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1章:吃不起的回头草

《皇妃勾心斗帝》

第91章吃不起的回头草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凤遥眼底闪过柔和的精光,勾唇,“既然是你的为何不过来取?”

她还是这么不长进,只需要他随口夸一夸她,她就高兴得忘乎所以了。爱残颚疈

水潋星囧了囧脸,她发现,他扬起的那抹笑弧很刺眼,她好像落入了某只大狐狸的蜜语陷阱里。

“取就取!”

水潋星故作自然的呶呶嘴,想要撑起身子翻身落地,倏然,一抹身影飞踏而起,惊鸿而来,揽住了她的腰肢,带着她旋转降落謇。

冷风骤起,她本能的抓住他的胸膛衣襟,将脸更加偎进他的胸膛,专属于他身上淡淡好闻的龙涎香吹送入鼻,熟悉的过往见缝扎针的钻入脑海,一遍遍提醒他们有着怎样的过去。

明明只是一小阵不见,仿佛隔了几个世纪那么绵长。

望穿秋水般的四目交接,各自的身影清晰的映照在彼此的眼瞳里,都有倾不尽的思念著。

只是,他们都不愿承认。

“画像,还我!”

好半响,水潋星事先回过神来,她伸手要拿他手里的画像,哪知他的手突然往后一缩,害得她随着他的身形移动全数倾倒在他身上,若不是他手快的揽住了她的腰肢,只怕她已经把他给扑倒在地了。

“这画像,画的是谁?”萧凤遥的左手霸道的揽着她的纤腰不放,右手将画像举到她眼前,沉声问道。

答案,早已再明显不过,那眉间一点朱砂已经告诉他画像上画的是谁了,只是,他难得的不死心,非要从她嘴里得到证实才知何为残忍。

“反正画的不会是你!”水潋星突然跳起来伸手去抓画像,萧凤遥听了她的回答,满脸不悦,执意不放手。

两边拉扯,结果就是,嘶啦一声,画像随即被分成两半。

水潋星傻愣愣的看着各自拿在手中的一半画像,这是她努力了这么多天的成果,这是她费了好多心神才画得这般几分像,怎么可以就这么报废了?

“人都已在你身边,何须再画?”萧凤遥冷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他指的是皇叔,她不是一直都与皇叔在一块吗?又何须再画这画像来睹物思人?

水潋星气得鼓起腮帮子瞪他,一把抓过了他手里的另外一半画像,“你懂个屁!现在在身边,以后就不会在了!你这个蚊蛋!!”

谁要他在身边了,她才不稀罕呢!

“皇叔那么温雅的人,不会太喜欢你说这种不雅的话。”萧凤遥摇头轻笑,他的笑更是气煞了水潋星。

她说话粗俗关萧御琛神马事!他干嘛表现出一副以好心人的身份劝告的模样,真是欠扁!

“等等!”水潋星发现自己一直纠结在无关紧要的事上,反而把重要的给忽略了。

“你还叫他皇叔?”怎么可能?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伟大了,她怎么不知道?

对于一个叛国的佞臣,不应该再施以这般礼遇吧?何况,萧御琛还先后夺了他好多个城池,现在早就占据东陵为一方之王了,只差没正式登基,昭告天下。

“不然,你教朕如何叫他?”萧凤遥靠近她一步,俯首,抬手抚上她柔软的发丝,她身上的馨香仿佛可以令他安神。

“唔……你别靠我那么近!”灼热的呼吸从头顶扑洒下来,这对水潋星来说一点都不熟悉,他想要跟她调.情。

“你害怕朕的靠近吗?告诉朕,你在害怕什么,嗯?”萧凤遥抓住了她的皓腕,将她拉得更贴近自己。

水潋星懵了,她抬眸看着他,是啊,她在害怕什么?有什么可害怕的?她爱他是事实,他不爱她也是事实。

而今在他面前表现出害怕只不过是向他证明自己的卑微,她不要!

