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3章:明白真相

《皇妃勾心斗帝》

第73章明白真相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难道……皇上想要为了无忧姑娘去找舒妃娘娘算账?

什么时候无忧姑娘在皇上的心里比舒妃娘娘还重要了,这天是要反了吗?

“小玄子!”见小玄子不回话,萧凤遥冷冷叫了声以示警告。爱蝤鴵裻

“是!”小玄子机灵的醒神,连忙回道,“回皇上,御医说,无忧姑娘摔到了脊骨,须得卧床好好静养。”

“摆驾无忧阁!”萧凤遥赫然起身离开御案,在小玄子还怔忡的时候已经出了御书房,离开了盛华宫濡。

这……这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无忧姑娘比舒妃娘娘还靠谱了?那他是否该见风使舵,去讨好无忧姑娘?

喔!不不不!皇上会对无忧姑娘那么好,只是因为舒妃娘娘惹他不高兴了而已,皇上一定还是很喜欢舒妃娘娘的,有时间他还是去教教舒妃娘娘如何讨好皇上吧。

…至…

深夜的无忧阁

“姑娘,皇上来了!”

一名小婢女匆匆跑进来禀报,还坐在桌边大口大口的吃着点心的莫无忧眼儿一瞪,囫囵吞枣般的吞下剩下的半块点心,差点没噎着。她接过婢女递上来的水咕噜一口喝尽后,胡乱抹了抹嘴,飞快跳回床上去,做无病呻吟。

“诶呀!好痛……”

“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那婢女刚利落的收拾完桌上那盘点心,君王就如风而至了,她赶忙站一边行礼。

萧凤遥直接无视她,往床榻走去。

“无忧。”他站定在榻前,双手背后,沉沉的出声唤道。

“嗯……萧大哥……”莫无忧故作受宠若惊状的爬起身,因为她吩咐御医说是伤到了背脊,所以必得趴着睡,“萧大哥,无忧要给你行礼。”

“免礼!”萧凤遥弯身出手制止了她要下榻的动作,“躺着吧。”

“谢谢萧大哥。”莫无忧娇羞的笑道,身子又趴了回去,然后又难为情的抬眸,“萧大哥,无忧这样子是不是很不雅,很难看?”

“不会。”萧凤遥淡淡的道,连一丝笑容都吝于给,莫无忧只当这是他的天性使然。

不然,她悄悄跟他去了轩雪楼的那一夜,他又怎会手握着她的手与她作画,还亲自允诺八皇子的弱冠大典后会迎娶她,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

“嗯。”莫无忧羞答答的点头,而后又皱起了眉,怯怯的看向立于床榻前的男人,不好意思的开了口,“萧大哥,你能不能坐过来陪陪我,无忧这样趴着好难受。”

萧凤遥二话不说,撩袍便坐了过去,莫无忧欣喜的撑起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就像妤贵妃所教的那样,一旦两人有了亲近的机会,故意利用自己的身子似有若无的磨蹭他。

大腿上两团绵软似有若无的摩裟着,萧凤遥依旧是不动如风的脸色,他知道莫无忧这是在诱惑他,凡是进来这后宫的女人一旦时间久了就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诱惑身在皇位的男人。

他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女人对于男人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在高位的男人更容易被女色所惑。所以,他才会那么早的亲近女色,就是为了找出不轻易为女色所动的方法。苍轩说,他疯了,男人天生就该与女人契合,而他居然要找办法抗拒,这本来就是男人本性,又如何克制得了。

结果证明,他做到了,十九岁那年,他已经可以成功克制不为女色所惑,就算眼前有无数女人在他面前脱光了衣物,他也只当是欣赏一出女体的戏。

直到,她的出现,她撩拨了他的冲动,她让他那根名为克制的弦彻底崩断。他知道只有自己动了心,才会如此。

从认定她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倘若哪一天他注定要栽,也只会栽在她手里,因为只有她才是他的致命伤。

