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4章:你是我爹?

《皇妃勾心斗帝》

第94章你是我爹?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来客栈

萧御琛刚抱着微醉的水潋星进门,顾婉婉欣喜的身影奔跑出来,再一次失望。爱残颚疈

爹早在知晓她跟了安逸王后主动辞官,皇上也允了,所以因为她之前的身份实在不方便露面,否则,她也会跟着一同前往的。

萧御琛看都不看她一眼,脚步不停的抱着怀里的女人越过她。

其实,水潋星并没有醉,只是懒得挣扎,懒得动了而已遽。

从进门那一刻,她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到顾婉婉满脸的失落,她佩服顾婉婉的执着又痛恨顾婉婉的矜持,永远只会傻傻的守在原地等,一点都不懂得为自己争取。

这样的女人,如果萧御琛有一日能为她动心固然是好,若是永远不会,那么她的深情就等于永远付出东流了。

在她看来,萧御琛这样看透沧桑的男人应该不愿再经历再多的波澜,顾婉婉的柔静正是他所需要的好。

萧御琛把水潋星抱回了自己的房间,水潋星也故作不见,任他将自己放在柔软的床榻上。

门外,顾婉婉端着醒酒的浓茶盈盈而至,对上萧御琛毫无波澜的眸,她浅笑,“王爷,这茶喝了可以醒酒,明日醒来才不至于那么难受。”

蠢!

要是我一定是眼不见为净了,哪有她这样还乐意送上门来自找伤口的。

水潋星眯着眼缝,对顾婉婉的举动表示不认可。

“有劳。”萧御琛对顾婉婉永远都是那样淡漠有礼,在熟人之外,陌生人之内,这样的界线无人说得清。

一颗心追逐了他那么多年,顾婉婉自然知道他每一个眼神所传达的意思,她把茶在圆桌上,转身走了出去,并且替他们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烛火摇曳。

萧御琛倒了杯热茶送到床边,坐在床沿,展臂扶起了躺着‘装死’的女人,“丫头,起来喝杯茶再睡,不然明儿有你好受的。”

水潋星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眸光划过俊庞,顺着靠在他的臂弯里,张嘴喝下他亲手喂的浓茶。

“好好歇着吧。”萧御琛轻柔的把她放开,起身刚转,一只手拉住了他。

“萧御琛,你喜欢我吗?”抓着绣边衣袖的小手由力度可以看出她的紧张了。

庞大的身躯在昏黄的灯色下不明显的一震,啪啦一声,瓷杯应声而碎。

他一直盼她有一天肯面对他对她的那份心意,从来没想到这一天来得竟是让他这么措手不及。

可惜,这种明白不是他想要的。

半响后,在她的忐忑的期盼下缓缓回过身来,反握上她冰凉的柔荑,对上她澄澈而闪烁的眸,微微一笑,“傻瓜,你值得任何人喜欢。”

“我问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水潋星知道他是故意在迷糊焦点。

萧御琛笑了笑,摇头,“若我说是呢?你是不是预备今夜对我献身,以放弃夺位的要求为前提?”

“你……”水潋星惊讶的瞠目,飞快的从他温热的掌心里缩回了手。

“在永乐王府,你不停的灌自己酒,我一开始以为你是在借酒消愁,所以没拦你,直到方才进门你明明看到顾小姐了却视而不见,我就知道,你今夜的打算了。”这丫头一直都想撮合他和顾婉婉,依照方才,她应该要他放下她才对,又怎会任他一直抱着从顾婉婉面前离开!

“所以,你才把我抱回你房间?”水潋星挫败的轻笑,她怎么可以低估了这古代皇家男儿的脑袋呢!

“丫头,其实,对我献身不需要把自己灌醉,我不喜欢和醉酒的女人行鱼水之欢。”萧御琛笑着坐回床沿,伸手就将她娇小的她揽到大腿上了。

“萧御琛,你……”水潋星在他怀中挣扎,他怎么变得这么快!她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设计别人的同时先被别人设计了?

