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86章:重获自由

《皇妃勾心斗帝》

第86章重获自由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没忘记,昨日是她胸有成竹的代萧凤遥应战的,若换做别人她倒不怕,可是,如今跟他们玩这个未知游戏的人是萧御琛,成败,这就难说了!

难怪,昨日,萧凤遥有瞬间的迟疑,他想必早就料到西擎国使者这时候来访,来者不善,才会想要谨慎行事吧。爱残颚疈

都怪她,在没弄清楚内幕就兴致昂昂的插了一脚!

事已至此,水潋星只能忐忑以待。她做了个深呼吸,抬眸,对上一双万年冰川似的眸,心里冷不防瑟缩了下。

他那眼神是在责怪她吗宕?

毕竟是事实,水潋星愧疚的把视线垂了下去,若不是她,估计也不至于有今天这种为难的局面。

不知好歹的女人,居然把头低下去了,他就这么令她讨厌,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多疑?

“皇叔,啊,不对!既然你已为西擎国太子朕就不应该再喊你皇叔了!”萧凤遥讽刺的纠正过来,“太子殿下,是否可以请上你们故弄玄虚多时的游戏了?延”

这游戏,断然不简单,而且很有可能是冲他而来!冲南枭国的大好江山而来!

“且慢!”座上的美男子突然出声。

只见他起身离座,走到萧御琛面前,面对君王道,“皇上,既然是有输赢的游戏,总要有输赢的代价。”

“说出你们想要的代价!”萧凤遥冷涔涔的道。

“很简单!倘若我们赢了,你让我们无条件的从贵国取一件东西!”那男子笑着开口道。

“若你们输了呢?”萧凤遥勾唇讥笑。

“那就归还东陵,并且永不再侵犯南枭国!”这次回话的是萧御琛,他语气里的坚定并不落于萧凤遥。

“我反对!”水潋星高举起手发言道。

她不经同意,擅自离座,走出来,站在萧御琛面前道,“这个游戏是我答应的,那就由我来玩,输赢的代价从我身上取!”

“你身上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那男子俯身过来在耳畔道。

水潋星一掌挥开他,直勾勾的盯着萧御琛等待答案。

“她说得没错,你身上没有我想要的,至少,现在没有。”萧御琛勾唇,轻轻摇头,狭长的凤眸里永远是溢满了宠溺。

“那就现在有!”水潋星情急的拉住他的手,她不可以让萧凤遥的江山毁在她手上。

“丫头……”萧御琛无奈的轻唤,还是坚定的从她手里抽回了手,再次面对座上已然怒气腾腾的男人,“皇上,这输赢的代价是否可以接受?”

“开始吧!”萧凤遥摆手,毫不迟疑。

事已至此,再迟疑也是枉然,若是不接受他们只当是不战而降,只会让他们觉得如此泱泱大国连个小游戏都不敢玩。

“来人,把东西呈上来!”萧御琛唤来身后的随从,接着,神秘的檀木箱子被打开,然后,从里面端出一个青花瓷盘。

盖子打开,里面盛着五颜六色的花样糕点,分为六瓣,每一瓣都大小均匀,除了颜色。

看到游戏道具居然是一盘点心,萧凤遥微微怔愕,心有不安。

居然是食物,难道他失去味觉的事被他们事先知道了?

小玄子也忙着拭冷汗,他们要玩的游戏居然是食物,皇上已经彻底失去了味觉,若真以食物来唱作为游戏,那这游戏的成败结果已经很明显,除非有大罗神仙才救得了皇上。

“皇上,这里面有六种颜色不一的花瓣糕点,每一种颜色皆代表一种味道,只要皇上尝得出六瓣颜色糕点的味道,这个游戏就算皇上赢了!唯一的条件是要皇上亲自尝!”萧御琛体贴水潋星,早已伸手从她怀里抱回了小银狐,抬眸温和的笑道。

