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84章:女人的天职

《皇妃勾心斗帝》

第84章女人的天职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免礼!”萧凤遥威严的道,他的目光何其敏锐,自然注意到这清俊的西擎国使者与水潋星有眼神交流,再看旁边的女人看得俨如失了魂的模样,他心里有隐隐怒火在燃烧。爱残颚疈

“赐座!”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气归气,他还是冷静的保持好一个帝王该有的言行谈吐。

水潋星慢慢从那张美得妖娆的脸庞上收回了视线,她万万想不到这西擎国使者居然是上次在媚香楼一掷万金救下顾婉婉的美男子,她记得自己还被他摆了一套,扔到轩雪楼的后院了。

他对她出现在这里似乎并无太大意外,蛋定如神的对她螓首微笑。跟随他而来的依旧是上次那个拿着利剑架在她脖子上的男人,她记得,他叫……好像是叫流风!

“皇上,我主仆二人本是奉我国君主之命前来贺皇上亲弟弱冠之喜的,没想到路上给耽搁了,现将迟来的薄礼呈上,望皇上笑纳!”男子谈笑风生般,他让身后的流风把锦盒送上濮。

小玄子亲自下来接过锦盒呈上去给萧凤遥。

锦盒打开,是一对世间罕见的玉麒麟,上面还散发着活灵活现的光芒。

“既然是专程为了贺永乐王弱冠之喜而来,这玉麒麟朕便做主转赐给永乐王了!”萧凤遥拂袖一扬,接着斜倚在龙椅的扶手上,冷冷勾唇脱。

萧凤临立马上前接下贺礼,行礼谢恩,其中,目光不忘从水潋星身上流连而过,哪怕只是匆匆一眼。

接着,宴席开始,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水潋星总觉得那个美男子总是若有似无的将目光探索向萧凤遥,好似想要确定什么一样,她看过去又觉得他没什么不妥。

这男人是西擎国的使者,西擎国使者为何要救下顾婉婉呢?

难道他真的只是单纯的看上了顾婉婉?

不!直觉告诉她,事情没那么简单!

……

宴席吃到一半,那美男子又再开口了。

“皇上,使臣还替我国君主带来了一个好玩的游戏,不知道皇上是否愿意陪我国君主玩一玩?”

绝倒!

就知道会有这种戏码上场!

电视里的各国使臣来访一般都会出神马游戏啊考题啊来凑凑热闹的,千古文化果然就是千古文化,尽管她穿的不是历史皇朝,这古人的智商果然都千篇一律。

“喔!是何游戏?”萧凤遥剑眉轻挑。

“是何游戏请恕使臣不便透露,若皇上愿意玩,明日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自见分晓。”男子拱手作揖,不卑不亢的道。

萧凤遥敛眉沉思,打从接到西擎国皇帝的来信后,他的心便有了顾虑,依他所知,西擎国的皇帝已经病入膏肓,命不久矣,怎会还有这等雅兴派人来拜访,还故弄玄虚的玩起游戏来。

最令他担心的是,苍轩跟他说过的话,现在的帝都里的百姓只怕已经有小部分都是西擎国的人了,而西擎国的使者又在这个时候来,皇叔又节节逼近帝都,他真的忍不住要怀疑西擎国使者的来访与皇叔有关!

“皇上,如何?”见他考虑依旧,美男继而问道。

“这游戏,我们玩!!”

萧凤遥正要开口婉拒,旁边的小女人已经站起来大声宣布迎战。

他深蹙着眉看向她,水潋星主动依偎过来,在他面前面前拍xiōng部,悄声道,“你放心,你样样精通,我也样样精通,你的样样精通加上我的样样精通,还怕他劳什子的游戏咩!”

她还就不信这西擎国能玩出她意想不到的花样来!就算有,她也相信,萧凤遥这厮会有办法搞定的!