“不是要对我献身吗,如你所愿!”萧御琛拿下她泛白的一双玉手,轻而易举的将她压在了软榻上。

水潋星想也不想就要抗拒,可是转念一想,今夜拼命灌醉自己的目的后,于是就罢手了,“你答应我了的,不能反悔!”

说罢,她闭上眼,放弃了抗拒,让自己像砧板上的肉,任他宰割。

灼热的呼吸带着花草清香扑洒在颈畔,水潋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衣带正在被他缓缓拉扯开,她紧咬着牙才能克制住那股想要推开他的冲动。

衣衫褪落肩头,湿re的吻稀疏的落在她的肩头上,水潋星别开头逼自己不要去感受,萧御琛突然钳制住她的下颌,逼她面对,温热的唇紧紧贴了上来。

“唔……不要!”

几乎是四瓣唇紧贴的瞬间,水潋星使劲摇头,不知打哪来的力气狠狠推开了他,拉拢好凌乱的衣衫。

“对不起……”她咬唇道歉。

“呵……丫头,看清楚了吗?你都接受不了,要我如何接受?我想要你不假,可我想要的是你的心甘情愿,而不是为了别的男人委屈自己承欢于我。”萧御琛无奈的勾唇而笑,他拿起被褥盖上她的身子,“这种事,实在不适合你做!”

他起身退离床榻,背对着她继而道,“你应该明白,倘若他知道是你以这样的方式巩固了他的千秋霸业,他一定毫不犹豫的亲手毁掉这江山!”

一句话把水潋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下决定要做的事说得那么愚蠢。是啊!那么猖狂毫不顾世俗理念的男人,那样一个霸道成极端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会接受她这样的付出。

如果她真的那样做了,他一定宁可亲手掐死她吧!

“谢谢你。”她松了口气对萧御琛道谢。

她刚才误会他了,他瞬间化身为禽兽只是为了让她看清自己的心,他早就看穿她做不到,做不到无论是身还是心都无法背叛萧凤遥。

“安心歇下吧,我今夜在书房议事。”萧御琛侧眸看了她一眼,举步出了房间。

月来客栈,早在他包下来时就将其中一间房间改为书房了,就在他房间的隔壁。

直到房门关上,水潋星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该困窘,一时冲动做了那么愚蠢丢脸的事,以后怎么面对人家啊!

有疑,赶忙按照吩咐下去行事。

“舒妃娘娘,别来无恙啊!”夜承宽跨出门槛,站在水潋星面前奸笑道。

“如果没有你想我,我想我会更好的!”水潋星直起身,环胸扬唇笑道。

“你……”夜承宽顿时窘红了脸,他尴尬的看了看周边,毕竟他都快五十的人了,自夜妤她娘去了后多年来府里都没有新的女主人,如今这女娃竟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如此说,岂不是让人误会他想要吞下皇上的废妃!

“夜大人,怎么说也是我的退出才让你女儿得蒙圣宠,你是不是应该请我这个恩人进去喝杯茶啊?”水潋星不痛不痒的道。

夜承宽见到她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禁怀疑,难不成她不是独自一人前来?这背后有诈?

“当然,舒妃娘娘请!”既然她如此淡定,他就且先顺着她,在他的府里,谅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那就打扰了!”水潋星客气的报以一笑,大摇大摆的进了太傅府的大门。

水潋星进到大厅,看到摆放的古董,不禁啧啧出声,“夜大人,这些年贪了不少吧?”

她的手摸上大厅里最为名贵的花瓶,看似鉴赏,其实……

“啪啦!”一声,半身高价值连城的花瓶瞬间碎裂在地,花泥洒出。

对上夜承宽怒不可谒的脸孔,水潋星无辜摊手,“诶哟!真的对不住,这花瓶太贵,我怕摸坏,一紧张就……夜大人,像你家财万贯,应该不介意的喔!”

