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82章:残缺

《皇妃勾心斗帝》

第82章残缺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萧凤临从来就不善撒谎,尤其是在水潋星面前,他的脸色因为紧张而变红,放在桌子下的双手也悄悄握紧,“星星,如果我做错了事,你会不会怪我?”

“凤临,我们都不是圣人,谁都会做错事,可是我们不应该问别人会不会怪自己,而是应该问我们的心是否会放过自己。爱残颚疈”

哲理啊!原来她的脑袋里还能把话组织成这般教育性的。

萧凤临仔细想她的话,也觉得在理,他咧嘴轻笑,“星星,我懂了,以后我做的每一件事定会三思而后行!”

所以,也就没有所以了,萧凤临已经明白的表达自己不想回答那个问题,她也就不再逼他了,既然他说懂了,她想他应该真的懂灏。

懂,什么样的路该怎么走;懂,什么事是该自己做决策。

突然,体内那股晕眩再度传来,水潋星只觉得身子仿佛被虚化,想捧起热茶暖暖胃试图压下那股强大的虚弱感,可是,刚拿起来,下腹仿佛掠过一股冰寒。

“叮!”的一声,拿到一半的茶盏落回到桌面上,满杯的茶水弹起来,溅湿了她的衣袖泷。

“星星!”萧凤临见状,赶忙离座上前抬起她那只被茶水染湿却又无力挪开的袖子。

“星星,你为何会这样?这次别告诉我是手麻!”萧凤临用自己昂贵的衣袖去擦拭她湿了的袖子,口气焦急不已。

他方才不追究并不是因为相信了她的话,而是觉得不想为难她,没想到……

“她中了我的毒!”

有一个声音代水潋星回答了。

辛岚从门外走进来,依旧是一身圣洁的曳地白色裙衫,头上挽了个蝴蝶发髻,额前一缕刘海似波浪卷分别垂落在两边鬓角。

“你方才说什么!”萧凤临怒火狂燃的瞪向走过来的辛岚,他走到水潋星的左边用自己的身躯紧紧将她护在身后,就怕这个辛岚对她不利。

“你下不了手那就让我来!”辛岚站定在他面前,一副她也是迫不得已的模样。

“没我的允许,你居然敢自作主张!”萧凤临愤怒的擭起她的手,向来柔和如小白兔的双眸迸发出骇人的冷光,那是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

辛岚被这样的萧凤临给吓到了,娇小的她站在突然满身戾气的他面前,身子不禁微微颤抖。

“我只是想帮你。”手被他捏得很疼,她皱着小脸想要推开那股无辜承受的疼痛。

她见过皇兄生气要杀人的模样,可是皇兄就算再生气也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眼前这个男人她完全不敢确定。

虽然,他们已经是未婚夫妇,但是,他不爱她,她知道的。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到底会不会对她手下留情,她一丁点的把握都没有。

他最在乎的人是舒妃,她伤了他的舒妃,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可是,燕太妃说了,只有杀了舒妃才能让他不再受太傅夜承宽的要挟,燕太妃知道他下不了手所以特地让她暗中动手脚的。

燕太妃还说,只要人死了,他顶多也只是伤心几天,不会怪罪于她的,因为别人动手比他亲自动手要好得多了。

真的是这样吗?

为何他现在看她的眼神是那么恐怖,好像她做了不可原谅的事一样。

“呃……凤临……”

身后,水潋星有气无力的扯了扯他的衣服,声音分外虚弱。

萧凤临立即松开了抓着不放的手,转身,整颗心都慌了,怎么会是这样?他记得她明明没有喝下半滴茶啊,怎么会脸色如此苍白如霜。

“王总管,找大夫!”

他心急如焚的朝外吼道,过去弯腰打横抱起都快处于弥留状态的水潋星箭步如飞的往内屋走去。

辛岚揉着被抓红的皓腕,目光一直盯着他们的背影,眼底升起一丝丝内疚,她其实也不想置这个舒妃于死地的,毕竟她也帮过她。

·

大夫请来了,经过反复诊断,最终得出了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惊愕结果。

“大夫,她怎么样了?”

