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81章:星星阁

《皇妃勾心斗帝》

第81章星星阁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有事要跟朕说。爱残颚疈”

今早就在他面前东扯西扯一堆了,还是没扯到重点,突然又跑到御膳房去折腾出了这么道菜。

她那点小心思还逃不过他的眼睛。

“艾玛!被你看出来了喔!”水潋星分外羞涩的挠挠头,“是这样滴,面对一个倾城美男,我实在是无法面瘫脸,何况那双眼又是那么无辜可人,惹人怜爱,佛曰:人,要有一颗慈悲之心关爱所有,佛爷……”

“地点!”萧凤遥冷下了脸,不让她继续胡扯下去濮。

“永乐王府!”因为萧凤临被封为永乐王之后就直接迁出皇宫了,要见他当然是出宫。

“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去吧,日月星辰已经随苍轩去了景州,朕派人护送你。”

“不……好吧!”水潋星本来说不用的,可是当那道冷厉的目光一袭来,她就难以坚持了尿。

“过来!”萧凤遥要对她伸手,以命令的口吻。

得到他那么宽容的应允,水潋星自然是高兴,赶紧放下那盘鱼,把手交到他宽厚的掌心里。

萧凤遥轻轻一扯,将她带入怀中,俯首就埋进了雪白的颈畔中,轻挑着似有若无敞开的衣襟,在上方重重吮吻。

“蚊蛋,你弄疼我了!”他干嘛突然化身为吸血鬼,要在她脖子上咬出一个窟窿吗?

萧凤遥放她落地,视线重新落在那盘黑得惨不忍睹的,美其名为糖醋鱼的鱼儿上,浓眉微微蹙了蹙,再度伸手把它挪了过来。

看到他又重新举筷,还抚着脖子的水潋星急忙出手阻止,“都那么难吃了,干嘛还吃?”

“谁说难吃了?”萧凤遥的眉头蹙得更深。

“不难吃?那你刚才干嘛把眉皱得那么深!”水潋星讶然的松开了制止的手,让他随意发挥。

“再美味的东西若是难以入眼,你觉得朕为何皱眉?”

说到底还是嫌弃就对了!

水潋星咕哝了下嘴,有些闷闷不乐的伸出手要把他面前的鱼拿走。

蚊蛋!他也不想想,这是她第一次拿锅铲,第一次和那些调料打交道耶!换做是他,还不一定做得比她好呢!

“不过,是你做的,朕不会介意。”萧凤遥微微一笑,化开了她的紧张。

他把鱼挪回到面前,举筷的时候微微顿了顿,对上她期待的眼神,夹起鱼一口一口送进嘴里。

“真有这么好吃吗?”水潋星严重怀疑,她第一次下厨就得到这么好的好评,要不是他太给她面子了,就是她对厨房有天分!

打从她认识以来,这男人各方面都挺挑的,不好的东西他绝不会屈就自己,所以……应该,是蛮好吃的没错。

“甜中带酸,鱼肉带有嚼劲,你说好吃不好吃?”萧凤遥说着又夹了块鱼往嘴里送,优雅的咀嚼,眼中带笑的盯着她。

在帘幔外站着的小玄子也暗自讶异,皇上居然把那糖醋鱼的味道说得那般准确,难道……皇上的味觉已经恢复了?

太好了!

皇上恢复味觉之后,就不用每天都食不知味了!

食不知味,若换做旁人早就活不了了,他是皇上,一个经历过非常人所能经历的事,与那日以继夜的以身试毒,失去味觉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哈哈……我就知道,这世上只有姐姐我不想的事,哪有我做不到的嘛!”他的表情和赞赏让水潋星乐开了花,她骄傲的打了个响指自夸起来。

糖醋鱼是她老妈最爱吃的,想当年,老爸就是凭一道糖醋鱼虏获老妈的芳心,于是就有了她。可是,老爸也因此负责当老妈一辈子的厨师,养老妈的胃。

她依样画葫芦,没想到还真让她做到了,不由得再一次相信,遗传基因很重要!