“大胆!皇上乃万金之躯,岂能吃随随便便的东西!”小玄子反应激烈的大声呵斥。

“若玄公公担心,我可以亲自为皇上事先尝试!”说罢,萧御琛拿起筷子在每一个花瓣上都夹了一丁点放到嘴里咀嚼,好证明这糕点里无毒。

他们来势汹汹,想必早已做好了万全准备。

萧凤遥的眸色静如深海,紧抿薄唇,冷冷的看着与萧御琛并肩而立的女人,没人看得出他目光里的意思。

“萧御琛,不!该叫你太子殿下了……”水潋星意识到自己口误,连忙改了过来,萧御琛温和的眸色不悦的淡了淡,不管他怎么变,他对她始终如一。

“太子殿下,这糕点的味道很难尝得出吗?”水潋星接着问道,这般恭敬的称谓令萧御琛听了分外刺耳。

“对于我们来说不难,对其他人未必。”代为回答的是那个美男使臣,语毕,他还不忘看向高座上泰然自若的男人。

不愧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帝王,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他竟还能镇定如神,恍如输赢全在他的掌握之中般。

可惜啊可惜,这次,他纵使高权在握,也改变不了要输的结局。

“那我可以试试吗?”她以恳求的目光看向萧御琛,并没有留意到方才那使臣话里暗藏玄机。

萧御琛点点头,亲自动筷,旁若无人似的各自夹了小角糕点喂她。

呵……对其他人未必吗?

尝遍六瓣糕点,水潋星嘴角勾起了松心的笑弧,她没忘记那晚她和他玩的游戏,他只靠嗅就嗅出了那道花菇煨鸡的味道,且准确无误,何况这些糕点只不过是单一的寻常味道,要尝出来并不难。

她对他绝对有信心,百分百会赢!

“萧大哥,你看舒妃姐姐跟安逸王,呃,不对,是西擎国的太子眉来眼去,互动得这般明显,压根没把您放在眼里嘛。”莫无忧在萧凤遥耳畔吹凉风,激妤贵妃早已教会了她什么时候可以火上浇油。

说得也没错,在任何人眼里,水潋星接受萧御琛的喂食,而后那抹自信宽心的笑也被别人认为是对他嫣然一笑,亲眼所见,又岂是靠一句话撩拨得了的。

萧凤遥暗自苦笑,他一直以为得到她并非难事,他一直以为只要是自己认定的,绑也要把人绑在身边,他一直觉得这对他来说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

可是,她不一样!

他越是逼她她就越是反弹,几次进进退退,不止他疲了,她也倦了。

他以为,这一次,他最大的让步终于让她心甘情愿留下,皇叔的出现让他再一次知道。

她并非只会为他而展颜,同样的,她的泪,也不会只为他而流!

低头,袖中滑出一块琉璃玉,指腹在光滑的玉面上来回摩裟,垂眸沉思。

“皇上可有答案了?有输赢的地方就如同战场,若皇上这么难抉择,我们就当贵国不战而降了!”站在萧御琛右边的美男使臣幽幽开口催促道。

众人随着君王的沉思陷入一片死寂,现场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待在萧御琛怀里的小银狐也识相的窝着一动不动。

许久后,高座上的男人缓缓抬起了头,犀利如鹰的眸淡漠如霜,无一丝温情之色。

樱色性感的薄唇轻启,“你们打算从朕这里拿走什么?”

萧御琛始终扬着温和的笑,他眯着眸从萧凤遥身上离开,自动转移到身旁的女子身上,眸中满是似海柔情。

看到他这个样子,旁边的美男大大感到不妙,想要开口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皇上,若我要的是舒妃娘娘,皇上预备如何?”

淡如春风的一句话引起现场一片唏嘘,这安逸王,喔!不,已经是西擎国太子了!他……他居然敢开口跟皇上讨皇上最宠爱的爱妃,这也太明目张胆了点吧,就不怕难消受美人恩?

若真喜欢,早几年干嘛去了?

同站在一块的水潋星心湖也仿佛被投下了巨大的石块,激起惊涛骇浪。她悄悄拉扯萧御琛的衣服,道,“萧御琛,别开玩笑!”

