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7章:封住灵魂

《皇妃勾心斗帝》

第77章封住灵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小男孩回过身去,话音刚落,瞧见正从人群外走进来的人时,本还跋扈的脸色瞬息沉了下去。爱残颚疈

“原来是你!”

“张少爷,我想这只是几个顽皮小孩子不小心踢中的吧,咱们不也经常拿小石子来踢吗。”走进来的是一个用发带简单束发的男孩,他大约八.九来岁,身穿华服,不难看出他的高贵。

“你说得对,可能只是小孩子的无心之失,我要真追究还真是我的不对了。”恶霸男孩挥手让手下人放开了那些无辜百姓,一脸谄笑。

事情突然有了转机,水潋星也觉得意外,而且平息这件事的居然是一个看起来也才仅八.九岁的男孩,古代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濡?

看那个恶霸少爷起码都十三四岁了,就凭他一句话就不再追究,这小男孩的身份不免让人好奇。

“诶,你有没有觉得那小孩有点熟悉?”水潋星轻轻拉扯萧凤遥的衣袖,看向前面正和恶霸男孩攀谈的小盆友。

“你谁都觉得熟悉!”萧凤遥拉住她的手,放在掌心里,带着她转身离开谔。

转身前小玄子接到了他的眼神,立即明了的尾随在后,想办法消失,尾随小男孩离去。

“那是我人缘好!”水潋星得瑟的挑眉,扳开他紧扣的五指,不停的回头望那小男孩与他们背对而行。

真的是她的错觉吗?

为什么她觉得那个小男孩的淡定以及眸中那抹温润和嘴角那暖阳般的笑弧似曾相识?

·

出宫他们必去的地方就是轩雪楼。

才刚进轩雪楼,还没坐下呢,苍轩和萧凤遥就神神秘秘的起身离开了,柏雪告诉她:“大男人有大男人的事,别管他们!”

不知道为何,水潋星总觉得怪怪的,至于是哪里怪,她说不上来。

和柏雪聊的无非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再就是女人和男人之间的事,接着就是女人和女人的事。

聊到口干舌燥,水潋星终于知道今天怪在哪了,平日里柏雪没有那么滔滔不绝、天南地北,有事没事的乱扯一通。反而,她今日是沉默派,连点头回应都心不在焉,脑海中一直闪出萧凤遥和苍轩离开前,他侧眸看她时的那个诡异的眼神。

“星星,你说我孩子生下来该取什么……”

“柏雪,我去趟茅厕!”

顾柏雪好不容易从男人讲到女人,再从女人讲到孩子,终于扯到孩子的名字,倾听者突然表示歉意的打断她的话,笑道。

“啊?你要去茅厕啊!不能忍忍吗?”顾柏雪有些不乐意的起身,瞥向后院的回廊方向。

“姐姐,人有三急,要你,你能忍么?”水潋星翻翻白眼,瞧这女人那贼样,后院一定有猫腻!

“好……好吧,你去吧!快去快回,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顾柏雪依依不舍的握着她的手,好怕她一去不回似的。

水潋星点头,挪步,飞快下楼。

见水潋星离去了,顾柏雪垂下脑袋,暂时松了口气,倒了几杯茶咕噜噜喝个底后,一想,又不妥,她还是得跟上去盯着才行。

·

轩雪楼后院,水潋星借着尿遁,悄悄把所有的房间都瞄了个完毕,可就是没见到苍轩和那蚊蛋的身影。

难道他们根本没回后院,而是出去了?

正当她纳闷的沿着回廊走回去,前方倏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她抬眸一看是顾柏雪,还有从拐角处出来的苍轩,她赶紧隐身到足以遮住她的回廊大柱后。

“说了多少次,怀胎期间不可以用跑的!”苍轩箭步上前,避免妻子跑多一步。

“我是不得已啊!星星呢?”顾柏雪往他身后看了眼,问道。

“她不是跟你在一块吗?”苍轩为她拨开跑乱了的发丝。

“她说要去茅厕!既然你没看到她,那估计是她从另一边回廊出去了。”回廊分两边通向前堂茶楼,所以,就算苍轩没看到她也是正常的。

“以后人命关天的事也不可以跑了!不然,看我怎么治你!”苍轩轻拧她的鼻子,联想到她刚才用跑的过来,还是心有余悸。

“我知道了!看把你吓的!我真希望我肚子快点大起来,快点把孩子生出来,这样我就可以无拘无束了。”顾柏雪撇撇嘴,为什么孩子非要十月怀胎啊!