房间里,只有萧凤临、水潋星和大夫,萧凤临见到大夫终于放下了她的手,起身,慌忙上前问道。

大夫看着他焦急的模样,不由得惋惜的叹了口气,摇摇头,“回王爷,您这位夫人会突然感到胸闷、晕眩,下腹时冷时热等症状怕是因为她以前遭遇过不幸之事,虽然好好调养了,却还是留下了可怕的后遗症,一时半会恐怕无法……”

“我听你瞎扯!你接下来别告诉我说,我这辈子不能生孩子!我不信!”已经气息如常的水潋星已经揣测出他话里的意思,厉声截住他的话。

“夫人,确实如此,若您不信,那老夫也没办法,恕老夫医术不精,无能为力。”那大夫说着拎起药箱就要告辞。

萧凤临伸手陡然拎起了他,“把话说给本王说清楚!”

“王爷,老夫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您的夫人极有可能以前遭遇过什么,导致下腹时冷时热,偶尔会晕眩,还请王爷另请高明吧。”那老大夫一副童叟无欺的口吻道。

“凤临,放他走吧。”方才情绪失控的水潋星倏然冷静了下来,幽幽开口道。

她不知道在她还没穿过来前的这具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落下不孕不育这毛病。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吧。

她终究要离开这里,回到原本的世界,所以连天都不允她留下孩子。

她不想相信命运,却由不得她不信。

萧凤临的戾气散去,松开了老大夫,并且在管家耳畔悄悄耳语了几句,命管家给予老大夫丰富的酬金,吩咐他不许将此事泄漏出去。

“星星,那个大夫是我太着急从外找来的,改日我再给你找一个神医,好好看看。”萧凤临回到床前蹲下,担忧的安抚道。

“不用了。”水潋星涩涩一笑,道,“凤临,这件事帮我保密吧。”

她在想,萧凤遥这些日子,他口口声声说要她为他生一个孩子,若是知道这个消息的话一定比她更失望,更难受。

“我萧凤临发誓,此事绝不会从我嘴里泄露半句出去!”萧凤临举起手发誓道。

他知道若是星星怀不上子嗣,定然会失宠,后宫的妃子一旦失宠那就等同彻底埋葬余生。

他断然不会害她落到那种地步,为了她,他什么都可以做!

“我相信你!”水潋星掀被下榻,“我们也该出去看看你的未婚妻了。”

在她茶里下毒,好在她没喝!

“星星,她……”是他不得已才娶的。

“你要替她求情?”水潋星回身看停下不走的萧凤临。

萧凤临把头摇得似拨浪鼓,“不是!”

“不是就好!”水潋星话带玄机的道,说完便走出了里屋。

屋外,眼看大夫已经离去,辛岚在外面踌躇不定的来会踱步,既怕里面的人出了事又怕她不出事,心里矛盾交加。

“辛岚公主,走来走去不累吗?坐下来喝杯茶吧”水潋星拂开珠帘走出来,辛岚见到她脸色又恢复了红润,不禁讶异,“你……”

“我怎么会什么事都没有对吗?”水潋星勾唇轻笑,走到那圆桌前坐下,指尖轻轻划过那紫砂壶,“还好,没浪费了一壶好茶。”

既然是她和萧凤临坐在一起喝的茶,那么想要置她一个人于死地必然得从茶杯上下手。

好在,方才那股无力的晕眩来得及时,否则,她真的会喝下那杯茶了。

“你凭什么一副主人模样,王爷他还没坐,这里哪轮得到你先坐!”辛岚看不惯她一派主人的口吻,上前要跟她理论,只是手还没碰到半点衣袖,已经被一股蛮力狠狠抓住了。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不许碰我的星星!”