“我永远不会拿你来开玩笑!”萧御琛主动握上她慌得冰凉的小手,坚定的道。

然而,更让人瞠目的是,高座上的帝王说出了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话,仿佛平地惊雷,震惊了整个场面。

他说:“朕,认输!”

琉璃玉被紧紧收纳入掌心,冰眸平静无波澜的对上那双愕然的亮眸,没有人知道他按在扶手上的力度有多大。

那是,必须放手的结果!

小玄子担忧的看着自个隐忍痛苦的主子,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嚎啕大哭一番。

他跟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哪怕前路荆棘满地,他依然不畏艰险的前行,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认输的念头,而今,却要因为不舍舒妃娘娘自责而放弃作为一个帝王最在乎的高傲、尊严,甘愿低头认输。

他怕,这一尝,不止让舒妃娘娘失望,还怕舒妃娘娘知道他的味觉是因为她的一时任性所造成。

他的皇上,其实没有输!而且赢得比什么时候都精彩!

“皇上,这尝都未尝,怎能轻易认输?”轰炸了的群臣中,夜承宽第一个站出来抗议。

厉眸一投,冷若刺骨的嗓音不容置疑的响起,“你质疑朕的决定?”

“臣,不敢!”毕竟时机未到,而且也好不容易才官复原职,夜承宽在那样令人毛骨悚然的眸光下,怎敢再有微言,只得低着头缩了回去。

当朝一品太傅都被皇上吓回去了,其他的臣子更加不敢再有意见,本还窃窃私语的现场顿时静如死灰。

从头到尾最震惊的当属水潋星一人,她彷如凭空遭雷劈,起先身子微微一晃,而后,愕然立在那里,脑袋一片空白。

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他连尝都不尝就主动开口认输?难道,就因为萧御琛提出要从他这里取走的东西是她,所以,他连玩都懒得玩,就把她拱手让人了吗?

是这样吗?

就因为她给不了他想要的?

过去的欢声笑语,那不算诺言的诺言一一浮现在脑海,她回到记忆的源头,再走完记忆的尽头,步步刻骨铭心。

从一开始的排斥到不知不觉的动了蠢心,从一开始的不会爱到学会爱,从不依恋到依赖,他给了她太多太多无法割舍的情丝。

他呢?难道,她就没有让他觉得眷恋吗?

如果没有眷恋,为何要不惜一切也要将她的魂封住,如果没有眷恋,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她强留下来?

难道,仅仅是因为知道了她无法生育,所以,他就急着将她弃如敝屣了吗?

不是的,在她心中的萧凤遥不是那么薄情肤浅的男人!

可,如果不是那么肤浅,昨夜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那么肤浅,今日他身边的位置又怎会那么迫不及待的换了人来取代?

“丫头,可还好?”萧御琛早已伸臂扶住她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身子,她脸色苍白,仿佛受了天大打击的模样刺疼了他的眼,揪疼了他的心。

她这个样子好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傻呆呆的站着不动,任全身血液冰凉,对周遭的一切无动于衷,目光只是不可置信的紧锁在高座上的男人,好像还不死心的想要寻一个答案。

那个人不懂得呵护她的心,不懂得留住她的笑颜,他想要将她带走,远离这片让她伤心的地方,让她无忧无虑,无牵无挂的重展笑颜,他错了吗?

“我很好!”水潋星扬起令人眼儿发酸的讥笑,轻轻拨开萧御琛的手,目光坚强的投到萧凤遥身上,笑靥如花,“我,不止很好,以后还会更好!”

说罢,她退后一步,欠身行礼,声音娇脆且嘹亮,“民女谢皇上成全!”

一声‘民女’彻底隔开了两人的距离,这一句说得决绝!

萧御琛知道她在强撑,过去再度扶起了她,这次,她不再拒绝他的好,仿佛在宣告全世界,她恢复自由之身了,不用再顾虑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的身份。

梦寐以求的自由,她得到了,心却遭到了禁锢,若心被禁锢了,谈何自由!

她梦寐以求的自由,他给了,可他的心却也随之而去,若心不在,谈何人生!

