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6章:叫你得瑟

《皇妃勾心斗帝》

第76章叫你得瑟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何会摔倒?!当初你跟朕要这滑板的时候不是跟朕保证过,绝不会有意外吗?”他扶她起身,面容恢复了冷冽如霜,不悦质问于她。爱残颚疈

“摔倒就摔倒了,有什么可问的!难道我摔倒前大地会告诉我,说我待会会摔倒吗?!”水潋星不爽他又耍酷的脸色,语气冲冲的道。

她不领情的态度让萧凤遥怒了,他伸手勾住她的想要,将她扯到跟前,掐紧力度。

“嘶……”他所掐的地方正是上次莫无忧用匕首伤她的地方,水潋星克制不住,疼得倒抽了口气。

这伤口好不容易才结痂完毕,他这么一掐,不是害她吗濡!

萧凤遥发觉她的异样,剑眉冷冷一拧,俯首,锐利如鹰隼的目光盯在她因为疼而紧抓在自己使劲的那只手上的柔荑。

“喂!你要干什么?!”水潋星惊呼,这厮居然问都不问就动手撕她衣裳,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重啊。

“松手!”他冷怒命令冢。

“不松!”水潋星更加紧紧抓住了被他扯开到一半的衣带,他似乎不愿意放过她,伸手探向她的胸口,她脸色一红,急忙道,“你这蚊蛋,精虫上脑啊!任何地方都想嗯嗯啊啊!很抱歉,咱们不是一路的,你去找可以跟你一路的吧!”

萧凤遥失声轻笑,抬手挑起她红透的美丽脸庞,“连你都害羞了,找别人岂不是更甚,嗯?”

意思是……嫌弃她脸皮厚了?

靠之!

她脸皮再厚也没他连脸皮都不要的好吧!

“我害羞是因为,因为……被你气的!”她气鼓鼓的顶了回去,把衣带利落的绑好。

“让朕瞧瞧伤到哪了?”没空再陪她贫,萧凤遥拉开她紧护在腰带的手,蹲下了身要查看。

水潋星愕然,请问,他们刚才是在同一世界里说着不同世界的话吗?

还有,他是有透视眼吗?怎么会知道她受伤了,她明明只是咿呀了声哇!

“别……”见他蹲着非要看她腰侧的伤口不可,水潋星伸手止住了他,前方传来似有若无的窃笑声,她瞪了眼过去,拉起他,“你快起来!堂堂一个皇帝大庭广众之下有如下跪的姿势蹲在女人面前成何体统!”

“你在乎朕的体面?”他以为她连一个眼神都吝于给,断不会在乎他的事了的。

“我……我是在乎我的面子!”别戳中了心,水潋星吱唔的犟嘴道。

“既然如此,那就进大殿让朕瞧个安心!”知她擅长口是心非,他舒心一笑,伸臂,弯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走向靠太和广场最近的金銮大殿。

其实水潋星很不喜欢动不动就被男人拦腰抱起,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很残!可是,对象是他,她竟然可以欣然接受,而且整颗心还如同抹了蜜一样,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颈,任他抱上一个个石阶。

水潋星,你还真是不受训啊!人家赏你颗甜枣,你就乐开了花,完全忘了人家是怎么伤你心的了,完全忘了人家即将是有妇之夫。

水潋星以为他只是抱她入金銮殿就放下来,可是他没有,他脚步未停,直接抱着她踏上高位。

早已退朝的金銮大殿金碧辉煌,金光闪闪的盘龙大柱栩栩如生,气势磅礴。地面上铺的皆是金砖,闪亮出人的倒影。

更让水潋星意想不到的是,萧凤遥要把她放在那张历史上无数皇家子弟争得头破血流的龙椅,那张彰显无上权力、可以呼风唤雨的宝座。

不应该的吧!

“皇上……”她觉得还是悠着点的好,坐旁边就行了。

“四下无人,该叫我什么,嗯?”不顾她的挣扎,他将她放在了龙椅上,高大的身躯笼罩在前,修长如竹的食指抵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带着微哑的温柔嗓音,目光灼热的注视着她道。

水潋星如同被蛊惑了般,坐在这上面,确实有股君临天下的感觉啊!

