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79章:指婚

《皇妃勾心斗帝》

第79章指婚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在大家拭目以待时,萧凤临依依不舍的收回了视线,重新面对萧凤遥,“回皇上,臣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爱残颚疈”

萧凤遥眸色淡淡闪过一丝无人难以察觉的慌乱,他特地看了眼座下的水潋星,悬着一颗心道,“那么,永乐王是想要什么呢?”

“臣要……”萧凤临的目光再度看向水潋星,也将悬疑留到了最后,他深深的看了好久好久之后,才重新回过头来,拱手作揖道,“回皇上臣觉得我南枭国此时正是需要谋臣的时候,太傅大人历经三朝,必定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臣恳请皇上让太傅大人官复原职,人在其位才能为国家谋利,若是让他做个五品官,实在太大材小用。”

此番话一说完,现场一阵唏嘘,有的意外,有的早已在意料之中,毕竟太傅大人是永乐王的舅舅,只不过令人不解的是,这永乐王居然用这么个可贵的愿望去成全了太傅?

水潋星几乎是在萧凤临话音刚落的同时松了口气,还好,只是白担心一场,如果这娃真提出要她的要求的话,今天还不知道是怎么收场呢濡。

只是,凤临为什么三番四次的将依依不舍的目光投在她身上,那无奈妥协的眼神看得她心惊肉跳。

她一直以为他不喜欢参与朝政,不喜欢这些尔虞我诈的争斗,为何今日要以萧凤遥许他的愿望让夜承宽那老贼官复原职?

难道这里面有猫腻邬?

视线移到燕太妃脸上,只见她脸上虽然面带微笑,却笑得分外勉强,水潋星心里打了个激灵,该不会,他们已经窝里反了吧?

她昨晚听到小玄子禀报说,那个小男孩是夜承宽收养的义子,看那眉宇,那气势,颇有帝王之相。

难道夜承宽脑袋临时转弯,想要扶他的义子上位?

“传夜承宽觐见!”

“传夜承宽觐见!”

……

一声接一声的通传响彻四周,回荡在整个太和广场。

不一会儿,夜承宽身穿五品官服进来了,他来到离帝位只有五步之遥的地方下跪行礼,“罪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萧凤遥摆手,“夜承宽,永乐王用朕允他的愿望让你官复原职,朕,君无戏言!以后好好为朝廷效力!”

萧凤遥说完官方的话,心里隐隐担忧,他担心的事还是要发生了,凤临不可能永远那样单纯无忧。

他的野心真被那些人唤醒了,人,一旦有了野心,要多狠都可以!

“臣,谢主隆恩!日后定当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夜承宽刚奉承完,水潋星忍不住在心里哂笑,场面话谁不会,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

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侮辱了里面的每一个字。

“凤临,弱冠之后代表你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子大丈夫了,男人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你心中可有心仪的姑娘,若没有,朕就做主替你指婚了!”

皇室祖规是如此,凡是行弱冠之礼的男子都得选一名女子成婚,萧凤遥想,若是当年他的弱冠之年并非在兵荒马乱,战祸连绵时期,若母妃没死,若他能够平静安然的长大,此时的他应已妻儿满堂。

萧凤临也知道自己无法悖逆祖先定下的规矩,这就是他之所以一直依依不舍的看着水潋星的原因,若是没有太傅这件事,他开口的要求必定是要娶她为妻,哪怕是不顾一切,哪怕是被天下人耻笑他争夺兄嫂。

他想要娶的女子只有她!

听闻,昨夜她又在盛华宫侍寝了,虽然他才弱冠,可是对于男女之间该发生的事他也知一二。

星星,她原谅了皇兄,只有原谅了皇兄,她才会在盛华宫过夜。

她和皇兄和好了,他真心替她开心!

只要她好,他就无所谓!

“回皇兄,凤临想娶的人是西擎国的辛岚公主,还请皇兄成全!”谈到成家的事,自然不再拘于君臣之礼了。

“好!”萧凤临话音刚落,水潋星第一个站起来拍掌叫好,辛岚那丫头虽然刁蛮,不过她听说今日来她已经变成温驯的羊儿了。

那丫头虽然有些公主气焰,不过心肠倒也不坏,她相信,她和凤临可以得到幸福!

