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80章:投个胎

《皇妃勾心斗帝》

第80章投个胎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今你的目的已经达到,还不快把你的人给撤了!”

她满脸恨怒,她就是太相信这个至亲才会落得这么个束手就擒的地步。爱残颚疈

昨天,她也才知道,原来她身边的所有人,除了自己的儿子,其余的都是夜承宽暗中安排在她身边的人。

昨天,他隐藏多年的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以软禁她为由要挟凤临在弱冠大典上要求皇上让他官复原职,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一步步实现他的野心!

可笑!她明明告知过他女儿,往往背叛她的人会是自己的至亲,没想到这句话如今会应验在她身上濮!

“不急,为兄我还需要永乐王的帮助呢!”夜承宽起身,来到他们面前,看着已经无法回头的萧凤临,露出一脸的阴笑。

“我已经帮你官复原职了,你还要我帮你什么?”萧凤临第一次因为恨而把拳头攥得这么紧,若不是母亲的性命受困,他不会怕他。

“帮我杀了舒妃!馁”

“不!”萧凤临坚决的道,“要我杀她我宁可你杀了我!”

昨夜他也以为这又是母妃和夜承宽演戏来骗他的,可是当看到母妃被狠狠踩在地上时,他才知道,整个落霞宫都被控制了。

“她不死的办法有两个,一,你母妃死!二,你让她为我效命!”

萧凤临陷入危难中,母妃不能死,她更不能死,可是要她为夜承宽效命比要她的命还痛苦。

他怎么可以让她陷入痛苦中?

“如何?”夜承宽势在必得的笑。

“好!我答应你!不许伤害我母妃!”萧凤临犹豫再三还是暂时答应了。

“金福,好好照顾燕太妃,可别让她出了什么闪失。”夜承宽暗藏玄机的道。

燕太妃也是昨天才知道金福是她大哥打从她进宫就派在她身边的人,她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恶寒。

她自以为了解透了人心,没想到,竟载在自己的自大上。

“金福,哀家这么多年来对你也不差,总不会连让我们母子说一会儿话都不可以吧?”

夜承宽离开后,燕太妃看向伫立在一旁的金福冷冷道。

金福犹豫了下,而后点头,“奴才这就退下。”

“母妃,是孩儿不好,如果孩儿早些听从母妃的话,让自己强大一些,母妃就不必受制于他了!”萧凤临自责的单膝跪在燕太妃面前,他想,如果这些年,他不是有意逃避,现在就不会是这般局势了。

“孩子,现在也不迟。”燕太妃欣慰的扶起他,让他坐在旁边。

“母妃有办法??”萧凤临坐下,皱着眉问。

“你不是快要娶辛岚公主了吗?辛岚公主是西擎国最得宠的公主,据说她的一句话可以号令百万雄军。”

辛岚因为是西擎国最后一个公主,还是皇上与心爱的女子晚来得子,所以更加受宠。有传言说,得辛岚公主得西擎国的天下。

“这就是母妃一直要孩儿娶她的原因?”萧凤临愕然懂了,怪不得两年前母妃一直到辛岚公主的身份就千方百计的将她留下来,原来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没错!你舅舅他现在手里有一批铁甲军,安逸王又从东陵一路夺取城池,相信不日会直逼帝都,届时,我们手中握有大量兵马,这皇位还不一定谁坐呢!”燕太妃眼里迸发出争夺的光芒,就算关键时刻横生枝节了又如何,她不要筹备了一辈子的计划毁于一旦。

“母妃,为何一定要坐上那皇位不可?皇兄坐得好好的。”若没有夜承宽,没有母妃,没有皇叔,南枭国早就更加繁荣昌盛了。

“他的确坐得很好,可那是他的事,临儿,只有手握大权才能掌控自己的生死,像母妃如今这样,你喜欢受制于人吗?”燕太妃动之以情。

萧凤临立即摇头,“不喜欢!”

