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83章:不许去江州

《皇妃勾心斗帝》

第83章不许去江州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发狠的将她扯入怀中,大手捏起她的下颌,俯首重重封住了她这张令他恼怒的小嘴。爱残颚疈

小玄子识趣的悄声退下了。

“嘶……蚊蛋,疼!”

他以轻轻的齿咬结束了这个强取豪夺的吻,她吃疼的抿着被他咬到的下唇,生气的瞪他。

二话不说就吻,简直就是强盗所为灞!

“朕最后再说一次,不许去江州!!”萧凤遥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我要去!”水潋星昂头毫不退让,见他的脸色更加冰冷,她转了转心思,眼色滑溜的一转,嘴角微微弯起,笑着上前挽上了他的手臂,难得的小鸟依人,“要不,你御驾亲征可好?”

眼角斜光看着亲昵挽上臂弯来的小手,萧凤遥的气消了大半,再看到她满脸希求的盼望,再冷硬的心面对她似乎毫无作用潸。

“小玄子!”他朝外唤道。

“奴才在!”听到传唤,小玄子赶紧麻溜的出现。

“去准备一下,朕要即刻动身前往江州,朝中内外事由永乐王暂管!”这的确是唯一的好办法,不答应她他也为难,若让她一个人去他不放心,不放心她,更不放心她和皇叔。

他的女人,谁都别想染指!

听完后的小玄子有瞬间的错愕,这这就是皇上坚持出来的结果?娘娘说要去江州也就算了,现在连皇上也要去?

“萧凤遥,你……”水潋星诧异不已,他怎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而且还让萧凤临担当此重任,萧凤临才被封王不久,对朝政许多事都不熟悉。不是说不相信萧凤临的能力,而是像夜承宽那些老狐狸大有人在,若是萧凤临受了他们的蛊惑,相当于是在拿这厮杀了半生的江山来开玩笑。

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拿你的江山来做赌,赌我知不知道孰轻孰重!”水潋星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他存心要让她为难,不安!”

“你不是口口声声要去江州吗?朕允了你该高兴才是。”萧凤遥抬手要碰她,却被水潋星一把劈开。

“高兴个屁!要是换过来你会高兴吗?!”要是朝中出了什么大事,这罪孽她可背不起。

“所以,你是不去了?”萧凤遥腹黑勾唇,不依不挠的抬手抚上她的肩膀,姑娘家不应说话如此粗鲁。”

“你管我!”水潋星再次挥开他的手,“我一个人去,你留下!”

“你是在命令朕?”萧凤遥剑眉微蹙。

“不可以吗!”水潋星无所畏惧的抬高了下颌,挺起xiōng部。

萧凤遥忍俊不禁,伸臂将她揽到跟前,“是不可以,朕乃一国之君,你这样命令朕成何体统。”

“我管你提桶、木桶、铝桶、神马桶的,江州之行我非去不可,我要去救柏雪!”水潋星气得再次推开了他,说着萧凤遥听不明的话。

“柏雪朕会派人去救,你要么按照朕的方式,让朕陪你一块去,要么就乖乖待在宫里,除此之外,别无可能!”俊脸不悦的沉了下去,他冷声斩断了她的所有后路。

“去就去!反正出事的又不是我的江山,关我毛线事!”水潋星负气的道,她就不信他真的那么放心把政权暂时交给一无所知的萧凤临。

“小玄子,还不快照朕的旨意去做!”萧凤遥冷撇向旁边傻眼的小玄子。

小玄子赶忙躬身领命,飞跑出去了,只是,刚出去一会儿又立即奔了进来,一时心急忘记通报一声,就这么闯了进来,正好碰上两位主子要亲热,他想要刹住脚步声已经来不及。

“小玄子,你最好有天大的事要禀报朕,否则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萧凤遥不悦的语出威胁。方才,他就要碰到那张让他爱不惜口的红唇了。该死的小玄子,坏事!

