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0章:分了手的旧情人

《皇妃勾心斗帝》

第90章分了手的旧情人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岂知,铁甲人似乎听不进她的话,左掌一挥,猝不及防的水潋星被那掌力挥得往后腾空而起。爱残颚疈

铁甲人速战速决,隔着光圈拎起莫无忧,莫无忧嘴角的阴笑骤然消失,她看到,看到一双仿佛没有眼珠子的眸,那必定是狠到了极致才会给人这样的幻觉吧?

她总感觉,这人的恨是来自于她对那舒妃的讥笑,毕竟,方才在舒妃还没来的时候他完全可以以这一招置她于死地了。

“丫头!”

温柔的嗓音分外焦急的破空而来,一道银白身影从高门跃入,如疾风,如魅影,瞬间出现在快要落地的水潋星身畔,伸臂将人勾入怀中,施展内力稳住脚跟,以此同时,大门,流风率着精卫蜂拥而入宀。

“啊!!”

凄厉的惨叫在这场战斗还没来得及拉开时划破夜空。

是那被铁甲人打横拎起的莫无忧,冰圈撤离,她双膝上流淌下一滴滴血红,触目惊心右。

接着,她像是残碎破布被扔在地上,她再也支撑不住的昏死过去了。

由此可见,她的双脚已经残了!

铁甲人由原本终结她性命的初衷改成只废了她的双腿,而后,在还没双方开始要动手以前,摆手带人飞速撤离。

水潋星愣在原地,那铁甲人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好似有刻意与她对视了眼,她总觉得,这铁甲人的恨怒来得并不简单!

尤其是在莫无忧说了那句活该她被贴身丫鬟背叛的话后,铁甲人就开始好像打了激素似的发狂了!

难道铁甲人的发狂跟她有关系?

“不必追了!”流风想要带人追上去,萧御琛却开口叫住他们。

一个眼神过来,流风便知道主子的意思,他命人上前把那个昏死过去的女人抬回去。

萧御琛从头到尾都没让水潋星靠近分毫,好像怕那血迹脏了她的眼。

“要不是小家伙,我还不知道你身陷险境。”萧御琛站在她面前,双手平放在她双肩上,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温柔的语气里略显责备。

“我……”

“以后别再冒这样的险,别再拿自己的命去换一个不值得,知道吗?”

水潋星刚开口,萧御琛就先把她的解释给堵回去了。

“的确,不值得。”那个莫无忧或许一开始就知道她打不过这些铁甲人,所以才想要她救,就是为了让她死在铁甲人手下。

是怎样的恨才让她有这种就算死了也要拉她一起的念头?

她不是已经离她的萧大哥远远的了吗?她们之间的纠纷不就只是因为萧凤遥吗?

她知道自己的实力,要打过这些铁甲人的确不行,可她还有很多小兵小将,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胡乱召唤罢了。

“无妨,反正那个铁甲人已经将她彻底给毁了!”那个女人醒来将会发现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萧御琛,找别的地方安置她吧,萧凤遥他若是知道了只怕……”如今这种局势,如果再加个残了双腿的莫无忧,一定会让这叔侄俩关系更加紧张。

虽然,她明知道这场帝王之争或许已经无法避免……

“我会安排。”萧御琛习惯性的抬手揉揉她柔软的发丝,“我们回去吧。”

萧御琛领着她的手走,心疼她的难受,他又怎么敢想,她离开了那个男人后会一点都不伤心,不留恋呢?

她会拼了命的去救那个女人,就是因为他吧?因为舍不得他伤心难过。

表面上看起来拿得起放得下,心里却有一颗极为纤细的心。

“萧御琛……”水潋星停下脚步,拉住萧御琛。

“嗯?”萧御琛回身,眸色尽是柔光潋滟。

“她的双腿……还有办法治好吗?”如果萧凤遥知道他最应该照顾的小师妹变成这幅模样,一定会很自责。

他已经为了她暂时背弃了对他师父的承诺,如今连他的小师妹都没照顾好,如果莫无忧残了双腿成为事实,她不敢想象,他会怎么样难受。

刚才,她就是因为想到莫无忧若是出事,他会难过,所以才打算出手的。

他虽然赌都不愿赌就把她给输了,但是,说实话,她打心底一丁点儿都不恨他。

失望过后,仔细想想,他所做的并没有对不起她,天底下,有哪个男人愿意毫不介意自己的女人无法生育?那还算是个正常的女人吗?

