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5章:囚禁

《皇妃勾心斗帝》

第95章囚禁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哥,你的身份怎么可以认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流风带着孩子下去后,沉香郑重的提醒。爱残颚疈

“他并非来路不明!”萧御琛惭愧的对上沉香的关心,“他……是我的孩子。”

“什么?可我查过你,并没有听说你曾与哪位女子有染,也没听说你曾娶过妻啊?”打从知道她还有一个皇兄后,她就发动所有人暗中追查他的下落,包括他三十多年来的生活轨迹都清清楚楚,只是,为何没人告诉她,他已经有一个这么大的孩子了?

“那是一个意外。”也是一个他永远无法抹掉的污点。

萧御琛淡淡一笑,邀她坐下,娓娓道来那段不堪的过往…遽…

·

因为腿伤,水潋星休息了将近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她的画功可是进步神速,在名师的指导下已经完全能把人物画得栩栩如生了。

记得醒来之后,萧御琛坐在床前愠怒着一张脸,那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生气,她跟他解释了好久,他才气消了些,也开始同意配合她装哑,毕竟,这样子,夜承宽那老贼短时间内就不会再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来了记。

不过,他还是要她再三发誓,以后不可以再鲁莽行事,凡事要跟他商量过才行!

水潋星把蛋定如神的安逸王给惹怒了,她高兴不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接下来的日子里,她被安置在客栈后院的雅苑中,除了可以在后院和房间这范围内行动外,其余地方必须经过他的同意,或者有他的陪同才可以去。

不过,这段日子,她也不闷,因为有个小鬼在身边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而她呢?现在又是个‘哑巴’,只能听不能说,每次小鬼惹她生气,她只能板着脸瞪他。

哑巴,真是不好当啊!

“我说,后娘,为什么每次你作的画都只作到一半啊,你该不是想画我爹爹又怕他知道,所以每次都只画一半吧?”

又来了!

这小鬼每次出现就不能说点中听的吗?还后娘,要不是她现在必须得是个哑巴,哪容得他这么叫!

还后娘咧!

萧御琛也怪,明明听到了也不阻止,任由小鬼胡来,试问,这世上哪里会有这么可爱漂亮的后娘啊!

“小鬼,你过来!”水潋星放下画笔,对小宝勾勾手指。

小宝拿着从地上捡起来的画像走过来,认了个有钱的爹爹后,他再也不用穿那些粗布麻衣了,此刻,华贵锦衣剪裁得体的穿在他身上倒是有几分贵公子的气势。

“我觉得你这画好像画的又不是我爹爹,咦!你画的跟那个人好像!”小宝走到水潋星面前,正举着画呢哝自语,突然,画像的对面正好看到一个人影,这么一对,那眉宇还真的很相似。

水潋星不解的迎着他的目光回身望去,却只来得及扑捉到一片玄紫衣袂跃下围墙。

那方向是——轩雪楼!

会是他吗?

若是他,没有要躲她的必要,躲,这个字用在他身上实在不符!

说好不打扰,不纠缠的,可,每次夜深人静,那无边的思念总是像万千蝼蚁般吞噬她的心。

画一半,留一半,不是想不起该怎么画,而是太深刻,怕画出来自己会崩溃决堤。

“那人走了!”小宝把只画了眉宇轮廓的画像放下,道。

水潋星也没了要作画的心情,她离开画桌,走到小宝面前,她知道眼前这个小孩并不是萧御琛的孩子,虽然她不知道他身上的银镯是怎么来的,可她知道,他不是!

因为在太皇太后的手札中明明确确的写着那小孩左手的第三根手指左侧有一颗小红痣的。

第一次见到小宝的时候她就仔细看过了,小宝的手指上没有那颗小红痣,她不说明,是因为知道萧御琛为了这一天等了多久,她不忍心再让他坠入无边的等待中,所以只好让小宝暂时当他的儿子了。

“爹!”水潋星正要把小宝抓到怀中捉弄,刚伸臂,小宝已经朝另一边跑去,投奔别的怀抱了。

水潋星朝右边望去,只见萧御琛一身银白优雅走来,走在他身边的小银狐好似不满专属自己的怀抱被别人占去,不高兴的朝她这个小主人跑来。

水潋星蹲下身将它抱起,皱着鼻子瞪了它一眼,揉揉它软丝丝的发,再看向萧御琛,这一看,双眼发直。

柏雪!