“谁说我害怕了!”她深吸一口气,倔强的抬起下颌直视他。

她可以软弱,但是不可以在他面前!那样,太太太不耻了!

“不害怕吗?”萧凤遥勾唇邪笑了声,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俯首,一点点,一点点的靠近,也一点点瓦解水潋星努力维持的镇定。

“萧凤遥,你别太过唔……”

话未完,温热软嫩的薄唇已经紧贴上来,封住了她欲要叫嚣的小嘴,她整个身子顿时僵住,瞠大双目,任他的长舌如入无人之境的掠夺。

轻轻吮了吮她的上下唇,看着湿亮红艳的樱唇,他眼底划过满意的流光,漂亮的食指似有若无的摩裟在上面,低沉沙哑的笑,“朕就过分了又如何,真是久违的味道,可惜,好似少了些什么。”

“蚊蛋!你够狂的啊!”水潋星抬手就要赏他一个巴掌,他突然快如闪电的出手将她的拦截在了半空中,勾出迷惑人心的笑弧,“朕知道少什么了。”

说罢,他拉着她的手往他腰间一放,令一手再次支起她的下颌,以迅雷不及而的速度吻上早已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

水潋星像坠入炸锅的鲜虾,又红又急的挣扎,无奈,他已经利用他高大的身躯的优势将她钳制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他变态的还轻咬她的嫩唇,疼得她要反咬回去,殊不知,自己又掉入某人的另一个诱惑的陷阱里了。

萧凤遥享受着她的‘报复’,有意无意的躲避着她的追捕,这就是他刚才说的少了的东西,没错,少了她的回应,少了她的热情!

你追我赶的吻戏太累,水潋星歇菜在他怀里,而他享受着征服成功后的美味,恋恋不舍的含着她的两瓣红唇辗转反侧的轻吻。

等水潋星从酥酥软软的激情荡漾中回过魂来时,某人分外炙热的视线正落在她高耸的酥xiōng前,即便隔着几层衣物,她仿佛早以被他的目光调戏好久了。

“你想吃回头草,也要看姐姐我乐不乐意!”水潋星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开了他,紧抓着微微凌乱的衣襟,再整了整转了向的裘袄披风。

看到吃不到,萧凤遥施施然的抹抹唇,轻弹了弹金丝绣边的衣襟,“正好,朕偏爱吃不到的回头草。”

水潋星囧了,这世上有些男人总是到手的不懂得珍惜,总是在失去了以后才想要重新拥有。

显然,萧凤遥不是这一类的,不过也没差,差别在于他比这一类更加进化了一些。

前面小贱,中间更贱,后面更更贱了!

从头到尾都表现得霸道狂妄,好像天下女人非他不欢!

“也正好,姐不是你吃不起的回头草!”水潋星不服输的顶回去。

看着这张俊美绝伦的脸庞,看着这双深邃如井的黑瞳,看着那欠扁的似有若无的笑弧,她知道,再怎么嘴硬,也骗不了自己,她真的想他,好想,好想,想得每天都打嗝了。

萧凤遥读懂了她眼底的思念,大步上前,伸臂将她纳入怀中,用力的,紧紧的拥着她,只是静静的拥着,枕在她的发间,暗暗倾诉思念。

“蚊蛋!你知不知道,我可以伤害别人,但是别人绝不能伤害我!我可以无情的转身离开,可是我也不容许别人比我先绝情!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君子,你到底有没有听说过好男不跟女斗啊!”

水潋星崩溃的在他怀里撕心裂肺,又踢又打。萧凤遥只是更加拥紧了她,随她肆意咆哮。

她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说她可以伤害他,但是他绝不可以伤害她,她可以无情的离开他,但是他不可以无情的推开她。

真是自私又欠打的女人!