天知道,在她心里,他不知不觉已经像神一样存在着了。

“你就不怕害死朕?”萧凤遥展臂将她勾搂到腿上坐着,在她耳畔轻声道。

“所谓,祸害遗千年,你比祸害还更胜一层,所以能遗万年,不会那么早挂的!”水潋星笑着轻拍他的肩膀。

“没你这小祸害陪着朕这大祸害,朕可活不了那么久。”萧凤遥轻握住她时刻都冰凉的柔荑,考虑着是否该让尚衣局为她织造一件专门用来暖手的狐裘了。

“少拉我下水,还不快回复人家,你没看到人家已经流露出回家找娘的目光了吗?”水潋星轻拍他的手,心里却有说不出的甜滋滋。

她可不可以把他刚才那句话婉转的扭曲为,他没她活不了?

“使臣,朕的爱妃都允了,朕还有什么理由不允呢!就按照你说的,明日在这里进行你所谓的游戏吧!”萧凤遥毫无避讳的抱着水潋星宣布道。

别人看来,这句话早就怪不怪,而有人却知道,这句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这皇上是在警告他,他怀中的妃子深受他的宠爱,无人可以染指啊!

这舒妃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今日有幸见到,不枉此行了……

·

无忧阁

“无忧姑娘,请你吃点吧,不然皇上那奴婢无法交差啊!”

婢女在旁边苦口婆心的劝着莫无忧用膳,从早上到现在她已经滴水不沾,粒饭未进了,若是她的身子垮下来,遭殃的可是她们这些做奴才的。

“交差交差!你就只知道交差!有本事你把皇上给我弄过来啊!”莫无忧痛恨的一般掀了桌子,满桌的菜肴啪啦应声落地,而那位婢女也被她一个反手打到一边。

“无忧姑娘,奴婢再也不敢了,请无忧姑娘息怒!”婢女仓惶的爬起来,跪在地上求饶。

“别让我再看到你!”莫无忧用力踹了脚过去,威胁道。

那婢女巴不得似的,连忙像逃亡般连滚带爬离去。

无忧阁对于宫中的每个奴才来说已然是地狱,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来这里伺候又被撵走的婢女了,因为她是皇上的最受宠的小师妹,没有人敢乱有微言,所以,自然传不到皇上那里去,皇上到现在还以为这个小师妹很乖巧很听话呢。

“哟!无忧姑娘,本宫才几日不来,你这无忧阁就要翻天了啊!”

夜妤轻步盈盈的迈入门槛,看着一地的狼藉打趣道。

莫无忧一见到夜妤就好像见到了救兵一样,她飞跑过去挽上她的手臂,道,“妤贵妃,你总算来了!”

“本宫近来身子有些不适,所以没来看望无忧姑娘,望无忧姑娘莫见怪!”其实她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要让这个莫无忧着急,好让她知道在这宫里谁才是她唯一可以找的人。

“那妤贵妃身子现在可好些了?”

“嗯,好多了,不然本宫又怎么会来?瞧你,气成这样,八成又是舒妃那贱人惹的吧!”

一句话轻易点燃了滔滔怒火。

“砰!”的一声,莫无忧一掌拍桌,道,“就是她!不知道她在萧大哥面前说了我什么坏话,萧大哥现在都不来看我了,也不许我没事去找他,就算见上面也是冷淡的交谈几句,我感觉萧大哥正在疏远我!”

夜妤当然也听说了,她轻轻勾唇,握上莫无忧的手,道,“你且别气,这舒妃的嚣张总有到头的时候。”

“妤贵妃有办法了!”看妤贵妃的样子好像特地是来给她支招的。

“她几日前去了趟永乐王府,本宫暗中派人守在外头,几乎是待了半日功夫,一名大夫匆匆被召唤进府,再出来的时候险些被灭口,好在本宫的人把那大夫救下了,一问之下才得知,原来永乐王急着要将那大夫杀人灭口的原因是因为大夫查出这舒妃根本无法孕育子嗣!舒妃已经丧失了身为女人的天职,试想,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倘若皇上一直希望她怀上子嗣却久久没怀上,原因另有其他,皇上会不会勃然大怒?”

