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2章:悔婚

《皇妃勾心斗帝》

第92章悔婚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霄城,十里红妆。爱残颚疈

今日是永乐王大喜的日子,整个凌霄城洋溢在盎然喜庆中。

然而……

“母妃,这是北寒国皇帝命人捎来的信,两年前,那个辛岚公主是欺上瞒下逃出皇宫游玩,根本就不是来和亲的!现在她的皇兄,也就是北寒国的皇帝已经在这信上明明白白的写明,正式将她逐出皇宫了!她不再是北寒国的公主!!!”

正宾客云集,一身新郎红袍的萧凤临悄悄拉着自己的母亲来到后院的偏僻处,从袖中拿出刚收到的信笺给她看辶。

燕太妃微微一愣,凤眸一拧,接过信迅速阅览,越看拿着信的手明显的在发抖。

“该死的丫头,居然敢骗我娘俩!”她将信捏在手心里,目露凶光。

“那……母妃,凤临是不是不用娶她了?”只要不用娶她,要他做什么都可以沸。

虽如此做会有些对不起人家姑娘,可是……他不喜欢她,娶她来也是受苦,他觉得,这样子对谁都好。

“凤临,事已至此,你若真的不想娶辛岚,母妃也不好再勉强你了,迎亲队伍就要到永乐王府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派人前去制造混乱,让这门亲事办不成。”

“可是,母妃……”这样子不是太对不起辛岚了吗?要一个姑娘家来承受别人的指指点点,不是大丈夫所为。

“你若不想娶她就只能这么做!”燕太妃凌厉的打断了他的迟疑,而后目光一转,“还是……你想娶辛岚?”

她就看准了儿子这个弱点!

萧凤临连连摇头,而后抱拳,“母妃,孩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罢,拂袖而去。

本来率先一个人先来到王府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水潋星,不巧,正好将他们母子二人的谈话字字句句听得一清二楚。

她的凤临真的变坏了!居然拿一个女孩子的名誉来开玩笑,要知道在这古代,女孩成亲当日遭当众悔婚比要了她的命还严重啊!

不行!

她得阻止凤临这娃!

·

“公主,再过一条街就到永乐王府了!”随行在花轿旁的絮儿开心的说道。

薄如蝉翼的红纱花轿里,辛岚身穿凤冠霞帔,头纱几近透明,絮儿的话又让她不禁红霞扑面。

她自小就父母双亡,只有皇兄宠她如斯,早几日前,她就捎信回去告诉皇兄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了,可惜,皇兄没回信,估计是真的生气了,生气她不说一声就逃出宫。

“公主,等进了永乐王府的大门,您就是永乐王妃了,永乐,永乐,永远和永乐王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外面,絮儿还在滔滔不绝的替她憧憬将来,辛岚脸上划过一抹娇羞,是啊,她马上就要如愿以偿成为他的发妻了。

就在辛岚对下一刻的发生充满期待时,突然……

“嘭嘭嘭啪啪啪!”

不知打哪扔进来的鞭炮噼噼啪啪的在迎亲队伍里炸开,浓烟弥漫,花轿发生了剧烈与摇晃,透过头纱,她看到外面的人影东倒西歪,四周惊叫响彻。

“啊!!公主,好多……”

絮儿惊恐的失声大叫,还没说完,身子已经沿着花轿缓缓坠落了下去,花轿也跟着砸落在地,外面依旧是混乱一片。

辛岚捂着双耳下了花轿,她正要掀开盖头,倏然一只手将她拉走。

“你是谁?要带我去哪里?”

“……”

“你可知道我是谁?!放开我!放我回去!”

“……”

…………

半盏茶后

停在中街的迎亲队伍已经恢复了整齐,鞭炮的浓烟散去,所有人纷纷将目光投向花轿,看到花轿里的公主还在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整理队形准备继续向永乐王府前进,倏然,前方街道分叉口有一匹骏马飞驰而来,马上是一身火红的俊美公子,看着他胸前挂着的花球,便可知道他的身份。

“公主,王爷亲自来接你了耶!”花轿外,刚转醒过来的絮儿正好看到萧凤临高坐在马上的英挺身姿,禁不住开心的叫喊。

“絮儿,小点声!”辛岚透过薄纱抑制住心中的狂喜,朝外低声训道。

“是,公主!奴婢知道了,公主现在就要嫁为人妇了,凡事都得三从四德!”絮儿抿唇窃笑调侃道。

她的公主向来都是任性出了名的,要她三从四德,背女戒之类的,只怕比登天还难,如今居然开口要她小点声,免伤大雅!