瞧,她家凤临这不是被感动得要以身相许了嘛,唔,不对,是感动得要马上把人家娶进门!

萧凤遥看向率性的水潋星,勾唇轻笑了声,道,“辛岚公主美貌无双,又机灵可爱,还是西擎国的公主,与你可谓是天作之合,朕这就下旨,准你们择日完婚!”

“谢皇兄恩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萧凤临心情沉重的谢恩。

·

一系列繁琐的请恩谢恩过后,宴会便开始了。广场上歌舞昇平,众人把酒言欢。

广场上的座位分长龙式的两排,水潋星看着从入座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喝着酒的萧凤临,心里不免惆怅。

她看得出来,他并不开心。

虽然说,在场的所有人他应该是最开心的一个,可是,他所呈现出来的表情并非如此。他一个人盘膝坐在那里,别人敬他酒,他二话不说端起酒樽就喝了个尽。

她觉得,一夕之间,这单纯的孩子真的变了,变得有些难以捉摸,仿佛有一道沉重的枷锁强行加在他身上,他想挣扎,挣扎不开,只能无力去承受。

“舒妃,上朕这来!”

见到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萧凤临身上,高位上的萧凤遥隐隐不悦,下了命令。

只是……

“娘娘……”

站在身后伺候的青儿见她好像没听到,赶紧上前一步,悄声提醒。

水潋星恍惚过来,抬眸对上一双闪着冷光的黑瞳,她撇撇嘴,起身,拂袖,走上前去。

“啊!”

还差两步才到他身边,某人已经等不及的伸手将她拉入怀中,让她仰躺在他的怀里。

“真是不知死活,当着朕的面竟敢一直盯着别的男人瞧。”搂在腰后的大掌悄悄往下,放在她的翘臀上惩罚性的轻掐了下。

“蚊蛋,吃醋也要看场合!”他这样光明正大把她抱在怀里,暧昧的跟她咬耳朵,她也会害羞的好不好?

她没有兴趣给人当教材啊!

不用回头看,她已经感觉自己快要被那些目光凌迟了,女的肯定是嫉妒得想要杀死她,男的肯定是觉得她祸国殃民,当众媚惑他们英明神武的帝王。

呜呜,她不是故意的啊!她只是上辈子烧了高香才碰上这么个疯狂随性的男人。

“以后不许看除了朕以外的男人!”萧凤遥霸道的命令。

“那可不行!美色就是用来养眼的,这命令,恕我不从!”水潋星揪着他的衣裳打圈圈,要知道这身龙袍别人一辈子都不敢碰呢,到她这里,撕掉都没关系!

“朕,不够俊?”他浓眉微蹙,旁若无人的与她谈情说爱起来。

他自认为他的俊是天下无双,怎么到她这里就满足不了她了?

很好,这女人让他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面貌不自信了!

“你……”水潋星看着他俊美绝伦的脸庞,看到他屏息等待她的回答,不由得恶作剧的顿了下,故意面露嫌弃的道,“你俊是俊,不过……总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嗯?”这下浓眉蹙得更深,难道,他的俊,当真入不了她的眼?

“瞧瞧这鼻,这眼,这眉,这轮廓,啧啧……”水潋星横躺在他怀里,每说一处,纤纤葱指就划过那一处,啧啧称奇,也完全勾起了某人的心。

她这表情是怎样的嫌弃啊!

萧凤遥的好心情彻底没了,他沉下了脸,放她到旁边坐着,郁闷的拿起酒樽昂头喝尽,入喉,除了微微的辛辣味,并无味道。

水潋星溜了眼空了的酒樽,主动接过侍酒婢女手上的酒壶,替他斟满。萧凤遥又皱眉看她,这女人就没看出来他在不悦吗?她,就不会哄哄他?