她,没有资格去恨他,更没资格去怪他的选择!

可惜,她连他的小师妹都保护不了……

“我会尽力。”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萧御琛重新将她冰凉的柔荑纳入掌心,紧紧包裹住。

当然,他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让她心安。

“谢谢你。”

谢谢你,始终像兄长一样包容着我!

谢谢你,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带我走!

萧御琛,真的,谢谢你!

“傻丫头……”萧御琛只是柔柔的笑了笑,牵着她的手走出轩雪楼。

他已经三十八,不是二十八,有些情绪必须得隐藏,就像,此刻的他,明明心里充满了落寞怅然,也得极力去隐忍不让它流露出来……

·

翌日,皇宫

“皇上,永乐王来了。”

瑶安宫里,小玄子走进来禀报道,身后跟着穿便服的萧凤临。

萧凤遥一身金丝常服坐在古树下独自斟酒浅酌,即使是萧凤临来了,他也没抬头,只是淡淡的挑了下眉。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萧凤临上前拱手作揖。

他已经被封为王,就得按照君臣之礼来约束自己了。

“永乐王,你可知朕为何唤你来此?”萧凤遥悠悠放下酒樽,犀利如鹰的眸刷的射向萧凤临。

“回皇上,微臣,不知!”萧凤临有些迟疑,心中也已猜到了一二,回答的语气可听得出他心底的隐隐不满。

“凤临,朕,没教过你欺君这一项。”萧凤遥拿起酒樽往后抬,身后的青儿立即替他倒酒。

青儿,他今晨下朝后就盘问过她了,也叫她把水潋星让她抓的药方拿来,经他一看,果然,那药方是专门给无法生育的妇人吃的。

念在她尚有护主之心,他就没再追究她的欺君之罪了,让她好好守着这瑶安宫,等她的主子归来。

“皇上也没教过臣在别人的伤口上再狠狠刺一刀!”萧凤临不卑不亢,捏紧了双拳,直视萧凤遥。

“看来,你是真的早就知道星儿无法孕育朕的孩子的事了。”酒樽在指间把玩,语气悠长得让人胆寒。

“我若知道你会这样对她,那日,我就该带她走!”萧凤临再也不顾什么君臣之礼,生气得俊脸发红。

“幸好,你没有!带走她的代价,你还付不起,凤临!”啪的一声,酒樽被拍放在桌面上,杯子里的酒泼洒出来,湿了他白皙修长的手指。

“我付不起,不代表别人付不起!”萧凤临冷冷嗤笑,萧凤遥发现,现在的凤临真的不一样了,或许,他该说,凤临真的长大了。

身上的稚嫩正一点点褪去,这是他乐意见到的样子,可并不代表他喜欢看到他的忤逆!

“为何你觉得那个别人会比朕好?”萧凤遥取过青儿递上来的布巾擦手,举止动态都优雅至极,绝色的俊庞带着一丝丝阴邪之气,他动怒了没有,没人知道。

“皇叔他比你更懂得呵护星星!你太自私,太强势,就算再活泼的星星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你折磨得再无一丝笑颜。”

“是吗?为何,你不亲自呵护?”萧凤遥冷丝丝的笑问。

“一个人若知道自己一开始就站在什么位置,就不该逾越,星星,生来就是要笑的,我不想因为我而让她的笑容暗淡下去。”

“说得好!那你可知朕一开始站在星儿什么样的位置?”

