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88章:避孕汤药

《皇妃勾心斗帝》

第88章避孕汤药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玄子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满桌的菜肴,这才听命的躬身退了出去。爱残颚疈

“妤贵妃,舒妃尚且敢挑战朕的耐心,可你不是舒妃,想想后果。”萧凤遥的指尖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轻叩在白丝帕上。

“皇上,臣妾只是心疼皇上未进食,皇上莫怪。”夜妤以退为进,上前又替他添酒。

她的确不是舒妃,挑战不了他的耐性,可她嘴里有他想要听的话不是吗?

对于早已失去味觉的萧凤遥,他对任何东西都食之无味,唯有酒,烈酒入喉,有那种醇香味弥漫在鼻端,还有那种呛喉的味道宕。

对于满桌的菜肴,面前的香茗,还有酒,如果非要入口,他能选的也只有酒!

指尖捻起酒樽,昂头,利落优雅的一口喝尽。那举止,那气质完全迷住了夜妤的眼。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的俊是天下无双的,可是远看是一回事,近看又是另一回事。就光凭他方才昂头喝酒的刹那,那抿唇的姿态,眼里的耀华,足以震慑无数少女的芳心样。

喝完那杯酒,夜妤想要再帮他倒一杯,一双骨节分明手比她还快,揽过酒壶径自为自己倒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萧凤遥放下酒壶,杯中的酒水荡漾未平,阴厉的眸光已经投射出审问的光芒。

“皇上!”夜妤倏然扑通下跪,神情凝重,“皇上,臣妾今日斗胆邀皇上前来,并不是为了想要讨皇上恩宠。”

“嗯?”萧凤遥凌厉的视线鄙夷的落在她透明的穿着上。

“呀!这都怪醉柳,说是皇上会喜欢臣妾这么穿,皇上若是不喜欢,臣妾立马去换了。”说罢,故作娇羞的夜妤就要起身去换衣。

“不必了,你穿什么朕没兴趣,说你该说的。”萧凤遥扬手,冷冷道。

“是。”他的漠不关心令夜妤心里阵阵失落,却还是正色起面容,道,“皇上,臣妾有事要禀,是关于舒妃的。”

“如实道来,若朕发现你有半句谎言,朕不介意亲自撕了你这张嘴!”依旧是低沉平稳的嗓音,眼中若有似无的笑意令夜妤看了胆寒不已。

她从父亲口中得知,这个男人永远像沉静的老虎,看似冷峻无常,其实不知道他何时会翻身反扑一遭。

不知道在那个女人面前,他是否也是这样冷静沉着,她能偷窥到他的内心吗?

她真的忍不住好奇,好奇他不冷静的时候会是什么样。

敛了敛心神,夜妤抿抿唇,深深低着头,怯意的道,“臣妾想要为舒妃抱不平。”

“喔?”一个平时恨不得置他的星儿于死地的女人居然破天荒的说出这种话,怎能让人不震惊?

“臣妾知道皇上一定很讶异,毕竟臣妾与舒妃多次起冲突是不争的事实,可是,自从臣妾知道舒妃的遭遇后,同为女人的臣妾也不禁为舒妃报以同情心,一度想要与舒妃化敌为友,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夜妤字字句句说得诚然至极。

萧凤遥瞳孔一缩,“什么遭遇?”

“皇上,其实您昨夜就误会舒妃了,舒妃近日来喝的药并非避孕药,而是专治不孕的。”夜妤非常清楚说出这句话的后果,可是为了达成自己的愿望,她在所不惜。

“妤贵妃,你的眼线当真是无孔不入,居然连朕昨夜与舒妃发生何事都早已知晓得一清二楚!”萧凤遥冷冷嗤笑了声,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颗试图一再冷静的心起了多大的变化。

昨夜,她的每一个表情清晰的晃入脑海,失望的,心虚的,就连最不应该出现在她脸上的‘自卑’也在昨夜挂上了那张精致的面庞。

“皇上若不相信可找永乐王前来对质,永乐王知晓这件事!”夜妤坚定的道。

“永乐王朕自会传,在那之前,你最好将为何知道这件事的始末从实招来!”萧凤遥阴冷勾唇道。

“皇上可记得曾亲口允舒妃出宫去会见永乐王?皇上也知道臣妾的父亲他……”夜妤有些难以启齿的抚上自己的右脸颊,萧凤遥淡淡一撇,确实看到那上面有巴掌印,想来,是因为她不听话夜承宽教训了她。

