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3章:最后的温柔

《皇妃勾心斗帝》

第93章最后的温柔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带着沉重,带着疑惑的心回到位置上,萧御琛担忧的注视着她,而她的目光始终盯着对面的男人。爱残颚疈

小玄子取来的那杯茶此刻正放在萧凤遥和夜妤中间。

萧凤遥深邃的眸光不动声色的淡扫过刚回来的人儿身上,水潋星拿起茶浅啜,视线却始终透过杯沿停在那杯怪异的酸东西上。

只见萧凤遥那修长如竹的漂亮大手优雅的拿起了那杯茶,水潋星觉得,他一定是拿起来给夜妤,心一下子又冷了几分。

然而,接下来的画面让她傻眼了遽!

那杯茶并非是夜妤要喝的,而是萧凤遥!!!!

怎么可能?

这厮什么时候口味这么重了?那股酸劲足以穿肠破肚啊邯!

更让水潋星震惊的是,他喝下那杯茶居然连眉都没皱一下,整个表情就好像在喝白开水那么简单!

接着,水潋星又看到萧凤遥举筷夹了块肉片送入嘴里,嚼得优雅至极,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

“噗!咳咳……”

太过震惊,水潋星捧起的那杯茶一个倾斜,不小心茶水顺着倒入了领口,她手忙脚乱的退开。

一时之间,两道身影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担忧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惊慌失措的小女人。

坐在水潋星旁边的新郎官萧凤临上前一步想要帮忙,却被萧御琛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伸手拦下了,“你今日是新郎官。”

简短的一句话让萧凤临有心无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在众人面前独自出糗。

是啊,他是新郎官,在那么多宾客面前,除了可以对新娘子体贴入微,关怀备至外,对任何女人表现如此绝对是天理不容的,如果他方才真的那样做了,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绝对是星星!

还好,皇叔提醒了他!

有时候,他甚至替星星感到开心,有皇叔这样的男人始终如一的默默守护她。

见萧凤临罢手了,萧御琛淡淡扫了眼还镇定如山坐在位子上的萧凤遥一眼,这才立马拿出帕子替水潋星擦拭,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萧凤遥看过来的方向,擦拭的手刻意避开那高耸的xiōng部,他的举止在水潋星看来是再神圣不过。

“怎么喝个茶也能喝成这样,如此心不在焉,要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

萧御琛低声责备,手上的动作却未曾停止。

“偶尔失误,没事的。”水潋星接过他手里的帕子,自个擦拭起来,眼角余光一直透过萧御琛瞄去。

萧御琛知道,她看的是他身后那面不改色,眼里无波澜的男人。

她想看到的并非他眼底的关心,而是那个男人。

“皇上,臣妾有些乏了,咱们回宫了可好?”夜妤看得出水潋星投过来的目光很在乎,于是故意挨近萧凤遥身边,娇媚的央求道。

“就依你。”萧凤遥拿下挽上手臂的柔荑握在掌心里像是把玩上等的羊脂玉,看也不看水潋星一眼。

“凤临,你如今已经成家了,肩上担的是怎样的责任无需朕说了吧,朕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现。”萧凤遥起身行至萧凤临身边,抬手轻拍了下他的肩膀,语气尤为慵懒。

“皇兄,星星她……”

萧凤临也知道水潋星一直在盼他的目光,于是出手拦住了萧凤遥,拦下一国之君,这举止确实让众人瞠目结舌。

“凤临,朕可没听说你的新婚妻子叫星星。”厉眸一抬,寒光乍现。

无奈,萧凤临撤了手,改而躬身作揖,“臣,恭送皇上!”

“恭送皇上!!”

接着,所有人躬身行礼。

萧凤遥前脚刚走出永乐王府,众人还没来得及直起身,一抹身影已经飞快的闪过方才帝王所坐的位置,拿起那杯已经见底的茶,昂头倒着喝。

几滴茶水入嘴,酸劲刺激她的舌苔,刺激她的喉咙,刺激她的感官,她仿佛感觉到萧凤遥把这杯东西喝尽的时候是怎样凄凉的感觉。

她想笑,笑不出来,她想哭,泪腺却好像被堵塞住了,只有一颗心在拼命的难受。

“丫头,你是怎么了?”何以出去一趟再回来不止神不守舍,甚至还有如此怪异的举动?