苍轩!

“星星!”

顾柏雪也看到了她,于是忙不迭推开苍轩的扶持,兴奋的快步朝她走来,她身后的丈夫皱着眉揪着心留意她脚下的路,生怕突然出现个什么东西磕绊了她。

快三个月不见,柏雪的肚子已经看得出来是一个准妈妈了。

“星星,老娘想死你了!”柏雪一上来就豪迈的拍了下水潋星瘦弱的肩膀,而后狠狠抱住她,小银狐不堪受压,不悦的瞪了眼不懂先来后到的女人,利落的蹦开了。

水潋星笑着轻轻拍她的背,两人正抱得好好的,倏然,一股蛮力将她们分开了。

“你是个有身孕的人了,怎么还如此不知分寸!”苍轩轻敲着顾柏雪的额头低声责骂。

“我见到星星一高兴忘了嘛!”顾柏雪理直气壮的道。

水潋星看着这对无时无刻都能争吵的夫妻,不禁抿唇而笑,视线不由己的落在柏雪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造物者真的很神奇,那里孕育着一条小生命,此刻,那小生命一听也感受到他父母的相亲相爱了吧。

“今日画了些什么?”萧御琛看懂她眼里的欣羡,过来低声转移她的注意力。

水潋星回过神来,指了指桌上,扁了扁嘴,打着手语,“画了些花花草草。”

萧御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回答,他知道她想画的从来就不是这些,而是深植在脑海里的某一个人的身影和轮廓。

“这夜老贼太无法无天了,欺负我家星星没人了是吧,老娘这就去踹了他的府邸!”好不容易刚平复下情绪的顾柏雪一见到水潋星打着手语,火爆的脾气立即就冲上脑门了。

“雪儿!”苍轩生气了,厉声叫唤。

顾柏雪一见到丈夫板起了脸,无可奈何的与水潋星对视一眼,乖乖的低下头去,挪到他身边,让他好好照顾。

“不说是你,我们都不会放过他的,只是时候未到!”苍轩拥着娇妻唤了平和的语气道。

“外面风大,进屋再谈吧。”一阵冷风袭来,萧御琛站在风吹来的方向,提议道。

水潋星愉悦的点头,她装哑的事只有萧御琛和老景知道,即便是在顾柏雪夫妇面前,她也不能告诉他们真相。

让他们为她担忧,生气,对此,她还是感到很抱歉的。

·

一个时辰的交谈下来,水潋星除了震惊就是震惊,她想,如果此刻她可以开口说话,她也一定找不出言语来说了。

顾柏雪居然就是顾婉婉失散多年的妹妹?也就是顾举的小女儿?

据说,当年顾举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阵前观战,没想到一场混乱导致才四岁的小女儿失散,失散后的顾柏雪有幸被匪帮的头子捡到,见她机灵便认她做了女儿。

在江州,顾婉婉就是认出了顾柏雪,顾柏雪才能安然无恙的释放,而后,为了不两边为难,夫妇俩决定退出,省得日后左右不是人。

“那你们为何又突然回来了?”水潋星打着手语问。

“我们……决定回来帮我姐姐,还有报答王爷对我们一家的救命之恩。”说完,顾柏雪愧疚的低下头去。

水潋星表示明白,萧御琛帮顾家找到顾子扬,还救了顾家老小,要是她,也会选择这么做。

只是,这样,萧凤遥不是更加寒心了吗?

面对众叛亲离后还得面对与自己亲如兄弟的人厮杀!

水潋星看向苍轩,苍轩有意避开她的目光,“雪儿在哪我就在哪。”

这样的答案早就在意料之中,水潋星微微一笑,表示不会怪他们,毕竟,她现在好像也是站在萧御琛这一边的呢。

想起方才在院子里扑捉到的那一片衣袂,她想,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吧!知道柏雪和苍轩回来了,而且决定与萧御琛并肩作战,从此与他为敌!