“他一直嫌舒妃碍事,所以只要舒妃一出宫必定会派人跟着,于是,才知道舒妃在永乐王府昏倒,对外招大夫的事,事后,永乐王想要杀人灭口,是被臣妾的父亲的人救走了,经过逼问才知道那大夫因诊断出了舒妃不孕的事才险遭灭口之祸的。臣妾的父亲要臣妾以此来大做文章,同样作为女子,舒妃今生无法孕育属于自己的孩子已经很悲惨了,臣妾实在不忍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所以第一次反抗了父亲的意思,岂料,这件事不幸被悄然造访的无忧姑娘听了去,所以……才有昨夜的事发生。”

夜妤把自己从头编好的谎话从头到尾说得栩栩如生,饶是向来脑袋精明的萧凤遥半信半疑了。

毕竟,要为人子女在一个主掌生杀大权的帝王面前弹劾自己的父亲并非易事而她却如此坦然,毫无袒护之心,再加上那个巴掌印,实在让人无法不动容。

如果真是如此,那昨夜,无忧的信期提前来的事也是为了骗他离开瑶安宫,好让他再折回去得以撞见星儿喝下那碗避孕的汤药?

其实,要从中发现破绽并非难事,只是,他当时因为承受太大的打击而忘记了去追寻其中的漏洞。

犹记得昨夜,她在他身后幽幽的抛出一句:“萧凤遥,这样的我,你还喜欢吗?”

“这样的你,朕喜欢不起来!”

他指的是私自喝避孕汤药的她,而她去问的是这样无法生育的她,他是否还喜欢。

该死!

瞧,他是怎么回她的!

她一定对他寒心透彻,一定伤心绝望了,所以才一直坐在冰凉的地上忘了顾好自己的身子。

原来,那日,她在宫外静静发呆整整有三个时辰竟是因为这件事!他去接她的时候她却一直强颜欢笑,陪他玩,陪他恼,逗他笑。

小傻瓜!

夜妤看着渐渐浓了的黑眸,心里暗自高兴,既然舒妃已经被逐出宫外,虽然只差没颁发废妃的圣旨,但是在文武百官面前皇上连赌都未赌就甘愿把她输给了安逸王,不,应该是西擎国的太子了。她,早已等同被废,昭告天下!

现在,再让皇上知道她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怀孕生子的女人,试问有哪个帝王会要这样的女人?

如此明显,她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

而莫无忧,皇上的小师妹,她是怎么样都不可能让那个黄毛丫头骑到自己头上的,如今,把罪往那小丫头身上一推,就算皇上再怎么宠她,也不可能让她再待在这皇宫里了,到时候,这后宫里便是她一个人的天下了!

届时,等皇上忍受不了寂寞之时,她再来个趁虚而入,还愁这百日醉派不上场!

“小玄子,去找无忧过来!”萧凤遥朝外唤道,而后低下头拿起筷子漫不经心的用膳。

这样平静的他出乎夜妤的意料之外,显然,他是想找那丫头过来跟她当面对质,好辨别她话里的真假。

幸好,她也早做了准备。

不一会儿,莫无忧一听到萧凤遥找她,兴高采烈地就朝绯色宫奔来了。

“萧大哥,你找我!”她像只翩翩彩蝶似的跨入门槛,直奔萧凤遥身畔。

“嗯,朕找你。”萧凤遥放下食之无味的筷子,手肘放在桌边上,黑眸缓缓抬起,音色淡而沉。

接触到他眸光的莫无忧只感觉到一片寒意笼罩而来,她嘴角的笑颜顿时僵了,就连亲昵抓上他手臂的的小手也怯怯缩了回来。

“萧大哥,你找无忧有何事?”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萧大哥在面对她时眼中充满了冷意的样子,她第一反应就是求救于旁边的妤贵妃,而夜妤只是慌乱的低下头故作无视她的惊慌。

“妤贵妃,怎么不说话?”萧凤遥阴沉着脸看向夜妤。

夜妤惊慌抬眸,对着一头雾水的莫无忧面露不忍之色,“无忧姑娘,昨夜之事皇上都知道了,你……还是招了吧。”

说罢,夜妤实在没脸面见她似的别开了头。

莫无忧浑身一震,脸色煞白,她看了看萧凤遥阴测测的脸,又看了看夜妤,妤贵妃偏过去而彻底袒露出来的右半边脸还留有五指印痕。

天啊!那该不会是她还没来的时候萧大哥就掌掴了妤贵妃吧?

