹩脚到不行的借口,微微弯身打横抱起了她,回身踏进藏书阁平日他用来看书的内殿去。

“我肚子不饿!”被迫横躺在男人臂弯中的水潋星使劲全力往上弹起腰身,要摆脱他霸道的行径。

“朕饿了。”他面容如霜,冷冷道,她的挣扎对他来说完全构不成威胁,在外人看来他完全是抱得毫不费劲。

“你饿死也不关我的事!”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内殿的铺着明黄桌布的圆桌前。

萧凤遥刚把她放在凳子上,屁股还没碰到凳子,水潋星已经急着要逃开,萧凤遥早料到她会如此,还没完全离开的手又再度抱起了她,道,“要么乖乖坐着陪朕用膳,要么坐在朕的怀里由朕喂你,两个选择,自己选!”

“我要第三个选择!”水潋星生气的紧抓他的衣襟。

“那就是第二个了。”冰霜的俊庞终于有了裂痕,他微微勾唇,作势抱着她入座。

“等等!”水潋星惊叫,狠瞪了他一眼,不情愿的妥协道,“我要自己坐!”

坐在他怀里让他喂,她就算不被恶心死也会被肉麻死!

“乖。”萧凤遥嘴角那若有似无的笑弧加深了,他放她入座,自己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去坐下。

带着人进来上御膳的小玄子强忍着笑把一道道菜肴搬到桌面上。

“小玄子,我要辣椒酱,没有辣椒酱,辣椒末也行!”

小玄子刚要转身,身后的小主子就敲起碗筷开口提需求了。他看向大主子,大主子点头他才敢应声,“是,娘娘等一会,奴才这就去给您弄来。”

这吃顿饭还要辣椒末,干嘛用啊!

不得不说娘娘的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重。

在辣椒末没来以前,萧凤遥夹起块酱鸭放到她碗里,她却只是拿着筷子无精打采的戳着碗里的米饭,看得他心里一阵郁闷。

“为何不吃?”他沉声问。

“不饿!”她气气的答,又用力戳了下碗里的米饭。

“你可知自己瘦了?”他放下筷子,定定的盯着一脸不愿意与他自处的女人。

正是这句话挑动了水潋星好不容易沉底的心,她愕然抬眸,望进一双深邃如井的黑瞳,她看不出那里面到底隐藏了多深的情绪,她只知道,他关心她是真的。

“是你眼花了!”她强迫自己别开眼,不愿意再被他轻而易举的动摇决心。

这几天没有他的日子她吃好、睡好、玩好、又怎么会瘦,充其量只是心里有点郁结,偶尔只是有点想他而已,只是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

她不敢让自己想太多,怕越想念他越抽不开身,也狠不下心。

“朕也希望如此。”萧凤遥幽幽的道。

她的脸部轮廓收缩了一小圈,清澈发亮的眼瞳增添了几丝忧愁,就连那道好看的弯弯柳眉也时不时的皱起来了。

离开他之后她把自己弄成这番模样,他会心疼。

水潋星被他那双眼盯得不自在,索性埋首扒白饭。

不一会儿,小玄子把辣椒末送来了,火红的辣椒末放到眼前,呛鼻的辣味让水潋星眼眶泪光直打转转,难怪小玄子一路捏着鼻子热泪盈眶的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哭什么呢。

萧凤遥看着她把半碗的辣椒末全都倒入米饭中搅拌,眉宇顿时皱成了一个‘川’字。

这女人在搞什么?她确定那样能吃吗?

“阿嚏!阿嚏!阿嚏!”就算是捂着口鼻,水潋星还是别开头连续打了三个喷嚏,手里边搅拌着辣椒饭。

萧凤遥眉心越皱越紧,完全不懂她要做什么!光是闻都这样了,要是吃起来不要人命才怪。

吸了吸鼻子,水潋星泪盈于睫的对上萧凤遥颇为古怪的眼神,嫣然巧笑,这对萧凤遥来说,的确是奇迹,前一刻还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此刻却对他笑若星辰,不是有鬼是什么!

水潋星盯着碗里被她搅拌得火红的辣椒饭,柳眉深蹙,她贼兮兮的瞄了眼优雅动筷用膳的男人,再低下头去为难的盯着辣椒饭。

想要引君入瓮就得有所牺牲,她干脆豁出去了,装装样子就行了,没必要认真。

想着,水潋星一鼓作气的埋首进饭碗中,用双手挡住他的视线,坐着扒饭的动作。萧凤遥自始自终都担心的看着她,尤其在那么辣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能埋首进那碗饭里使劲的吃。

就算她酷爱吃辣也不能到这种地步啊!那种辣只怕能穿肠破肚!

