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89章:救人

《皇妃勾心斗帝》

第89章救人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凤遥握着那只方才意图侵犯他的唇的食指摩裟在颊边,低沉的嗓音带着酒香味灼热的扑洒而下,黑瞳褪去了犀利,半眯着,似醉非醉。

“皇上,臣妾……”这种颤栗的欢yu对夜妤来说再陌生不过,她羞怯的低吟出声,也让她更加渴望的攀上双手去紧勾他的脖颈,媚眼如丝。

“滚!”那双还漾着春色的性感薄唇吐出如此令人胆颤心惊的字眼。

站在榻前似乎重心不太稳的萧凤遥抬手揉了揉眉峰,好不容易清醒了些,才摇摇晃晃的出了绯色宫。

临走前,不忘撂下让夜妤梦醒的话,“她不会在朕的身下自称为臣妾!”

夜妤挫败的瘫坐在床上,看着一身的凌乱,纤指抚过他曾抚过的每一寸肌肤,尤其是他方才似吻非吻的颈畔,指尖在上面眷恋不走。

他都醉成那样了,竟还能因为她的一句失言而从醉中醒来,那个女人当真让他如此刻骨铭心么?

一个皇上放着三千佳丽不碰算什么皇帝!

等着吧!今夜只是开始,还有九十九日呢,她就不相信,每一次他都能这么清醒!

“醉柳!”夜妤眼底闪过势在必得之色,轻咬了下妖艳的红唇,朝外唤道。

“娘娘,奴婢在。”醉柳匆匆进来。

“本宫吩咐你的事办好了吗?”夜妤倚在床柱,把玩指上殷红的蔻丹,任由自己凌乱的模样妖娆展现。

“回娘娘,已经办妥了。”醉柳毕恭毕敬的道。

“嗯。”夜妤摆手,而后纤足一抬,躺下身子,醉柳立即明了的上前伺候她就寝……

·

莫无忧随着小玄子回无忧阁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她进宫来时还是粗布麻衣,之后,所有的衣食住行都有专人替她打理了,那身粗布麻衣也早早被扔掉了,若要收拾自己的东西,她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是自己的。

面对一室的东西,莫无忧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收拾什么,最后还是小玄子命人替她收拾了几件衣物,再塞给她一袋银两和一叠厚厚的银票。

“玄公公,真的不可能了吗?”都出了无忧阁了,莫无忧还是依依不舍的回望,最后忍不住拉住小玄子,带着最后一丝希望问。

那样央求的目光任谁都于心不忍,可小玄子是谁,他只忠于自己的主子耶!既然他早就认定舒妃是主子,那么伤害舒妃的人就该下地狱,何况还让两位主子种下如此大的误会!

他真不是什么菩萨心肠的人,所以,想要他求情?还是免开尊口吧!他咱家很忙!

故作为难的拨开肘弯上的小手,作势弹弹灰尘,“无忧姑娘,皇上亲自下的旨意,奴才也没办法。皇上对您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若不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你以为只会是被逐出皇宫这么简单吗?”

“如若我不是萧大哥的小师妹呢?那下场会怎么样?”莫无忧想到那双审问的厉眸,仍心有余悸。

她以为,就凭他们同门师兄妹的关系,就算她犯了错他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可是她错了,为了那个舒妃,他什么都敢做,甚至敢不当曾答应过师父的承诺当回事!

这样一个为所欲为的男人,或许,她真的该认同玄公公的话,要不是她是他的小师妹,她的下场不一定只是被逐出宫这么简单。

她,该庆幸,自己是他的小师妹吗?

“错!你是皇上的小师妹还不够,重要的是,皇上是看在曾答应过你师父好好照顾你的承诺上才放过你的,若不是有这个承诺,你以为就凭你是他的小师妹就足以让他手下留情了吗?”小玄子自傲的冷哼,双目放远,娓娓道来一则故事,“二十一年前,皇上及皇上的生母被前朝刺客抓为人质,皇上的生母为了保全皇上引火自焚,最后拼着最后一口气把幼小的皇上推出火海,你知道二十年后,那个派刺客去迫使这一切不幸发生的幕后主谋有了怎样的下场吗?”