看来,公主是要被永乐王吃定了!

“絮儿,再贫当心公主我撕了你的嘴!”花轿里传来辛岚嗔怒的声音,她已经透着薄纱看到心仪的男子正举步朝她走来了,顿时心如擂鼓。

穿上新郎服的他必定很俊!

絮儿见到萧凤临已经来到花轿前,立马识趣的闭上了嘴,乖乖的伺候在花轿旁。

萧凤临在花轿前停下脚步,透过飘飞的红纱看里面的新娘子。他的眸色是纠结的,是复杂的,甚至是迷茫的。

花轿都已经到了中街,再过一条街就是王府了,若他按照母妃所吩咐的做,就不用娶她了,可是,若是这么做等于毁了一个姑娘家终生的名誉,何况她还是一国公主,若是她被他悔婚,她还有何颜面回到她的国家去?

“王爷,咱们是不是该继续启程了?”被他盯得好不自在的辛岚忍不住开了口。

“公主,如果本王此刻要你哪里来哪里去,你会如何?”

萧凤临此话一出顿时引起四周一片哗然。

哪里来哪里去?这是要悔婚的意思吗?

花轿里,辛岚的身子微微一震,嘴角的笑颜僵住了,脸色的苍白是再完美的胭脂也遮不住的。

她感觉心在崩塌,前一刻的美好憧憬也随着破碎。

“王爷,我家公主是哪里对不起你了,须得你这样亲自前来当众羞辱?!”护住心切的絮儿上前怒气冲冲的质问,也不顾自己的身份配不配了。

“絮儿,休得无礼!”辛岚始终端正的坐的花轿里,藏在层层广袖下的双手不停的扭绞。

“公主,他,他欺人太甚!”絮儿不甘的指着萧凤临骂道。

“絮儿,你忘了,是我们欺骗别人在先。”辛岚轻轻的苦笑出声,她暗自做了个深呼吸,迈步下轿,站在萧凤临面前,抬手,缓缓掀开了头纱,四目以对。

萧凤临看着眼前身穿凤冠霞帔的女人,此刻的她褪去了姑娘家的青嫩,多了一股新嫁娘的娇羞与妩媚。

不可否认,那个在他眼里只会耍小任性,盛气凌人的公主已经渐渐蜕变成蝶了,尤其是此时,望着他的眼中那抹坚韧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王爷,你不娶我无妨,反正一直都是我在死缠烂打,脸皮早就丢尽了,不差这一回。”辛岚撑起笑容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却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害怕过。

如果他真的不娶她,崩塌的不止是她的心,还有她的整个世界。

她已经告诉皇兄,她要嫁人了,而且嫁的是最喜欢的男子,他们会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已经快十日了,等不到皇兄的回信,得不到皇兄的祝福,等于得不到皇兄的谅解。

北寒国,她是回不去了,就算回得去,她也没有那个脸回去了!

任性的逃出宫游玩两年,如果就这样回去,不止会丢皇家的脸面,还会让皇兄为难。

“公主,真的……无妨吗?”萧凤临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努力控制住自己心中那股不忍。

“难道我还能逼着你娶我吗?”辛岚讥笑。

萧凤临怔住了,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么混蛋过,难道真的要拿一个姑娘家的清誉来换自己的自由吗?

辛岚抬手,想要取下凤冠珠帘,突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止住了她的动作,她愕然抬眸。

“倘若我可以娶你,但绝不会是所想要的那样,你还愿意嫁我吗?”他狠不下心就这样毁掉一名无辜的女子,否则他一辈子都良心不安。

辛岚眼底的光芒仿佛是在绝望中看到唯一一丝曙光,清亮透彻,她点头,再重重的点头。

“好,我娶你!”萧凤临拿下她的双手,再替她将盖头放下,弯腰抱起她坐回花轿上。

他退出去,气息还弥留在身畔,包括他的那一句低语,“我们将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我能做的仅此而已!”