萧凤临哑然,他知道的,一开始,皇兄站在星星身边的位置就是以夫的身份,所谓,一女不事二夫。

饶是星星再怎么罔顾世俗理念,也还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凤临,朕选的位置向来没有退出的可能,知道吗?”萧凤遥勾唇,深邃的眼瞳闪过一丝丝耐人寻味的光芒。

萧凤临知道这抹眼神代表什么,他紧握的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既然你已经看不起星星,就不该再为难她!”

“看不看得起,岂是你可以轻易断论的?”萧凤遥眼底闪过冰人的冷芒,“凤临,你开始学会如何顶撞朕了。宄”

他的语气很淡,很轻,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随便的事实。

“是皇兄逼得凤临不得不这么做!”萧凤临理直气壮的道。

“是吗?朕逼你的……”萧凤遥起身走过来,与他面对面而立,他双手背后,气势成鲜明对比,“是谁在弱冠大典上要求朕让夜承宽官复原职?你可知,他一旦官复原职,朕再想把他打回原形好比登天还难?叙”

他的一番话让萧凤临愧疚难当,他知道,夜承宽那老狐狸这次官复原职绝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按兵不动,这次,连他也有预感,皇宫即将有一场大乱。

“凤临,何不说,是你逼的朕!”萧凤遥摇头笑了笑,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了瑶安宫。

萧凤临知道,那几下轻拍是以长兄的身份包容他,以皇兄向来极端的性子,应该严厉惩罚他才是,可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千言万语化作无奈的轻拍。

皇兄,凤临从来不想与你站在对立的局面的……

·

“混账东西!为何不连那妖女也一块杀了!永乐王迟迟下不了手,难道你们也下不了手吗?!”

太傅府的后院,夜承宽气不过的对着铁甲人就是一拳,可是一拳过去就后悔了,铁甲人全身上下都是铁甲,一拳过去无疑是拿自己的拳头去撞石铁。

锵锵锵!!!

五六个铁甲人列队下跪,不发一语的低头请罪。

“你们是不是以为那妖女离开了皇宫,离开了萧凤遥,就对我什么威胁都没有了?我告诉你们,她而今站在萧御琛的身边对我的威胁才是最大的!萧御琛又多了个西擎国太子的身份,只要他动用西擎国的兵马,再加上东陵的部下,足以在一夕之内踏平凌霄城!”

夜承宽气急的来回踱步咆哮不已,不言不语的铁甲人只是听。

倏然,他满是狰狞的眼底闪过一丝狡狯,“呵……那妖女最让人忌讳的也不过是她可以呼灵幻兽的本事,你们去,想办法让她再也发不出声音,发不出声音的她自然无法呼灵幻兽了,到时候等同一个废物的她,老夫何以畏惧!哼!”

铁甲人们齐刷刷的抱拳领命,退了下去。

“谁!”矮丛里起了轻微动静,夜承宽拔出随身侍卫的剑掷了过去。

“老爷,是少爷!!”

奶妈的惊呼在剑似离弦的箭飞出去再也收不回的那一刻尖锐响起,也惊了所有人的魂。

利剑在离夜旋的眉心只差半指左右的距离,夜旋并没有吓得尿裤子,反而镇定自若的面对,他有超乎同年龄孩子不该有的沉稳。

千钧一刻,一股雄厚的内劲震开了那把足以夺人命的利剑,黑影一闪,夜旋也被拦腰抱起,远离危险地带。

出手相救的是金福,由此可见,夜承宽身边到处都是高手如云,不少人传言,拥有一支铁甲卫,等同于拥有五十万精兵。

“金福拜见主子!”金福放下夜旋,立即转身过来禀报道。

夜承宽看也没看他,上前给小夜旋就是一巴掌,才九岁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承受得了那么大的冲击,狠狠跌倒在地上,而后又立即爬起来,双膝跪在地上,低着头认错,纤长的睫毛下的眼瞳依旧是波澜不惊。

“谁让你偷听的!谁允许你偷听的!!”夜承宽气急败坏的指着他怒骂。

“义父,孩儿知错了。”夜旋镇定的认错。

夜承宽不知道这是他天生就俱来的心性,还是他这些年磨练出来的效果,这孩子,不管对任何事,任何人都可以如此淡定沉稳,倒也不枉费他的一番栽培。

只是,这样下去,这孩子长大后会不会背叛他?他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傀儡啊!