“喝吧!”水潋星把酒斟得满满的后,叫他继续喝。

萧凤遥在心里吐了口黑血,千万别对她抱有她会劝酒的希望,她那小心机是巴不得他喝醉呢!

“灌醉朕,对你有何好处,嗯?”萧凤遥侧首,呵气般的嗓音带着淡淡酒香的气息扑洒在她颈畔。

水潋星觉得自己瞬间酥了,他侧眸目光温柔的模样真特么勾人,半垂的眸潋滟惊华,再加上他低沉邪美的音色,简直能溺死人啊!

“朕,让你心魂荡漾了吗?”她一脸被他迷惑了的样子,萧凤遥受伤的自尊心多多少少愈合了一点点。他伸手勾上她的脖颈,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舌尖轻刷过她晶莹剔透的耳垂,她敏感得大大的惊颤,本能反应的就要推他。

“蚊蛋,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因为他的***而热了身子,只因,他的靠近,他故作暧昧的嗓音,他灼热的气息皆让她回想起昨夜癫狂的爱爱。

“你真香,会让朕控制不住想要……”萧凤遥略带沙哑的呢哝,指尖轻轻挑开紧包住她玉颈的衣襟,垂下的眸光正好看到被隐藏在衣襟里的吻痕,那是他昨夜在她身上烙下的。

想到昨夜,他下腹又不受控的发热起来,回想到她在他身下绽放的娇媚,他的欲.望如起潮般波涛汹涌而来。

“萧凤遥……”水潋星惊恐的低声叫他,面容已然微怒。

知道再闹下去,她真的会生气了,萧凤遥轻吻了她的发丝,放开了她,再面对众人的视线他若无其事。

“你还没说灌醉朕有何企图。”萧凤遥持起酒樽在指间把玩,那抹妖孽的笑弧只会对她一人绽放。

“灌醉你就可以看你的醉态了啊!别人说酒后吐真言,我想试试这是不是真的!”水潋星俏皮的笑道。

在他的影响下,她似乎也可以旁若无人的跟他‘谈起情’来了,她的视线不经意的掠过下面那排妃子席,嗯,个个都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的眼神,那种感觉真特么爽!

尤其是莫无忧,对她嫉恨毫无隐藏的表现在脸上,好像她夺走了她最宝贝的东西一样。

好吧,她还真的夺走了,萧凤遥答应她,在她没离开以前,他不会娶无忧!

这是他的承诺!

她知道,他既然选择允诺于她,就一定会做到!

“你想听朕说什么话,嗯?”看到她对他露出调皮的微笑,他就忍不住想要跟她***。

“你想知道?那你就醉一次给我看啊!”水潋星倾身上前,故作神秘的笑道。

萧凤遥勾唇低笑,昂首把那杯酒全数灌入,水潋星以为他真的当真了,心里得意,却没注意到他眼底闪过的一丝危险光芒。

笑意未达眼底,他倏然快速出手扣住她的后脑,软嫩的唇瓣紧紧封上了她的。

酒水被他强行过渡过来,瞠目的水潋星好看的眉顿时皱起,好烈的酒,她的喉咙会不会被烧坏啊!

萧凤遥吞下大半的酒水,然后粗粝的火舌又在她迟迟不敢吞咽下去的酒水里席卷,又替她分担了不少,最后落入水潋星喉咙的也只有一丁点的过喉之酒。

萧凤遥在满是酒香的唇瓣中肆无忌惮的纵横了一番,才放开了她。

“有你陪朕一起醉,甚好!”他的食指抹过她湿亮红嫩的唇瓣,而后当她的面放到嘴边轻吮,那画面,还真是让人惊心动魄。

“不知羞!”水潋星红着脸抹唇。

萧凤遥低低而笑,取来一块点心,递到她面前,“吃一块,缓缓酒味。”

水潋星顺从的张开嘴咬了一小口,剩下的一大半,萧凤遥直接放到自己嘴里去了。

两人在上面的互动多多少少还是落入了众人的眼中,看来,皇后的位置由谁来坐已经昭然若揭!