莫无忧摇头,内心震惊她萧大哥的遭遇。

“二十年后的今天,皇上重临帝都,夺回这所本该就属于南枭国的皇宫,灭了胤朝,而胤朝的皇帝正是当年的幕后主谋,他是被皇上一箭又一箭射得血肉模糊,直到断气为止。”小玄子回过身勾唇讥笑,那嗜血的一幕仿佛还在昨日。

“你的意思是,若不是因为师父,萧大哥也会这么对我?”莫无忧骇白了脸,她不敢相信心目中伟大的萧大哥会是这么残忍无情的人,光联想到那血肉模糊的画面,她的心里就犯呕。

“不!皇上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这么亲力亲为,除非那个人伤害了他最在乎的人!”小玄子又扔出一句爆炸性的话,炸得莫无忧头皮发麻。

亲力亲为,说得好像有多承蒙无上荣耀一样。

她知道小玄子在明了的告诉她,她伤害了萧大哥最在乎的人!

“无忧姑娘,你还想要咱家替你求情吗?”小玄子明知故问的道。

“不了,照你这么说,萧大哥这样对我已经是天大的让步了,无论谁去求情都没用了。”莫无忧脸色黯然,抱着包袱缓缓前行,又带自言自语,“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萧大哥,从小就喜欢,自从知道他与师父之间的承诺,我就一直幻想有一天能当萧大哥的新娘,做萧大哥的妻子。”

身后的小玄子无奈的叹息,谁说红颜祸水,皇上也祸水啊!

·

夜已浓,古代的街市也有华灯初上一说,好不容易不再被繁琐身份约束的水潋星,在这个夜空晴朗,万里无云……嗯,好吧,反正天黑了都是没云的。

在这么个难得的夜晚,重获自由的她怎么可能会乖乖留在客栈里呢对吧?于是,趁着萧御琛召集人秘密开晚间会议的时候,她以非法手段瞒天过海,然后,偷偷的,偷偷的从后门一路溜掉了。

不知道等他们发现在房间里秉烛夜谈的两头猪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坏人,你居然敢这样欺骗我家主子!”被随手携带出来的小银狐举爪抗议了。

“我坏的话就把你跟那两头公猪母猪绑一块谈心了!还说!”水潋星不客气的揪了把小银狐的耳朵。

动物是永远说不过狡猾的人类滴,小银狐憋屈的往她怀里钻,一动不动的玩惆怅了。

从后门出来的水潋星绕了一圈月来客栈,终于回归正轨,可是,就当她快步经过月来客栈的大门时,同时也发现自己经过了某三个令她敏感的字‘轩雪楼’!

双脚仿佛被灌了铅,怎么也迈不出去了。

她怎么给忘了,月来客栈的对面就是轩雪楼啊!

她记得是在这里与那蚊蛋进一步接触,她也记得是在这里与柏雪把酒言欢,说到柏雪,她忍不住猛拍后脑勺,怎么让那个蚊蛋扰乱得把柏雪被抓起来当人质的事给忘了!

好在,刚走出家门口,折回去还来得及!

方才还灌了铅的脚步这会又仿佛全都融掉了,轻盈的转身,忽然……有一个名为‘轩雪楼’的地方传来了细微的响动,头顶上更是寒光划过漆黑的夜空宀。

反了!主子一不在,轩雪楼里就开始起内讧了是吧!

说不上来什么,水潋星雄纠纠气昂昂的挽袖,上前想要气势如虹的破门而入,可是刚抬起预备踹的脚又停了下来,抿唇寻思。

不行!如果进去太光明正大,万一里面并不如她所想象的起内讧,只是睡不着起来打太极呢!算了,还是……老办法,专挑没人的地方下手吧噎。

就在水潋星犹疑着,怀里的小银狐倏然从她怀里一蹬而起,促使她未来得及收回的脚就这么摇晃晃的踹了进去。

方才她在外面听到的细微打斗声戛然而止,现场除了浓浓的杀气在氤氲外,还有沙沙作响的风声吹过。

八个铁甲人呈伞形排列,要对付的人已经在她一脚踹进来那一刹那躺倒在八双铁爪下,只差几寸之遥。

“呵呵……各位大半夜的还在练爪,辛苦了!”水潋星并没有看清楚被铁甲人围攻的人是谁,她扬手呵呵打招呼,接着弯身抱起了怕得缩在她脚边直发抖的小银狐。

“唰!”的一声,铁甲人的铁爪齐刷刷的收缩,然后机械似的转身面对水潋星,又是唰的一声,甩出了锋利慑人的铁爪。

动作已经很明显,铁甲人改变心意要冲着她来!