知道辛岚背着他在茶水里下了毒,萧凤临从里屋出来到现在一直对她满心防备,见到她一靠近水潋星,哪里还忍得住,上前一把拦下了她。

‘我的星星’四个字大大打击了辛岚,她脸色煞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尽管平日再怎么刁蛮任性无理取闹,此刻,她还是觉得自己连一个外人都不如。

“辛岚公主,这座星星阁是凤临特地打造给我的,就好像娘家一样,娘家,你懂了吧?”

水潋星一句四两拔千斤的话让辛岚刚升起的委屈顿时烟消雾散,她说的是娘家,也就是说她只把萧凤临当做亲人来看待灏。

辛岚顿悟了,不再计较萧凤临那句‘我的星星’。萧凤临见她不再紧绷戾气,就放开了手。

“来人,立即把茶具搬进来,本王要亲自煮茶!”为了避免再生事端,萧凤临不惜亲自动手煮茶。

“凤临,不必了,我只问辛岚公主一句话就走。”水潋星突然开口道泷。

“什么话?”萧凤临和辛岚两人异口同声的道。

水潋星起身走到辛岚面前,“我记得你刚才有对凤临说过,既然你下不了手就由我来’这句话,有吗?”

“有!”辛岚在那样凌厉且诚恳的目光下实在无法说谎,只好以诚相告。

水潋星转向萧凤临,看到萧凤临脸上的愧疚之色,她微微一笑,

“凤临,我想,我是知道你为何会带着我绕了一圈又一圈王府了。”

“星星,你听我说!”萧凤临慌了,星星这么聪明,一定猜得到他这次请她来是想要谋害她。

他真是该死,怎么会那么想,怎么可以有那样的念头!

就算迫在眉睫,就算母妃还被软禁在落霞宫,他也不可以牺牲她啊,她是他这辈子唯一想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女子,怎么可以要杀害他。

“凤临,我也该回宫了,你皇兄……他在等我。”提起萧凤遥的时候,水潋星对着皇宫的方向,目光柔和,仿佛看到云霞的那端有个人在温柔的与她对望。

“辛岚公主,你长大了!”水潋星离开时经过因为陷害她而愧疚低下头的辛岚,她停了下来,抬手轻拍她的肩膀,才笑着离去。

萧凤临以为她是生气了,他傻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她一点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他差点一念之差杀了可爱的星星,她怎么可能不生气,要是他,他也一定很生气,很生气的。

突然……

“凤临,我忘了跟你说,恭喜你成为永乐王!”

去而复返的水潋星从门外探出头来,俏皮的嬉笑,萧凤临闷闷不乐的俊脸顿时绽开笑容。

“星星!”他欣喜的叫。

“凤临,有什么困难记得来找我,或者找你皇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懂的喔!”

想奔出去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萧凤临笑脸渐渐凝起,目光纠结的看着她。

她再三跟他提起皇兄是暗示他要找皇兄帮忙吗?

他有想过,他甚至跟母妃谈起过,母妃说,要是找皇兄帮忙,她宁可死在夜承宽手里也不要找皇兄帮忙。

水潋星对他身后的辛岚眨了眨眼,这次潇洒离去。

“这位舒妃确实讨人喜欢,跟她比起来我都觉得自己讨厌了!”辛岚走过来似是自言自语的道。

萧凤临冷冷瞟了她一眼,“你跟她永远没法比!”

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跟着出了星星阁,空留下辛岚一个人在那里咬牙切齿徒伤悲……

·

苍轩柏雪都公干去了,水潋星离开了永乐王府后无路可去,她见离回宫的时间还早,又在途中发现了一座湖,于是停了下来,走过去,静静的坐在岸上,看着湖光波澜,看着日落西下。