夜妤阴笑着道,庆幸自己多留了个心眼,让父亲暗中派人跟上,不然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天大的秘密。

“你想栽赃舒妃?可是舒妃她有嘴巴,而且萧大哥向来信任她视如生命!”莫无忧也不是笨蛋,她自然听得出来夜妤的意思。

“无忧姑娘,你忘了,她已经失去了孕育生子的资格,你想她有那个脸对皇上解释说她不能生吗?”夜妤冷哧勾唇,眼中仿佛已经看到了水潋星的下场。

“你说得对!这种事她一定难以启齿,那咱们就来将计就计,逼她永远离开我的萧大哥!”莫无忧如同醍醐灌顶,她握拳,眼中流露出势在必得的光芒,而后笑着自认为是恩人的夜妤,道,“妤贵妃,等萧大哥娶了我,我一定让他封你为等级最大的妃子!”

“那本宫就在此谢过无忧姑娘了。”夜妤皮笑肉不笑的道。

哼!等级最大的妃子?等利用莫无忧把舒妃除掉,要踢开这她还不易如反掌!

也不过是黄毛丫头,跟她斗,那无非是以卵击石!

莫无忧并不知道自己只是被利用的棋子,只要一想到舒妃再也无法嚣张起来,她心里就兴奋得难以言喻……

·

入夜,萧凤遥今日打算在瑶安宫就寝,未想,两人刚欢好缠绵完,就传来莫无忧昏倒过去的消息,虽然他已经负她,可她毕竟是他的小师妹,她留在他的后宫里,他无法置她于不顾,于是匆匆起身披了衣服出了瑶安宫。

水潋星知道那是莫无忧的把戏,却也不免担心,毕竟屡次来传话的是小玄子。但愿,那女人真不会那么蠢,为了夺得萧凤遥的注意而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吧。

“娘娘,药已经煎好了。”青儿这时把药端进来,水潋星已经穿上了里衣,遮去一身的吻痕。

自从知道自己的子[gong]因为曾经受过不明伤害而导致不孕后,她就偷偷去御药房旁敲侧击的从那些御医那里得到了治疗的药方,虽然不一定见效,但她还是想要试一试。

她不想让他失望,她想要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药,很苦,可是为了两人的愿望,她必须强忍住那股令人作呕的药味,捏着鼻子昂头喝下。

“星儿,你喝的是什么?!”萧凤遥快步进来扬手打掉她未喝完的药碗。无忧只不过是因为葵水提前来而吓得昏了过去,是底下人大惊小怪了罢。

他只不过转个身去看一下无忧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一回来就见到她喝他所不知道的药?

他记得早有命令下去,她要喝什么吃什么都必须经过他之耳。

“啪啦”一声,药碗应声落地。

还有一半的药水洒了一地,水潋星眼底划过可惜,那抹可惜没逃过萧凤遥的厉眸。

“你好大的胆子,敢瞒着朕给舒妃喝任何东西!”萧凤遥气急的扬手打了青儿,这后宫波谲云诡,他不能不谨慎。

无辜的青儿被掌掴在地,水潋星上前相扶,“你别打她!药,是我要喝的!”

“没朕的允许,你擅自喝什么药!”萧凤遥气得额冒青筋。

“我……”水潋星语塞,面露心虚。

她能告诉他吗?能告诉他,她喝的是专治不孕不育的药吗?

他能告诉她,她所居的这具身子这辈子恐怕再也无法生育了吗?

不!他一定会很失望,很失望,这些天,她看得出来他一直努力想要让她怀上他的孩子,他的期望很大,她不想让他的失望比期望更大。

她的表情让萧凤遥心里一震,他带着怀疑的目光蹲下身去以指尖抹了点洒在地上的药水放到鼻端浅嗅,霎时,浓眉冷冷蹙起,全身突然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戾气。

“告诉朕,你喝这药有多久了!”他站起来,连带着伸手将她拽了跟前,目光阴鸷,冰冷质问。

“也没多久!”他闻出来了吗?他闻出来那是治不孕不育的药了吗?

接下来,他是不是对她失望透顶?

在她面前这样冰冷若霜的他,真的,久违了!

