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5章:失去味觉

《皇妃勾心斗帝》

第75章失去味觉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帮御厨是嫌命太长还是怎么的,怎的今日做的菜没一道是合皇上胃口的。爱蝤鴵裻

“小玄子,都撤了吧!”萧凤遥紧拧着眉放下筷子,冷声道。

小玄子纳闷的听令行事,挥手让底下人快速把不合胃口的菜肴撤下去。

“皇上奴才这就下去令御厨重新做一遍。”

“不用了!”萧凤遥摆手,起身离座,“退下吧,没重要的事别来打扰朕!濡”

“是,奴才告退!”小玄子无奈只好躬身作揖退了出去。

·

御膳丐房

“啪啦!”的一声,小玄子一进门刚停下脚步,就毫不客气的挥落身后端着菜肴的其中一道,盘子和菜应声落地,惊住了御膳房里正忙碌的人员。

“都不想要脑袋了是不!”小玄子一呵斥,众人惶恐下跪。

“瞧瞧,做的什么菜,是人能吃的吗?是没人给你们拨钱买盐了还是怎么的?哪道菜是谁做的,主动站出来,尝尝!尝尝!尝不出问题来你们的舌头留着也没用了!”

撤下来的菜肴排排站,众位御厨面面相觑了下,心惊胆颤的起身各自走到自己做的那道菜前,怀疑的拿起筷子夹了小口放到嘴里去咀嚼。

尝完后,他们分别暗自松了口气,跪在小玄子面前,双手呈上筷子道,“回公公,吾等所做的菜肴并无问题,还请公公品尝。”

看他们一副青天可鉴的表情,小玄子皱眉,不相信的接过其中一双筷子,把每一道菜一一品尝过。

不咸不淡,味道刚好!

怎么会这样?

小玄子又再试了一遍那道皇上特地问他‘这菜是否放盐’的蒸鱼,味道依旧是正常得再正常不过。

既然如此,皇上又怎会觉得淡呢?

他就说嘛,就算有御厨不要命也不可能全都不要命啊,皇上……他到底怎么了?

他是否已经猜到自己的状况,然后什么也不说的就让他撤了午膳?

“好了!”小玄子放下筷子,取出随身携带的帕子擦手抹嘴,凌厉的训斥,“没做出合皇上胃口的菜就是你们的不对,以后悠着点吧!”

“是!”这些御厨们就算心里有不快也只能忍着,受冤枉气总比被砍头的好。做宫中御厨固然好,可稍有差池,或者碰上皇上正巧不悦的话,小命难保。

“可有清汤?”小玄子撇了眼御膳房里的厨台上冒着气的煲锅瓦罐,问道。

手脚快的一人赶紧起身跑过去取来瓷碗给盛了满满一碗端到他面前,笑嘻嘻的道,“有!公公尝尝味。”

小玄子持起勺子喝了口,吧唧了下嘴,满意的点点头,而后摆手,“准备好,咱家要给皇上送去!”

“是!”一说要给皇上,众人立马七手八脚的忙了起来。

小玄子左看看右看看,其目的是为了靠近那盅盐罐,趁别人看不到,她以身子挡住,舀了好大一勺放到帕子里,包好,藏进怀中。

“公公,皇上的汤已经准备好了!”

突然从身后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他若无其事的扭过身来,对着小太监,兰花指一挥,“端上,跟咱家来!”

盛华宫

自小玄子退下后,萧凤遥一直在用膳厅来回踱步。凝重的眉心仿佛已经料到问题根本不是出在菜的身上,而是在他。

他所尝的每一道菜味道都淡如水,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味觉正在消失!

“启禀皇上,奴才特地给您送来了润喉可口的清汤,您是否要尝尝?”小玄子在殿门外高喊道,不敢贸然闯入打扰。

“进来!”

里边传来低沉冷淡的嗓音,小玄子心儿一喜,转身举起盅汤给倒了七分满,然后接过,摆手让其退下。

见四下无人,他赶忙把汤放到地上,从怀中拿出那包好不容易偷来的盐全都倒入了那碗汤里,再用汤勺轻轻搅了几圈,收起帕子,刚端起汤,突然身后传来了叫唤,险些害他前功尽弃。

“玄公公!”