“不、介、意!”夜承宽脸上狰狞的抽搐了几下,倏然朝外打了个手拍子,大厅外的院子里瞬间沾满了黑刷刷的铁甲人。

“夜大人,不用这么热情吧?”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水潋星依旧嬉皮笑脸。

“哼!你今日会自动送上门,想必早就知道自己的下场会如何了,说吧!愿意上前受死还是愿意听从本官的吩咐!”夜承宽冷哼道。

“原来大人这么看得起我呀!”水潋星个咯咯的笑了,闪了个身,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人家的凳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撑着手肘子,比这的主人还淡定。

“大人应该知道我一个人前来就是不希望看到你和西擎国太子厮杀,瞧,我多么爱护世界和平,所以呢?你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

她坚信夜承宽为了不想与萧御琛交手会同意把沉香和流风放回去,反正他要的只是她而已。

“本官还没笨到要在这关键时刻与西擎国为敌,早在你进门的时候本官就命人把他们给放了!”夜承宽显然低估了水潋星在萧御琛心里的重要性。

“呵呵……就算大人真要与西擎国为敌也没事啊,反正有这么一队铁甲精卫,上天入地都不怕呢!”水潋星瞟了眼他身后的铁甲卫,讥笑道。

“看来你还蛮有自知之明的!”夜承宽得意的冷笑,他又对外拍了拍手,不一会儿,一个老仆打扮的妇女端上来一杯茶。

“舒妃娘娘,你不是要本官请你喝杯茶吗?只要你喝了这杯茶,就可以回去了。”夜承宽道。

水潋星狐疑的看了眼端到面前的茶,再看了看眼神闪烁的妇女,扬唇笑道,“这么好商量?不像夜大人会做的事喔!”

“这茶只要你喝了就再也开不了口,你可以选择要声音还是要命!”夜承宽也不打算隐瞒,反正她只有这两个选择。

“你这老贼怎么可以这么坏呢,就算你不喜欢我这声音也可以把自己的耳朵毁了嘛,干嘛非要毁人家的!”水潋星放下脚,一派悠然的站起身,伸手要拿起那杯茶,视线不经意的对上妇人的,她好像看到这妇人在对她点头。

不是幻觉吧?!

“看来你是选择要命了,本官姑且就先让你贫个够,省得以后想出声都不行了!”夜承宽也没被她激怒,笑得猖獗自得。

水潋星不确定的又看了下妇人,只见妇人已经深深低下头去了,刚才,难道真的是她的错觉?

这妇人并没有要她放心喝下这杯茶的意思?

“唉!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要是皇上还宠我如斯,哪轮得到你这老贼骑到我头上来!”水潋星故意这么说是为了拖延时间,她必须确定这妇人到底想要干嘛!

“哼!花无百日红,你以为凭自己的美貌能永远留住皇上的心?皇上这阵子可是和妤儿夜夜***呢!”夜承宽冷笑道。

“是啊,花无百日红,我也庆幸自己此时不红,不然失去的就不只是声音了。爱残颚疈”水潋星凉凉一笑。

如果她此刻正受宠,夜承宽一定不只是要她成哑巴,还会要了她的命,这夜承宽太自大,以为只要她离开了萧凤遥就对他造不成威胁了。

呵……她迟早会让他尝到失策的滋味!

“想通了就喝吧!”夜承宽做了个请的手势。

水潋星垂眸看着这杯茶香袅袅的香茗,眼角余光偷偷观察端茶的妇人,只是,她再也没有动作了遴。

这茶,她到底该不该喝?

若这位妇人有意要帮她,那么她喝了这杯茶就可以全身而退,若这位妇人只是一名普通的婢女,这杯茶无论如何是绝对不能喝的!

夜承宽想要毒哑她无非是忌惮她可以呼灵幻兽的本领,若真称了他的意,她还叫水潋星么梆?

“奶妈……奶妈……”

就在水潋星万分为难的时候,门外传来青嫩的孩童声,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把少爷拦下!”