慈禧太后还得垂帘听政呢,瞧她现在已经坐在皇位上了,要是有摄像机多好,她一定拍下这辉煌的瞬间,永远留存!

她睁着美丽的大眼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张无以伦比的俊脸,他的每一个勾唇对她来说都是天大的诱惑,邪肆又冷情。

“星儿……”这声呼唤仿佛等待了上千年般,深沉的温柔。

抵在红唇上的手指似有若无的摩裟在两瓣弧度极美的嫩唇上,樱花般的唇色勾得他心魂荡漾,随着视线的灼热,手指再也无法满足的撬开她的贝齿闯入她的檀口中,享受那丝绒般的柔滑与温暖。

“唔……”

差点就被他迷了魂的水潋星发出一身轻吟,放进嘴里的手指带着异样的味道,她好看的眉蹙起,美眸瞪视他邪肆的笑弧,于是气恼的用牙齿轻咬在她口腔里作乱的妖指。

“呵……你咬深一些朕会更高兴的。”萧凤遥一点也没有被影响到,只是发出沉沉的低笑声,在檀口里的手指翻搅得更放肆。勾住她的闪躲的丁香小舌,令她酥痒,令她难以逃脱自己特地为她设下的柔情蜜意网。

变态!

水潋星心里只有这么个词,这妖孽,真以为她不敢吗?

好吧!她还真的不敢,咬伤了他率先尝到血腥味的还是她自己,何必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够了!”她双手抓住他的手,一把挥开,红着脸冷冷呵斥。

“还不够!”娇红的芙蓉面又是让他下腹一紧,他声线沙哑,突然猛地反扣住她的双手往旁边的龙椅扶手一压,高大的身躯逼近,俯首由下往上出其不意的封住了这张专门用来惹人心痒的红唇。

所有动作完成的毫无缝隙,滴水不露,让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制服了。

他的唇含住她的上下唇反复轻咬啃噬,每一下,每一下的挠着她的意志力,她不想臣服在他的勾.引下,可是,他却总会知道怎样能让她丢盔弃甲,臣服于他。

待吻得她开始丝丝动情了,他便慢了动作,以难耐死人的技巧将她的耐心一点点消磨殆尽。这时候的她欲念被勾起,已经顾不上什么坚持立场了,她的双臂豪放的勾上他的脖颈,主动伸出丁香小舌探入他的口中。

她想,若她不爱他,她断然做不到这个样子。

在爱的世界里,主动和被动都是互相的。

她控制不住自己那颗狂乱的心,只好由着它带引自己做出动作。

“滋溜……滋……”

暧昧的唇舌交缠的声响羞人的回荡在空旷的金銮殿,水潋星已经彻底软倒在萧凤遥身下,她弓着身享受这个吻。

他们都知道这不只是纯粹的***使然,是这些日子以来分离的思念,还有内心的挣扎破裂。

这是一个用灵魂在交织的重逢之吻。

“嗯唔……不……”

如同天雷勾动地火,萧凤遥的手已经灵活的拉开她的衣裳,一路往下探,所到之处无不勾起星星之火,直到他的手触碰到她侧腰上那处结痂了的伤口……

吻,止住了,勾出银丝闪闪。

“这是怎么来的?”他拉开她的层层衣服,将她的身子微搬掰过去,左侧腰上一道刚结痂完毕的伤口映入眼帘,对他来说是触目惊心!

再大的欲.望也冷掉了!

他冷冷不悦的瞪她。

被瞪得何其无辜的水潋星理智全数归位了,她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某人动作极快的分两边剥开,只剩下一件胸兜歪七扭八的挂在她身上,挡住了白咪咪。她也不扭捏的把衣服拉拢,坐直了身子。

唉!果然是不够坚定啊!被人家一勾.引,什么国仇家恨全都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该鄙视!