“小玄子,你最好有天大的事要禀明皇上,否则,不止皇上,我也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水潋星也学着萧凤遥有模有样的道。

“回皇上,回舒妃娘娘,奴才真的有天大的事要禀报!礼部尚书关庸大人在殿外求见!”小玄子不敢再马虎,赶忙躬身作揖道。

萧凤遥愧疚的看了眼水潋星,道,“传!”

水潋星无所谓的耸耸肩,他都亲口答应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何况,又不是他故意拖延时间的。

不一会儿,礼部尚书进来了,是一个憨厚诚实的中年男人,大约四十来岁左右。只见他走到御案前,“臣关庸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萧凤遥摆手,“关爱卿来找朕有何要事?”

“启禀皇上,礼部未时收到西擎国皇上的来信!”关庸说着便把一封用蜜蜡封得分外严实的信封呈上去,由小玄子接过,再呈给皇上。

萧凤遥百思不得其解的拿下这封信,上面写着‘南枭国皇帝亲启’七个大字。他飞快的将信撕开,摊开信一瞧,越是阅览其中眉头越是皱得更深。

上面写着,西擎国的使臣已于一个月前出发前来拜访南枭国聊表两国的秦晋之好。

“怎么了?”水潋星见到他眉头皱得那么深,便担心的上前问道。

萧凤遥毫不保留的直接把信交给她看,对她略显抱歉之意,“江州之行须得改日!”

“没关系。”水潋星看完信,微微一笑,就在萧凤遥以为她理解理解自己的意思时,她又突然说,“我可以自己先一个人去。”

他是一国之君,别国使者要来拜访,他必须得亲自接见,不然会被人落下口实。

他,其实不需要对她感到抱歉的。

“砰!”

一声巨响,萧凤遥抡拳拍案,眸色冰冷刺骨,“没有朕的陪同,你哪都不许去!”

“萧凤遥,你别太得寸进尺!救人如救火,这道理你不懂吗?”遭到阻拦的熟水潋星气鼓鼓的与他理论。

“朕,宁可自己不懂!”萧凤遥心意已决,他看向礼部尚书关庸,“西擎国派来使者,不日便到,接待西擎国使者的事朕全权交由你礼部来处理!”

“微臣领命,谢主隆恩!”关庸下跪领旨谢恩。

水潋星见到他这么专制霸道,又懒得跟他吵,何况他现在也没时间跟她吵,于是,她气冲冲的离开了。

“下去吧。”萧凤遥摆手,眼神焦急的搜索某人离去的方向。

“微臣告退!”关庸躬身作揖退下了。

他前脚刚走,萧凤遥后脚跟着起身离开御案,走出了御书房。

萧凤遥在盛华宫辗转找了一圈后,在偏殿找到了她,只见她围在一桌子菜肴前低头,不停的用筷子猛地戳碗里的米饭,嘴里还振振有词。

“蚊蛋!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他算老几!”

越说,手上的动作越快,敢情是把米饭当他来戳,好出气了。

“论排行,朕应该是老三!”他拂袖,翩然入座在她对面。

“老三了不起啊!”水潋星啪的放下筷子,不爽的吼了回去。

萧凤遥看着她碗里戳得不成样的米饭,一个眼神示意,旁边的婢女立即明了的为她重新添了一碗。

水潋星狠狠白了他一眼,他们现在的问题根本不是在米饭上好不好?他别左顾而言他!

“米饭啊米饭,你说有些人的血是不是天生就是冷的呢,怎么可以视如同自己亲妹妹的姑娘于危难中而不顾?而且那位姑娘还身怀六甲,是重量级的保护嘉宾,真是太没人性了啊!”