“好吃就多吃点,我这就奉旨出宫了!”水潋星敛起欢乐的心情,贼溜溜的瞄着他,试探性的问。

“嗯。”萧凤遥点头,不再看她。

水潋星挑挑眉,蹦跶了出去又蹦跶回来,在萧凤遥猝不及防的时候,倾身上前在他颊边吧唧了口,而后飞快撤离,飞奔离去。

“太阳下山之前一定要回来,否则,后果……”

“自负!”已经奔出外殿的水潋星接下他的话,也代表她会乖乖回来!

萧凤遥放下了筷子,摸着被她主动亲吻的地方,冷硬的心柔软得仿佛棉絮,轻轻飘荡。

她从来不掩饰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率性而为却又不失稳重。

她的确懂得怎样能让他高兴!

“皇上,奴才已经派两名大内侍卫跟随娘娘出宫了。”不一会儿,小玄子进来了,看到的正是皇上摸着一边脸颊一副丢了魂的模样,不禁暗自窃笑。

皇上也有这么犯花痴的时候啊!

“嗯。”萧凤遥很快恢复了惯性的冷然,低头看了眼还没吃到一半的鱼,指尖轻轻扣了扣盘子,道,“小玄子,你过来试一试。”

乍听到要试,小玄子面露惊恐,他怯怯的上前一步,待看清楚盘子里黑得让人头皮发麻的东西后,他脸色一抽,“皇上,您方才不会就吃了它吧?”

难怪,他方才在外面闻到一股什么味道,原来是这种焦味。

皇上若真吃了它,只能说娘娘的功力真的出神入化了,把他高高在上,高贵无比的皇上折腾成这个样子。

“帮朕试一下味道。”萧凤遥把筷子递给他。

小玄子瞠目,“皇上,您方才不是……”

皇上方才不是能说出这道鱼的味道吗?怎么还要他试?

小玄子颤颤的接过,看着那黑成一团的鱼,迟迟不敢落筷,那视线,那表情俨然是把这糖醋鱼示为龙蛇猛兽了。

“试!”

君王不耐的口吻令小玄子稍稍趔趄了下,撇了撇嘴,心想:此时就是他慷慨赴义的时候啊。

他夹了块小小的,真的是小得不能再小,甚至连肉眼都差点看不到的鱼肉放到嘴里含了含,整张脸顿时皱成一团。

这道鱼光是闻到那股焦味都让人难以忍受了,再试这味道……

天啊!

他现在倒真是羡慕失去味觉的人了,至少尝不到这么恐怖的味道。

皇上他也太会演戏了吧!方才他尝的时候就算尝不出丁点味道,至少也闻得到那股浓浓的焦味吧,居然表情好像迟到了天底下最好吃的美味佳肴一样。

“是何味道?”萧凤遥冷声问道。

“回皇上,这鱼一点儿也不甜啊!可能,娘娘她把盐当糖放了。”报应啊,上次他那样试探皇上是否味蕾出了问题,现在总算报应到他身上了┭┮﹏┭┮

“嗯,以后,再有类似的事,就由你替朕试味吧。”萧凤遥眸色无光,淡淡的一句话又给小玄子新的任务,负责当他的味蕾。

“皇上……”小玄子惊恐的叫。

“不愿?”凌厉的眸光一扫过来,小玄子哪里还敢有一丝意见,赶忙躬身作揖,“奴才不敢,能当皇上的味蕾是奴才三辈子修来的福气。”

萧凤遥瞟了他一眼,道,“起来吧,活像要你的命似的!”

皇上,若再来一次,比要我的命还苦啊!

小玄子在心里哀哉……

·

被修葺过的永乐王府奢华高雅,庭院深深,入门是会客厅,两边是通往王府后院的回廊。

水潋星刚一到,还在书房的萧凤临听到通传,立马从后院奔到了前院。

“星星!”他箭步如飞的出现在回廊,见到还站在前庭院里的水潋星,立即迎了上去,差点就忘了顾虑身份,想伸手抱她,而后因为看到有下人在才把伸出半空的手收回。

“星星,我以为你不来了!”萧凤临站在她面前,看着这个一袭简便衣裳的女子,多日来的抑郁不药而愈。

“来!干嘛不来!上次在你的弱冠大典上,我都没能跟你说上话!这次,我专门给你送礼物来了!”水潋星笑嘻嘻的道,藏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萧凤临被她掌心里的奇怪东西勾起了好奇心。

“滑板,送给你!”水潋星实在想不出要送他什么好,想来想去,还是把萧凤遥命人替她打造的滑板送给他。

“我听说过这个!”萧凤临欣喜的接过来研究,“听说,星星就是凭这块木板在太皇太后的寿宴当日艳惊四座,名动天下!”