“那就对了,听母妃的话尽早和辛岚公主完婚,至少要在安逸王打到帝都以前。”燕太妃握上儿子的手语气深长的劝道。

“嗯,凤临……知道了。”

萧凤临敛眉,眸中再也不是无暇的纯净,不再是无忧无虑……

·

某人下令要她无时无刻都要陪他,于是,某女此刻在那张龙榻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这龙榻早在她回宫之后萧凤遥看得出她的嫌弃,虽然在她离开期间,除了他没有人躺过,可是为了让她安心,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命人把一切都给换了。

此时,日理万机的某男还在那厢御书房忙碌着,被封为军机大臣的苍轩同样日理万机,身为军机大臣的夫人的柏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自然也是日理万机,跟自己的老公奔前线上去了。

水潋星本来也嚷着要去,可是那厮一个警告的冷眼瞪过来,她的念头就被掐断了。

她是个很讲理的人,他难得收回已下的决定,要和她好好培养感情,她不配合怎么行呢是吧!

“唉!”

心情分外抑郁的水潋星望着帐幔幽幽的叹了口气,却不知一双脚步已经来到榻前。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

灯光折射出来的阴影笼罩下来,熟悉的嗓音,来人是谁已经不用想。

人,就是这么奇怪,明明以前对他的靠近还存在本能的反射性动作,现在,她对他完全没了丁点防备,就因此,她才会认知到,她已经彻底沦陷了!

谁见过陷入泥沼里的猫咪还能张牙舞爪的,更别提反射动作了。

萧凤遥坐在榻前,大手将轻如鸿毛的她揽过来,让她得以枕在他腿上,挑起一缕发丝缠上修长如竹的手指,方才进来前的疲惫早在见到她前舒散了。

“我叹,做皇上那么累,为什么还那么多人去争?真是不懂得享受!”水潋星挪了挪脑袋,选了个自己认为舒服的位置。

燕太妃,夜承宽,萧御琛,还有正在渐渐进化的萧凤临,或许萧御琛和萧凤临都是身不由己。

可是,当一些事,被逼到一定地步的时候,什么原则在心中都已经荡然无存。

“朕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而争,朕只知道,坐上这个位子就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萧凤遥轻柔的把玩着她的发丝,眸光炯亮且缠绵。

水潋星的心弦被狠狠拨动了下,他用大好年华去厮杀,再度打开南枭国的盛世,坐在如今这个高位上只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她倏然从他腿上爬起来,改为骑在他身上,抱着他的脖颈,俯首,鼻端对鼻端,四瓣唇近在咫尺。

她说:“萧凤遥,你只顾着保护别人,那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萧凤遥身子狠狠震了一下,他顿了顿,突然抱着她一个旋身,转瞬将她压在了身下,嘴角弯起邪邪的笑意,“感受到了吗?你负责保护它就可以了。”

“蚊蛋!我是以十二万分的正经态度跟你说的!”抵在腿间的硬物让水潋星不自觉的红了脸,她嗔怒的骂他。

“朕,也是认真的。”萧凤遥的声线因为蒙上了情.欲的渴望而变得沙哑,他的手挑开了她的衣襟,俯首,细碎的吻落在雪嫩白皙的颈畔上。

他制造出来的吮吻声更加让水潋星羞得无地自容,这男人,能不能别这样整她!

她也是有脸皮的好不好!

“蚊唔……”