“何时的事?为何不告诉朕?”萧凤遥蹲在她面前,放柔了语气,手再次轻轻拨开盖住她伤口的衣裳,指尖在上面轻柔抚摸,细细描绘,仿佛要弥补无法及时的安慰。

他接她回宫不是让她受伤的,才短短两天,她已经把自己全身上下弄得伤痕累累了,叫他如何不心疼。

“是被狐狸精抓的,至于是何时的事……唔,我忘了!”水潋星食指支着下巴昂头故作思索状,而后毫无做作的回答了他的两个问号。

“为何不告诉朕是谁伤的你,不想朕为你出头吗?”他知道她的心很大,可以不计较别人曾经伤害过她。

也就是这样的她更让他心疼!

“告诉你有用吗?难道你会为了一个暖床的女人去质问、去处罚你即将迎娶的皇后?呵……我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把握的事我不会去以卵击石,更不会自取其辱!”

水潋星只是单纯的轻笑,语气里并没有任何的讽刺,也没有丁点的心机存在,她只是真诚的说出心里的话,也说出她难以接受的事实。

“暖床?你怎么可以把自己想成那样!”萧凤遥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因为说出这番话而冰凉。

她果然听到了,听到了他当场允诺无忧在凤临的弱冠大典之后迎娶她的事!

那一夜,她去了轩雪楼!

他完全可以想象她当时是如何心灰意冷的把玉佩留下。

“不然我还该怎么想?对我来说,不是明媒正娶,不管这妃子做得多高、多大、多受宠,都只是替皇上暖床的工具!”水潋星收回了手,在他的视线下坦然的整理衣物。

他们之间早就坦诚相见过无数次,再扭捏,别人不觉得假,连她都觉得恶心!

“星儿,就算暖床,你也是唯一一个,无可替代的。”萧凤遥接过她的动作,亲自替她一层层拉好。

“蚊蛋!你特么才暖床呢!滚远点!谁稀罕!要暖也是别人来给我暖!!”水潋一把扯回了他要替她绑好的腰带,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气死她了,他居然真的顺着她的话承认了她只是暖床的身份。

双手放在她膝上的萧凤遥摇头轻笑,他知道她从来不想当皇后,只是不想看到他真正娶别人!

日夜共寝,心灵交汇,他又怎会不懂她的心思。

“你身子冰凉,的确需要人暖床,不过,只可以由朕来替你暖!”萧凤遥拉着她起身,勾搂住她的纤腰,刻意避开了那一处伤。

水潋星被感动了零点零一秒,而后昂头哈哈大笑。

“堂堂一个皇帝替一个女人暖床,哈哈,笑死人了!”

“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无需太招摇。”

以为那样取笑他会不悦,怎么会这样?

这厮今天一定吃错药了,怎么以前猖狂霸道到不可一世,现在突然宰相肚里能撑船,语气轻柔,动作温柔,就连眼神都柔得几乎能滴出水了。

这是他没错吧?他没有孪生兄弟没错吧?

水潋星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与他相拥而立,站在这至高无上的宝座上,她仿佛与帝同尊,睥睨天下!

想象着文武百官在下面朝他们下跪,这种威风的感觉原来是如此浩瀚庞大,难怪历史上那么多人为了争这位置亡国亡城,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了。

如果不是他过于宠她,恐怕就算她再穿越无数次也不会站在这里,与帝王感同身受。

他对她从来都无所顾忌,既然可以这样信任她,为什么在她和萧御琛、萧凤临等的关系上就无法容忍呢?

真是个不可理喻的男人!

“你身子伤痕累累,还可以随朕出宫吗?”萧凤遥抬手轻轻帮她拨弄方才因为那记缠绵热吻而微乱了的发丝。

“出宫?!”水潋星从思绪中抽神,眨了眨星眸,不敢置信的道,“你愿意让我出宫?”

“嗯,以后你随时出宫都可以,但必须有朕陪着。”他知道要她一直待在皇宫里就好比把她关在牢里,迟早会把她的笑容一点点抹杀完。

他从来就没想过让她一生都困在这高墙绿瓦里,难以自由!