声音的主人还没来到大厅已经被夜承宽下令拦下来了,水潋星察觉到那位妇人听到门外孩子的呼喊,立即抬头回过身去,眼中流露出母亲般的关切。

水潋星循声望出去,只见一个生得极为俊俏的小男孩在管家的阻拦下挣扎,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清晰的轮廓了,长大后必定面如冠玉,无以伦比。

咦?这孩子不就是那日她在大街上一时脚痒闯了祸而他出来淡淡的说了一句寻常得不能再寻常却极具权威性的话就把那跋扈少爷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小男孩吗?

她还记得自己当时还跟萧凤遥说,这孩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呢!怎么会在夜老贼的府上?

“让他进来!”见他仍闹个不停,夜承宽无奈挥手放人。

“孩儿拜见义父!”夜旋进来后,躬身行礼。

“你这时候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过大厅不是你随便可以进来的地方吗?”夜承宽严厉的呵斥。

“回义父,孩儿有十万火急的事要找奶妈!”

“何事非得奶妈不可?”夜承宽不悦的道。

“是……是义父让人从寺院带回来的小男孩不见了,孩儿想前来问奶妈可有看到他。”夜旋有些吱唔的道,毕竟他偷偷和那个小男孩玩耍义父不知道的。

从寺院带回来的小男孩?

原来是夜老贼先她一步把人带走的!那么后来纳兰寺一夕之间没落也是他的杰作了。

绿袖是夜承宽的人,所以她把太皇太后留下来的手札临摹了,可惜,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她这个人天生喜欢搞怪,在手札上动了手脚。

不知道那个从寺院带回来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小琛琛呢!

夜承宽显示防备的撇了眼水潋星,而后道,“一个小孩子罢了,你想要几个陪你玩义父日后都给你找来,现在你先回去待着。”

只要这孩子是听话的,要什么都可以,反正傀儡就是要听话。若妤儿能成功怀上孩子,这皇位不愁没人继承,若没有,就便宜这个路边捡来的棋子了。

他要的不是皇帝的位置,而是要成为可以站在背后控制皇帝的人,那样才真正权倾天下!

“喔!孩儿知错了,那孩儿可以找奶妈一块玩吗?”夜旋拉着夜承宽的衣摆,指向站在水潋星面前的妇人。

水潋星对这么漂亮的孩子眨眼,没想到得到的是意外的结果,他对上她的目光后然后偷偷地溜过她手上的那杯茶一眼,再对她不动声色的点头。

这代表什么?代表这茶她喝了完全没事!

直觉告诉她,这小孩值得信!

“奶妈,你听到少爷的要求了,还不去!”夜承宽不耐的瞪着还杵着不动的奶妈道。

“是,奴婢告退。”奶妈点头施礼,牵着夜旋的手退了出去。

转身前,水潋星又留意到了奶妈那暗藏深意的眼神,看着一大一小离去,她如同吃了颗定心丸,更加有恃无恐了。

“夜大人,原来你府里还藏了这么个可爱的义子啊,若不是亲耳听到他叫你义父,我还以为你老来得子呢!”水潋星笑着调侃道。

“你话说够了!”老来得子这词似乎惹怒了夜承宽,阴冷的目光如利剑般瞪过来,“把茶给喝了,不然休怪本官让人动手!”

“我怎么知道那两个人你是真放还是假放。”他让喝就喝,她可没那么乖。

“真放假放,你以为自己还有得选择吗?”夜承宽冷冷嗤笑,一挥手,院外一排排铁甲卫齐刷刷的上前一步。

“别老拿他们来威胁我,谈条件要有谈条件的诚意,若人人都像你这样,那我是不是也得把我那群‘兄弟姐妹’叫来好好招呼招呼你?”水潋星说着就要松开手,让那杯茶滑落。

“等等!”夜承宽及时伸手阻止她。虽然从没真正见识过,但是从妤儿还有绿袖的口中,他已经可以想象到那场面有多难控制了。

虽然她不一定逃得开,可他的损失也一定会很惨重,他与她还没到玉石俱焚的时候。

“那你想怎么样?”夜承宽妥协的问。

“简单!拿你女儿来发誓,若是你骗我,你的女儿就一辈子生不出孩子!”她想,这老贼现在一定最希望的就是她女儿快点怀上龙种,虽然要人家发这样的毒誓有点缺德,不过,人生难得缺德一回,没差。

“你这妖女,别自己生不出孩子就诅咒我的女儿!”夜承宽气急的攥拳横眉瞪眼。

心,狠狠被剜了刀!