“来人,把少爷带下去与那日从纳兰寺带回来的小屁孩关一起,不让他记住这次教训,省得他日后再犯同样的错!”夜承宽拂袖,冷冷下令道。

“老爷,少爷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知道老爷您日理万机,想要给您送杯热茶暖暖喉。”慈祥的奶妈将手里的茶奉上,她只不过是迟了一小步,竟发生了这种事,唉!

“奶妈,论起来,这件事你也逃不了责罚!”夜承宽了不屑的瞪了眼奶妈手上的茶,冷蔑而笑。

“义父,不关奶妈的事,是旋儿央求奶妈陪同过来的。”夜旋知道义父一个不高兴一定会让奶妈同他一块受罚。

夜承宽懂这个义子的心思,心里更加恼怒他的忤逆,摆手,让人见他带了下去!

·

暗牢里,一个穿着素衣的小男孩蹲在地上画圈圈,夜旋被两名护卫粗鲁的推了进去,那小男孩一见到有人来整张小脸发亮,一见到牢门又关上,晶亮的眸又暗淡了下去。

“喂,你为什么会被抓进来?”小男孩扔下画圈圈的小石头,上前问道。

“你又为何会被关在这里?”夜旋从上到下打量了下他,看他的穿着,领边还绣有佛印图样,他不禁怀疑,这人来自某个寺院。

只是,义父为何要将一个来自寺院的小孩关在这里?

“我是被抓来的!”小男孩走过来,明明是年龄相仿,可是这个人比他高许多,害得他得昂头看他。

“那你可知自己为何会被抓来?”夜旋选了个地方撩袍席地而坐。

“不知道!”小男孩摇头,也紧跟过去坐在旁边,高兴自己终于有伴了。

夜旋淡淡一瞥,倏然瞥到小男孩脖子里显露出来的红绳挂物,红绳上吊的是一个精雕银镯,这种精致的雕工非民间常有。

一个出自寺院的小孩怎会有如此贵重的东西?

“你可否把你脖子上挂着的银镯取下来让我瞧瞧?”夜旋十分自然的提出要求,目中流露出的却是一种渴望,这银镯对他来说好似一种牵引。

小男孩看着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点头,毫不犹豫的低头取下红绳系着的银镯,递给他,“喏!方丈说,这是捡到我的时候就看到我拿在手上的,可能会是我娘亲留给我的,所以就让我一直随身戴着了。”

夜旋点点头,拿起银镯端详了起来,这银镯确实不像是小孩会戴的东西,大小太不符了,银镯表面上刻着的竟是有凤来仪图,轻轻在指间流转,倏然,触碰到内面有凹凸,他拿高对着光线一瞧,竟是一个‘敏’字。

这银镯的真正主人名字里带个‘敏’字吗?

“说来也奇怪,那些抓我来的人也是看到我这镯子后就把我抓来这里关着了,真奇怪!要是真因为这镯子被关在这里,这镯子我宁可不要!”小男孩在夜旋旁边叽叽咕咕的发着牢sao。

“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身份不浅,要不,我把这镯子给你,你带我出去好不好?”小男孩打量了会认真沉思的夜旋,倏然起了心思,凑上前道。

“我救不了你!”夜旋把镯子还给他,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怎么还救得了人。

只是,义父好端端的抓这个小孩回来做什么?且还是跟这银镯有关系!

“看来你也是同我一样,莫名其妙被抓进来的了。”小男孩失望的叹息,把银镯收好,自个挪到一边去坐着了。

夜旋的目光依旧紧紧落在小男孩渐渐藏起的银镯上。

对于那银镯,他好像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

“你们两个笨蛋!找不到左手第三根手指上有红痣的娃,可以根据那个雕刻有‘有凤来仪’图案的银镯来追寻线索嘛!说你们笨,你们还不承认!”

