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2章:教训莫无忧

《皇妃勾心斗帝》

第72章教训莫无忧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刚回到瑶安宫,一群娘子军已经后脚而至。爱蝤鴵裻

“舒妃姐姐,你怎么可以伤我的萧大哥!”

莫无忧一身嫩绿色霓裳,按理,在宫里必须穿得体庄重的宫装,这莫无忧可不必,她穿的是束腰简便的江湖儿女装,娇俏中不是简练。

由此可见,她的与众不同。

她们的到来水潋星正换好衣裳,她大大方方的坐在古树下的石桌里,命人泡来了一壶茶,自个倒了起来澹。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他了?要不,你代我去问他我伤着他哪里了?”水潋星拿起斟好的茶慢放到嘴边吹凉,慢悠悠的浅啜。

“他现在昏迷不醒,所有御医都在盛华宫为他诊治!”莫无忧越说越气,双拳紧紧攥在一起。

她的萧大哥向来强大无敌,如同屹立不倒的大山,就因为这个女人,他才会变成这样颈。

“还好他昏了,不然有得他受的!”水潋星勾唇轻笑道。

话音刚落,莫无忧大步上前拨去了水潋星手里的茶杯,气愤填膺的道,“你死在外头不是更好,为什么要回来!伤了萧大哥还好意思在这里说风凉话,你是没娘教还是没爹带,出了你这么个狼心狗肺!”

嬉笑的绝色容颜骤然寒霜如冰,嗖的一声,水潋星猛然立了起来,出手快如闪电的抓住了莫无忧的手,狠狠一扭,脚尖接着往她膝上一踢,将她压在了冰冷的石桌上。

“你怎么骂都可以,就是不能把我爸妈牵扯进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完,水潋星还是放开了她。

莫无忧觉得自己方才被她反着压制在石桌上,深深受了侮辱,才一得到自由,痛楚还没缓过来,已经不服气的出手了。

水潋星避开她狠毒的掌力,石桌‘砰’的分成两半,这莫无忧还真特么不懂什么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

靠!要真格的是吧!

正好,她一肚子的气,一肚子的抑郁不知道往哪撒!

水潋星眸光凌厉,迎难而上,赤手空拳跟莫无忧打了起来,拳拳脚脚密集,唯有这样才能让她无从使用内劲。

果然,除了内力在她之上外,这莫无忧的拳脚功夫还真不是一般的花拳绣腿,压根就不是水潋星的对手。

随来的那票娘子军老早就躲在一边了,就怕被波及,伤了她们那些粉嫩无比的肌肤。

就在水潋星成功扣住她挥舞的拳头时,倏然,一抹寒光闪过眼前,她惊然低头,只见这卑鄙的女娃拿出了早已事先藏在身上的匕首要捅向她。

她的惊骇让莫无忧嘴角勾起了阴狠的奸笑,不留余地的举着匕首朝她腹中刺去。

水潋星瞠大双目,飞快的放开了莫无忧的手,一个闪身,以手撑地,背对着她抬起凌厉的一脚,想要由下往上踢走她手里锋利的匕首,没想到她迅速的抛起,再以另一手接住,直逼而来。

“嘶……”

水潋星翻身而起却已经来不及,那锋利冰冷的匕首已经滑过她的腰间,在上面留下了痕迹,还好只是划伤并不深。

奶奶个北极熊!

她怒了!

她一怒,后果很严重!

“来人!关门打狗!”水潋星捂着鲜血不停溢出的伤口凌厉的大声喝道。

终归是瑶安宫的主人,一声令下,拱门的外面立即排成一列站了几个太监宫女,传说中的人肉门!

“啊!不关我们的事,放我们出去!”那票娘子军蜂拥般的要出去,却被瑶安宫的太监宫女挡得纹丝不动。

“莫无忧,今日姐姐我就教教你怎么唱征服!!”水潋星看向一脸自得的莫无忧,讥笑了声,屈指朝嘴边吹了个响亮的哨子,然后傲然站在天地间,呼喝,“瑶安宫内所有死的活的东西全都给我出来!”

