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4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皇妃勾心斗帝》

第74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是一国之君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也许他喜欢拿自己的国家来玩呢,她担心个毛线!

水潋星虽然这样想,心里却还是放不下他,萧御琛说过会在今年的第一场雪迎接他母妃入皇陵陪伴先先皇。爱蝤鴵裻

他知道他母妃当年死的真相了吗?他知道自己……

“娘娘,奴婢回来了!”被水潋星遣出去打探消息的晴儿气喘吁吁的跑回到她面前,顺了顺气才对上主子急切的目光,道,“奴婢打听到了,昨儿晚皇上并没有跟大臣们商议,而是与新立的军机大臣们秉烛夜谈到天亮,这会,圣旨已下,凡是涉及到军政的人员均已交出手中大权由军机处接掌!”

军机处濡?

行啊!

这南枭国原来也流行军机处这玩意了!

在清代,军机处总揽军、政大权二端,真正成为执政的最高国家机关。军机大臣无日不被召见,无日不承命办事,出没于宫廷之间。皇帝行动所到的地方,军机大臣也无不随从在侧。但军机处完全置于皇帝的直接掌握之下,等于皇帝的私人秘书处籽。

“嗯,可有打听出任命军机大臣的是谁?”在清代,军机大臣是由皇帝任意指派人员兼职的,无官品,也无俸禄。这南枭国的大臣里个个都结党营私,谁值得他信任?

青儿摇头,“奴婢听说有人瞧见进宫的和离宫的分别为三男一女,其中有一对看似夫妻。”

三男一女,看似夫妻!

想必是苍轩柏雪,日月星辰他们没错了!

他总算还是把他们拉扯进宫来了,想到日月星辰奉诏入宫时的场景,她就不由觉得好笑。

那俩娃儿好天真,总以为凡是出入皇宫并且不是亲王也不是位高权重的在官人员的男人都得阉了小jījī。不知道他们入宫时是不是也捂紧了命根子,夹着腿走入正宫门。

这俩小子不会只顾着做他们的军机大臣忘记了她回宫前特地交给他们的事了吧!

要是敢忘,就算他们消除了对皇宫的恐惧,她也要把他们阉了,也让他们恐惧恐惧。

“娘娘,您要是闷的话,奴婢陪您出去走走吧,虽然已是入冬,不过御花园里还是有不少花开得正艳呢!”听到主子的叹息,青儿机灵的道。

当奴才的,主子高兴了,他们才好过啊!

“也好。”水潋星凌厉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出了瑶安宫的院子。

走出瑶安宫几步远,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只见青儿手上拿着昨日刚拿到尚衣局去加厚过的披衣,小跑过来。

小小的身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还真让人有些心疼。

那心疼只是一刹那,她那么相信绿袖,两人都可以为彼此付出生命,到头来她还是以一场背叛来辜负了她的信任。

“娘娘,风大,小心着凉。”跑上来的青儿顾不上喘气,也顾不上看她的脸色,只是一心顾着她的身子。

水潋星拢了拢披风,淡淡一笑,迈步漫无目的般的往前走,青儿不知道自己哪儿惹到了主子,纳闷的跟在后头,只求别被怪罪就好。

在御花园和藏书阁的分岔路口,水潋星停了下来,她记得昨夜是谁一把火烧了藏书阁,昨夜,她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它在眼前化为灰烬,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藏书阁没了,她回家的希望也少了百分之八十,她可以回家的直觉只剩百分之十了,叫她如何不难受?

对他来说,烧一座藏书阁并不算什么,可对她来说那是唯一的寄托啊!