“各位,我只是进来抱走我的宠物,顺便旧地重游,没打算要搞破坏,你们自便!”说是自便,水潋星却不忘踮起脚尖往铁甲人的身后瞟去。

她看到一双血淋淋的手朝她求救,她还看到那个已经伤得很重的人是个母的,地上还落了几块被铁爪抓下的花花裙裾呢!

然而,铁甲人的晃动令她一时无法看清那个人的脸,感觉似曾相识。

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她好像,仿佛,似乎不能见死不救啊!

忽然,铁甲人身后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拼了命的爬起来妄想在她引开他们注意力的情况下逃走,显然,她是低估了铁甲人的敏锐。

“啧!我本来打算救你的,可是你却弃我而去,希望我的死能给你拖延时间!真是个坏娃娃!”见到铁甲人飞身上前把那伤重的女人团团围住,水潋星在旁边抚着小银狐的毛毛啧啧出声。

“谁稀罕你救!你死了最好,省得我动手!”

那发丝凌乱的女人突然回过身来面对水潋星,水潋星一下子不知道是惊还是怒。

“呀呀个呸!居然是你这个贱里藏刀的女人!”看清是莫无忧后,水潋星咬牙切齿,一度怨恨自己刚才冒起的仁慈,好在没出手!

她抱着小银狐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拍拍其中看似为首的铁甲人肩膀,“没事,熟人!聊几句,不然你们宰了她,我怕没机会聊了!”

因为铁甲人好像习惯性的以伞形队列来区分他们的身份高低,理所当然的,她把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当老大了。

可素,随着那被水潋星拍肩的铁甲人缓缓扭头看向左边身后的最后一个,水潋星才怂怂的知道自己猜错了,他们的老大在最后面当压轴呢!

只见那为首的铁甲人微微螓首示意。

“这年头还有刺客这么大方的,勇于创新,不错!不错!”水潋星赞扬的对他们是竖起大拇指,对于这个铁甲人,水潋星莫名的觉得亲切,她估计是神经线暂时短路了才会觉得只露一只眼睛的动物可爱!

她走到满是狼狈的莫无忧跟前,状似幸灾乐祸的吹了个口哨,“亲,上次我还没教你唱征服呢,这次是个不错的机会,要不要求我?”

“哼!要我求你,我宁愿死!”莫无忧铁铮铮的道,心里却知道若没有人帮忙,她今晚是不可能逃出这里的,而眼前能帮她的只有这个夺走萧大哥的女人。

小玄子派人看着她走出皇宫,而后说她可以暂时回轩雪楼住,没想到才刚回到轩雪楼,门刚关上,上空消声无息的飞落几道黑影对她猛烈出击,对方来势汹汹,招招致命,她平日又不喜欢怎么练武,所以拿点功夫对付一般的江湖无名小卒还行,要对付这种受过精密训练的杀手,她压根不是对手。

“啊哈!那么……祝你黄泉路上一路好走咯!”水潋星一手抱着小银狐,一手扬起爽快的拜拜。

都死到临头了还死要面子,也不想想,她害过她那么多次,她救她还亏大了呢!

算了!就让她抱着那面子去跟阎罗王报道吧!

这身转得干脆利落!

“你就这么走了,萧大哥日后也不会原谅你的!”

很好!这句话撞到了水潋星心里的某根刺,她停下脚步,徐徐回过身去,看到莫无忧得意的嗤笑。

她挑眉,侧头,捋了捋额前发丝,星眸慧黠无比,“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的萧大哥!所以,你可以安息了!”

那支凤囚凰钗子断成两截的刹那,她和他已经互不相干,井水不犯河水了。

走出皇宫的最后一步,她和他之间早已划下了句点。

她认为,这是他选择的,也是最好的结果。

难得,他愿意放手不是吗?

如果早知道她的不孕不育能够让他这么轻易的放她离开,或许,她的心还不至于沦陷得这么彻底!

莫无忧似乎意料不到她竟真的能这样无情,脸色又煞白了几分,惊恐的看着已经再次朝她逼近的铁甲人们。

她知道,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对抗他们了!

“我原以为萧大哥看上的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原来也不过是这般世俗!”

“世俗?不!你应该说我是爱恨分明!”水潋星勾唇讥笑,萧凤遥三个字每提起一次就好像触碰到她心里的那个刺,隐隐作疼。

就算她今日真的铁了心见死不救,也没有人有资格怪她,因为,她没有做圣母的潜力!