风高气爽,日薄云轻。又恢复了原貌的轩雪楼里,水潋星叉腰呵斥坐在对面的俩男人。

“小虎猫,你一开始好像没跟我们说有银镯的事吧?”星辰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小手指在桌面上兜着圈,扁着嘴小小声的嘀咕。

“啊?没有吗?”水潋星惊悚的看向日月求证。

日月摇头,非常坚定的回答,“好像,的确,没有!”

“啊,一定是我给忘了!”水潋星如梦初醒的猛拍了下脑门,愧疚的脸转瞬变成贼兮兮的笑,“我现在说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喔!”

“啊?!”日月星辰吃惊的抬头,一张嘴开得足以容下一个大鸡蛋。

又得重新来找过,这女人当他们很闲啊,要不是皇上有令,要他们对她有求必应,他们才不愿意跟她一起没事找事干呢!

要知道而今皇上那边局势紧张啊,就今日,已经有谣言从宫里传出来了,说而今朝野内外已经成群结帮要造反推翻暴政了。

暴政,虽然皇上的行事作风有些出人意料,但也没必要用到‘暴政’二字来形容,那些背后怂恿的人居心昭然若揭。

“就这么决定了,给你们五天的时间,五天后要是不给我个满意的结果,我可是会让你们一辈子都讨不到媳妇的哟!”说罢,水潋星扬起手刀做切割状,眼神盯着他们二人的某部位,嘴角露出奸险无比的笑。

谁让他们这俩个的死穴是那里,她自然是对症下药了!

日月星辰飞快的捂住下腹,脸色煞白,起身,抓起剑,惊恐的逃之夭夭。

“要不是皇上有令,我才不听小虎猫的话呢!”

临去前,星辰不爽的话落入了水潋星的耳朵,她脸上的得逞笑颜瞬间散去。

萧凤遥吗?他早就知道她拜托日月星辰帮忙找人了,所以什么也不问就将这两个人支给她用吗?

她听说,这两日,他醉生梦死,萎靡不振,整日流连于美色里不自拔,他终于还是走上历史上每个皇帝都会走的路了吗?

那晚,救了莫无忧后,她问过萧御琛柏雪的去处,他说他并没有抓柏雪当人质,只是有个人很想见柏雪,柏雪是自愿跟他走的,然后,柏雪见完人,回去就带着苍轩走了,他也撤了兵。

苍轩和柏雪临阵退出对萧凤遥的打击一定很大,而今的他等于是孤立无援,就因为这样,所以他就先行自我放弃了吗?

不!这不是她认识的萧凤遥,他二十多年的风雨都熬过来了,不可能轻易丧志!

如果真是那样,只能说,他压根不配当这个皇帝!

·

南枭国的气候正式进入冬季,整片天空阴霾一片,拨云不见雾。

听说,而今政权全由当朝太傅一手掌握,是生是死全凭他一句话。光是这几日,月来客栈附近的小摊小贩都换成了生面孔,为的就是要暗中监视西擎国太子的一举一动。

西擎国太子自进城到现在,一直以天价包下月来客栈不走,听说是为了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驻留。

那倾城美人不舍得离开,哪怕周遭已经是豺狼虎豹包围,西擎国太子也舍命相陪。

……

月来客栈的院子里,身穿裘袄的水潋星正在冷风下吟诗作画,呃……吟诗木有,只是空作画,而且还作的是人物画。

上等宣纸上,已经画好了一个微侧的脸型,刷上了墨发,添上了眉峰,点上了锐眼,画上了鹰钩鼻,就在她想要动笔一气呵成的勾上记忆中的性感唇弧时,倏然一阵狂风大作,卷起了她的画像,她手上的画笔不轻易的划过某处,正是眉间一点。

“啊!我的画!”她惊叫,看着画像迎风飞起,越飞越高,她着急的跺脚惊喊,想也不想,扔下画笔,提起裙摆一路追上去。

那是她缠了萧御琛好久才学来的画功,那是她呕心沥血,废寝忘食练了好久,才画出如此较为相似的轮廓啊!