水潋星夹起几颗亮晶晶的米饭,对着它们自言自语,又是唉声又是叹气的,令人听了还真觉得那个冷血的人令人发指。

“朕听闻你懂得呼灵幻兽,怎么没听说你还能与不是活物的东西说话?”而且还是煮熟了的米饭。

萧凤遥啼笑皆非,带着满满的玩味揶揄调侃。

这女人,真是可爱得很滑稽……

“米饭啊,你帮我告诉他,有时候死物比活物更讨人喜欢!”说完,水潋星挑眉,挑衅性的把米饭抛入嘴里细嚼慢咽起来。

萧凤遥轻笑,动筷子习惯性的替她布菜,然而,这次,她却不再接受他的好,把御碗拿开远远,令他够不着,无奈,他只能收回去自己吃了。

一如既往的食之无味,因为她的心情不快而好像更加难以下咽灞。

面对面,望着她的一颦一笑,或者静静的看着她埋头吃饭,再无味亦如吃的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

“星儿,朕既已答应你就一定会陪你去,你且再等等可好?”他不想她一直这样不看他,只好软着语气开口。

好!要谈是吗?那就正式的谈潸!

水潋星放下筷子,端正的做好,表情正色凝重的直视上那双犀利如鹰的黑眸。

“萧凤遥,我不是说你食言,而是我本来可以一个人先去,你非要我等你!如果那个西擎国使者一直不来,难道你要我陪你一直等下去吗?你等得了,柏雪她等得了吗?”

一番话说得在情在理,萧凤遥抿了抿唇,道,“其他的事朕可以让步,唯有这次,朕不会退让!朕跟你保证,柏雪她不会有事!”

因为苍轩不允许,他太清楚苍轩了,就算天皇老子他也非拼不可,他也清楚苍轩的实力和人力,所以才那么放心且肯定的保证柏雪不会出事,如果真的出事了,那只能说是柏雪自己自愿的。

“如果我跟你说,其他事我都可以听你的,唯独柏雪这件事不行呢?”顾柏雪是她认为可以两肋插刀的好朋友,来这一遭,若不为朋友豁出那么一次,真的是白活了!

萧凤遥沉下了脸,满是不悦。

“既然如此,只有按照老规矩来了!”水潋星见他沉默,于是把面前的碗筷往旁边一挪,嗖的起身,一脚踩在凳子上,豪迈的挽起衣袖。

萧凤遥好整以暇的看她,“这次又有何新花样?”

“当然是新花样,保证是你意想不到的!”水潋星水灵灵的眸光在整桌的菜肴上溜达了一圈,脑袋灵光一闪,顿时有了,“我要你嗅出这盘菜的味道!不许尝!不许求救旁观者!”

说罢,她还特地把所谓的‘旁观者’给瞪了一下,才把手上捧起的那盘花菇煨鸡放到他面前。

这盘花菇煨鸡被御厨用蔬菜果类精心点缀,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卖相甚好。

这厮刚才尝的是素菜,她敢肯定他没碰到这花菇煨鸡半分,再说他贵为天子,一国之君,九五之尊,日理万机,不可能没事跑到御膳房去督促那些御厨们做菜,所以,她敢百分百肯定他一定不可能嗅出这道菜的味道,除非,他是神仙!

“星儿,若你输了可不许再耿耿于怀,闷闷不乐!”萧凤遥勾起正中下怀的笑弧道。

看着他那自信满满的表情,水潋星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把自己给坑了!

萧凤遥眼神示意小玄子把菜肴拿过来,为了防止这主仆二人暗里沟通,水潋星一点都不让小玄子碰到,她亲自把菜拿过去,夺过他手中的筷子,夹了个花菇煨鸡放到他鼻端让他嗅闻。

萧凤遥倒是乐于享受,他邪邪的上扬嘴角,闭上眼深深吸入一口香气,再吐纳,抬手轻轻推开了挡在鼻端散发着香味的花菇煨鸡。

“适合的咸味中带淡到几乎尝不到的甜,枣味与莲子混合其中,味道甚佳!”

他笑着说出这道菜中所具备的味道,水潋星不敢置信的瞠大双目,在他胸有成竹的眼神下,将信将疑的把那块花菇煨鸡放到嘴里。

一嚼,浓缩在花菇里的精华顿时溢了出来,果然像他所说的那样,适合的咸味中带有淡到几乎尝不出的甜,盖过了莲子的苦味,只闻得到莲子的芬芳。

他说的还真是该死的准!