这时,水潋星抬起头来,满脸涨得通红,剪水秋瞳里满是泪光闪闪,看着萧凤遥的眼神好似楚楚可怜。

“我吃不完了。”她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的望着萧凤遥,再加上带着泪光的眸子,让人于心不忍。

“小玄子,给舒妃换副碗筷,重新添饭!”萧凤遥高悬的心松了大半,巴不得她早点说。

“皇上,这几天我在外面看到那些情侣吃饭,女方若是吃不完,男方会二话不说的接过去把东西吃完,这样才不会浪费。皇上,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你说呢?”水潋星扁着嘴字字在理的道。

身后的小玄子瞠目结舌,差点给跪了!

我的姑奶奶啊,您就算再怎么怨恨皇上也不能这样整啊!这碗辣椒饭是人能吃到吗?谁不知道你刚才是在假装!

萧凤遥冰冷的面容微微一抽,锐利的眸光从她唱做俱佳的脸色移到她压根没动过的半碗饭上,那碗米饭被辣椒末拌得红得刺眼,就连坐在她对面的他都能强烈的闻到那股辣味。

如果她觉得这样整他不痛不痒,他又何惧!

“既然如此,朕身为万民之主,不以身作则似乎说不过去。”萧凤遥诡异的勾唇轻笑,伸出手去。

“皇上,万万不可!”小玄子出手阻止,可还没碰到君王的手已经被一记冷光吓得缩了回去。

他只能心急如焚的眼睁睁看着他的皇上把那碗足以要人命的辣椒饭拿过去。

水潋星呆愣若木的瞪大美瞳看着他毫不犹豫的举止,她本来只是想吓吓他的,怎知他会连眉都不眨一下就欣然接下了她的刁难。

还是,他不止练就了对女人非凡的克制力,就连对辣椒也有一套?

萧凤遥目光紧锁着对面愣怔的女人,缓缓低下头去用勺子舀起一口红得呛鼻的辣椒饭,强克制着打喷嚏的冲动,缓缓张开嘴在她的注视下将饭送入口中。

那火辣辣的味道刺激他的味蕾,尤其是方才刚被她咬伤的舌尖,钻心刺骨的痛蔓延全身,他强忍着痛咀嚼口中的饭粒,像被麻木了一样,眨也不眨的看着她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额上冒出豆大的冷汗。

“舒妃娘娘……您快劝劝皇上啊!”

小玄子看着他的皇上拿命去拼,再也忍不住上前推了把傻眼的水潋星。

“他那么大的人了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用不着我劝!”水潋星难受的别开眼,不敢再去看他玩命的表情。

他这样做只是料定她最后一定会心软而已。

她不会!

她再也不会对他心软了!

虽然,她舍不得他这样自虐,可是她不要再让他以为她心软他就可以继续得寸进尺!

“咳咳……”

一口又一口,咳声越来越急,俊脸早已被呛得通红,甚至已经红得不正常。小玄子在旁边干着急,主子一咳,他立即倒茶水递过去。

每一声都深深投入水潋星努力维持冷硬的心,她不容许自己心软!

……

时间仿佛过了一世纪之久,那半碗非人能吃的辣椒饭终于全都入了腹中。

“咳咳……咳咳……”

萧凤遥咳得五脏六腑全绞在一块,他撑着小玄子起身走到水潋星身旁,气息急促的道,“这碗属于情侣才能吃的饭朕已经吃完了,你可以走了。”

水潋星愕然,他硬要吃完这碗饭不是因为要测试她的心软程度,而是……因为她说民间的情侣会做的事他才吃?

他是用命在承认他们的情侣关系!

情侣!

是啊!他唯一能承认的只有这种关系,他还是会娶别的女人,还是会要别的女人!

他一旦明媒正娶了莫无忧,她和他之间就不再是单纯的情侣关系,她再跟他在一起就晋升为情.妇了。

“没想到皇上这么能吃辣,总算对得起自己的子民了。”水潋星从座位上起身,与他面对面的勾唇讥笑,把那抹心疼之色悄悄隐藏起来,藏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萧凤遥不语,或者是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味蕾早已被麻痹。

小玄子怒然的瞪着罪魁祸首水潋星,担忧的紧随在君侧,就怕皇上什么时候倒下来,他也好接个正着。

“那么,皇上,膳,我也陪你用完了,容我告退!”说罢,水潋星高傲的转身走出藏书阁。

她的身后,昂长挺拔的身躯骤然倒下,面色异常诡异,痛苦的揪着腹部。

“传御医!”小玄子接住倒下的君王,慌张的朝外狂吼。

藏书阁里瞬间乱成一团。

水潋星不是没听到,她的脚步越走越急。

谁叫他那么笨,谁叫他那么疯狂,谁叫他逞能!

他……活该!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教训莫无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