可惜,上次,母妃不让他去,他也忙着找星星,却不知星星早就与他近在咫尺了。

“那你知道滑板的意义吗?”水潋星问道。

“不知道。”萧凤临摇头,把滑板踩在了脚下,试着前后小幅度滑了一下。

“玩滑板讲究的是随心所欲,也是锻炼身体、挑战自我,向往自由的一种方式,可以很好的考验自己。我觉得很适合你!”水潋星定定的看着他,语带坚定。

萧凤临从她的眼中仿佛读懂了她话里的玄机,他脚尖轻勾,滑板回到了手上,他看着这块看似平凡无奇却构造奇特的滑板,俊脸一点点凝重起来。

“星星,我懂你的意思!”他倏然像是想开了什么似的,把滑板递给手下人,牵起水潋星的手,“你有礼物送我,我也有礼物送你,跟我来!”

水潋星跟在他身后小跑,不禁期待,这娃会给她什么样的礼物,拉她拉得那样急。

一座星星阁映入水潋星的眼帘,这星星阁不只是名字,就连房型装饰全都是星星的形状,房屋前,小桥流水,荷塘垂柳,美不胜收。

“这是我要送给你的,喜欢吗?”萧凤临与她站在星星阁额前,看着她满脸震惊的模样,心里很是自豪。

“凤临,这……”

“是我让那些工匠没日没夜赶出来的,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有你的落脚之处。”萧凤临纯纯的咧嘴而笑,握着那粉嫩的柔荑都舍不得放开了。

水潋星站在这座星星阁面前,再看萧凤临无怨无悔的天真笑颜,她觉得自己很混蛋,没事去招惹这孩子干嘛,招惹了又无法对人家负责!

如果问她这辈子最后悔的是什么事,她想,应该是后悔招惹了凤临,他天真的执着让她不忍伤害,他不像别人那样喜欢过后就算了,他是那种只会傻傻的对你好到底,不管你怎么对他冷淡如冰,他只一心为你好,你厌倦他,他就会在你看不到的角落继续对你好。

他不会让你困扰,也不会让你为难,他只会让自己遍体鳞伤。

这样的凤临真的让人心疼和不忍。

“我家凤临真好!”多余的感谢她不会说了。

一句话就是,她把他当家人,当朋友,当亲人,唯独除了情人不可以!

每每听到‘我家凤临’四个字,萧凤临心里就仿佛抹了蜜,甜得他咧开两排整齐的牙齿傻兮兮的笑。

“王爷,茶点已经准备好了。”管家来报。

萧凤临的笑颜缓慢僵住了,水潋星明显感觉到他的神色异常。

“怎么了?”她敏感的问道。

“星星,我家王府的后院很大,有很多花刚种下,我带你逛逛可好?”萧凤临说罢,不等她点头,揽过她的肩,从后推她离开……

·

水潋星不知道萧凤临哪来的雅趣,带着她把整个永乐王府绕了一圈又一圈,绕得她都能熟门熟路了,他还是不愿停下来。

“凤临,我累了!”在走过花园湖畔的时候,水潋星突然停下脚步,不走了。

其实,不是装的,她今日真的觉得特别累,难道她的身子是纵欲的后果?

都怪那蚊蛋,他一天到晚嚷着要造娃,害得她得陪他疯!

她看得出来,他真的很想要一个孩子,连带着她也渴望了。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要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有一个孩子陪着他也好。

“啊?那……我背你好不好?”凤临倒退回去在她面前蹲下身。

“不好!”水潋星移动到他面前,同他一块蹲下,双手托腮看着他,“你带我绕了那么多圈园子,到底意欲为何,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喔!”