萧御琛上前夺过她手上的瓷杯,指腹往杯子里一抹放入嘴中浅尝,顿时,浓眉大蹙。

这是宜母子!

宜母子是当今世上最酸的东西,他曾听说失去味觉的人会用它来当饭前茶,如此,多多少少能减少食之无味的感觉。

他看向脸色惨白的人儿,放下杯子,旁若无人的将她拥入怀中,水潋星却挣扎着推开了他,晶亮的眼瞳满是闪闪泪光,却倔强的掉不下来。

“原来,他不是不愿意赌,而是对我,他输不起,所以,干脆狼狈的放手。”

“丫头……”萧御琛愧疚的喊了声。

“萧御琛,还来得及的对吗?”水潋星边说边退,而后拔腿跑出永乐王府。

来得及的,她一定来得及追上他问个清楚,求个明白的!

“娘娘,皇上命奴才在此等候。”

水潋星刚跑出王府,小玄子已经在门外等候,而萧凤遥已经不见踪影,想必是已经回宫了。

“他知道我会追出来?”水潋星讶异的问。

“是的,皇上十分了解娘娘您。”

“屁话!了解我为什么这么欺骗我!”水潋星怒然大吼,吓了小玄子一跳。

皇上只是要他留下来等舒妃娘娘,可没说舒妃娘娘会发如此大的火啊!

“奴才不懂。”小玄子硬着头皮面对。

“不懂,那他要你留下来干嘛!”

“皇上知道娘娘势必会追出来,不想娘娘失望,所以让奴才留下来等,至于娘娘追出来的原因,只怕皇上也不懂。”

“既然怕我失望,那他为什么不自己留下来!炫耀自己的细心吗!”

小玄子囧了,他甚至不知道她为何冲出来就对他喷洒熊熊大火啊!再说,他们之间的心思他又怎会知道?

一个藏得比海都深,一个总是口不对心!

“小玄子,是在他威胁我回宫的时候吗?”水潋星敛起了怒火,眸色暗然,严肃的看着小玄子问道。

她唯一想到的可能性,就是那一次,她用辣椒末来惩罚他,而他就为了她一句气话而当真,吃完那晚辣椒饭后还对她说,“这碗属于情侣才能吃的饭朕已经吃完了。”

她从来没觉得他这么好忽悠过!

小玄子被她突如其来的转变给吓到,他不解,“奴才不知娘娘所指何事。”

“所指何事?那你告诉我,什么样的人可以喝下那么酸的东西而不皱眉的?别告诉我,他喜欢喝酸的东西,他又不是孕妇!”

对于水潋星的厉声质问,小玄子真的好想笑,是因为她最后一句话,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是孕妇。

最后,小玄子无奈叹息,“娘娘,既然您已经知道了,那就……到此为止吧,放了皇上,也放了你自己。您不是打一开始就打算要离开皇上吗?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何必再回头纠缠呢?既然已经走了,真相如何还重要吗?”

“我……”

“那一日,您不知道皇上内心挣扎了多久才舍得放你走,他甚至在你身后凤钗断裂的刹那将他母亲托给他的唯一信物给捏了个粉碎。或许,你们的分开是由种种误会造成的,可是,你注定要走,而皇上又留不住,何不趁现在毫无瓜葛?娘娘,您说呢?”

水潋星几次想要开口为自己辩驳,可是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能说出口的话只会显得他们的过去更加苍白无力。

小玄子说得没错,她一开始是打算要离开他的!她也是注定要走的,而他确实也留不住……

是啊,背后的真相怎样还重要吗?

她最后还是要走,如果现在再去纠缠也就等于将来在他心口上又插上一把刀!