他心一惊,是妤贵妃的声音!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方才她又是否看到了,看到了多少?

“奴才向妤贵妃请安。”做了亏心事的小玄子故作镇定的回过身去,端着汤躬身行礼。

“免礼!”夜妤贵手一抬,轻柔的道,视线落在他手上的汤,“玄公公,这汤可是要给皇上喝的?”

小玄子总觉得她有此一问是故意的,尤其是那脸上的笑容令人隐隐不舒服。

若她方才看到了,那现在是否是在试探他?

“正是!娘娘,来盛华宫是找皇上有事吗?”小玄子想扯开话题。

“也没什么事,听闻皇上前夜染了风寒,本宫来看他是否好些了。”夜妤笑着解释自己的来意,视线再度不死心的落在他手上那碗汤上,“玄公公,不然这碗汤就由本宫送进去给皇上吧?”

说着,从袖中掏出一袋沉甸甸的银子,一手抢着接过小玄子手上的汤,一手将银子塞进他怀中。

好啊!想试他敢不敢,他偏要敢给她看!

反正这一进去,若他的猜测是错的,这能咸死人的汤皇上喝了勃然大怒的话也不会怪罪于他,现在有妤贵妃做探路石,他求之不得。

“那就有劳娘娘了。”小玄子松了手,接过塞进怀里的那袋银子,佯装贪财似的弯腰谄笑。

小玄子的表情让夜妤微微一愣,怎么回事?她方才明明见到他把一包白色的粉末倒进这碗汤里,如果是想要对皇上不利现在又怎会放心把汤交给她拿进去?

还是,他想要让她做替罪羊?

夜妤将信将疑的转身,正不知道这汤由自己端进去是吉是凶时,倏然,眼尖的发现碗沿边上有几乎是肉眼瞧不见的白色粉粒。

她拿起指尖轻轻一抹,大胆的放到唇边轻抿。

是咸味!

这是盐!!

这一发现彻底松了夜妤的心,只要不是毒药,她就放心了。这玄公公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他突然往汤里撒大把盐想必不简单。

想着,她怀着探秘的心情迈步进了盛华宫。

此时的萧凤遥已经回到御书房处理政事,久未见小玄子进来,正要抬头喊,却没想到对上了一双柔媚含春的笑眼。

“臣妾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夜妤端着汤欠身行礼。

免礼!”萧凤遥沉声道,目光看向她手上的汤,心里有想拧断小玄子的脖子的冲动。

这汤怎会是由这个女人端来,小玄子不知道他最不喜欢后宫妃子有事没事进入盛华宫吗?

看来,他是活得太舒畅了!

“皇上,这是玄公公方才在外面托臣妾给您端的汤,玄公公他可能吃坏了肚子……”

知道下面的话不雅,夜妤适可而止的道,并把汤放到他面前去,没见他出声,便暗自窃喜,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子靠他那么近,而且还是两人独处。

“皇上,尝一口试试看吧。”夜妤得寸进尺的端起那碗汤想要喂他喝。

萧凤遥脸色一沉,“把汤放下!”

冷厉的嗓音吓得夜妤脸色苍白,连忙把汤放回托盘上,退后一步,扑通跪地,“臣妾知错!”

“不经召见就擅自进入盛华宫,你最好有天大的事要跟朕说!”萧凤遥放慢了语气,阴森森的道。

“回皇上,臣妾听闻皇上病了,此次不经召见就跑来是想知道皇上的病情如何,请皇上恕罪!”夜妤惶惶恐恐的叩首道。

这男人对任何人不会留情,尤其是对他所不在乎的女人更加无关痛痒。他可以把女人当男人来罚,丝毫没有大部分男子的怜香惜玉之念。

“朕无碍!下去吧!”萧凤遥没心情跟她待,冷冷下令道。

“皇上!”夜妤不甘心的又叫了声。

“还有事?”萧凤遥忍下不耐,声音更加冰冷刺骨。

夜妤跪着爬到萧凤遥面前,斗胆抓上他的手,以哀求的目光道,“皇上,臣妾想知道臣妾的父亲犯了何罪,为何要将他贬至五品官?”