他们都知道彼此的情况,却都选择了心照不宣,谁都怕,怕戳破某一层不知名的东西,导致不想看到也无法接受的结局。

原来,他们,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娘娘,不走了吗?”青儿出声问道。

“去藏书阁吧。”水潋星松了口气,选了藏书阁的路走。

被烧成灰烬的藏书阁还漫天充斥着烧焦的味道,这场火在今晨才被扑灭,即使扑灭了也挽救不了什么,此时,地上还隐约散发着袅袅雾气。

水潋星站在石阶下的小广场看着好好的藏书阁变成这番模样,心里又是说不出的痛。

倏然……

“娘娘,你看!”青儿指向被烧成狼藉的火灾现场里,讶异出声。

水潋星也看到了,那被烧下来的横梁里有人在那里发出鬼鬼祟祟的响动,都这这样了谁还有心思在一片灰烬里寻找东西?又能找到什么?

随着那人探出头来,水潋星渐渐看清了他的脸,虽然此刻他的脸庞和衣衫均已被烟灰抹黑,若不熟悉他的人还真的不可能第一时间看出来他是谁。

她提起裙摆要举步上去,青儿拉住了她,“娘娘,这里边污秽杂乱,您还是别进去了吧。”

“你退下吧。”水潋星摆手,命道。

青儿只好松了手,乖乖的施礼告退。

她还没走近,那人就被她的脚步惊醒了,他拧着眉抬起头来,看到是她,一张花猫似的俊脸顿然绽开笑颜。

“星星,你怎么会来?”在看到她一身美丽亮丽的霓裳擦过灰烬后,他收起来笑颜,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二话不说,弯腰抱起了她,带她走出这片脏乱。

她在他心里是圣洁无暇,美丽高贵的,不应该被这些灰烬给弄脏了,哪怕是一片衣角都不行!

被拦腰抱起的时候水潋星惊了一下,本能反应的抱住他的脖子,在身躯的年龄上,他们是相配的,可是论灵魂的年龄,她确实只会当他是弟弟。

他抱起她还真是毫不费力,不知道是不是秦舒画这身躯太轻了。

“你站这里,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叫我一声就好了,我会马上来到你跟前的。”萧凤临把她抱到远离污秽的地方,放下她,严肃的道。

“你抱我离开就是怕我弄脏了衣服?”水潋星勾唇,眸光闪过异样的光芒。

萧凤临点头,“我不想看到你弄脏衣服,我要看到美丽的你,这样子,我就不会认不出你了。”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几乎是低如蚊呐。上次,就因为她太脏,太乱,把自己打扮得太丑,他才会认不出来,回来后他已经日夜都在后悔了。

他低头一脸自责的表情让水潋星联想到上次在刑场她看到了人群里那双傻傻凝视她的眼神,那样无辜,那样让人疼。

“那我现在的衣服不也被你弄脏了吗?”水潋星重展笑颜,指着自己的胸口的一大片乌黑。

“啊!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星星,你别不高兴,我马上就帮你擦!”萧凤临看到后,知道是刚才抱她出来时,自己衣服上的黑灰把她的给染脏了。单纯的他想都不想,直接贴上前抬起袖子往她的胸口抹去,触碰到一团柔软,他傻住了!

完全忘记了收回手,下腹涌起一股他从来没有过的鼓噪,他的目光也变得炙热的盯着自己的手所放的地方,口干舌燥的吞咽口水。

“星星,我……”天啊,他的声音怎么也变成这个样子了,他应该早已经变声完毕了啊。

“要不是知道你没那个胆,我还真以为你是故意要吃我豆腐呢!”同是尴尬的水潋星干笑几声,拿开压在胸口上沉重的手爪。

“对不起,星星,你打我吧!千万别不高兴!”萧凤临从春心荡漾中回过魂来,抓着水潋星的手就往自个脸上打去。

“傻瓜,我干嘛要打你,你又不是故意的!”水潋星收回手,真是拿他没办法。看到他的花猫脸,她于心不忍的拿出自己贴身的帕子踮起脚尖替他擦拭。

萧凤临感动的笑了,他微微往前倾身,好让她不用踮脚也可以够得着他的脸。

“一大早的,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把自己弄成这番模样,要是你母妃见到不骂死你才怪。”水潋星边帮他擦拭,边道。说完她都觉得自己罗嗦了,可是这孩子就是忍不住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变成老妈子的角色。