水潋星正要开口叫停,埋在颈畔的唇舌陡然疾风转来,飞快的封住了她的唇,让她未完的话埋葬在了肚子里。

萧凤遥轻轻齿咬她的下唇,异样的感觉令她主动松了紧咬的贝齿,粗粝的火舌长驱直入,他的青丝随着他的俯首洒落在她的颈畔,与她的交缠。

衣衫渐渐被挑开,雪白的酥xiōng还呈现着昨夜的欢爱痕迹。

他低头含住敏感挺立的蓓蕾,舌尖打圈揉捻。

水潋星很快在他身下化成一滩软泥,朦胧的媚眼看着眼前这个妖华的男人取悦她,舒服的感觉让她禁不住依依呀呀出声。

萧凤遥爱极了她控制不住的吟哦,嘴角的邪恶笑容更深,指尖往下探去,得到意外中的收获。

“星儿,你也想要了。”指尖抹上了滑液送到她眼前。

“是女人被这样弄都会有反应的伐!”水潋星生气的拍开他的手,别开眼不敢看。

“呵……还嘴犟,若换做别的男人,你也会这样?”他低笑,当着她的面将那手指送进嘴里吮了又吮。

暧昧的声音,狂浪的动作,水潋星仿佛全身血液在沸腾,欺霜赛雪的玉肌也升上了一层淡淡绯红。

“你,脏死了!”水潋星羞得无语形容。

“你还没回答朕,是不是换做别的男人,你也会这样,嗯?”大手再度逼近那动情了的山涧,灵活的抚弄,势要逼她失控。

“嗯唔……我没试过,不知道!”他的技巧好到让她即便啃了拳头也还是禁不住呻吟出声,躬身相迎,想要更多。

她无法否认,她的身躯被他开发之后,变得分外敏感,或者说,他的技巧太高超,令她无力抗拒。

“若没有朕,你打算找人试?”俊脸蒙上了不悦的冰霜,逗留在花瓣外的长指陡然刺进,里面,如同丝绒般滑嫩,敏感的将他的长指紧紧包裹,几乎让他无法抽dong。

“嗯啊……拿出来!”小手紧撑住他健壮的手臂,突然闯入的异物令她好看的眉皱起,那是因为舒服,她不想自己那么没骨气,就这么沉浸在这样的欢yu里,所以才叫他罢手。

“回答朕,嗯?”他在她体内作乱,另一手逗弄着她胸前的浑圆。

水潋星不得不说,这是他最残忍的逼供方式!而且还屡次不倦。

“你死了我就找别人!嗯唔……”水潋星被他撩拨得全身发热,难以自控。

“呵……就为你这句话,朕定会长命不衰!”长指在体内快速抽dong起来。

“昏君,就为了嗯嗯啊啊要跟阎王作对!”可恶!这句话要是不是在此时此景说,她一定会感动。

“为你而昏!”他俯首,含弄她的耳,在她体内里的手指退了出来,注视着她的媚态,大手倏然一扯,嘶啦一声,瞬间撕破了她的亵裤。

水潋星还没从他这么疯狂的举止缓过气来,突然……

“嗯啊……”

他以强大的冲劲冲入体内,充实了她,将她撑到极致,小手紧紧抓在他结实的肘臂上,指甲深深陷入其中。

“这样紧致,这样动人……星儿,你注定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他狂猛的律动,嘴角的邪笑未曾歇过,水潋星被他撞得思绪支离破碎,压根组织不了一句完整的话。

她不知道是否有注定一说,她只知道,眼下,他们只属于彼此……

·

盛华宫外

“无忧姑娘,依奴才看,你还是先回去吧,皇上……估计一时半会是抽不出身见您了。”小玄子红着脸俯首劝道。

“嗯啊……蚊蛋,你慢点……赶着去投胎吗?!”

“没错,朕就是要在你肚子里投个胎!”

“呜呜……凤遥,太深了……”

……

虽然盛华宫很大,可是,在这万籁寂静的夜里,里面那般激情缠绵的声音想听不见都难。

他们的皇上自从找回舒妃娘娘之后,几乎是夜夜春.宵到天明呢,据说是忙着播种,真担心那样娇弱的舒妃娘娘吃不消。

莫无忧虽然还是黄花大闺女一枚,从没经历过这种事,可进宫至今,妤贵妃已经教了她不少怎样媚惑男人的事,所以,现在她对里面所发生的事并非一无所知。

她有些难为情的热了脸,却也盖不住那愤恨,藏在袖中的双手恨恨的攥在一起。

她不要就这样失去萧大哥,她不会就这么放弃,她不会让那个女人独占萧大哥,她不要!

当一个人心中的嫉恨取代了原有的顾忌,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

怎么说呢!打从二人允诺彼此后,好像生活和谐得不得了!