“怎么?你对朕的处决有意见?”萧凤遥眯起了凌厉的眼。

“臣妾不敢!”夜妤骇然的低下头,“臣妾只是觉得皇上不应因私废公。”

“好一个因私废公!朕就是要因舒妃这个私而废了你爹这个公,你又能如何?”萧凤遥冷冷嗤笑,她爹一直想把他拉下这皇位,她还奢想他能够因她一句话而放了那老贼?

哼!异想天开!

“皇上,臣妾……”

“下去!”

夜妤还想再开口,萧凤遥的耐心已经用尽,吐出的两个字如同冰刃,夜妤知道自己再不走,只怕会惹得龙颜大怒。

“臣妾告退。”

夜妤走出去后,萧凤遥的目光回到还冒着热气腾腾的清汤里,他闻得到那香味,就是不知道喝进嘴里是否有味道。

伸出去的手迟迟不敢够到,心里头一次有了怯意,害怕,害怕自己的味觉真的出了问题。

悄悄躲在帷帐外还没出去的夜妤见到他这幅模样,心里隐隐不忍。他好像在承受着内心庞大的挣扎,那样一个高傲自我的男人为何会对着一碗汤眼里露出了怯意?

她以为伸出去的那只手会收回去,然而,他却突然一鼓作气拿起那碗汤,唇着碗沿,昂头大口喝入。

砰的一声!

空碗落案,暗中的夜妤瞠目结舌,怎么会这样?那碗汤里加了那么多盐,他怎会喝得毫无知觉,甚至连眉都没皱一下,只有喝完后满脸困惑,冰冷若霜的眼瞳头一次被她看到了迷茫。

“皇上!”她站了出来。

萧凤遥抬眸,眼底闪过杀气,“你还没走?!”

“皇上,你知道你方才喝的那碗汤里放了多少盐吗?”夜妤走近他,反问道。

萧凤遥先是微微一怔,脸色更加阴霾,他嗤笑,“你以为朕不敢杀你?”

“就因为臣妾知道皇上失去味觉的事就要杀了臣妾吗?”夜妤直接道出他方才不敢面对的事实。

“皇上,宣御医瞧瞧吧,臣妾会故意不走是真的关心皇上。”夜妤软了咄咄逼人的语气,大胆上前挽上那双玉臂,娇声软语劝道,眼中流露出来的全是担忧。

“妤贵妃,你是想借此来要挟朕吗?可惜,要让你失望了!”萧凤遥并起两指在喉咙下方一点,一路往上,噗的一声,吐出了方才喝下的汤。

“皇上,你……”夜妤不敢置信自己居然上当了,皇上方才是做戏给她看的?

“别让朕再见到满腹算计的你,否则朕也赐你百夜媚香楼!”萧凤临全身散发着腾腾杀气,吓得夜妤跪地求饶。

“皇上,臣妾知错了!臣妾再也不敢了!请皇上开恩!”

“有贵妃给你当的时候你就本分的给朕当着,否则朕下次让你当鬼妃!”萧凤遥冷冷警告。

“臣妾知道了!臣妾谢主隆恩!”夜妤已然吓得身子瑟瑟发抖,就连站起来都险些不稳。

门外,看到跌跌撞撞,满脸惨白的夜妤出来,小玄子暗自偷着乐,面上却将一派恭维状。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汤,不合皇上的胃口吗?”

“玄公公,你给本宫记着!总有一日,本宫会让你知道今日得罪本宫的下场!”这小玄子居然从一开始就在故意算计她,让她惹皇上大怒。

该死的!这下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娘娘走好,娘娘,奴才就不送了哈!奴才多谢娘娘的打赏!”