那蚊蛋虽然从来不说爱她,可是,她知道,他爱,比她所能想象的还爱,不然,又怎么会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为她做那么多蠢事!

谁说他聪明绝顶,在她看来简直是蠢透了!

她为他做的糖醋鱼,并不是他吃出了味道,而是看透了她沾沾自喜的心理,然后再多夸她几句,他就顺利的过关了。

他的人生历练比她的丰富百倍,以往在他面前的得意,全都是因为他像只大狐狸一样纵容着她这只小白兔自作聪明。

想到以往,两人同桌用膳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全都是伪装出来的,她的心就疼得好像要碎裂开来。

“没办法治好了吗?”水潋星有些恍惚的问。

“娘娘想必不知道,皇上他曾经学神农尝百草,只不过,皇上尝的不是百草,而是百毒。皇上的反叛个性是神都料不到的,他今日可以尝百毒,明日可以尝尽女人,只是为了自己将来不受任何人的控制。所以他拿自己的命去玩,最后命没玩完,舌头差点没了,大夫说,若不好好保护他的舌头,受过刺激的舌头很容易失去味觉,若失去味觉了,回天乏力!”

原来是这样!原来,他真的就这么脆弱!

她终于明白,太皇太后死那晚,他为何可以在她宫中那么准确无误的搜出毒物了。

他对毒药很敏感!这都要多亏他年轻时用命来玩的成果。

这蚊蛋,玩女人也就算了,还玩毒!

他到底有几条命可以玩啊!

若不是知道他还正常得很,她一定觉得他心理扭曲了!

“娘娘,奴才言尽于此,这就回宫了。”小玄子看到水潋星满脸愧疚,十指无措的扭绞在一起的模样,终于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他真想自打嘴巴。

皇上要是知道他跟舒妃娘娘说了这么多,惹舒妃娘娘如此难过,非扒了他的皮然后下油锅不可。

“小玄子,拜托你好好照顾他!”

本以为得不到回应的小玄子才转身要走,倏然一双小手紧紧抓上他的手臂,以万分诚恳地目光道。

简直折煞了他啊!

这舒妃娘娘何时这么郑重,这么礼貌的对他说过话了?还……还拜托!

莫不是他白日见鬼了?啊,不对,现在已经是夜幕降临,要真有鬼也出没了。可站在他眼前的确实是个大活人啊!

“照顾皇上是奴才此生最大的事,娘娘请放心。”小玄子干笑着道。

“谢谢。”

水潋星的道谢又让小玄子差点没从石阶上滚落下去。

他真的是见鬼了不成!

这女人不止对他说了‘拜托’还说了‘谢谢’。

“我只会要求他对我温柔,我却从来没对他温柔过,只是我没想到,不打扰、不纠缠,会是我对他第一次的温柔,也是最后的。”

水潋星说完破涕而笑,“小玄子,他的身边有你我放心!”

小玄子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感到丝丝心疼,这个舒妃有着一张惊艳绝伦的脸孔,却有着与她脸孔南辕北撤的个性,不温婉,不妩媚,可爱中带点刁蛮,是个让人头疼的主。

这样的人通常都被人认为不容易受伤,其实,她的内心才是最脆弱的,只是习惯了不表现出来而已。

她比任何人都精明,比任何人都明理,甚至比任何人都善解人意。

·

皇宫,盛华宫

“小玄子,她可有说了什么?”

小玄子回到皇宫赶忙来复命。

“回皇上,奴才等到天全黑了也没见娘娘追出来,所以奴才就回来了。”小玄子弓着身淡定的撒着谎。

天地良心,是娘娘要他这么回的啊!为了时间上吻合,他还在外面瞎逛了好久呢!

“是吗?她没追出来?”萧凤遥呢哝自语,“也罢,她没追出来表示她很好,若她追出来了,倒称了朕的猜测,她心里不好受。”

看着皇上瘫坐在御案前,黯然神伤,小玄子赶忙道,“皇上,今夜可还要前往绯色宫?”

“嗯,妤贵妃那儿的酒不错,能解忧忘愁!”萧凤遥敛起神伤,拂袖起身,“朕要沐浴!”