“星儿,最后一次,咱们就来看看谁先无情。”萧凤遥在她耳畔沉重了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后放开了她,眼底带着耐人寻味的光芒。

水潋星吸了吸鼻子,抹了抹湿了眼眶的泪,不知不解的怔忡着。

“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自认为自己的智商已经是上等了,可是,她怎么好像听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

“才多久没见,你脑袋就这般不中用了。”萧凤遥低笑,轻摁了她的脑门,道,“慢慢猜。”

水潋星惊奇的发现,他这一次没有过去那般偏执,好像还很爱笑,也无半点生气,仿佛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不管过程变得千折百转,最终,结局还是会在他手上。

“星儿,朕这一次走之后,你可会想朕?”萧凤遥的指背反复摩裟在她的雪颈上,他是阳刚之躯,就算天气已经转冷,依旧是体温如常,不像她,十指冰凉。

水潋星呆愣着,心里又一再讶异,他的话不是应该说:“星儿,走吧,随朕回宫!”吗?

为什么是他这一次走后,可会想他?

这不太像他会说的话啊!

“萧凤遥,你低头!”她怀疑的对他招手。

萧凤遥先是一愣,而后乖乖俯首,一双小手在他脸上轻拧了下,痛得他微微蹙眉,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应该高兴,在你离开后,朕,好像学会了何为温柔。”他包裹住一双柔荑,扬唇。

这温柔,为什么让她觉得很心酸?

笨蛋!她早就承认他温柔了呀!他的温柔只会对她一个人绽放,她早就察觉到了呀!

只是没想到那时一时的嘴快竟让他记得那么深!

如果知道,他内心里也会这么较真,她一定不会拿萧御琛来衡量他!现在,就好像,她曾在他心里扎上了一根刺!

“是啊,这温柔是在别的女人身上学来的,在我这小猴子般的身上怎么可能学得会温柔呢!”她别开脸,故意扭曲他的意思。

“呵……你啊,还是那么口是心非。”萧凤遥笑了笑,知道她的话并非出自真心,语气中满满的宠溺和包容。

“谁口是心非了!”水潋星还是别扭的嘀咕争辩。

温热的大掌再度擭起她的下颌,她看到那双从来都觉得难懂的黑瞳里仿佛盛满了千万年的温柔,他俯首,如待世间珍宝般亲吻在她的唇上,贴着她的唇说了一句话,这一句话,让水潋星觉得比那一句任何女人都想从男人嘴里听到的话还要美丽。

他说:“星儿,我会想你!”

这句话就想魔咒罩住了水潋星,她呆呆的抬手抚着被他亲吻过的唇瓣,上面他贴着她的唇倾吐蜜语的酥麻感仿似久久不散。

“星儿,今年的第一场雪马上就要来了,期待吗?”萧凤遥放开她,抬头望着清冷的天空,幽幽道。

恰是这一句话震醒了被困在柔情漩涡里的水潋星,她如梦初醒,犯花痴的脑袋彻底回归正轨。

“萧凤遥,你知道对不?”她紧张的抓上他的手,问道。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萧御琛要在今年的第一场雪发动攻势,兵临城下。

可他为什么一直都按兵不动?他厮杀了二十年,以超常的毅力复国成功,对这种事应该可以应付自如才对,为什么他现在这么平静,什么都不做?

“朕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为这一场雪,朕已经赌了十年。”萧凤遥回过头来,云淡风轻,仿似只是在谈论天气一样的语气。

他看着陷入恐慌的她,又禁不住想要抬手安抚,只是,手举到一半就停住了,他轻笑,“还是不要了,再碰你朕就走不了了。”

他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几乎没用,每碰她一次,他就会上瘾,会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寸进尺。

萧凤遥收回手,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拂袖转身离开。

“萧凤遥!”

走出几步,身后传来焦急的脚步声和呼喊,他停了下来,回过身去,只见她拿着那被撕成两半的还没画完的画像奔上来。

“我忽然想起,每次都是你送我东西,好像我从来都没送过什么给你!”水潋星刹住脚步,有些迟疑的拿出那张没画完的画像,“这,你要吗?”

萧凤遥目光落在她双手奉上的画像上,嘴角扯出一抹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苦笑,伸手拿了过来,拿在手里却掐得紧紧的。

水潋星,画别的男人的画像赠予朕,你这是何意呢?