小玄子望着夜妤怒气冲冲离去的背影,招手得瑟的吆喝。

“小玄子,立马滚进来见朕!”内殿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吼声。

这夜妤不可能那么快知道他味觉失灵的事,这汤既然是小玄子从御膳房端来的,那么这盐必定是他动的手脚无疑。

不到半刻,自知事情不幸被他猜中的小玄子以请罪的方式真的用滚的进来了。

“奴才……奴才胡作非为,请皇上降罪!”滚完最后一圈,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跪着道。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动心思到朕的头上来!”萧凤遥上前毫不留情的踹了一脚过去。

小玄子却笑得甘之如饴的接下,皇上还愿意踹他,代表事情不是很严重。

“皇上,奴才也是为了您着想啊!奴才不小心让妤贵妃看到奴才做坏事的经过是奴才的错,可是皇上,妤贵妃今日是相信了您,可接下来呢?您是否该考虑找个御医瞧瞧?”

“看来,你是想到将功折罪的方法了?”萧凤遥不悦的瞪了眼自圆其说的小玄子。

“奴才不才,想到了一个较为拙劣的方法,出宫找太医!”小玄子憨憨笑道,对上萧凤遥不满意的眸光,他赶紧正了正色,继而道,“方才在外面奴才接到宫外传来的消息,苍公子来信说穹山仙人已经到了,问皇上如何决定。”

“比预想的快了一日!”萧凤遥忘记了自身的味觉问题,他欣悦的问,“舒妃呢?”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放下心中的大石头了,他要她身心合一,永远留在他身边,再也离不开。

哪怕,她会恨他!

“回皇上,舒妃娘娘在太和广场上玩耍呢,用皇上亲自为她打造的滑板!”知道主子一听到舒妃就心花怒放,小玄子特地又候补了一句。

“呵……这女人,总是有办法让自己快活,就没想过也让朕开心开心。”萧凤遥勾唇而笑,转身,拂袖,“小玄子,摆驾太和广场!”

“是!”小玄子应得分外响亮。

苍公子这消息对他来说真是及时雨啊,舒妃娘娘真是他的活菩萨啊!

这不,皇上一高兴,都忘了追究他放盐试探的事了!、

·

太和广场上,水潋星无论怎么滑都滑不出感觉来,心神不一的后果就是摔倒了!

“娘娘……”陪伴在旁的青儿见她摔倒在光滑的地面上,惊叫一声,连忙小跑过去。

然而,一股厉风从身边闪过,眨眼间,皇上已经出现在了她的主子身边,纡尊降贵的单膝下地,扶起不小心摔倒的主子。

不对,皇上对娘娘早已用不上纡尊降贵这个词了,在他们看来,皇上对娘娘并没有尊卑之分。

淡淡的龙涎香夹着他身上清冽的男性麝香沁入心脾,水潋星抬眸对上那双盛满关怀的黑瞳,久久回不过神来。

每次,她出事的时候,他好像都会流露出那种恨自己永远来迟了一步的目光,深深揪住她的心。

方才她刚摔下,还没来得及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处,他却已经如疾电而至,温热的大手接过她抬起的手,深沉着脸盯着她被地面磨伤了的手肘。

“疼吗?”他轻声的问。

“不疼!”水潋星倔强的别开眼,不为动容。

倏然……

“嘶……蚊蛋!疼啊!”

她痛得失声大叫,美眸怒瞪着幸灾乐祸的他,咬牙切齿恨不得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他居然捏她的伤处,靠!有没有人性啊!

“叫你不诚实!”他轻笑,语气里满是宠溺的责备。

水潋星几乎被他眼角的笑弧给溺化了,这厮是要怎样?开始要对她使美男计了吗?

噢!她最抵抗不了的就是男色了,要是他真的对她使用美男计,她真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

萧凤遥动作轻柔的撩起她的衣袖,拿出明黄色的帕子万般温柔的拭去她磨破皮的伤口渗出的淡淡血丝,神情认真得令人不忍打扰。

拦下了青儿的小玄子一脸幸福的双手枕脸,看着这一幕陷入陶醉中。

真是难得幸福的一幕啊,经过他多番验证,皇上的温柔真的只会在舒妃娘娘身上展露呢!

他就知道自己当初选这位女主子选对了,什么无忧姑娘,统统靠边吧!

萧凤遥暂时用帕子帮她绑了伤口,不让她磕碰到以免受疼。

“为何会摔倒?!当初你跟朕要这滑板的时候不是跟朕保证过,绝不会有意外吗?”他扶她起身,面容恢复了冷冽如霜,不悦质问于她。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叫你得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