该死的风,什么时候不吹,偏偏在她画得正好的时候来,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诶!星星姑娘,你不可随意乱走啊!”

“星星姑娘,你去哪?殿下有令……”

“星星姑娘……”

……

跟着那画像,奔过回廊,走过小桥,绕着大院子绕了一大圈,接着跑出后门,一路上,所有看到水潋星的人都试图想要叫住她,却一一都被她无视掉了,她非要追上那张未完的画像不可。

拐出后门,跑出巷弄,再直接跑过街道,又呈直线的一路奔跑进对面的巷弄,那画像最终终于落在了某座院子里。

气喘吁吁的水潋星量了量地形,找了个够得着的位置,双手一撑,利落的攀上围墙。

呼……终于上来了!

就为了这一番苦力,等她待会寻回那画像,非把它画成不可!

水潋星在心里暗自发誓,整个人还十分不雅的趴在围墙上,对于攀爬,她算在行的。

她抬眸,想要看看自己千辛万苦追出来的画落在哪了,溜了一圈,发现这院落好像有些熟悉。

锵锵!!

目光如闪电霹雳般定格在了某个点,这下,不止好像熟悉这么简单了。

潋星整张脸彻底僵住了。

她看到了自己苦苦追跑而来的画,也看到了正在拿着她的画端详的男人。男人本该是背对着她的,可是当她的目光溜达过去后,他便敏感的发现她了。

他优雅的回过身来,顿时,四目交接!

啪啦——一道闪电当头劈过的感觉!

此刻,在水潋星空白的大脑里只有一种思考,要么就是时空交错,要么就是白天见鬼了!

这蚊蛋!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等等!这地方是……轩雪楼的后院!

她刚才从那边一鼓作气跑到这边,所停之处不正是轩雪楼的偏门巷弄吗?

传说中的不是冤家不聚头!

拜托!

老天,你是没睡醒么?

他和她一开始可以说是冤家,现在他们不算仇家,不算敌人,不算朋友,神马都不算,只是一对因为迫于现实而分了手的旧情人啊!

难道您老不知道这世上最不该聚头的就是旧情人么?

萧凤遥站在梅花树下,手中还轻捏着凭空落入手里的画像,只是他没想到,为这画像寻来的主人竟然是她!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心里的某处空位瞬间被填满,多日来的惆怅也瞬间烟消云散。

他缓缓把画像伸了出去,勾唇露出魅惑众生的笑弧,“是你的吗?”

趴在院墙上忘了调整姿势的水潋星火眼金睛的盯着那画像,心里百般纠结,如果她说是,他一定会笑她:哟,**也开始长文化了!

如果她说不是,她又成了无故私闯民宅的一方了,这皇帝大老爷一个不爽随便安个罪给她,那她就玩完了。

他一定没发现轩雪楼的茶楼曾经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被毁得肢离破碎吧!幸好,她早就事先拜托萧御琛帮忙将它们恢复原状了。

虽然不是原装,但是在这科技全无的古代里,山寨品无疑是毫无破绽,真假难分!

“不是你的?怪了,那这出神入化的画是出自谁家之手呢?”萧凤遥见她久久没有回应,把画像收了回去,双手摊开画像,沉声嘀咕。

出神入化……神入化……入化……化……化……

爆好听的嗓音加上爆给力的称赞无限循环在水潋星的耳畔,她一个兴奋,忘了原先的纠结,高高举手,大声宣布,“我!是我的!”

这时候,心里的自豪感胜过一切了!

萧凤遥对着她缓缓抬头,眼底闪过柔和的精光,他勾唇,“既然是你的为何不过来取?”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吃不起的回头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