“母妃不会知道的,因为有辛岚公主替我挡着!”萧凤临笑了笑,继而道,“我昨晚看到你在这里待了好久,好久,久到我几乎都以为你忘记回去歇息了。你的目光好失望,好伤心,我想,你一定很舍不得藏书阁消失,又或者你在藏书阁里丢了重要的东西,于是昨晚火灭了后,我就一直在这里找了,但是我找不到任何可能是属于你的东西。既然后者,那就是前者了。我正打算待会去找皇兄让我重建藏书阁呢!”

“昨晚你一直都在?”水潋星讶异的瞠目,这孩子到底暗中为她做了多少蠢事。就因为她一个失望、伤心的眼神而在这片灰烬中彻夜翻找到天明,把自己弄成这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萧凤临点头,“我昨晚本来想去瑶安宫找你的,可是还没到就见你慌慌忙忙的跑出去了,我只好跟上去,然后我站在另一边看到你那个样子,我也好难受的。”

“凤临,别去找你皇兄重建藏书阁了,无非是多此一举。”水潋星露出苦涩的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他的好意她收下了。

“为什么?是不是皇兄威胁你,还是这藏书阁压根就是皇兄让人烧的?”萧凤临看到她强撑笑颜,激动的抓上浑圆的双肩,语气都凌厉了几分。

“不是!不关你皇兄的事!”水潋星反应激烈的回答,她拨开他的手,为了让他相信,她拉着他的手,笑得灿烂,“你皇兄怎会拿一座藏书阁来跟我斗气呢,昨晚我会站在这里发呆,是因为我想起了你皇兄幼小时经历过的那场大火,才会那样伤神,你别多想。”

在凤临面前帮他隐瞒,她只是不想他在自己唯一的亲弟弟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事实是:藏书阁确实是他命人烧的啊!就为了怕她有一天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该说,是他心理思想太偏激,还是他占有欲太强,已经到了变态的极致,又或者是,他……太在乎她?

不不不!

后者绝对不可能,他若是在乎她,又怎么会屡次拿另一个女人来伤害她,还是他以为她不在意,不在意他娶别的女人为妻!

萧凤临接受了这个说法,他知道皇兄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那还是母妃为了让他知道皇兄的弱点才告诉他的,母妃说火是皇兄致命的障碍,皇兄怕火!

可是,那天,在刑场上,他赶到的时候刚要上前救人,坐在马上的皇兄已经飞身而起快他一步跃入火中救出了星星。

他看到皇兄之前心里是存在挣扎的,只是当看到星星倒在火里的时候,他忘记了心里的害怕,扑上前相救。

皇兄是爱星星的吧!

为了她奋不顾身,明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应该有这样不顾一切的冲动。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以为星星是舍不得藏书阁。”萧凤临有些失落的笑了,他昨晚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的了。

“凤临,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水潋星上前给了他一个感恩的拥抱,而后放开他,拍拍他的肩膀,道,“回去吧,辛岚公主恐怕已经顶不住了,她已经渐渐变得讨人喜欢了,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一定能够开花结果的。”

“我才不要跟她开花结果,她刁蛮又任性,我不喜欢!我说过了,这辈子只会对一个女人好,那就是星星你!”萧凤临抓起她的双手包裹在掌心里,宣誓似的道。

“对长辈好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水潋星不动声色的缩回手,尴尬的笑道。

“才不是那种对长辈的好!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单纯的好!”萧凤临大声的纠正。

他可从来没当她是他的皇嫂。

“凤临,你知道什么叫爱吗?