“水潋星!”这是他在上次火刑之事获知她的全名后,他第一次这么唤她。

水潋星的心狠狠抽了一下,她知道他一定很生气,很恨,很失望,她闭上眼睛已经做好要接受判决的准备了。

“告诉朕,这些日子,你可是心甘情愿的陪在朕身边,还是只是因为当时怕朕真的让那穹山仙人封了你的魂才虚以委蛇?”他紧紧扣着她的皓腕,他的心有多紧张,他的力度就有多紧。

“萧凤遥,你还能再蚊蛋一点吗?!”水潋星不敢置信刚才听到的话,挥舞着双手要挣开他的桎梏。

她这些天真心和他在一起,他却怀疑她是虚以委蛇!

这些夜里,面对他的需索她毫无保留的回应,难道他就感受不到她的那份心吗?

还是,她的心真的这么难懂?

她不觉得呀!

爱就是爱,不爱就不爱,没那么复杂吧!

“那你告诉朕,既然是真的,为何要喝这些药!”他指着地上洒了一地的药水怒火熊熊的质问。

水潋星看了眼地上的药汁,几次想要开口解释,终是无言以对。

她真的说不出来!

该死的!她竟然说不出口,还满眼愧疚的看着他,那双无辜愧疚的清眸依旧可以经意牵扯他自认为冷硬的心。

“告诉朕!”他再一次逼她开口。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为何还要我说!”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他不会这么生气的质问她,他又何苦在她心上再插一把刀?

他非要从她嘴里真正得都证实才彻底死心吗?

“你清楚知道自己在喝什么药?”萧凤遥仿佛是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屏住呼吸般的问。

“再清楚不过!”既然已经无法隐藏,那就面对吧!

双眸坦诚的望进那汪深潭里,她显得分外冷静。

“好!很好!好极了!”萧凤遥冷冷甩开了她的手,咬牙切齿,连连说了三个好字。

水潋星知道这代表他的盛怒已经燃到了极点,他还能理智的放开她,已经是奇迹。

“来人,把这贱婢拉出去砍了!”萧凤遥突然的下令让水潋星为之一惊,她看着身子已经抖得不成声的青儿,绿袖的背叛再一次晃入脑海。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青儿,她是无辜的,无论她将来是否会背叛自己,至少,现在的她不可以因为她受罪。

“皇上!”

两名侍卫上来要带青儿下去执行命令,水潋星身子一闪,扑在了青儿面前,伸臂像护住自己的孩子一样,恳切的抬眸望着眼前这个无不让人身心俱颤的男人,“药,是我让青儿煎的,她并不知道我喝的是什么药,请皇上别伤及无辜!”

她知道自己的饮食向来得经过他点头才能送过来,因为他担心在这深宫里有人对她不轨。

青儿受她所托偷偷为她煎药,按理,确实犯了欺君之罪。

她怎能眼睁睁的看着青儿因她无辜受死!

她做不到!

“你以为,朕这次还会再依你吗?朕就是对你太纵容才会让你觉得朕什么都可以原谅!”萧凤遥撩袍蹲下身,轻轻支起她的下颌,“星儿,朕今日就要告诉你,朕并非让你吃定了!”

他起身,拂袖挥手,“带走!”

“不!萧凤遥,青儿是无辜的,你不可以拿一条无辜的性命来证明自己的自尊有多伟大!”水潋星急着拉住他的衣袂,昂起头,精致的脸蛋上满是焦急。

“朕就要用这条性命来提醒你,你今日犯的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萧凤遥冷哧,伸手毫不犹豫的拨开了紧抓在衣袂上的小手。

从第一次欢爱,他从不舍得让她喝任何的避孕药,更舍不得做任何防护措施,也不想让后人分享他们的每一个脚印,所以才没让小玄子在史册上做任何记载,他只是希望他们是单纯的在一起,无关身份,无关其他。

她呢,她却在他最希望她怀上他的子嗣时,狠狠掐断了他的期望!

那种失望是透彻心扉的痛,是难以言喻的悲伤。

她可知道,这是他绞尽脑汁想到的唯一一个可以挽留她的方法?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西擎国太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