·

漆黑的夜,冷冽的风呼呼的刮着。

萧御琛亲自端着还热腾腾的饭菜推门而入。

水潋星正双手托腮坐在窗前,萧御琛放下饭菜后上前把窗给关了,看到她只穿着单薄的衣裳,连披风都没披,不禁皱眉。

“别瞪了,我没那么弱不禁风!阿嚏!”刚说完,就打了一个喷嚏,换来的自然又是不悦的一瞪。

水潋星乖乖任他把披风给她披上,她俏皮一笑,走到圆桌旁拿起白花花的米饭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听婢女说你晚膳才吃了几口。”萧御琛坐在她身边为她倒了杯茶。

水潋星咀嚼的动作略微顿了顿,眸色微微闪了闪,笑道,“那是因为刚才我没饿啊!”

“你啊!非要我盯着你才吃是吗?”他又怎会不知道她的心思,自从白天听到柏雪和苍轩要回来帮他的消息后,就心情不佳了。

水潋星挑挑眉,不再为自己辩解。

“丫头,若有一日我真的兵临城下,你当如何?”萧御琛浅啜了口茶,抬眸问道。

“那一日很快就会来了对吗?”水潋星说着又扒了口饭,表现得像是在聊天气一样。

“你会如何?”萧御琛知道敷衍不了她,他追问道。

“你想我置身事外。”水潋星咽下饭,肯定的道,她又拿起茶喝了口,直视他的眸,认真的道,“你知道,那不可能!”

“丫头……”

“你对我的好我知道,可是你们两个,不,是三个,无论你们三个谁出了事都不是我乐意看到的。”

萧御琛还想劝说,水潋星已经截住了他的话。其实她也想置身事外,可是,如果想就能做到的事,那这世上又何苦有那么多痛苦的人。

“丫头,你知道的,如今的凌霄城已经是四面楚歌,局势无可逆转了,凭你一己之力改变不了什么的。”

“如果我真的能改变什么的话我一定会去做,真的!”水潋星坚决的道。

“我不会让你有那样的机会!”知道她的答案,萧御琛的语气同样坚决。

那样的事一次就够了,他不会再让她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离那天,不远了是吧?”水潋星放下筷子,幽幽问道。

“夜深了,歇息吧,东西我让婢女来收拾。”萧御琛起身,回避她的问题。

“萧御琛,你不觉得,萧凤遥安静得让人好奇吗?”水潋星起身叫住他。

“他安不安静与我无关。”

他不是安静而是已经受到了来至四面八方的牵制,他若是有了动静,等于将百姓推入水深火热之中。

夜承宽的关系早已遍布朝野,若是动了夜承宽就等于牵一发动全身,到时候文武百官通通都犯上作乱,已不是他所能控制的局面了。

也就是说,这次逼宫势在必得吗?

水潋星看着萧御琛孤寂的背影消失在冰冷夜色中,她对着外面漆黑的夜空长长叹了口气。

该来的还是会来!

·

冬至

这一夜,雪,下了整整一夜,天翻鱼肚白,整个世界已经被白雪盛装。

桃花园里,桃花枝头上挂满了雪花,那尊陵墓前,萧御琛双膝跪在地上再三叩首。

“母妃,孩儿这次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冷风袭来,吹起他的鬓发,那面如冠玉的俊庞上全是决然。

半响后,萧御琛起身,挥开披风,带着挨在墓碑上的剑转身,迎风而去,那背影消失在漫天飞雪中。

这一夜,萧御琛带所有人撤出了凌霄城,在凌霄城的山脚下安营。

翌日,兵临城下,日月星辰各率领十二万大军分别从两面夹攻,加起总共二十四万的兵马也只是勉强能抵抗得了萧御琛的三十万大军。

原先练嵘旗下的兵马就已经二十万了,再加上西擎国所有的兵马已经全部聚集过来,而跟着顾子扬叛变的兵马也有快十万,也就等于说南枭国的兵马已经有一半在萧御琛的手上。

这场仗,明显已经有了胜负!