水潋星见到他们只是说一些夫妻间关心的话,心想是自己多虑了,正要现身,倏然……

“对了!小遥遥呢?”突然想起没看到萧凤遥,顾柏雪问道,也止住了水潋星现身的念头。

“他带着穹山仙人回茶楼去了,现在只怕已经和你的星星碰上面了。”苍轩道。

穹山仙人?

什么玩意儿?

“你说,穹山仙人真的能把星星的灵魂彻底封在这个舒妃的身体里,身魂合一吗?”

暗中的水潋星脸色唰的惨白,灵魂仿佛被抽空了般,痛得难以呼吸。

难怪,她觉得今日很不对劲,原来,原来早就预谋好了要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将她的灵魂彻底冰封在舒妃的身体里,直到死的那一刻才能脱离。

他们,好狠心!

“可以的,穹山仙人并非浪得虚名。”苍轩安抚顾柏雪的担忧。

“轩轩,我难以想象,若是星星事后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怨恨我们。”顾柏雪依偎进丈夫的怀里。

“我已经知道了!”

身后传来的娇脆嗓音令夫妻俩浑身一震,瞠目的回过身去,看着从大柱子后面出现的女人。

她的脸苍白胜雪,她的眼瞳满是失望和凌厉,随着她走过来而摆动的双手紧攥成拳,鹅黄色与白色衔接的衣袂迎风摇曳,仿佛更衬出她的凄楚。

“星星……”柏雪心虚的叫她,有些惭愧的对上她的眸。

“是他的命令,我不怪你们。”站在二人面前,水潋星沉冷的道。

“星星,我想你也知道,他认定了你就不可能放你离开,哪怕不择手段!”过去,不是没发生过偏激疯狂的事,她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又如何,他认定,我就得以他来划地为牢吗?苍轩,柏雪,我相信你们也是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应该知道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尊重,而不是一味的占有和强势,那会让人喘不过气来!”水潋星从他们身边走过,特地停了下来,道,“他,到底还是太自私!”

“轩轩,你快追上去阻止星星啊!”顾柏雪拉着还杵着不动的男人催促道。

苍轩望着那决然的背影,摇头轻叹,“爱,又何尝不是自私的占有呢!总有一天,她会知道被他那样占有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顾柏雪沉默了,既然星星已经知道了他们再追上去只会让事情更糟糕,还是让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吧。

·

“萧公子,令夫人呢?”

坐在萧凤遥对面的是一个鹤发白眉,身穿白色道服,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

“在下已经令人去找了。”萧凤遥抿着无味的茶水,淡淡道。

方才他已经跟这个仙人说好了,也见到了他徒手生白光,更亲身体验过被他抽离灵魂的感觉,他相信这个人能实现他想要达到的结果。

仙风道骨的老翁从见萧凤遥的第一眼心里就有了敬畏之意,也许是因为他至高无上的身份,又或许因为其他。

他身上有一道不寻常的光,若隐若现。

能生在帝王家,坐到权势的顶峰,前世必不可小觑。

倏然,正干等的老翁缓缓站了起来,仿佛发现了什么欣喜的事,瞠目瞪着正朝这边走来的那个女子。

他知道,必是她无疑!

萧凤遥随着他的惊喜回身望去,只见正等着的人儿不知何故,周身散发着一股气腾腾的火焰,越是靠近他双拳越是攥得紧。

“星儿,上哪了?让我一阵好找。”萧凤遥起身迎上去,手还没碰到她就已经被冷冷挥开。

“你当然希望快点找到我,好让你的奸计得逞!”