如果是那样,她岂不是连累了妤贵妃被罚?

虽然妤贵妃平日里的口德欠佳,可是对她确实是很好的,要不是有她,也挤不走那个舒妃。

没关系,就算她真的犯了欺君之罪,萧大哥也会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原谅她一次的宓!

所以,她还是不要把妤贵妃拖下水了。

“萧大哥,无忧知错了!”莫无忧异想天开,双膝一弯,跪在了萧凤遥面前。

“你错在哪了?”萧凤遥幽幽抬起眸,眼底闪过失望之色黉。

“错在……”莫无忧被那阴的眸光看得无所适从,她吱唔了好几下才道,“错在我不该以信期错乱来欺骗萧大哥。”

“还有呢?”萧凤遥端坐着,凛然的气势压迫整个气氛。

他就如同一个长兄审问犯了错的小妹。

“还有……”无论如何,莫无忧是无法自然的坦白自己与妤贵妃勾结暗中换了舒妃那汤药的事。

“嗯?”萧凤遥不悦的出声,吓得莫无忧心一慌,脱口而出,“萧大哥,无忧不该将舒妃的汤药给偷梁换柱了,可是无忧这么做是逼不得已的,无忧不想让萧大哥日后为她伤神劳心!她明知自己是个残缺的女人还瞒着萧大哥,分明是心有不轨!”

“够了!”

砰的一声,萧凤遥拍案而起,双眸阴鸷,“无忧,朕警告过你,伤害他就等于伤害朕,朕又岂容别人轻易伤害!从此刻起,朕将你逐出宫,永世不得再踏入皇宫!”

皇宫本身就是个大染缸,不适合她!

以前,她虽然任性,蛮不讲理,至少没有什么心计,现在才进宫一个多月已经练成这个样子了,长期下去,只怕能在这后宫里掀起腥风血雨。

“萧大哥,你……不是认真的对吗?”莫无忧恍如遭雷劈,瞬间愕然,苍白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

“君无戏言!小玄子,带她回无忧阁收拾一下,送她出宫!”萧凤遥挥手,不留一丝情面,心如铁石。

“不!萧大哥,你不能!无忧只是想要让你看清楚那个舒妃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而已,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无忧?!”莫无忧心慌的抓上他的袍角,昂头,目光里满是可怜兮兮的央求。

“她是怎样的女人没有人比朕更清楚!”萧凤遥是铁了心要把她逐出皇宫去,毕竟,他还欠师父一个承诺,纵然,这样子有点便宜她了,不过,一切就到此吧。

因为这个承诺,她受了太多的委屈,委屈二字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

为她,他甘愿做一个不守信诺的人,哪怕受尽世人唾骂,他也在所不惜!

“萧大哥,你忘了吗?忘了答应师父的承诺了吗?你答应过师父要娶我的!我要你娶我!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就要你娶我!”莫无忧沿着他的袍角,缓缓站了起来,眸光里从来没有过的决然,仿似彻底豁出去了一样。

萧凤遥知道这个小师妹任性归任性,也有属于自己的倔强,他疏离的拨开她紧抓在手臂上的手,冷漠的道,“我是答应过师父要娶你,不过,没答应是在死前或死后!”

莫无忧全身踉跄一退,幼小的心仿佛被万剑穿过,从来没有过的疼。

不是真的!萧大哥刚才说的一定是玩笑话!