在城外这场战持续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皇帝沉醉不醒的消息传来,夜承宽利用自己的势力控制了朝野内外,名下的铁卫军也进驻皇宫,将皇宫内外彻底封锁。

因为皇帝沉醉不醒,日月星辰撤军,萧御琛这边首战告捷,就在军心大振的时候,一个消息传来浇冷了他的心。

“哥,星星她走了!”还一身兵戎的沉香手里拿着一封信跑进营帐。

萧御琛平静的接过信函,上面只写了五个字,我走了,保重!

他知道她会走,没想到是在这个时候离开。

她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即将挥兵进城的事吧!

他何尝不想成全她呢?可是,他已经迟了三十多年,母妃也等了三十多年,他真的不可以再食言了……

·

水潋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颠簸中,冷冽的厉风刮过脸颊,从领口灌入,冷得她不得不睁开了眸……

顾……子扬?

她不确定的瞠目,眼前这个面容不整的男人不正是传说在东陵失去了踪影的顾子扬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把她打横上马带走!

“你要带我去哪?”水潋星可没忘记自己在外人还是哑巴的角色,她小手挥舞的问。爱残颚疈

“婉婉担心你这一出去会给王爷闯祸,所以……就麻烦你在这里待上几天吧。”说着,两人已经到了林中的一个小竹屋前,顾子扬将她打包下马,上台阶,推开木门,把两手捆绑的她扔在了软榻上,转身就走遽。

水潋星记得她刚留了言,才刚走出军营拐了个弯,就被袭击在地了。

顾婉婉吗?

他都不拦我了,你竟还暗中留了这么一手,你为他还真是什么都敢做啊记!

不行!她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正当水潋星想要挣扎开捆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时,屋里倏然传来滚轮辘辘声。没一会儿,那轮椅已经行至她眼前,她顺着轮椅往上看,不禁惊了一跳。

那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凌乱交叉的长发遮住了她的五官,透过缝隙水潋星只看得到一双阴森含恨的眸发直的瞪着她。

原来,这里还关了个疯子啊!

水潋星懒得理她,又埋头想咬开自己手上的捆绳,倏然,一抹寒光乍现眼前,吓得她后倒在地。

“我来帮你好不好?”疯女人阴森森的嗓音好像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一样。

奇怪,这声音她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

轮椅滚过来压住了她的衣角,阻碍了她的退路,疯女人俯身持匕首靠近她的脸,她惊恐的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利刃一点点逼过来,大气不敢出。

“来,把手拿过来啊!”疯女人对她招手,水潋星怎么看都觉得心里发毛。

疯子不能用正常的思维逻辑去衡量的,就好像歹毒的皇后诱哄美丽的公主吃下毒苹果。

面对疯子,只能以疯子的方式去解决!

水潋星缓了缓呼吸,慢慢将捆绑的双手伸了出去,那一刹那,她看到疯女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快意,趁此,她侧身翻起,抬腿踢开了她砍过来的匕首,疯女人受不住那股冲击力,连人带椅翻倒在地。

蓬乱的乌发从脸庞上散开,水潋星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她震惊的拧眉,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会是你?”她忘了自己此时该是个哑巴。

“为什么不能是我?”莫无忧靠着上半身的力量爬起来,并用手拨开了遮住脸颊的发。

水潋星看到那是一张苍白消瘦的脸,初见的那张饱满红润的脸颊已经毫无光彩。

“这不都是派你所赐吗?都是你!都是你我才会落到如此地步!今日我就要杀了你以泄我心头之恨!”醒来就深受打击的莫无忧精神已经有点失常,看到水潋星更是歇斯底里,再度拿起掉落在地上的匕首爬着扑过去。

惊险时刻,水潋星侧着身连翻滚开,躲避那锋利的匕首。

她跟这个女人是宿仇吗?怎么到哪,都能碰到她,而且每次都是喊打喊杀,恨不得将她剁了当酱来沾一样。

“嘶……”

莫无忧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秒五砍,水潋星躲闪不及,衣角被匕首斩落了一块。她是疯子,动作飞快,连让人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还手了。

狼狈的被逼到门边,她的脚不小心被绊在门槛上,整个身子往后倒去,莫无忧的身影也随之扑上,本能的,水潋星举起双手去挡,她以为这次不死也被捅出个大窟窿,然而,老天待她不薄……

绝处逢生!