瞧皇上那样宠舒妃,在场的男人都忍不住也想回家抱着软香如法炮制一番了。

始终看着这一幕的萧凤临眼里闪过落寞之色,他以为只要皇兄对星星好,他就会替她开心,可是,当亲眼看到星星躺在皇兄怀里,对皇兄笑,他的心就很不是滋味。

他是不是真的变坏了?

·

流云宫的西厢

“公主,公主……”

絮儿快步从外奔跑进来,跑到床榻前,对着躺在榻上的辛岚道,“公主,天大的好消息!”

“絮儿,是不是八皇子他被封为王了!封了什么王!都赏赐了什么?他开不开心?嘶……”

“诶!公主,您别动呀!这样会牵扯到您的痛处的!”

絮儿上前按下激动得要起身的主子,把她扶起来,让她坐在床前,唠叨式的道,“奴婢还是喜欢以前的公主,真不知道舒妃到底安的什么心,让你改变,现在好了,这一改变,差点就把小命搭上了!若是被咱们的皇上知道了,絮儿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絮儿,本公主是心甘情愿的!这点苦算得了什么!你快些告诉我他的事!”几天前,萧凤临好不容易从宫外回来,燕太妃一怒之下将他软禁,并且命她好好看着,若他出了流云宫就为她是问。

她不忍心看他一直郁郁寡欢,所以就偷偷帮他了,没想到萧凤临没回来反倒被燕太妃知道了,她一直被罚跪在佛殿前,跪到她儿子回来为止,膝下还铺了青石。

她从来不知道南枭国的刑罚是这么严格,这么毫无人性的!

她以为只要萧凤临回来她就没事了,没想到他这一去就去了一夜,她跪了一天一夜,现在才会一直躺在榻上。

“不过,公主的付出总算有回报了!八皇子,不……现在应该叫他永乐王了,皇上封了他为永乐王,赐王府一座,而且他还亲口请求皇上赐婚,要与公主你择日完婚了呢!”絮儿由衷的替主子高兴。

本来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逃出皇宫周游列国,没想到会碰上八皇子,公主从此不可自拔了。

“真的?他真的要娶我!”辛岚欣喜若狂,不敢置信的再三确认。

“是!现在,只怕整个南枭国都知道了呢!公主,等你养好伤,就可以做南枭国的永乐王王妃了!”

“他真的要娶我……他真的要娶我了!”辛岚激动不已的反复自语。

她以为他很讨厌她的,没想到关键时刻,他开口要娶的人会是她!

她真的很高兴!

“那……公主,两国联姻,南枭国的皇帝必然会派使者前往咱们国家告知我过皇上,到时候……可怎么办?”絮儿担忧了起来,毕竟她们是偷偷溜出宫的,离开西擎国到至今都快三年了,皇上却对她们不闻不问,如今公主突然要成亲了,皇上会不会勃然大怒?

“不会有事的,就算皇兄再怎么生气,他也会看着母后的面子上不敢反对的!萧凤临,本公主是嫁定了!”

她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地步,谁也阻拦不了她要成为他的妻子……

·

入夜,白日的喧嚣彻底沉寂。

落霞宫

燕太妃与夜承宽一前一后进入内殿,萧凤临跟在身后进来。

“你满意了吗?太傅大人!”燕太妃陡然收住脚步,冷厉的回过身来,咬牙切齿的问。

“妹妹息怒,为兄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谁让你儿子是扶不起的阿斗!我能忍到现在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夜承宽笑着走到旁边的座位入座,仿佛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

“夜承宽,不准你辱骂我娘!”萧凤临觉得很愧对自己的母亲。

“难道不是?这么多年像个傻子一样任人摆布,为了个女人就要死要活的!不是扶不起的阿斗是什么?”夜承宽轻蔑的讽刺。

“你……”

萧凤临气不过的抡起拳头,燕太妃及时拉住了他,把他拉在身后,像一个伟大的母亲捍卫自己的儿子。

“如今你的目的已经达到,还不快把你的人给撤了!”她满脸恨怒,她就是太相信这个至亲才会落得这么个束手就擒的地步……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投个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