莫无忧露出失望的笑,这个女人都这样了,她才不要在临死前还告诉她,萧大哥已经明白真相了,非她不要呢!

身随影动,昏沉的夜色里,铁爪划过一道道冷光,寡不敌众,本就已经身受重伤的莫无忧一开始就成了待宰羔羊,每一次的抵挡只不过是在为死亡前做最后一次多余的挣扎。

水潋星的脚步越是靠近门口越显得沉重,身后的打斗声她以为可以充耳不闻,但是不行!

这个莫无忧过去再怎么过分,也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虽然在这古代已经可以结婚生子了。

可她到底也没怎么伤害过她不是?

至少她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偶尔,做一次圣母应该不会遭唾弃的吧?

要她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姑娘被一道道利爪抓到死,这太残忍了啊!

为了不让脑海中的记忆留下这么血腥的一幕,她,还是……做一回圣母吧!

“小家伙,乖乖的在这里等我哈。”水潋星放下小银狐,温柔的抚了抚它的小脑袋,这才起身回望那片战场。

小银狐怕怕的瑟缩到角落里去,看着它的小主人周身散发出来的腾腾战斗力,大有替她鼓舞的念头。

就在莫无忧以为自己就要死在那冰寒的利爪下时,倏然,一道娇脆的嗓音如银铃悦耳响起,仿佛破空而来。

“亲们,意思意思就行了!”

水潋星堂而皇之的走进来,这一路竟走得这般畅通无阻,那些利爪没马上划在她身上,她也感到很意外。

“打个商量,反正看她也没几口气可喘了,由我来替她收尸可好?”她撇了眼地上满身血红的莫无忧,对为首的那个铁甲人理直气壮的道。

铁甲人先是看了她好半响,才微微摇头:不行!

“我好好的跟你商量,你真不上道!”水潋星笑着埋怨,身子已经走到莫无忧身边,弯下身将她搀了起来。

“你为什么……”

“我还没教会你怎么唱征服,要是你到阎罗王那去交不了差,阎罗王跑来找我怎么办?”水潋星知道她想说什么,笑了笑,将她扶到身后的大柱,让她靠柱而坐。

她要带走人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为首的铁甲人一挥手,所有的蜂拥而上,对她展开攻击。

逞能!以为自己是大主子么!

躲在角落里的小银狐暗暗嘀咕,许是不忍心看到小主人待会惨败告终,它循着门缝的方向悄悄落跑了!

好在水潋星一直把柏雪送给她的银链带在身上,虽然有点重,不过关键时候还是可以拿出来撑撑场面的。

就好比现在,银链鞭在她手上耍得如鱼得水,一只只铁爪寒光闪闪的袭向她,她倒是耍起了双节鞭,可惜,双拳难敌四手,她只能守不能攻,长久下去必定耗尽体力,到那时等同于将自己乖乖奉上任人把她当手抓鸡来撕了。

“呵……你这样子难怪被最信任的丫鬟背叛……你死在他们手中也好,反正我也活不成……”

身后传来虚弱无比的嗤笑声,水潋星以为自己是幻听了,她奋力挥开又一道利爪,趁机跳出这个寒光闪闪的利爪圈,翻身而起。

一道身形如风的黑影倏然从她眼前飞过,水潋星感受到疾风过后的冰寒,眼神一凛。

不好!他的对象是莫无忧!

“不要!”

她撩起脚边的桌子残肢精确的踢了过去,可惜,那人已经把全部的内径凝在掌中,击向莫无忧,形成一股不可摧毁的光圈,她踢过去的残肢桌椅在反弹回来后,在半空结成冰霜。

水潋星傻眼了,这是神马的神功?请问,她这是掉进金庸的武侠世界里了吗?

当下局势容不得她咋舌了,她拎起银链鞭挥过去,可能是铁甲人的目标只是莫无忧一人,看到他们的老大快要得逞了,所以退在一边不再浪费武力,所以水潋星自然能够畅通无阻的近身那可以让任何东西结成冰的光圈。

水潋星看到光圈里快要被冻成霜的莫无忧嘴角居然还挂着那么阴险的笑,她大大的不爽。

“诶!你看到了没?她对我笑得很挑衅耶!你先让让,我教训教训她!”水潋星靠近那铁甲人,指着里边的莫无忧气气的道。

岂知,铁甲人似乎听不进她的话,左掌一挥,猝不及防的水潋星被那掌力挥得往后腾空而起……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分了手的旧情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