莫无忧那一砍,正好砍开了捆绑住她双手的绳子,好在她动作也没被吓得迟钝,利落的一个反扣,长腿踢开她,将她反压了地面上,嗯,光抓人这姿势,有当警察的潜质。

“你妹的!这次我还治不了你!!”水潋星把刚才被砍断的绳子拿过来绑住了莫无忧随时都发狂的双手。

她早就听到萧御琛说过了,莫无忧的双腿不止废了,就连她的武功也废了大半,现在挺多只能使上几招三脚猫的功夫了。

她记得事后她曾问过他,莫无忧是否安顿好了,他点头,说以后不许她再管莫无忧的事。

她只是说过,暂时不要让萧凤遥知道,没想到他居然把人扔到这林子里自生自灭来了。

萧御琛做事,其实比谁都狠,只是平时让他可以表现的机会太少而已。

“哈哈……”莫无忧也不再反抗,任由她绑缚双手,只是凹陷的双眼含着血丝更添恐怖的猖獗大笑。

“你笑什么?”水潋星以防她突然发狂挣脱开绳子,于是给打了个死结。

“哈哈……哈哈……”

莫无忧笑得更加猖狂恐怖,就连一向处事不惊的水潋星也不由得恐慌。

这女人……有病!

“你还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吗?”莫无忧突然止住了笑,诡异的看着她,“在你被关到这里来的那一刻,你还不知道我在笑什么?”

“我知道,你在笑我笨嘛!”水潋星哂笑一声,顺了她的意,拍拍手上的灰尘,起身找办法出去。

莫无忧笑她是敌是友傻傻分不清楚,只不过,在她的认知里,凡是掏心掏肺对她好的人都不是敌人。

“算你有自知之明!”莫无忧冷笑,突然问,“你想回皇宫吗?”

“不想!”水潋星甩都不甩她,试读撞开那扇镂空木门。

“如果我告诉你一个关于你和萧大哥之间的秘密,你可愿意带我回宫?”

“我不记得和他之间有什么秘密是我们不知道而第三者却知道的。”水潋星顿了动作,回身,自信的笑道。

“你确定吗?比如,你喝的那专治无法生育的药!”

“你说什么?!”水潋星惊愕,控制不住心里的波动,冲上前拎起了她的衣领,“你知道些什么?!”

她吃的药都是由青儿负责,就连青儿她也不曾告诉那是专治不孕不育的药,这丫头怎么会知道?

“你不知道的我都知道!”莫无忧瞪着她抓上来的手,水潋星这才把手松开,“把话说清楚!

“你还没答应我,要不要带我回皇宫!”

“那也要看你这个秘密值不值!”其实,离开萧御琛之前,她就有两个打算,一,要么就是回到那个曾经一度想要逃开的皇宫,回到有他的地方去,二,要么就背上行囊,浪迹天涯,走到哪里算哪里,彻底的置身事外。

其实,她也知道,第二个,她永远都不会选择,心中已经有了牵挂,无论今后走到哪里都还是有缺憾。

“萧大哥并不知道那天晚上你吃的是那种药,因为你的药被我暗中调换成了避孕汤药!”

也就是说,他们那天晚上的争吵根本是鸡同鸭讲,谁也没搞不清楚谁在说什么?

她记得小玄子说过,他曾以身试毒,所以他的鼻子对任何药物比平常人敏感许多,于是,那天晚上,他回来后就拨乱了她还没来得及喝下的药汁,怒火滔滔的质问她!

不敢轻易告诉他事实,不想他失望的她哑口无言,在他眼里倒成了无话可说。

他日日夜夜盼着她为他怀个孩子,到头来却亲眼看到她喝避孕药,换做是她,怎能不气?

萧凤遥,这样的我,你还喜欢吗?

这次,朕喜欢不起来!

原来,他并不是说这样残缺的他喜欢不起来,而是误以为她不经他同意就擅自喝避孕药的事!

天啊!他们之间到底摆了个怎样的乌龙!