有名无实吗?

没关系,这样,她就真正的如愿以偿成为他的妻了,这样她对北寒国的子民,对皇兄也有了一个交代。

她并没有被悔婚!

袖中,滑出一块沉重的虎符令牌,这令牌可以号令三十万兵马!

反正他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心的要娶她,因为愧疚还是因为兵符,又有什么关系……

“看得出来这娃还有救!”高楼上,凭栏而立的水潋星看着渐行渐远的迎亲队伍道。

“若他自小就只受他母妃的熏陶,只怕今日的事情会是另外一个结局。”幸好,他有一个替父尽职的皇兄。

水潋星回头望了眼淡静的萧御琛,其实,最温和的男人才是最冷漠的,因为那颗心已经经历了千般种锤炼,不温不冷了。

“萧御琛,谢谢你又帮了我一回。”水潋星手肘哥们式的搭上人家的肩膀,笑着诚然道谢。

“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客气。”萧御琛拿下她的手,展臂将她揽到跟前,而后抬手替她拢紧被风吹开的披风。

“从小我最渴望的就是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亲人陪在身边,任我玩,任我闹,我做错事了可以纠正,但是不能使用暴力,对我有求必应!”不习惯的亲昵,水潋星小小退开一步,笑道。

萧御琛收了手,眸色淡淡一转,定定的看着她,道,“丫头,其实你没……必要一直提醒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不愿意,我断不会逾越。”

“锵锵!!!”

萧御琛说话的同时正好酒楼里有人打破了瓷碗。

“啊?萧御琛,你刚才说什么?”水潋星掏掏耳朵,昂头问道。

萧御琛摇头轻笑,拿下她的手,牵着她下楼,“我说,新郎新娘该是已经就位了,你不是想要观礼吗?迟些就看不到了。”

“对喔!那咱们快点去!”水潋星如醍醐灌顶,反过来拉着萧御琛匆匆下楼……

·

水潋星觉得自己今日一定是衰神上身,不小心撞见萧凤临母子俩的谈话也就算了,现在来到永乐王府大门前还撞上了正好下马车的萧凤遥,还被他撞到她牵着萧御琛的手的画面,那是她来不及松开的。

双脚站定,深邃的目光停落在那对男女手牵手的画面上,眼底闪过隐隐不悦之色。

萧凤遥无论何时何地,他的目光总是比正常人更为凌厉威严几分,在他那样的注目礼下,水潋星像是被捉奸了,慌忙缩回拉着萧御琛的那只手,眼神些许闪烁,就是不敢对上那双厉眸。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场所有人对一国之君行跪礼,而萧御琛如今身为西擎国的太子,自然不用行此大礼,只是微微抱拳以表尊敬,而随同而来的水潋星更加不用了。

“免礼!”

萧凤遥的视线从那张魂牵梦萦的容颜上移开,撩袍进了永乐王府。

·

一对新人规规矩矩的拜过堂后,喜宴开始,萧凤遥指名要与西擎国太子同席,当然水潋星也被列入其中了。

而这次萧凤遥的女伴是夜妤,水潋星记得,从在王府大门外不期而遇的那一刻,夜妤那张脸尽是得意。

刚开始,她可以那样安慰自己,现在他身边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夜妤这女人,可是,入席到现在,她再也不敢这么认为了。

对面那对男女你侬我侬的样子简直是让人看不过眼,萧凤遥不停的替她夹菜,夜妤那贱女人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样,不停的在摆***弄姿,时不时的咳几声,萧凤遥立即命人把披风送上。

他是可以学会温柔,可她不要他学会对所有女人都温柔啊!!

“丫头,给我点面子。”桌底下,萧御琛的大手轻轻握上她冰凉的小手,倾身过去在她耳畔提醒。

水潋星气得忘我,等她回过神,低头一看,碗里的米饭已经被她戳得稀巴烂了。

真要命!遇上他,这坏习惯怎么就改不掉呢!