“嗯,萧大哥……无忧背后好痛……”莫无忧见萧凤遥无所动作,又利用胸前的浑圆蹭了蹭,抬眸软绵绵的嗲声撒娇。

“朕替你瞧瞧。”说罢,萧凤遥伸手往她背上的脊骨摸去。

鱼儿上钩,莫无忧为自己的大胆羞赧的同时又高兴,她的萧大哥终于愿意碰她了。

“是这里吗?”萧凤遥沉声的问,拇指和食指按在她背上细弱的脊骨上,一寸寸的摸索。

“嗯唔……是……”冰凉的指尖隔着薄如蝉翼的纱衣抵触肌肤,莫无忧动情的吟哦出声,天生软绵绵的嗓音一旦呻吟起来对于男人来说是难以抗拒。

萧凤遥却难以心猿意马,他面容清冷,两指在那脊骨上方量了量,探了再探,手上的力度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力度。

“无忧,有些话,朕不想跟你说得太白,只是……事到如今,朕不得不说。”萧凤遥的指间陡然在她的脊骨上施力,冷冰冰的语气把莫无忧方才的欣喜给冰冻了。

她按抽一口气,心慌慌的不敢看他,萧大哥知道了吗?知道她是装伤的了吗?

“萧大哥想跟无忧说什么呢?”她抬起头去,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

萧凤遥收回手,冷若刺骨的眼神凌厉的盯在她无辜的脸上,薄唇开启,“朕是否跟你说过,伤她就等于伤朕?”

“有!可是,萧大哥,这不公平,无忧并没有伤害她,是她伤了无忧,无忧才是受害者啊!”莫无忧可怜兮兮的扮演者受害者的模样。

“是吗?受害者?”萧凤遥的伸出手去,拇指轻轻抹过她的嘴角,那诡异的眼神让莫无忧瑟缩了一下,这一抹更加让她心虚了。

“萧大哥,我……我刚才只是肚子饿了让人送点心来给我吃,我行动不便,可能是忘了擦嘴了,萧大哥别笑无忧好不好?”莫无忧努力的为自己找借口,双手紧紧揪着明黄色的龙袍衣袖撒娇。

“无忧,你何时撒谎连篇了,朕可以宠你,但是也要朕宠得有价值!”萧凤遥不再留情的戳穿了她的谎话,抬手抓住她的玉臂将她推开,冷冷下榻。

莫无忧心儿一颤,知道自己完全露馅再也包藏不了了,她惊慌失色的看着他,不知所措。

“她不会随随便便伤人,纵使伤也会伤得有分寸,一个人若是伤了脊骨可能会影响一辈子,她不会这么歹毒。”萧凤遥站在榻前幽幽道。

“你……就这么相信她?”莫无忧吃惊的吐出这么苍白的话。

“在这世界,若朕不相信她,朕不知道她该相信谁。”说到这,萧凤遥想起了那张天不怕地不怕的笑颜,紧绷了一整晚的脸色终于在这一刻弯起了似有若无的笑弧。

莫无忧恍如晴天霹雳,这一刻,她才敢相信,那个女人在他心中的位置是那么的牢固,即便真的是那女人的错,只怕他也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相信她。就好像上次太皇太后之死,他会出手亲自杀死绿袖全是为了不想再横生枝节,不想再让那个女人陷入无底洞的阴谋里。

“何况,她值得朕相信!无忧,你觉得自己值得朕的相信吗?”萧凤遥收回怅然的情绪,冷冷质问。

“扑通”一声,莫无忧从榻上跳了下来,跪倒在萧凤遥面前,拉着他的衣袂,哭着道,“萧大哥,无忧错了,无忧知错了,萧大哥不要赶无忧走好不好!无忧除了跟在萧大哥身边再也无地方可去了,萧大哥,你不要赶无忧走好不好?”