若不是她一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要不是她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和他厮混在一块,她还真的以为他事先尝了,或者亲自去看御厨下调料了。

“星儿,愿赌服输,嗯?”萧凤遥将她轻轻拉到腿上,拿起龙袍袖口轻轻替她擦去嘴角的油渍。

“你是不是狗狗转世!”水潋星挫败的把筷子一扔道。

“呵……要换做别人对朕说这句话,人头早就不挂在脖子上了。”萧凤遥笑着轻弹了下她的额头,心里也大大松了口气。

思她方才吃得津津有味,他拿起筷子又夹了块花菇煨鸡喂给她。水潋星自然而然的张嘴。

“唔……做皇上……是不是必须得神马都精通?”水潋星便嚼边说。

认识他以来,她觉得他就是一万能通!

“你啊,吃完再说。”萧凤遥不停的替她擦拭溢出嘴角的浓汁,万般宠溺,“朕只是碰巧而已!”

“这也能碰巧!那我怎么碰不到!”水潋星吞下嘴里的东西,嗤之以鼻道。

萧凤遥只是轻笑,并没有再跟她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他夹了道菜吃,打从失去味觉以来,他吃的一直很少,有她在,他多少能吃下一些,所以,她已经代替他的味蕾了。

水潋星想到现在可能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的顾柏雪,再美味的东西也觉得毫无味道了。

她暗自叹了声,轻轻放下筷子,从他怀里落地,“我不吃了,你慢慢吃。”

萧凤遥也跟着放下筷子,起身,将她拉回怀中,“不是说好,不可以再闷闷不乐吗?愿赌服输,星儿!”

“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水潋星拍拍自己的脸蛋道。

萧凤遥飞快拿下她的双手,“既然不吃那就早些就寝吧,朕会命御膳房的御医留守,若你半夜肚子饿好有东西可以充饥。”

他希望的是她无忧无虑的陪在他身边,无时无刻,心里除了他以外,不需要再装任何人,任何事,任何东西。

“不用了!我没有半夜起来吃东西的习惯!”其实她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某个御厨对她起了怨念。

人家本来可以好好的回去休息,却因为她要守夜,这可怎么行!她向来可不喜欢给人制造麻烦。

“既然如此,咱们就就寝吧!”萧凤遥依了她,一个弯腰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将她打横抱起,往里面的寝殿拐去。

“萧凤遥,我不习惯这么早睡!”

“陪朕玩一玩就不早了。”

“我不要!”

“不要让朕玩?那朕让你玩!”

“蚊蛋!我都觉得自己很**了,原来你才是**中的经典!”

……

在回寝殿的路上传来令人浮想联翩的话,可想而知,再过会,里面又会传出怎样的乐章了……

·

翌日,早朝刚过,西擎国的使者已经来到皇宫外求见。萧凤遥命人在太和广场设宴款待,后宫佳丽能陪同的只有水潋星一人。

“传,西擎国使者觐见!”

通报声刚落,一个身材欣长纤逸的男子步伐稳健的走入众人的视线,白净的脸庞,不知是入乡随俗还是怎么滴,头戴玉冠,长袍飘逸,周身的尊贵气息自然散发出来。

坐在萧凤遥身边把玩着自个腰间配饰的水潋星兴趣缺缺的抬眸望去,这一看,还得了!她的水眸无限放大,再放大,嘴巴因为惊讶而微张。

怎么是他!!!!

“西擎国使者参见南枭国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那男子似乎也感受到了她投过来的惊讶目光,视线从她身上溜过,嘴角轻勾,微微俯身作揖行礼!

“免礼!”萧凤遥威严的道,他的目光何其敏锐,自然注意到这清俊的西擎国使者与水潋星有眼神交流,再看旁边的女人看得俨如失了魂的模样,他心里有隐隐怒火在燃烧……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女人的天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