莫无忧听到她对四方呼喝,脸上的阴笑倏然僵住了,她记得上次也是和妤贵妃借着太皇太后之死前来刁难她,没想到最后被一群蛇虫蝼蚁团团围住,还有那黑压压的飞行物!

然而,让莫无忧恐惧的远远不止这些,四周嘶嘶的传来爬行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天空又传来响亮的鹰叫声。她抬头一看,两只庞大的老鹰已经从远处飞来盘旋在她的头顶上空,那两只老鹰庞大得足以将一个人叼上天空。

“现在求饶还来得及!”水潋星想要坐回石桌旁,只是石桌已经被她劈裂了,只好改了方向,坐到台阶上。

“谁……谁要求饶了!我就不信你真敢对我怎么样!不然萧大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正巧,我还真什么都敢,有本事你就让他别放过我,最好一刀把我咔嚓了!”水潋星嗤鼻一笑,看着四周涌上来的密密麻麻的爬行物,她展露笑颜的打招呼,“嗨!好久不见喔,一见面就麻烦你们,真是不好!”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带头的是一条十寸有余的青蛇,它昂着头朝水潋星吐着红丝。

水潋星伸出手去,众人惊骇,却没想到那蛇反倒缩起了蛇信子,改而用蛇身乖巧的缠上她的手臂。

“有人来你们的地盘闹事,所以叫你们出来给人家一丁点教训。”水潋星逗弄着缠在手臂上的青蛇,没有一丝害怕,还真的把人畜一家亲实行得彻底。

所有不同种类的动物用自己的方式点头,水潋星勾唇,把青蛇放回地上,道,“向后转!”

一群在人类眼中可怕的生物齐刷刷的对过来,莫无忧吓得手上的匕首都掉落在地了,她赶忙颤抖的捡了起来对上要攻击她的有害动物,胆颤心惊的靠双手才能握得住匕首。

“怎么样?要求饶吗?”水潋星轻笑,看向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的莫无忧问道。

“我……我有帝玉,见帝玉如见皇上,你敢对我怎么样就是对萧大哥怎么样!”莫无忧抖着手从怀里拿出了那枚代表至高无上的玉牌。

“不好意思,容我提醒你!帝玉只对活人有效!对它们……呵呵,你懂的。”拿这破帝玉来吓唬她,很好,她就让她去见地狱!

莫无忧脸色狰狞,瑟缩得把帝玉纳入掌心里,帝玉确实对这些动物无效。

“嗨!上面不知是鹰兄还是鹰姐的,你们好啊!”水潋星没冷落天空上前来助阵的两位大老鹰,她抬头跟它们招手。

还飞在高空上的两只老鹰转瞬向陨落的星石,闪电般的飞落下来,在众人惊呼着瑟缩一团的时候,它们分别落在了水潋星的两边,好似要保护她。

“你们还愣着干嘛,快去禀报萧大哥啊!”莫无忧无计可施了,朝那群吓得抱成一团的女人气狠狠的喝道。

“咳咳……”水潋星清了清嗓子,道,“再容我提醒你,你萧大哥此刻正昏迷太空中,没空来搭救你,你能耐的就别求饶!”

敢惹她就要有命承担惹她的下场!

“我死也不会向你求饶!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把我怎么样!”莫无忧叮的扔开了匕首,认定她只是口头上吓唬吓唬自己,她不敢真的对她怎么样的!

“很好,勇气可嘉!”水潋星赞赏的点头,侧首对两只老鹰道,“两位鹰兄,麻烦你们好好招呼我这位朋友吧!”

语毕,只见两只有人的半身高的老鹰扑展双翅似离弦的箭飞了出去,具有十足的威胁性旋飞在莫无忧上空。

莫无忧天真的以为自己那薄弱的内力可以打下它们,她的掌力一个又一个出去皆是打不中,反而被两只老鹰各自衔住肩袖缓缓离地。

“无忧姑娘,好好玩儿,不送了!”水潋星得意洋洋的跟她摆手,然后又恶劣的提醒,“对了!我这两位鹰兄体力有限,可能带你飞到哪就算哪,你到时候别忘了找回家的路哈!”