“你说错了,成不成诅咒在于你!”她得意的笑,“不发毒誓我可就松手了喔!”

“慢!”夜承宽再次伸手阻止她的动作,狠瞪了几眼,道,“我夜承宽发誓已经放人,若是骗你,就罚我女儿一辈子生不出孩子!”

“看着我干嘛,看着上苍啊,还有举手发誓啊!加上你女儿姓甚名谁,不然老天哪知道谁是你女儿,到时候惩罚错别人,那多造孽啊!”

“你……”夜承宽这下怒得青筋爆出,硬是忍着怒火按她的要求把毒誓重发了一遍。

“你这茶喝是不喝?”

“啊,这茶好像有点冷了呢!”水潋星又凉凉的往茶里吹了口气。

“你再得寸进尺,本官立即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夜承宽被她激怒得已经忍无可忍。

“就你这性子,还想学人家造反,啧啧,再回去修炼个几年吧!”水潋星啧啧摇头,在夜承宽想要一掌劈死她的时候,昂头喝下了那杯茶。

喝下那杯茶后,她吧唧了下唇上的水泽,想要开口说,这茶味道不赖,没想到张嘴已经出不了声了。

她捂着喉咙试着发了好几声都是哑的。

“哈哈……这下本官倒要看你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本官的!”夜承宽昂天大笑。

水潋星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任务完成,可以走人了,谁知刚迈出门槛,那群铁甲人已经黑压压的上来挡住她的道了。

“你不是说喝了茶就可以走吗?”水潋星回过身跟夜承宽打着手势。

“喝了茶是可以走,但要在本官验明你是否真哑还是假哑的情况下!”说罢,一挥手,两个铁甲人立即上来摁住她的两个肩膀,将她摁在了地上。

“唰……”的一声,夜承宽右手已经变成了寒光闪闪的利爪,俯身靠近她。

***啊!早就料到这老贼深藏不露了,毕竟他是铁甲卫的主人,那么好的装备怎么可能不给自己也留一套呢是吧!

“你想要干什么?”水潋星无声的摇头挣扎。

“你说若是这利爪扎进你的小腿,会不会很痛?痛了是不是会叫?”夜承宽变态的用利爪轻轻勾起她的裙裾。

水潋星惊恐的摇头,偏偏那两名铁甲人压得她无法动弹分毫。

“一般人痛了会叫是吧?若是哑巴呢?肯定叫不出来了对吧!若你叫不出来本官就信你,然后你就可以走了,瞧本官多通情达理,多宽宏大量!”

我呸!

这人渣!

她有想过他不会轻易放她走,没想到他竟然想出这么变态的方式。

铁爪高高举起,水潋星只觉得眼前划过冷光,接着……那利爪扎进了她的小腿肚里。

好痛!就好像整条大腿被刺穿了般,估计到达筋骨了吧。

她咬牙隐忍。

“啧……”

利爪拔出,带出模糊血肉,唇瓣被她咬破,殷红的血液溢下嘴角。

“果然真哑了!”夜承宽将铁爪脱下扔给一个铁甲人,上前扣起水潋星的下颌冷笑道。

水潋星狠瞪着他,恨不得将他撕了!

“把她丢出去!”夜承宽丢开她,下令道。

两个铁甲人得令拖起她往大门走去,痛得快要昏过去的水潋星仿佛看到右边的这个眼神有意流转在她身上,也似乎有意照顾到她的伤口,因为她的伤口也是在右边脚。

她一定是痛得出现幻觉了,夜老贼训练出来的铁甲卫怎么可能对她仁慈!