是嫌朕对你太好了吗?所以你又脚痒的想要挑战朕的底线了是不?

“看你收得这么勉强,还是不要好了!”水潋星看到几乎快被他抓穿了的画像,开始反悔了。

这画像对他来说垃圾都不如,怎么可能会喜欢,只是碍于她,不好拒绝而已。

“不!朕,甚是喜欢!”萧凤遥举高手,让她没够着,短短几个字眼,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噢!”知道这已经是他好脾气的极限,水潋星乖乖的不再发难,否则难倒的是自己。

“丫头!”

站在萧凤遥面前,水潋星低着头,脚下画着圈圈,萧凤遥也没说话,只是想与她静静的再多待一会儿,倏然,回廊那端,响起了好听的呼唤,也惊醒了两人最后的美好时光。

萧凤遥把那画像揉成一团收进袖口,迎面,萧御琛已经应声而至,身后还跟着几名家仆打扮的高手护卫。

“丫头,你怎可以胡乱跑出来,就不怕我担心?”萧御琛的目光先是淡淡的掠过萧凤遥一眼,而后紧张的落在水潋星身上,将她转了个圈,全身上下审视了个遍才安心。

而今,夜承宽的眼线遍布凌霄城,夜承宽那老贼又一直想要这丫头的命,他又怎能不谨慎为之呢。

“好啦!我也是情急之下跑出来的,喏!为了找这张废纸!”水潋星挽上萧御琛的手,亲昵的摇了摇,而后从自己的广袖中掏出一团废纸,摊开给他看,其实,这废纸是她画得实在不堪入眼才藏进袖中的,这会,正好派上用场了。

萧御琛看了眼画像上轮廓都分不清的人像,禁不住摇头轻笑,“你啊,准是画得太难以入眼,生怕别人捡到笑话了去,所以才追跑出来的吧。”

水潋星如小鸡啄米的点头,如果不是这样,任何人都会认为她是为了见萧凤遥的而跑出来的,那样,误会可就大了。

“好了,再点,我都担心你脖子会疼。”萧御琛的手放上她细弱的肩膀,旁边的萧凤遥看着心里窝火不已。

正要走,倏然,咻的一声,一把利刃横在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嗖嗖……”

接连两声,暗中飞窜出两道身影,分别站在萧凤遥两侧,拔剑相对。

“住手!”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一冷一温,威严倒是相似。

“嗨!日月星辰,咱们有些时日不见了喔!”水潋星愉快的跟他们招手。

就知道这俩娃一定是躲在暗处暗中保护萧凤遥。

被点名的日月星辰赶忙把剑收回去,有些心虚的不敢对上水潋星的双眼。小虎猫要他们办的事他们没办成啊,哪里有脸见她,不被她数落一顿才怪。

“流风!”见流风还没有收剑的打算,萧御琛温和的嗓音再添威严。

无奈,流风只好听令,将剑回鞘,让开了道。他本想,反正这狗皇帝落单了,何不将他擒住,挟天子以令诸侯不是更快,何须等到那一天!

可惜,殿下不允他也没办法!

萧御琛与萧凤遥对上眼,各自心思暗揣,只是没有那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场面发生就是了。

“听闻凤临即将大婚,不介意我到时备上薄礼吧?”萧御琛率先开口。

“你曾是凤临最尊敬的皇叔,而今又是西擎国身份显赫的太子,朕实在找不出有何理由不让你去贺喜。”萧凤遥冷冷道。

萧御琛点点头,没再多说。

萧凤遥的目光流转在水潋星身上好半响,便带着日月星辰离去了。

“丫头!丫头!”

萧御琛接连唤了几声,水潋星才从那离去的背影中回过神来。她尴尬的嬉笑,“咱们回去准备要送给凤临的结婚礼物吧!”

凤临和辛岚那丫头终于喜成连理了,她真心的为他高兴!

萧御琛温柔而笑,“好。”

为她,他心里的伤口越来越宽了,她可知,可知……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悔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