“我离开一下。”水潋星侧头凑近萧御琛的耳畔悄声道,萧御琛看着她的眼神是充满担忧的,可还是点点头,由着她去了。

或许,让她离开一下也好,留在这里,她并不好受。

水潋星不知道,有一道余光一直注视着她仓惶逃开的背影……

·

蚊蛋萧凤遥!

他就那么迫不及待带着新欢在她这个旧欢面前秀恩爱吗?亏她还因刚才被他撞见她牵别的男人的手的画面愧疚到现在。

他真是够蚊蛋的!

一路小跑到无人的地方,水潋星抬手拨那些花丛出气,倏然,回廊那边匆匆闪过一抹熟悉的身影,因为萧凤临曾经带她逛遍整个王府,所以她记得,这回廊通往之处是厨房。

可爱的小玄子不在外边伺候萧凤遥,跑到厨房去做什么?而且,他手上端的又是什么呢?喜宴的菜肴不是由王府统一上桌的吗?

不过,那厮是一国之君,想干啥也没人敢有意见。

等等!小玄子手里端的东西该不会是给夜妤的吧?

嘿嘿……一定错不了!她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想要吃什么山珍海味,让萧凤遥这般施以特权!

……

小玄子正疾步往前院喜宴而去,倏然,半途伸出一只秀腿拦下了他,他抬头一看,只见昔日受宠如日冲天的舒妃娘娘双手环胸倚着廊柱贼兮兮的看着自己,于是,心,不禁瑟缩了下。

这舒妃娘娘的行事风格,他可领教过不少,这样的眼神给他一种不祥的预感。

“呵呵……秦姑娘,好久不见,咱家还得去伺候皇上,就不奉陪了。”小玄子妄想打一下招呼就拐弯走,没想到身形一闪,又倚到另一根廊柱拦住了他的去路。

“是好久不见了呢,玄公公!”他可以叫她秦姑娘,她当然礼尚往来还他一个‘玄公公了’。

当然,这声‘玄公公’也让小玄子倍感压力,连他自己都说不明,为何她现在已经不是皇妃了,他心中对她还是有所畏惧和尊敬。

“娘娘有话直说。”小玄子躬身低头道。

“玄公公忘了吗?我已经不是你的娘娘了!”水潋星故意为难道。

“在奴才心里,娘娘永远是娘娘。”小玄子有作违心之论的嫌疑,可在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

“喔!”水潋星明显不信,谁让他方才前言不搭后语。

她站直了身子,探头瞟了瞟他托盘上的东西,是什么东西还得用布盖着?

“小玄子,这里面是什么呀?”水潋星指着那神秘的东西,眨巴着晶亮大眼问道。

“娘娘,只是普通的一杯茶。”小玄子眼神闪烁的道。

“只是普通一杯茶需要用布盖着?”

“回娘娘,是避免有灰尘飘入。”

还怕灰尘混入,这么挑剔,肯定是夜妤那女人要喝的东西!

“那我看一下没事吧?”水潋星继而要求道。

“不不不!!!”小玄子飞快摇头,这杯东西谁都可以看,就是娘娘看不得啊!

看小玄子的表情,肯定有鬼!

“糟糕!你家主子往这边来了!”水潋星指向前方,而后转到小玄子身后躲起来,如此一来,小玄子自然当真的往前望去了,趁这机会,她悄悄的掀开那布头……

“娘娘不可!”小玄子很快意识到自己上当,收回视线看到布头就要被掀开,他惊呼,巧妙的举高了托盘,没注意到有一滴晶莹液体落在水潋星的手指上。

“呵呵……不是说只是一杯普通的茶吗?干嘛那么紧张,活似要了你的命似的。”水潋星呵呵笑道。

有惊无险,小玄子轻拍心口,道,“娘娘,皇上还等奴才去伺候,先行告退了。”

说罢,好像火烧屁股似的逃之夭夭。

身后,水潋星将沾上那神秘液体的手指放到鼻端嗅了嗅,嗅不出任何味道,于是,她索性大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上的液体,突然,强烈的酸味刺激着她的舌苔。

小玄子手上端的那杯‘普通的茶’居然这么酸?比柠檬还酸啊!

这杯东西是谁要喝的?

是夜妤?

她为什么要喝这么酸的玩意?

一个她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闪入脑海!

她——该不会已经怀孕了吧?

--------------------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后的温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