接到沉香和流风安全回去的消息,萧御琛赶到太傅府的时候正好目睹水潋星一身血的被丢出来。

那一霎那,时间仿佛定格,他施展轻功上去都觉得慢。

“丫头!”他跪着闪过去接下她坠落的身子,看到她右脚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盛怒狂燃的机会。

阴鸷的凤眸瞪着太傅府的大门,刺目的伤口令他失去了冷静,恨不得上前将里面那个人毁掉。水潋星拉住了他的衣襟,虚弱的睁开眼,有气无力的对他摇头,示意他别冲动。

“好,这笔账咱们先记着,我带你回去疗伤。”她乞求的目光唤回了险些失控的萧御琛,他含恨的瞪了眼太傅府,抱起水潋星迅速离去。

·

“老景,她如何了?”萧御琛忧心如焚的看着床上早在他抱着回来已经痛昏过去了的人儿。

“还好只是小小伤及筋骨,若是再深一些,只怕她这只脚已经废了。”老景边收拾药箱边道,“这女娃很坚强,咬碎银牙也不愿出声。”

连他这个看惯了世间百态的老头子都禁不住心生敬佩。

萧御琛走到床前坐下,指腹心疼的划过她苍白的脸蛋,目光幽沉。顾婉婉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婢女,端着一盆水。

“王爷,让我替星星姑娘换身衣裳吧,那孩子还在外面等着见你。”顾婉婉走过来道。

提到那个孩子,萧御琛这才舍得将视线挪开,他起身,特别叮咛道,“轻一点,别碰到她伤口。”

“嗯,我会的。”顾婉婉点头道。

想到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孩子,萧御琛眸色更加复杂的走出去了。室内,只留下顾婉婉和昏睡中的水潋星。

顾婉婉知道,如果她这时候想要除掉水潋星的话很简单,可是她不能,这个女子,越跟她相处就越受她所感,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忍心去伤害她……

·

客栈楼下原本拿来招待客人的桌椅早就被搬空,做成了大厅。

“哥,她怎么样了?”沉香见到萧御琛下来,立即迎上去问状况。

要是知道是那个女人牺牲自己换回他们的话,打死他们也不会离开太傅府的。

“昏睡着,还好没伤到筋骨里。”萧御琛淡淡的道,看了眼他们肩上的伤口,“你们的伤可还好。”

“这点伤,换回了你想要的人,值得。”沉香让开一边,萧御琛看到一个小脑袋瓜在流风的身后探出来怯怯的看着他。

流风带着那小孩走上来,小男孩明显是害怕,一直缩在他身后,不情不愿。

“你叫什么名字?”萧御琛面容平静,他蹲下身轻声的问小男孩。

“小宝。”从方丈捡到他时他就叫这个名字了。

“小宝,你爹娘呢?”

“我没有爹娘。”

……

沉默了半响,萧御琛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瘦不禁风的小孩子,竟然毫无重逢的感觉,只是淡淡的忧伤划过心海。

如果不是因为小孩子颈上挂着的吊坠,他估计也不会承认这个就是他找了多年的孩子。

有凤来仪的精致雕纹,他透着光看到内里藏了个‘敏’字,他记得,这个手镯是他在她及笄那一年送给她的,这个‘敏’字还是他亲自刻上去的。

如果没有后来那件事,他和她应该是很好的兄妹关系。

“以后,我就是你的爹!”萧御琛把小小的身影拥入怀中,沉重的宣布。

一句话震惊了旁边的沉香和流风,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拼了命救出来的小孩子身份竟然如此特殊!

“你是我爹?”小宝不相信的问。他从小就没人管,怎么突然会蹦出这么个看起来好有钱的爹?

“没错,从此以后你就姓萧!”萧御琛把镯子挂回到他身上,而他愿意承认的也只有这个姓,沉——对他来说太陌生,也太冰冷。

“我真的可以当你的儿子吗?”小宝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即将有这么个有钱的爹。

“嗯。”萧御琛笑着点头,揉了揉他头上还挂着干草的发丝,起身对流风道,“带小少爷下去沐浴更衣。”

流风好半响才愣过神来,赶忙领命,带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少爷下去清洗。

真奇怪,这个小孩子从里到外哪个地方长得像殿下了?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囚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