萧凤临面露心虚,他眼神闪烁了几下,恢复镇定,道,“我……我只是害怕以后我不在府里,你来的话会迷路。”

“呵……怎么会!就算迷路也是在你的王府里迷路,怕什么!”水潋星噗嗤而笑,起身连带着把他拉了起来。

然而……

“星星!!”

站起来的水潋星只觉得眼前刹那晕眩,身子摇晃着差点就站不稳,萧凤临惊叫,手快的接住了她,大手环在她的纤腰上,令她靠在怀中。

“星星,你怎么了?”萧凤临紧张的拧起了两道剑眉,担忧的看着她略显才苍白的脸。

水潋星抬手扶额,缓缓睁开眼,阳光并不太大,她却觉得很刺眼,方才她也不知怎么回事,整个身子发虚,带出晕眩的连锁反应。

她抬头看到萧凤临担忧无措的眼神,露齿微微一笑,想要从他怀里退出,却被他按了回去,怕她还是会站不稳。

水潋星从他怀里抬头,“我没事了,刚才应该是蹲久了脚麻而已。”

“真的吗?”脚麻?她刚才才蹲下去一下下而已,怎么会这么快就脚麻?

“嗯,真的!你看我现在像有事的样子吗?安啦!你姐姐我不是玻璃做的!”水潋星习惯性的抬手哥们式的拍他的肩膀。

“那……我帮你揉一揉!”萧凤临说罢,作势要弯身。

“已经不麻了!”水潋星赶紧拉住他。

这样一拉起来反而导致体型庞大的凤临倒向自己,她有些吃力的摇晃,萧凤临伸手勾住了她,一拉一扯之间,她交襟的衣裳微微松开了一丝缝隙,居高临下的萧凤临恰巧目光触及在那若隐若现的雪白玉颈,在那颈畔,他扑捉到了一个暧昧的痕迹。

他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

以前在宫外,他也偶尔跟那些王侯公子哥坐一块吃饭,男人之间聊的大多是女人,他知道那是男女亲热后会留下的痕迹,何况,她这个上面还留有浅浅齿痕。

他不愿去联想她与皇兄做同那些公子哥嘴里说的事情,那样会让他心里更加难受,想要去恨皇兄。

“凤临……”水潋星看着一直垂眸盯着自己傻眼的凤临,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让他回魂。

萧凤临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有些生疏的松开了手,退开一步,道,“来人!重新做些茶点送到星星阁!”

“星星,我们走吧!”

水潋星怔忡不解他的反应,手,突然又再被纳入温厚的掌心里,她有些窘的缩回了手,为了怕他尴尬,她搓了搓手,嬉笑,“嘻嘻……掌心痒!”

萧凤临也不道破,与她并肩而行。

·

星星阁

这是为她专门打造的,坐在其中仿佛置身于梦幻中,这孩子当真花了不少心思,坐在里面品茶,看着外面的小桥流水、荷塘垂柳,若再有人从外面看到,必然会联想到这是坐在星星里看风景。

不一会儿,茶上来了,趴在星星窗前托晒观景的水潋星被萧凤临叫了过去。

“星星,你试试看,这桂花酥。”萧凤临拿起了块桂花酥送到水潋星面前,本能反应的想要喂她。

“呵呵……好啊!”水潋星刚拿起茶盏又连忙放了回去,伸手接过他手上的桂花酥,送进嘴里轻咬了一口,“嗯,很香!”

大门外,透过窗棂看到水潋星又把茶盏放下的人挫败的轻捶了下门墙,继续等待,等待她喝下那杯茶。

“凤临,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啃完一块糕点,水潋星擦了擦手,正色的问。

“星星,你有什么话尽管对我说,我不想因为自己当了这个永乐王而造成我们生疏了。”萧凤临以恳求的目光道。

他希望她还是能和过去一样,毫无顾虑的对他笑,不希望她像那些人一样因他是王爷而毕恭毕敬。

“弱冠大典那日,你为何要保太傅大人官复原职?”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二十年来一直心如止水,对权势无动于衷的乖孩子怎么突然间要保夜承宽了?

“这……”萧凤临从来就不善撒谎,尤其是在水潋星面前,他脸色因为紧张而变红,放在桌子下的双手也悄悄握紧……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残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