“……”

萧凤遥恍如一个旁观者,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目光冰冷无情。

“萧大哥,无忧答应你,以后再也不无理取闹了,再也不会去找舒妃姐姐的麻烦了,萧大哥……呜呜……你原谅无忧一次好不好?”莫无忧继续苦苦哀求,她怕极了萧大哥对她失望,怕极了萧大哥不要她。

“起来吧。”萧凤遥终是不忍的开了口。

莫无忧抹着泪缓缓站起身,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站在萧凤遥面前不敢看他。

“帝玉可以还给朕了?”冷若刺骨的语气令人头皮发麻。

这帝玉,是在他在皇祖母死的那时,她从他这里拿去的。他没拿回来是想看看她拿着帝玉究竟会做出什么事,好在,她只是拿来打压别人,并没做出大逆不道之事。

莫无忧心里一骇,抬头不经意对上那冷冰冰的眸光,她赶紧别开,走到床榻上从枕头下拿出帝玉,正要递给他,倏然,落下枕头的手腕被一股强大的力度抓住。

萧凤遥举步上前,拉开了莫无忧,玉枕落下,他伸出去的手竟有些颤抖。

方才,是他眼花了吗?为何那块母亲给他的玉佩会同帝玉出现在枕头下面,那块玉佩是母亲自小就赠予他的,说若是哪一天他遇见了可以交付真心的女子就把玉佩交给她。

他一直以为这世上再也不会有那个可以值得他交付真心的女子出现,直到她误闯入他的世界,用别人的身份活在了他的心中。

以迅雷之姿拿开玉枕,躺在枕头下方的正是那块他亲自赠予她的琉璃玉,名为鸾凤琉璃玉。

他拿起玉佩,转身,周身席卷了一股阴冷之风,他冷厉的瞪着莫无忧,出手扣住了她的皓腕,冷冷质问,“说!这玉佩为何在你这里?”

再相见那会她对他没有了以往的笑容,以前即便是再生气她的目光仍会落在他身上,而现在,她非但生气了,还要将他当陌生人一样来对待,一直在疏离着他。

他一直以为她是因为他利用百姓逼她回来而生气,可现在,这玉佩的出现让他怀疑,根本不是!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萧大哥,疼……”

莫无忧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萧凤遥,她害怕的想要伸手拍开紧扣在手腕上的大手,忘了回答他的话。

“回答朕!”萧凤遥更加扣紧了力度,抓着她逼她后退。

“萧大哥,无忧疼得紧……你快放开无忧呀!”莫无忧已经痛得脑袋一片空白了,噙着泪眼楚楚可怜的呜咽。

她的哭声让萧凤遥收回了丝丝理智,他松开了手,目光依旧冷厉无比,“现在可以说了?”

“是。”莫无忧依旧抽泣着,她倍感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娓娓道来那一夜在轩雪楼门外如何拾得的这玉佩的经过。

听完了的萧凤遥把玉佩紧攥在掌心里,仿佛如梦初醒的轻轻笑了。

“无忧,朕娶你是因为你要朕娶,无关其他,你明白吗?”萧凤遥坚定冷淡的眸光重新落在莫无忧身上。

莫无忧是明白的,只是她摇头了。

她一直在努力,努力想要得到萧大哥的心,她也一直在害怕,害怕萧大哥有一天会对她说出只是因为承诺而娶她的这种话。

她想,至少要在那之前得到萧大哥的心。

可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萧大哥不爱她,一点都不爱她!

他可以为了一块玉佩对她大呼小叫,不管她疼不疼。

她居然连一块玉佩都不如。

“萧大哥,无忧,真的不可以吗?”她泪盈于睫的抬眸。

萧凤遥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放抬起手去轻抚她的发丝,“朕,缺一个妹妹,作为朕的妹妹,朕的疼爱自然不会少,只要她乖乖的。”

一颗颗豆大的泪珠滑下脸庞,莫无忧看着他那充满怜惜的手抽离,那是对于妹妹的怜惜,就像他说的那样,无关其他。

看着伟岸的身躯离开,她的泪落得更凶,扑在柔软的锦被上放声大哭……

·

离开了无忧阁的萧凤遥正要前往瑶安宫让两人冰释前嫌,没想到小玄子突然半路出现,所禀报之事耽误了他。

“皇上,有八百里急件到!”小玄子把急件呈上,并且将宫灯举近。

萧凤遥眉峰一拧,将蜜蜡封住的信封撕开,甩开折叠的信纸,目光如炬的阅览纸上的字。

“一夕之间夺取朕的三座城池,皇叔,你这是在给朕下马威啊!”萧凤遥将信件扔给小玄子,双拳发狠的紧攥,目光冷戾而果决,“立即让相关大臣前来见朕!”