“妹妹,是我眼花了吗?我还是晕了吧!”某嫔妃说完就再也承受不住的昏了过去。

“我看我也花了!”又一嫔妃心脏也承受不住的昏了过去。

谁敢相信这世上居然真的有这种能呼灵幻兽的人存在,两只老鹰还把人给叼上天空了,简直匪夷所思!

“舒妃,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让你跪着求我,让你生不如死!”

莫无忧的叫嚣响彻在蓝空上,水潋星嗤笑她冥顽不灵……

藏书阁着火

爱读屋更新时间:2013-1-3019:29:47本章字数:3162

莫无忧的叫嚣响彻在蓝空上,水潋星嗤笑她冥顽不灵。爱蝤鴵裻

她抬眸扫了一眼那票来助威打气的娘子军,她们看到她的目光落在她们身上,个个立即抖得如同风中落叶,缩成一团不敢直视她。

“今天给你们上的这一课是要你们知道,姐姐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以后谁还敢对我动歪脑筋,我直接让她升天!”

说罢,她直起身,举手往下一挥,被带到半空中的莫无忧转瞬被放了下来,直直往下跌落。

就算她有轻功被吓成这幅模样已经忘了如何使了濡。

“砰!”的一声,重物落地,满地灰尘飞起。

水潋星摆手让那群对莫无忧虎视耽耽的动物自行离去,而后收起玩味的心情转身进屋。

她知道,今日给莫无忧的教训明日肯定名扬天下平。

她从来不想锋芒毕露,可,现实逼得她不,有些人越是忍让越得寸进尺。

抱歉,她的好从来都是看心情来决定……

·

绯色宫

“爹,你怎会被贬至五品官?”夜妤看着自己的父亲,他恍如一夜之间白了青丝。

“别提了,我一心想除掉舒妃那女人,却没想到因此中了皇上的计!他老早就想把我拉下来了,是爹我防不胜防啊!”夜承宽懊悔的捶桌叹息道。

“那爹需要女儿怎么做?”夜妤聪明的知道爹冒险入宫必有所求。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爹恢复原职,可你又不受宠。”夜承宽又再深深的惋惜。

“爹,都是女儿不好!”夜妤愧疚的下跪,她有负爹送她入宫的初衷。

两年了,她什么都没做到,那顾婉婉至少还暗中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做了很多事,她却只知道过一日是一日,跟一个从来不是敌人的人斗。

真的好愚蠢!

“罢了,皇上不碰后宫妃子又不能怪你,他要如何从来不是众人能劝得动的,你也别太自责了。”夜承宽深明大义的扶起自己的女儿,继而道,“为今之计,只有靠你姑姑了,凤临是成不了事的。”

“爹,你觉得姑姑一定会帮咱们吗?虽然姑姑这些年来暗中替我们跟人周.旋,倘若我们对她没有了利用之地,爹是否想过她会过河拆桥?”她上次被打入冷宫已经证明了她的姑姑无情无义,自私自利。

夜承宽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他起身,背手在后望向窗外的夕阳西下,而后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她,目光恶毒阴狠,“妤儿,这种毒叫百日醉,无色无味,纵是他尝过百毒、以毒物泡浴也毫无察觉。这种毒,醉过百日后就会不省人事,只有一息尚存,你趁他这百日醉里想办法怀上孩子,如此,离你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日子便不远了!”

夜妤犹豫的接过那小瓷瓶,端看了好一会儿,微拧着眉抬头,“爹,此毒醉过百日后是否再也不会醒来,像活死人?”

他,会永远也醒不来了吗?

那张冷峻绝伦的脸庞再也恢复不了生机,那双寒冰似雪的黑瞳再也难以睁开吗?

不知为何,她不想,不想他变成那个样子,他是天生的王,是王就应该高高在上,俯瞰天下才是。

可是,他也从来没正眼看过她,倘若按照爹的意思办,不止成全了爹的夙愿,也成全了自己此生最大的心愿,那就是,真真正正的做一回他的女人,只属于他的女人。

“没错!这样子到时候我们才好予取予求!若你有幸诞下龙子,为父就更加名正言顺的权倾天下!”夜承宽已经预想到将来的风光,他嘴角勾起了自得的笑。

“是,女儿知道了。”夜妤紧紧的,紧紧的把那小瓷瓶握紧掌心里,凤眸里满是闪烁的光。

·

当天夜里,瑶安宫刚熄了灯,盛华宫却灯火通明。刚睡下的水潋星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她掀被下榻。

“青儿,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青儿本来就在瑶安宫当差,水潋星见她蛮机灵的就指派她做贴身婢女了,只是不会像过去相信绿袖一样对不相干的人交付心事了。

“回娘娘,听说是藏书阁着火了,宫里上下正忙着扑火呢!”长得清秀的青儿走了进来有礼的欠了个身,毕恭毕敬的道。

藏书阁!