凤临摇头,“我只知道心里面想的和表面做的都一样,那就是爱。我想,我是爱你的,因为我没有想对哪个女子那般好过。”

“那是因为你没遇到呀!”水潋星忍不住屈指给了他个爆栗,笑道。

凤临又再把头摇得似拨浪鼓,“遇不到了,因为我已经发誓只会对你一个人好,心里也只装你一个人就够了,装太多会很累的。”

他就是这么单纯,就连说真心话都这么直白,不算动人却能动心。

水潋星想,凤临就算不懂爱,如果真如他所说,似他所做,他的确已经做到了爱一个人该做的事。

她如何都拒绝不了他爱她的决心了。

就像歌德说的那句话:我爱你,与你无关!

这是一种无奈,赌气或者说是一种豁达,潇洒。

这娃如今正走在这样的道路上,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引领他回到正轨。

他爱她没有错,只是她知道自己是没法回应他的爱的,即便永远多了个永远也不可能。

“星星,你不要因为我的话闷闷不乐,我不乐于见到这样子的你。”萧凤临看到她皱起了眉,一脸为难,他担心的补充道。

“如果我要你别爱我我就能开心起来,你做得到吗?”水潋星抬头轻笑。

“这……”萧凤临犹豫着低下头去,“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继续对你好。”

“凤临,做你自己好不好?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因他人的话轻易动摇原本的初衷,做你认为该做的事,好不好?”水潋星真心的恳求道。

萧凤临觉得她话中有话,但是还暂时了解不透。他点点头,“嗯,星星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汗!那么充满感情的话,自然酝酿出的情绪彻底被他这句话打翻了!

这娃,不是要他做他自己吗?咋还能说出她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话来?

·

时至午时,盛华宫

忙了彻夜,又在早朝上应付那群豺狼虎豹般的佞臣一个上午,萧凤遥终于得以坐下用午膳。

小玄子命人把午膳端上,萧凤遥刚起筷子,看到热腾腾的菜肴便想起心中那抹倩影。

“舒妃今日如何?”他淡淡问道。

“回皇上,舒妃娘娘今日一早先是去了藏书阁,而后又回御花园赏花了,看起来心情不错。”小玄子笑着上前道。

“嗯,她用过午膳了吗?”

“已经用过了,听说吃了一碗饭,胃口正常,无厌食症状。”

“如此甚好,忙完今日,朕再去看她。”萧凤遥放心的松了口气,真担心她会怄气而绝食,或者郁郁寡欢。

现在想想,显然是他多虑了。按照她宁可气死别人也不愿委屈自己的个性,就算她受了天大委屈和伤害也会自个找事纾解。

“皇上,古人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兴许皇上隔一日不去见舒妃娘娘,舒妃娘娘就会控制不住想念亲自送上门来了呢。”小玄子贼溜溜的道。

“小玄子,拍朕的马屁也要挑靠谱的说,你认为这句话适合用在现时的舒妃身上?”萧凤遥禁不住失笑,若换做以前倒还有几分可言,现在,她只怕是恨不得离得他远远的,又怎会自动找上门来。

“诶哟!是奴才多嘴,奴才多嘴!”小玄子笑着形式性的自掌嘴巴。

萧凤遥摆摆手,让他靠边,并举筷夹了口鱼肉往嘴里送。

鱼肉入口,浓眉蹙起,他慢慢的咀嚼了几下,放下了筷子。小玄子见状,立马上前一步,等待君王接下来要说的话。

“小玄子,这鱼是没放盐吗?”

“盐……盐……诶哟!那些兔崽子,不盯着他们就办不成事,看来是该重新招御厨了!”小玄子愣得吱唔了下,脑袋才转过弯来,赶紧命人上来把那道鱼撤走。

接着,萧凤遥又一一试过每一道菜,每一道眉头都皱得更深,脸色沉重冰凝。

在旁边的小玄子完全没有了刚才与君王开玩笑的心情,他胆颤心惊只差没抹汗了。

这帮御厨是嫌命太长还是怎么的,怎的今日做的菜每一道是合皇上胃口的?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失去味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