面对水潋星锋利的话,又正巧看到尾随上楼来的苍轩夫妇一脸愧疚,他似乎明白了。

“星儿,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放你离开,不放你离开不代表你不会离开,所以我别无选择!”萧凤遥说罢,眼眸一沉,快如闪电的出手扣住了她的皓腕,水潋星正要反抗,倏然,锁骨处一麻,全身动弹不得了。

“萧凤遥,你放开我!!”整个茶楼只剩下相关人员,大门早已关上,外面也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这下,她真是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

“星儿,只要你留下,朕不在乎你的恨!”读出她眼中的恨意,萧凤遥硬下心,背过身去不看,摆手道,“动手!”

那白发苍苍的老翁靠近水潋星,“孩子,别怕。”

“老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了,你那点把戏骗骗小孩子还可以,想骗我,再回去修炼几百年吧!”全身动弹不得的水潋星只能以眼珠子来表示自己此刻的愤怒。

“好猖獗的语气啊!不愧是来至未来世界的人!”

这下,水潋星嘴角的不屑僵住了,他怎么会知道她来自未来?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头,真的有两把刷子。

“既然知道我不属于这里,你要逆天而行吗?”水潋星冷静下来问他。

“何不认为这是冥冥之中早就注定的事?”老翁扬起神秘莫测的慈祥笑容,抬手就要往她的天灵盖覆上去。

“等一下!萧凤遥,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关键时刻,水潋星叫停了,她看向背对着不敢看她的萧凤遥。

萧凤遥默许,摆手屏退所有人,却没有点开她的穴道。

水潋星看着眼前这张充满无奈且冷漠的俊庞,想到他出宫前对她的所有柔情都是假的,只是为了骗她上当,她心寒的同时也伤心不已。

她一次次的相信他,他却一次次让她失望透彻,一个人能付出的信任是有限的,是否等她再也无力相信他的时候他才蓦然回首?

“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自私的把我强留在不属于我的世界里,你可曾想过,我那个世界也有在等待我回去的双亲?你把我强留在这里无非是让我死!”

两行清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滑落脸庞,她泪眼裟裟的望着他,第一次放任自己在他面前哭,哭出心里他所造成的委屈。

黑如曜石的双眼怔怔的看着那两行晶莹泪珠,自认为冷硬的心紧紧揪成一团。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完整的泪,以往,她都只是泪盈于睫,未曾真正的落泪,想来,这次他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她那个世界有等待她回去的双亲,她又可曾想过,他这一放手,就将永远失去她了?

他从来没有过要失去她的打算,有她的陪伴这颗心可以平静,他从头到尾都只想要她好好陪着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可能失去她。

他贴近她,点开了她的穴道,在她挥手挣扎的瞬间俯首擭住了她的唇瓣,紧紧封住之后慢慢松开,薄唇带着水潋星感觉不到的颤抖轻轻贴着她因为抽泣而颤抖的唇。

“你的泪太锋利,朕抵挡不了。”他贴在她的唇上,呢喃似的道,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一手将她的双手扣在她背后,让两个人静静相贴。

他的指腹轻轻抹上挂在她颊边上的泪珠,“朕懂了,是它让朕懂了,即使朕烧了藏书阁,封了你的灵魂,你的心、你的牵挂都不在这里,就算朕毁了整个世界也无济于事。”

是她太好强,从来没在他面前真正落过泪,待他真正看到她晶莹的泪珠那样凄然的挂在她姣好的脸上,仿佛滴穿了他冰冷的心,让他无法再坚持初衷。

他一直以为,女人最致命的是她们有让男人无法抗拒的身体,原来不是,一滴泪就足以让他所有的坚持都崩塌。

“那你还会让那个老头把我永远封在这具身体里吗?”意外得到他理解的水潋星扁吸着鼻子,哭得像个小孩子,撅嘴问道。

“答应朕,只要还在这里一刻就陪朕一刻,好好陪在朕身边,可好?”这是他最大的让步了,光是想到她那样委屈的泪,他的心就痛得难受。

如果这就是别人口中的爱,那就是吧!