“是!”

小玄子看着走出御书房,拐往浴池的黄色身影,不禁在背后暗自松了口气。

·

永乐王府

“凤临,来,姐姐祝你和辛岚公主白头偕老!”

……

“凤临,来,姐姐再祝你们早生贵子!”

……

“凤临,我祝……”

“丫头,够了!”温和的嗓音难得愠怒,萧御琛终于忍不住伸手扣住了水潋星不断举杯的手。

打从追出去一趟回来后就拼命的灌自己酒了,就算酒水不用钱也不是这么个喝法!

“皇叔,让她在我府里歇一晚吧。”凤临看着已经有些许醉态的水潋星,开口提议道,反正他府里有一座星星阁是为她专门打造的。

“不必了,她,我还可以照顾。”萧御琛淡淡的回绝,话里的警告已经很清楚。

萧凤临抿了抿唇,没再多说什么,他知道皇叔是在提醒他,他的心思不该在星星身上,而是该在新房里的那个女人。

“燕太妃,今日的喜宴我们也尽兴了,告辞。”萧御琛起身对燕太妃有礼的道,而后打横抱起已经站不稳的女人离去。

席间,燕太妃自始自终都没表现出笑容过,目送萧御琛的背影离去甚至是阴狠的。

她嗤笑,哪个男人要是摊上这个女人准是成不了事!要不然,红颜祸水这词怎么来的!

“临儿,再看她也不会是你的了,你还是好好准备一下怎么跟我解释吧。”看着儿子痴恋的目光一直追随,燕太妃没好气的打断。

她要他去搞破坏,让这场婚礼办不成,这倒好,不止办成了,还让辛岚那丫头成了正妃。

她要一个没用的棋子来做什么,摆着还嫌占地方!

“母妃,娶辛岚的事孩儿明日会向您禀明,现在孩儿要回房去了。”面对母亲的咄咄逼问,萧凤临第一次感觉好累。

“临儿,你……”看到儿子迫不及待逃开的背影,燕太妃气得直跺脚,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没出息,没看到所有人都欺负到他们母子头上来了吗?!

·

红烛摇曳的新房里,萧凤临站在门外举手想要推门而入,手举到半空却停住了。

他只是想进去告诉她一声,今夜不会在新房里过,免她等一夜。

同样是告知,门里门外说又有何区别。

于是,他的手缩了回来。

“公主,本王今夜会在书房里过,你先睡吧。”他对着门里边的人道。

正要转身,门,突然吱呀的开了,他回身,看到还没除去凤冠霞帔的辛岚,甚至她连盖头都是在他话音刚落时掀起的。

对于她的等待,他除了愧疚也只剩愧疚!

“王爷,这个给你!”辛岚从袖中拿出那道军令给他。

萧凤临讶异瞠目,“这令牌……”

“是北寒国的,可以号令三十万兵马。”辛岚低着头道。

其实,这并非北寒国的令牌,而是西擎国的,她还记得在大街上那场混乱,曾经的舒妃将她带走,并且告诉她萧凤临打算悔婚不娶她,于是塞给她一块令牌,说要是非他不嫁的话就只有这样子。

后来,她还是感动的,至少他并没有因为她帮不上他的忙而弃她于不顾,到底,他还是因为责任而娶了她。

“你皇兄不是来信说你已经与北寒国毫无瓜葛,怎会……”萧凤临有点懵了。

“那是我皇兄在测探你对我的真心,你没让他失望!”辛岚展颜而笑,经过精心点缀的脸孔更加动人楚楚。

看着这样推心置腹的她,萧凤临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她明知道他有想要悔婚的打算,怎么还可以这样自欺欺人?还笑得一脸幸福的模样!

“也罢,至少这样我可以对母妃有所交代了。”萧凤临接过令牌,令牌在手心里变得格外沉重。

“嗯。”得不到预期中的笑容,辛岚有些很失落的点头。

两人就这样,一个杵在门外,一个杵在门里,不语不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是我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