仿佛被一把利刃狠狠钻进心窝,水潋星连忙穿鞋下榻,匆匆取过外衣就往外跑。

藏书阁是她到这里来的第一个地方,百分之九十九可能是她回家的路,该死的怎么会着火!

……

水潋星心急如焚的赶到藏书阁的时候,火势滔天,就算来上万人恐怕也扑不灭,毕竟里面全都是易燃纸质,星火可以燎原,一烧起来全无挽救的可能。

这些提着水的太监们只是在做无功之举。

好好的藏书阁怎么会起火?

正当她纳闷之余,不巧的瞧见小玄子准备离开,她冲上前去拦下了他。小玄子见到她明显面露心虚。

“奴才参见舒妃娘娘!”小玄子力持淡定的行礼。

“小玄子,皇上的辣病可好了?”水潋星皮笑肉不笑的问。

“回,娘娘,皇上于半个时辰前方醒来。”小玄子内心忐忑,这娘娘越是这样笑就越能让人心里发毛,不知道她有没有发觉自己笑容的恐怖?

“噢!半个时辰前?藏书阁这场火也烧了快半个时辰了吧?怎么这么巧,嗯?”水潋星的纤纤玉指轻轻的放上小玄子的肩膀,吓得小玄子身子一颤。

“呵呵……是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小玄子苍白的陪着笑,然后退开一步,躬身,“娘娘,奴才得回去伺候皇上了,时候也不早了,您赶快回去歇着吧。”

说完,一溜烟的转身跑了。

“小玄子,你帮我告诉他,就算烧了藏书阁,该走的还是会走,这是他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

水潋星在他身后气得跳脚怒骂,该死的萧凤遥,他是不把她逼到绝路不罢休么?

·

盛华宫

“如何?”听到脚步声回来,萧凤遥从奏章里抬起头,因为午膳吃了非常人所能承受的辣椒而导致低沉的嗓子更加增添了磁性。

“回皇上,藏书阁已经化为灰烬。”小玄子躬身俯首回禀。皇上一醒来就对他下令,要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藏书阁给烧了,他不敢问原由,想来又是因为舒妃娘娘吧。

“嗯。”君王淡淡的应了声,视线却没重新回到奏章上,反而有所等待的看着小玄子。

“奴才碰到了舒妃娘娘。”小玄子眼珠子转了转,本来不想说,在君王凌厉的目光下不得不从实招来。

“她有话让你带给朕?”萧凤遥一语道破。

小玄子点头,“娘娘说,就算烧了藏书阁,该走的还是会走,您……”

“但说无妨,朕恕你无罪!”萧凤遥看穿了他的有所顾虑,大赦道。

“是!”得到君王允诺,小玄子再也无所畏惧的道,“娘娘说,就算烧了藏书阁,该走的还是会走,这是您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一口气说完,小玄子觉得第一次在皇上面前如此胆大包天,反正皇上说了恕他无罪,君无戏言,他自然不怕了。

没有预期中的暴怒响动,气氛安静得诡异,就连空气都冷了几分。

深深低着头的小玄子小心翼翼的用眼角余光撇去,正好对上君王投来的目光,他瑟缩了一下,赶紧把头低了回去。

“无忧伤势如何?”

啊?无忧……无忧姑娘?

嘎然响起的低沉沙哑的嗓音让小玄子好一阵愣怔。

刚才他听到的是皇上的声音吗?怎么会突然转了话题,问起无忧姑娘来了,这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难道……皇上想要为了无忧姑娘去找舒妃娘娘算账?

什么时候无忧姑娘在皇上的心里比舒妃娘娘还重要了,这天是要反了吗?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明白真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