“是!”小玄子仓惶的接过飞来的信件,躬身应道。

国难当前,那抹明黄色的身影怅然的望了眼将瑶安宫的方向,毅然决然的转身,匆匆回了盛华宫,和大臣们商量策略。

然而,经过两个时辰的传召,无一大臣前来!

“砰!”

御书房内发出巨大的声响,听完小玄子一个接一个的消息,萧凤遥的拳头捶在御案上,怒不可谒。

“皇上,若是其他人因为太傅大人被贬而不来倒还说得过去,为何连素来与太傅大人水火不容的兵部尚书也不来?”小玄子疑惑不解的问。

“他是在趁机抱怨朕对他的女儿‘太好’呢!”萧凤遥冷哧。

“那皇上明知他极有可能已经是安逸王的人,为何还要召他前来?”这不是等于将机密泄露给敌人了吗?

“身为奸细,朕理当给他一个好好表现的机会不是?”萧凤遥眸底闪过冷芒之色,道,“宣,日月星辰、苍轩夫妇进宫见驾!你再去替朕给他们颁发一道圣旨,就说凡是病了的朕允他告病还乡!另,颁一道皇榜,朕要征用有才人士,不需要通过科举考试,只要有过人的胆识和能力就可在朝为官!”

一连三个命令下来,小玄子听得胆颤心惊,皇上终究还是要发飙了!

不过,这也才符合皇上的行事作风,做事从来不被古法所束缚。说来也在理,皇上有此决定他是大大赞成的,毕竟民间有多少能人异士因为科举落榜而无法大展鸿图。

那些动不动就拿辞官来威胁皇上的大臣们,这下还不是引火自焚,知道什么叫做在老虎头上拔毛的后果了吧?

当他的皇上好欺负!

·

翌日

三道圣旨齐下,轰动三国!

“(~o~)~,好困!”

商量了一夜,途中在丈夫怀里睡着的顾柏雪这时醒来,很不雅的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道。

“雪儿,咱们可以回家了。”苍轩也有些疲惫的伸了伸腰,俯首温柔的对着怀中的妻子道。

“啊?这就可以回家了!那你们可商量出什么对策了,我需要做什么!”说到冲锋陷阵,顾柏雪的困意彻底消失,兴致昂昂的揪着苍轩的衣襟问。

“你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做好军机大臣的夫人就行了!”

商量了一整夜,他们商量出了一个军机处,就是掌管军务,调动兵权的重要部门。

“啊?待了一整夜捞到了个大臣当,这官有多大?”顾柏雪好奇的问。

“大到足以让你调动一支军队,与敌军对垒,上战场厮杀!”知道她天生爱动拳脚的苍轩,顺着她的期待道。

“那,他们呢?”顾柏雪指向日月星辰,笑道,“该不会成了大内总管了吧!”

“苍夫人,大内总管在此。”站在萧凤遥身后的小玄子上前一步以示存在。

“我俩二人自然也是军机处的一员,听凭苍公子,不,是苍大人差遣!”日月站出来道。

“好了,等交接完毕再通知我们吧。”苍轩放下妻子,起身,搂着她走出御书房。

看这语气,他比皇上还大了。

“皇上,你真的让他这样嚣张?”日月星辰不满的跳出来道。

“他被朕压了大半辈子了,是该让他嚣张嚣张的时候了,朕还怕他不嚣张呢!”萧凤遥勾唇,展眉。

苍轩,不止经商很有头脑,从政,相信他也不会让人失望。

只是可惜了,这圣旨一下,这对夫妇就要被他彻底卷入这场纷争里了……

·

“他有病!不知道临阵换帅是大忌吗?”

瑶安宫里,听到消息的水潋星气得肺都要炸了的来回踱步。她必须很努力很努力克制住自己才能不去找他理论。

他是一国之君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也许他喜欢拿自己的国家来玩呢,她担心个毛线!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