“太子殿下,我们走吧。”水潋星抬起清眸,微微弯唇道。

“好。”萧御琛温柔的点头,他深知,那声‘民女’隔开了她和萧凤遥之间的距离,而这声‘太子殿下’也隔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他来这一遭是否决定他们今后再也无法回到过去那样谈笑风生,无拘无束?

她可以对他撒娇,可以依赖他,他也可以为她倾其所有柔情,以她为寄托,让他的生命继续灌入热血?

转身,她抬手取下头上的凤囚凰玉钗高高往后抛去,啪嗒一声,玉钗应声落地,碎成两截。发髻散开,万千青丝迎风飘扬,仿佛在庆贺她重获自由。

同时,高座上,也有人听到‘啪嗒’一声,玉石碎裂的声响。

确实,冰眸紧锁着那道丽影随人离去,收在掌心的琉璃玉在玉钗坠地的同一瞬间在掌中化为碎末。

他犹记得第一次在乎她会离开的场景,她说:要走也要走得堂堂正正,逃?多么侮辱人啊!

如今,她终于如愿以偿,伸展双翅,堂堂正正的飞离他身边了……

·

月来客栈

“王爷,你回来了!”

这些日子一直被安顿在月来客栈的顾婉婉一听到萧御琛面见圣上安然归来,她开心的从客栈里飞奔而出,只是,当看到他怀中抱了个女子时,脸色一愕,瞬间僵住了笑颜,僵在那里不知所措。

他怀中的女子她再熟悉不过,那是皇上最受宠的女人——舒妃,那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在后宫里畅行无阻的女人,也是让她得赐百夜媚香楼的罪魁祸首。

她一直都知道,皇上动怒并非是因为她私自放走了萧御琛,而是因为她连累他的舒妃不见了。

她一直欣羡,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人,为何,为何她今日会在萧御琛的怀中,且还抱着小银狐,仿佛,他们就是一家三口!

静默一会儿,先开口的还是萧御琛。

“你随我来!”

说罢,他毅然抱着怀中的女人从她身边飞快擦肩而过,上楼去了。

“萧御琛,我说过,不要管我!”

被强行抱入一间无论是格局还是风水都绝佳的房间里,刚被放入柔软的床榻上的水潋星挣扎着要起来。

她不舒服是因为作为女人都该有的那玩意来造访了,他怎么管!

她也觉得奇怪了,为何前几个月都不见疼得这么厉害,而这次下腹总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疼,看来,她很快就成病西施了!

“丫头,听话,乖乖躺好!”萧御琛把她压回去,拉过绵软的被褥给她盖上,想要快点让她由里到外暖起来。

“喏!它给你,你出去!”水潋星把小银狐塞到他怀里,指着门口带着任性的语气道。

“你小主子心情不佳,身子不适,你先出去。”萧御琛弯身把小银狐放下地,小银狐很听话的摇摇尾巴,溜溜的出去了。

“心情不佳不假,你哪只眼睛看出我身子不适了?”怀里没了小银狐,水潋星便抓来棉被取代,清亮的眸色眨了眨,问道。

萧御琛起身到桌边倒来一杯热茶,塞到她柔嫩的手心里,“听说喝热茶可以缓解疼痛。”

“咳……”

水潋星就贪图着这茶能暖一暖,才吹凉了几下就喝,没想到被他的话呛得不轻。

萧御琛赶忙坐到床沿,接过令她手忙脚乱的茶杯,以袖口擦去洒在她身上的茶渍,擦到她衣襟一下,他停住了动作,非礼勿视的别开眼。

“你……怎么知道?”水潋星的脸爆红,虽然已经不是什么纯洁少女了,可是要让一个比她大十岁的美男当她来了大姨妈照顾,她没法不尴尬吧!

“听说。”萧御琛含糊的带过,起身把茶盏放回桌子,旋回身,温柔轻笑,“你用烈酒来虐待自己,我可以用茶来暖你。”

轰的一声,炸得水潋星无法淡定了。

他全都知道!

是那个长得比女人还妖的美男说的吗?

该死的!这种事是可以当八卦来说的吗!

“啪啦!”一声,门外,突然传来茶壶落地的破碎声……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还君令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