向来不舍得对她大声呼喝的萧大哥怎么可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这不是她的萧大哥,她的萧大哥是不管何时何地都不舍的伤她的,即便舒妃回来了,即便他暂时不能娶她了,他也还是很耐心的跟她说。

“所以,是不是不管我有没有犯今日这个错,萧大哥也还是不会娶我了对吗?那你之前为何……”之前为什么在她问什么时候娶她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之前是因为朕以为她不在乎,可之后朕发现她在乎得要命,她的在乎变成朕的在乎,无忧,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他在乎舒妃的喜怒哀乐,在乎她的一切,所以不惜背信弃义,不惜做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不惜做个令人认为他是个处处是戏言的君王。

“我不要明白!无忧宁可一辈子都不要明白!”莫无忧受不了这个刺激,情绪失控的捂住双耳,大声嚷了起来。

“小玄子,送无忧出宫!”在她精心策划了那场造成他们之间的误会的戏后,休想他再留情!

凡是危害到他们之间的一切障碍,不管是谁,他都要一一扫除!

获得命令的小玄子手一挥,两名禁卫军进来夹着莫无忧离开,片刻后,绯色宫恢复了初始的平静。

夜妤始终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直到莫无忧被带走她才暗自窃喜自己完全置身事外了。

“皇上,您息怒,无忧姑娘准是年纪尚轻,犯不着您如此勃然大怒,气坏了身子可不好了。”夜妤利用自己娇软的身子媚惑的凑上去为他添酒。

广袖遮拦,那片殷红蔻丹后悄悄滴落一滴晶莹,悄声无息的落入酒中。

萧凤遥重坐回位子上,俊脸依旧阴沉得骇人,许是气得不轻,他撇了眼斟满的酒杯,毫不多疑,捻指一夹,送到唇边,仰头饮尽。

夜妤不露痕迹的勾起得意的笑,继续为他添酒。这么个精明果断的男人,也只有在他气躁烦闷的时候才能蒙骗过关。

眼前浮现出,昨晚她在他身下化为水莲般绽放时的娇媚,他质问她时,她几次欲言还休的表情,以及他对她撂下狠话,她失望落寞的神色。

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神态,每一个表情,每一字每一句重叠在他的脑海,反复控诉着他的残忍。

酒,也跟着一杯杯下肚。

渐渐的,酒壶空了,夜也深了,只剩,窗外,冷风吹拂。

“皇上,瞧您,喝得都醉了,今日就在此歇息了吧。”夜妤搀扶起醉醺醺的男人,往殿内走去。

萧凤遥已经喝得不省人事,只能任由人搀着走。

寝宫内燃着氤氲的迷香,夜妤将这醉得沉重的男人轻轻放在风榻上,因为他太重,所以他倒床的刹那,身子也跟着倒了下去,与他的胸膛紧贴一块。

她盼诸如此刻的亲近好久了,久得她都忘了该怎么去数多少个年轮。

此时喝醉的他如同沉睡的老虎,安静的呈现在她眼前,少了那股让人不怒而威的冷厉,反为他的优雅添了几分邪魅。

他的俊美向来天下无双,再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她觉得他的美足以夺人心魄,摄眼,摄心。

直到这一刻,她还是不敢相信,这样俊逸绝伦,俯瞰天下的男人就在她身下。

为了再证实一点,她伸出食指去,怯怯的沿着他得天独厚的轮廓轻轻游走,最后停在他好看的薄唇上。

他有女儿家不点而红的唇色,软软滑滑的,不知道这个唇碰起来会是怎样的别番滋味?

心随意动,她有羞又怕的靠近了些,俯首,食指一点一点的触碰上去,然而……

“星儿,你真是调皮!”

葱指被反握住,那双深邃如井的黑瞳猛然睁开,本还醉醺醺的男人陡然出手勾住了贴在身上的娇躯,一个翻身,便将人压在了身下。

“啊!”对于这一刻的发生,夜妤是惊喜的。

她没想到自己能得到他的主动,虽然……他口中唤的是别的女子,虽然,他把她当成了别的女人,为这一次,她不介意当一个替身,只求,能与他更近一些。

“记得吗?你说过要灌醉朕,想证实酒后吐真言这句话!现在……如你所愿,说吧,你想知道什么,嗯?”

萧凤遥握着那只方才意图侵犯他的唇的食指摩裟在颊边,低沉的嗓音带着酒香味灼热的扑洒而下,黑瞳褪去了犀利,半眯着,似醉非醉……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救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