其实,他要的也很简单,就是他陪着她,她也陪着他,如此足矣。

“为什么非要你陪,也不怕别人嫌你碍眼!”水潋星呶呶嘴,小小声的嘀咕。

“从刚才的那一吻里,朕知道你不会。”萧凤遥邪笑,侧头,唇瓣凑近她耳畔,以呵气般的嗓音传送暧昧。

水潋星脸儿一热,转过身面对他,双手放上他的双肩,慵懒媚笑一个,在他防不胜防时,曲膝毫不留情的撞上他的腹部。

“叫你得瑟!”她放开他,解气的弹弹指甲。

萧凤遥痛得闷哼一声,揉了揉被她踢中的腹部,上前再度勾搂住她,提气,飞身而下。

“再多待在这里一刻,朕会想继续方才未完成的事!”

两人刚落地,水潋星耳边就听到了这么一句暧昧的话,她慌得推开他,快步往外走去。

“色胚!也不怕被别人说成荒.淫无度!”

萧凤遥紧步跟上,“为你,我心甘情愿!”

·

看今日的大街上人行稀少,身边又多了个从头到尾心情都好过她的男人,水潋星恼然的抬脚将地上的小石子狠狠踢了出去。

“哎哟!是谁!是谁打本少爷!”

前面传来青嫩的男声,这踢出去的小石子真巧砸中了刚从某饭馆里出来的人!

干了坏事的水潋星立马拉来萧凤遥,自己移形换影躲在他身后,一双眼悄悄往那边瞟去。

那是一个约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他正捂着被石头砸得起包的额头,气焰凌人的指着围观的路人,穿着不止华贵身边还带着俩家丁,看来来头不小。

艾玛!她知道自己脚力不差,可也没必要这么准啊,而且还砸中了头肥羊!

萧凤遥收起折扇,伸手将她拉到跟前,不让她做缩头乌龟。生平第一次无意做坏事的水潋星不敢面对受害者,把头低在某人的胸膛前,用手挡住侧脸,完全是心虚的反应。

萧凤遥用折扇敲下她挡脸的手,水潋星气得跺脚的瞪了他一眼,索性埋首进他的胸膛,双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襟解恨。

“知道闯祸了吧?”萧凤遥大手抚上枕入怀里的小脑袋,看似责备其实不然。

死埋在她怀里的小脑袋乖乖的点点头,表示知错。

“是哪个找死的,给本少爷站出来受死!”前面的受害者嚷嚷了。

“……”木人回答。

“你?!还是你?!”那小男孩惹急了上前就随便揪住两个围观的过路人盘问,其中还有一个是高龄老者。

听到年老的惨叫声,水潋星惊然退出宽阔的胸膛,回过身去,越看越觉得自己对不起乡亲父老,只能说她踢出去的石头太长眼了,绝无虚发。

“好啊!没人出来承认是吧?来人!把这里凡是男的全部给本少爷抓起来,本少爷要好好审审!”那小公子哥松开了推开了那个老朽,对身后的两个家丁道。

听到这话围观的人立即如遭猛兽一哄而散,别看两个家丁很瘦小,动起手来力劲可毫不含糊,没几下就便打趴了好多个逃命的男人。

小男孩还疼得龇牙咧嘴的摸着头上的红包,瞧见有人可以出气了,上前抬脚就一连踹了好几脚被打倒在地上的几个男人,“本少爷叫你们跑!看你们还怎么跑!”

“萧凤遥,你是男人吗?赶紧想办法啊!”水潋星看着旁边这男人一脸看戏的表情,急得揪他衣袖摇晃起来。

“星儿,千万别总是质疑我是不是男人,不然你会知道后果!”萧凤遥俯首在她耳畔用仅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

水潋星脸唰的红了,她瞪他,气鼓鼓的甩开了他的手。

“等一下!”

在她想个万全之策时,突然,另一个稚气未退的男声自人群外响起,语气平稳有力。渐渐聚拢上来的看官立即循着声音的方向自动让开了一条道。

“本少爷倒要看看是哪个瞎了眼的敢管本少爷的事!”

那小男孩回过身去,话音刚落,瞧见正从人群外走进来的人时,本还跋扈的脸色瞬息沉了下去……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封住灵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