那他呢?他早就知道那晚他们误会彼此的意思了吗?

如果早知道为什么不来找她解释?还是,他的自尊不允许他这样做?

去他的!她才不管他什么自尊不自尊的事,这次,她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就算他此时真的沉醉不醒,她也要把他整醒不可!

“好,我带你进宫!”

抬眸,她眼里的光彩夺魄。

终于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莫无忧嘴角勾起一抹诡异阴冷的笑弧。

把她陷害到如此地步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

往日形同世仇的两个女人一旦达成共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比如,眼前这扇镂空竹木门还不是被二人合力给破了。

只要出了那间囚禁的屋子,藏在暗中的几名看守人员全都不是问题,回宫在望,水潋星势如破竹,把他们打得倒地不起。

兴许,萧御琛觉得就对付莫无忧这个残废,不用派太厉害的人在这里看守吧。

“现在外面硝烟四起,别提进宫,连城都难进。”莫无忧凉凉的打击水潋星的信心。

水潋星蹲在地上画圈圈,托腮沉思,倏然,一张人皮面具递到她面前,她愕然抬眸。

“这是师父还在世时教过我的,虽然学艺不精,但是拿它们来进城应该可以。”师父向来不喜欢把易容术弘扬,可是见她武艺不精,怕日后闯祸,遭来杀身之祸,所以才暗中教了她一丁点,至少真遇到这种情况时也可以勉强应付。

以前她是不屑一顾的,直到被禁锢在这里,她才想起师父曾教过她易容术,练了三个月有这等成绩已经算不错了,若师父还在世,肯定会夸她聪明。

“这办法,可行!”水潋星大方的竖起拇指,接过那栩栩如生的人皮面具,往面上一覆,盖住了她惹眼的倾城容貌。

“噗!”刚戴上人皮面具转过身来的水潋星就听到莫无忧的窃笑,她瞪了她一眼,拿起小铜镜一看,终于明白莫无忧这贱货笑什么了。

她此刻是顶着满脸的麻子面对世人,而莫无忧算不上倾城容貌,清丽脱俗倒是没差。

还有闲心思计较到这份上,真心服了她了!

·

出入凌霄城的各个出口全都被夜承宽命人严格封锁了,只许进,不许出!

城里的百姓想各处逃难去也没办法,只好忐忑惶恐的待在城里边祈祷这场硝烟别殃及无辜。

水潋星满脸麻子,而莫无忧又是小家碧玉型的,还身坐轮椅,两人只好以主仆的身份从小道进城。还真别说,这身份真没让人起疑,于是两人又以抓药为由成功摆脱侍卫的盘查。

夜承宽是担心凌霄城里有萧御琛的人,所以才有了只许进不许出的通条,毕竟,现在凌霄城正处于多事之秋,有谁傻得会往凌霄城里送死,所以,水潋星推着莫无忧进来的时候,那些侍卫盘查得分外仔细。

入城已经如此难,想要进入皇宫更加难如登天。

偏偏,莫无忧这贱货很会坏人心情的来了一句。

“你要是无法带我进这皇宫,你就等着死在这里吧,反正我都这样了,无所谓!”

水潋星知道,这个时候,只要莫无忧大声喊一声,不出片刻,她一定被捅成马蜂窝。

在见到萧凤遥之前,至少现在是夜承宽的天下!

皇宫城墙高耸,守卫森严,凭她们两个弱女子怎进得去?要是现在局势没那么紧张,她的办法应该可以忽悠得过去。现在,若她招来虾兵蟹将帮忙岂不是等同昭告天下跟夜承宽说,她在这里。

自投罗网,她又没笨到那个地步!

“你想好办法了没有!”莫无忧不耐的道。

水潋星忍下恨不得踹她两脚的冲动,看着重重守卫的宫门,无计可施。

突然,一抹亮点晃入她的脑海里。

“站住!”守卫拦下了要进宫的华丽马车。

“瞎了眼了,没看到这是永乐王的马车吗?”驾车的管家凌厉呵斥道。

“原来是永乐王爷,恕小的无礼。”那名守卫拱手作揖道,“王爷,太傅大人吩咐过,今夜凡是出入皇宫的人不论什么身份都得盘查清楚,以免有西擎国的奸细入宫作乱!小的也是职责所在,还请王爷见谅!”