比如,他要去见无忧,她说,不许牵手,不许发生肢体碰触,不许对她笑,不许……

反正说了一大通,只许两人面对面喝茶,还得是在五步之遥以外。

然后,再比如。

她要去见凤临,他复制她的话,不许牵手,不许发生肢体碰触,不许对他笑,不许……

水潋星童鞋深深明白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去见那个小正太,被那样无辜的眼神望着,怎么可能不发生任何肢体碰触?怎么可能不对人家笑?

她……真真做不到啊!

“锵锵锵!你看,这是我亲手做的!”

御书房里,萧凤遥正跟几位刚从民间选入的草根高官在谈论政事,水潋星倏然端着一盘黑不溜秋的东西闯了进来。

咦?

她只不过是去了趟御膳房,怎么一回来就这么多人了?

水潋星尴尬的缩了缩脖子,吐吐舌,做了个敬礼的手势,道,“你们继续,当我透明的就行了!”

·

说罢,她转身,拔腿就要走。

“舒妃留下!”低沉不容置疑的嗓音止住了水潋星的脚步。

“今日就到此,你们私下再好好筹备一下,朕要十日内见到效果!”萧凤遥从那个欲要离开的身影收回视线,冷冷命道,毫不犹豫的结束了今日的谈论。

“呃……皇上,你确定忙完了吗?”千万别为了她耽误政事啊,她鸭梨会很大的。

“嗯。”萧凤遥低沉的应声,对她伸臂,“过来!”

见状,几个初入官场的男人还不赶紧拔腿离去,这舒妃的大名早就流传在民间了,说皇上后宫三千弱水独取她一瓢饮。

本来刚才要减少百姓税银的事才谈到一半,皇上见到舒妃进来,立马叫停,屏退他们,再一次证明了传言非虚!

“嘿嘿……这是我特地为你做的糖醋鱼喔!”水潋星屁颠屁颠的把鱼端上去,献宝似的道。

“御膳房的人都死光了?”萧凤遥撇了眼瓷盘里黑不溜秋的东西,这条鱼还真看不出哪里是头,哪里是尾。

“啊?你干嘛这么问?”对她的菜有意见也不用诅咒别人吧!

她承认,她的鱼难看是难看了点,可是,这是她的处.女作耶!还能出盘已经不错了的说。

“瞧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他抬手从她额上取下一块鱼鳞递给她看,俊庞有了微微不悦。

“啊!这个可能是我刚才在清理鱼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还有吗?”她昂高了脸让他帮忙看个清楚。

温热的唇陡然贴了上来,辗转含弄了下,放开了她,“没有了。”

“没有就没有,干嘛趁机偷香,不是君子所为!”水潋星嘟着嘴道。

“朕可从来没承认自己是君子。”萧凤遥不以为然的笑笑道,拿起筷子轻轻挑开盘子里传来阵阵焦味的糖醋鱼,拧眉,“这鱼,怎么做的?”

“先炸好鱼,再调味啊!简单得很!”不过,不小心被她炸得不成鱼形了。

萧凤遥听完她的话,突然放下了筷子,一脸严肃的盯着她,水潋星被那锐利的视线盯得心里发毛。

“你还没吃呢,怎么就知道不好吃!”她不管,拿起筷子重新塞回他手里。

萧凤遥看到她无措扭绞着手指,紧抿的薄唇微微一笑,伸手夹了一小块焦黑的鱼肉放到嘴里。

“怎么样?味道是不是很不赖?!”水潋星更加凑上前去。

嚼下鱼肉后他的表情很丰富,额上一道线,两道线,三道线,整整一个川!

“这么难吃,还是别吃了!!”水潋星以为他是为了给她面子才强撑的,她抢夺下他的筷子,把鱼拿得远远的。

他是皇帝,每天吃什么都用料准确,她这鱼对他简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怎么可能不皱眉嘛。

“你有事要跟朕说。”

今早就在他面前东扯西扯一堆了,还是没扯到重点,突然又跑到御膳房去折腾出了这么道菜。

她那点小心思还逃不过他的眼睛……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星星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