其实,这一幕幕美景只是从她眼前掠过,并未真正入了心。

她的心早已飘在永乐王府那座星星阁里,那位老大夫笃定的那番话。

胤朝灭亡,她穿成秦舒画,对秦舒画的过去一无所知,更别提这世上还有谁了解秦舒画了,这要她从何知道秦舒画过去到底遭遇过什么,导致身子无法生育。

温存到最巅峰的时候,她记得他在耳畔呢喃的那些话,他要她为他生个孩子,他眼里的渴望她看得见,而今……

一切都不可能了,穿越,她虽然拥有了倾城之姿,却也残忍的剥夺了她生为女人的天职。

如果不是今日,在这个古代,她并不知道自己竟是个残缺的女人。

这要她回宫后怎么面对他?面对他眼里的渴盼,面对他满心的希望。

如果有一天,他知道希望会落空,他会怎么做?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负责护送的两个便衣侍卫在她距离十步以外守着,一抹浅黄色的身影稳步走来,俩个侍卫见到纷纷单膝下跪做无声行礼。

欣长的身影一晃而过,身后的小玄子摆手代君让他们起身。

水潋星抑郁得拿起一块小石子随手投入湖中,激起一丁点涟漪,她不甘心,又拿了块大的往湖里砸去,仿佛要将那湖激起千层浪才罢休。

“你如此扔法,今晚又可以给朕做糖醋鱼了。”萧凤遥已经来到她身后,打趣道。

这声音着实让水潋星的心惊了一跳,她方才心思百转,还不知回宫后怎么面对他,他竟已经出现在这里了,怎能让她不震惊。

“你……怎会在这里?”她看着玉树临风的他,声音有些微颤。

萧凤遥以为她冷,伸手让小玄子递上狐裘披风,而后亲自给她披上,“朕接到消息,你待这里已经足足有三个时辰了。”

“所以你就亲自来接我回宫?”水潋星讶异的问。

他犯不着为了这个消息而出宫吧?宫里,有太多的事等他处理,她知道他真正日理万机。

他能不能别在这时候让她感动,她会忍不住又酸了鼻子的。

“嗯,朕怕你一个人在这里待傻了。”萧凤遥勾唇,将她搂入怀中,探出风的方向,以自己的身躯替她挡去厉风。

“你才待傻呢,这里空气不知道有多好!”水潋星听得出他在调侃她,说她傻,一个人也能待那么久。就知道那两个侍卫不靠谱,就像雕塑一样,怎么贿赂都不行,木头都比他们有趣得多,要是日月星辰,哪里敢不从她的命令。

“随朕回宫,嗯?”风吹来,她身上的独特幽香吹送入鼻,他忍不住靠近那发丝,在她耳畔轻柔呢喃。

“好,回宫。”水潋星咧嘴而笑,张开五指,主动与他十指紧扣。

两人手牵着手走向停在路边的马车。

在马车前,水潋星突然皱起了眉,萧凤遥很快发现了,他不解的问,“怎么了?”

“萧凤遥,这里离皇宫也不远了,不如我们比赛跑着回去吧!”水潋星昂头满脸希冀的提议道。

“皇上,各位大……”

小玄子听到正要上前提醒说各位大臣还在等着他回去继续商量政事,萧凤遥倏然摆手停了他的话。

他俯首看着水潋星,促狭轻笑,“赢了当如何?输了又当如何?”

“赢了可以命令对方做一件事,输了就……”水潋星调皮的眨眨眉,故意卖关子不说。

“嗯?”萧凤遥也不急的轻应了声。

“输了就得背对方走完最后一段路!”

“好,朕陪你玩!”反正待他回去商议的政事那些大臣们也可以先行定夺,难得她如此开心,他不能扫了她的兴。

接下来,萧凤遥命令小玄子现行回宫遣散那些还在等他回去议事的大臣们,再吩咐侍卫驾着马车跟在身后。

通往皇宫的官道上,已是初冬,路旁绿草稀疏。

萧凤遥和水潋星已经做好了起跑的准备。

某女有言在先,某人绝对不可以利用轻功取胜,不然算输。某人猖狂的说,“朕脚比你长,会在半路等你。”

气得她像炸了毛的兔子,像打了鸡血的圣斗士,斗志满满,非要拼出个赢不可!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许去江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