须臾,轿帘从里边掀开,萧凤临挺拔的身姿,越加俊朗沉稳的面容出现,金丝勾边的袖袍迎风摆动。

“也罢,管家,马车就停在宫门外,本王与王妃徒步进宫吧。”纯如海洋的嗓音曾是水潋星的舒心丸。

萧凤临不理会那守卫的为难面容,从容下车,才刚一战定,后肩便受到了小小的冲击力,他本想发作,转念一想,朝袭击他的方向望去。”

只见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只小手正对他摇摆,成功吸引他的注意力后a又指了指漆黑的天空。许是刚下了一场雪的缘故,今晚这漆黑无边的夜空上竟然挂着一枚寒星,发出无比冰冷的星芒。

星星!

这些日子他听说了,星星差点被夜承宽打残了腿,她更是被夜承宽毒哑了,他想过要不顾一切的去带她离开,可是母妃说,他现在若是去找她,等于把她推入更危险的境地里,于是他只好作罢。

今日,他又听说星星离开皇叔不知去向,他担忧了一整日,担心她会再遭到夜承宽的毒手,可是他除了担忧,却什么也不能为她做。

这人,与星星有关系吗?还是她有星星的下落?

不需多想,萧凤临快步朝那方向走去,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点点灯色的黑暗中。

“凤临,是我!”还没等萧凤临走到,水潋星已经伸手将他拉进了角落里。

时间紧迫,她直接揭下脸上的面具跟他相认。

“星唔……”

“嘘!”水潋星捂住萧凤临激动的呼喊,示意他小点声。

“真的是你,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很危险,快跟我走!”萧凤临来不及激动,听到外面巡逻的守卫经过,他立即用身子将她掩盖住,等守卫过去,拉着她的手就要走。

“凤临,我希望你能带我进宫。”水潋星甩开他的手,反拉住他以恳求的目光道。

“进宫?你不要命了,这会进宫!”萧凤临低声责骂。

“凤临,我不是不要命,而是我怕有些话不说会来不及,如果令你为难我会再想办法。”

也就是今夜这皇宫她非进去不可了!

“好,我帮你!也许,你能唤醒皇兄也说不定。”萧凤临咬咬牙,决定铤而走险。

从萧凤临口中真正证实了他的沉醉不醒,水潋星心里狠狠揪了一下,玩狐狸精玩出火了吧!还沉醉不醒,活该!

“走吧,由我掩护你,你快速跑到马车上去。”萧凤临看出她的黯然,拉着她的手到身侧,倏然,感觉这手好像触感不对劲,低头乍一看,像是碰到了鬼似的挥开。

“不好意思,是两个人。”水潋星跳出来,皱着眉尴尬的道歉。

“她又是谁?”萧凤临想到自己刚才牵的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的手,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哆嗦。

“我的债权人!”水潋星瞪了眼莫无忧,外加补充,“莫无忧,你皇兄的小师妹。”

“是她?她常常害你,你还与她为伍?”萧凤临轻蔑的鄙视了眼莫无忧道。

“谁乐意与她为伍,我是看她可怜。”最后一句水潋星是凑在萧凤临耳畔说的,声音虽小,对于练过武的莫无忧却听到了,换来的是她的一记狠瞪。

水潋星无所谓,反正这次带她进宫有弊也有利,她就当是随手拎了只瘸老鼠进宫吧,何况也多亏了人家的人皮面具她才能这么快进城不是吗?

萧凤临拗不过水潋星,最终还是得答应拎上这只瘸老鼠了。

不一会儿……

“诶哟!”

阴暗的角落里传来痛叫,那是永乐王的声音,守门的御林军正要过去看个究竟,那边又发话了。

“管家,把马车牵过来,本王脚麻,走不动了!”

没等驾车的管家愣过神来,马车里的辛岚已经发话,“管家,还不快去,耽误了,王爷的脚若是出了个三长两短,你担当得起吗?!”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怀了龙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