他之前想,就算她恨他,他也不会在乎,可是看到她的泪后,他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他在乎,在乎她的恨,在乎她的泪,在乎她所有的喜怒哀乐,他害怕往后看到一个快乐开朗的人儿变成整日以泪洗面的深宫怨妇。

“那你还会娶你的小师妹吗?”水潋星由撅嘴变成了扁嘴,小手无措的对着,有些得寸进尺。

“在你离开前不娶!”他炯亮的直视着她允诺,而后重重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拥着她,最后一句话在她耳畔乞求式的补充,“不想朕娶无忧就永远不要离开!”

“呜呜……蚊蛋!你总算人性化了!可是为什么这么人性化的你反而让我很想哭!”水潋星感动的抡起粉拳轻捶他的肩膀,靠在她的肩膀上泪如雨下。

她以为他永远都不会领悟她的心,永远都不会顾及她的感受,我行我素,自私霸道,没想到今日会由失望的深渊里腾飞天堂。

“哭吧,只许哭这一次!”萧凤遥搂紧她,枕在她的发丝上,轻吻发香。

“呜呜……哭一次已经够丢脸了!”水潋星报复式的拿脸蹭着他,把泪水全都蹭在他那昂贵的华袍上。

“别把鼻涕也蹭朕身上了。”虽这么说,他还是更加拥紧了她,默许她的孩子气,望着外面蔚蓝的天空,两泓深潭般的黑眸仿佛被夜光照亮,熠熠生光,他释然的吐纳一口气。

这样会跟他撒娇,会跟他闹,会对他笑,会对他哭的女人才正常,他庆幸,他醒了!

“你不给我偏要蹭!”水潋星抬起哭得鼻子、眼睛都发红的脸,对他昂高下颌挑衅,萧凤遥唇角上扬,正要开口,柔软的唇瓣猛地主动贴上了他的。

如果这是她所谓的蹭,那他乐意之至!

柔嫩的樱唇蜻蜓点水般的在他唇上印上一吻,灵动的眼睫调皮的扑扇了下,撤离薄唇一点点,又吊胃口似的贴近,要吻不吻的。按耐不住的萧凤遥伸出手,大掌扣住了她的后脑,轻而易举夺回了主导权,不再给她玩火的机会,撬开她的贝齿,舌尖长驱直入,让这个冰释前嫌的吻更加炙热火辣……

·

当水潋星挽着萧凤遥的手下楼时,所有人目瞪口呆。

尤其是苍轩,在他看来,这位星星可比猩猩还难搞啊,怎么才屁会的功夫就把人给收拾得如此服服帖帖了。

苍轩是深深的服了!

看到他们这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样子,他是由衷替他们开心的,早知道以前就跟这位皇帝小师弟讨教了,也许,他和柏雪还不至于走那么多弯路。

“诶!老头,要让你失望了喔!我可当不了你的白老鼠了!”走到那老翁面前,水潋星更加得瑟的与萧凤遥十指紧扣,昭告他们情深似海。

“无妨,见到你们如此,我这次也总算没白来!”老翁笑吟吟的抚着白须,“老头我乐于见到你们这样啊!”

看不到老头失望生气的脸,水潋星有些沮丧,但还是很高兴,至少这个老头是明智正直的老头,她还以为他只是一般的江湖术士,没想到他不止外表看起来像得道高人,内里还这么豁达开朗。

这样的老人家的确是值得尊重的!

“孩子,后会有期了!”老翁跟水潋星道别,那抹慈祥得诡异的笑容让她头皮发麻。

“唔……你说错了,是后会无期!”水潋星把头摇得似拨浪鼓,纠正道。

她才不要跟他后会有期呢!他的靠近会让她全身虚寒颤栗,连她都解释不了这种怪异的感觉,若是再见,一定没好事!

“哈哈……我们一定会再见的!”老翁开怀大笑的拂袖离去……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男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