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6章:怀了龙子

《皇妃勾心斗帝》

第96章怀了龙子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没等驾车的管家愣过神来,马车里的辛岚已经发话,“管家,还不快去,耽误了,王爷的脚若是出了个三长两短,你担当得起吗?!”

当然,这话表面上是训斥管家,实际上是说给那些御林军们听的。爱残颚疈

宫门守卫们一听,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探个究竟,马车里又传来了娇嫩的嗓音,“各位,而今西擎国大军兵临城下,你们可得守好这宫门啊,千万别让敌人混进皇宫了。”

这下,御林军门哪里还敢迟疑,立即回到各自的岗位严守,也是,王爷就算出了什么事也没他们此刻的任务重要啊。

“王爷,这两位是……遽”

暗处,辛岚下了马车欲要去扶蹲在地上起不来的萧凤临,忽然被他身后的两个人影吓了一跳。

“别多问,管家,过来帮忙!”萧凤临拨开她的手,转身去握水潋星的手,水潋星却飞快退开,“我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

她可没遗漏辛岚脸上一闪而过的杀意,看起来已为人妇的辛岚虽然盘起了发髻添了妩媚和端庄,但是骨子里那股反叛在看到她之后又显露了价。

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在现代正是青春年华绽放的时候呢!

在他们的帮忙下,水潋星和莫无忧神不知鬼不觉的随着马车进入皇宫,进入皇宫后,莫无忧被暂时安置在瑶安宫,因为瑶安宫自从她离开后那里就不是焦点了,反而孤寂似冷宫,平日里没人靠近。

“怎么样?”水潋星换上萧凤临托辛岚找来的宫女装,挑眉问道。

“很美。”萧凤临虚握拳头窃笑。

“你审美观有问题!”水潋星笑着示意性的捶了下他的肩膀,她此刻顶着满脸的麻子,还美?

“不是要去盛华宫吗?时间拖得越久你的处境会更危险!”旁边的辛岚看不过两人眉来眼去,压着声音提醒道。上了马车后,她就知道这个满脸麻子的女人就是圣宠一时的舒妃了!

萧凤临侧眸瞪了她一眼,习惯性的想要牵水潋星的手,水潋星却退到身后,ti提起宫灯,对辛岚眨眨眉道,“王爷,王妃,请!”

萧凤临无奈,只好与辛岚并肩而行,若是换做平常,辛岚是怎么也跟不上他的脚步的,可这会不同,这会身后多了一个人,以至于他才会放慢脚步,她才不至于追得那么狼狈。

萧凤临进宫见自己的皇兄是很正常的事,水潋星因为易容成提灯的小宫女也没引起皇宫各处守卫的注意,于是,一路提心吊胆,也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盛华宫。

水潋星提着灯,停下脚步,站在台阶下仰望盛华宫,在这里所发生过的一切回忆如电影放映在脑海里。

盛华宫,久违了!

她紧步跟上,走到盛华宫的大门便被两只手拦住了。原来,萧凤遥沉醉不醒后,夜承宽已经派人守住整个盛华宫了,除了夜承宽允许的人可以进去探视外,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辛岚正打算上前帮忙,倏然手臂一紧,整个人瞬间跌入一个宽厚的怀抱里,这是她第一次与他如此亲近呢!

“絮儿,不是让你扶着脚伤未愈的王妃吗?还不进来想挨板子是不是?!”刚跨入门槛的萧凤临拥着体力不支倒在怀里的王妃严厉的呵斥道。

两名守卫尴尬的看了眼萧凤临夫妇俩,这才拿开手。

水潋星深深低着头快步进去从萧凤临怀里接过辛岚,诚惶诚恐的双手合十哑然点头道歉:王妃,奴婢知错了。

“知错就好,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难得有机会在这个女人面前作威作福,辛岚伸出食指狠摁了把水潋星的脑门,结果,遭来的是萧凤临狠戾一瞪,立马变乖。

走过外殿,来到帝王的寝宫,三人才刚靠近,还没拂开帘幔,里边便传来了谈话声。

“娘娘,您还是先回去歇着吧,皇上这里由奴才来照顾就行了,别忘了您还怀着龙子呢!”

“玄公公,本宫没事,本宫只是想多陪陪皇上,兴许皇上知道这个好消息后就会醒来了呢!”

……

龙子!

夜妤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三个月,这种播得可真够迅速的啊!

水潋星身子微微晃了晃,是辛岚扶了她一把,她虽然初为人妇,可是此刻她的心情她多多少少能体会一些,毕竟,她夫君的心一直在别的女人身上,从未正眼看过她。

虽然她夫君眼里看得见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可她不知道为何不恨了,虽然还是有些生气,但是她知道那不是恨,从出嫁当日,她出手帮忙那一刻起,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恨这个女人了。

水潋星抬手拂开帘幔,双脚像是灌了铅,沉重得举步维艰。

“大胆奴才,谁许你进来的!”小玄子率先看到易了容的水潋星,低声尖锐的骂道。

“是本王!”接着,萧凤临和辛岚从帘幔后出现,语气威严。

“奴才见过王爷,见过王妃。”小玄子第一时间躬身施礼。

“玄公公无须多礼,这是本王的爱婢,她好奇帝王的寝宫,本王本来就是来探望皇兄的,所以干脆带她进来看一看帝王的寝宫了,玄公公有何意见?”萧凤临伸手搂过水潋星的肩膀,好像宣布自己的小宠一样。

这年头听说有爱妾,爱宠,还从来没听到有爱婢这么个说法!

小玄子在心里腹诽了下,心知,眼下自己就算有意见也不能抒发,只好强忍着嬉笑道,“奴才不敢,王爷和您的爱婢随意,别伤着皇上就行。”

说罢,他还特地看了眼他们身后的辛岚,这辛岚公主还在皇宫之前不是嚣张得很吗?怎么这会倒像个深闺怨妇,敢怒不敢言了?

辛岚看得懂小玄子眼里的嘲笑,她故作视而不见的跟在他们身后,心寒透彻。

“王爷,这是皇上的寝宫,在这南枭国的天下还没易主之前,您是没有资格带些阿猫阿狗进来的,这是对皇上的不尊敬。”一直坐在龙榻边上的夜妤开口说话了。

“贵妃娘娘,你不知道易主二字说了是要杀头的吗?何况你还是当着皇兄的面说!”萧凤临不慌不忙的反将她一军。

真不知道皇兄怎么想的,居然会看上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依他所掌握的线索,皇兄每晚都去绯色宫饮酒作乐,而今沉醉不醒肯定是这个女人陷害的。

“王爷,本宫也是实话实说!那不成,如今这局势,王爷敢说自己就没有半点异心?”夜妤站起身,勾唇而笑,咄咄逼人。

“本王……”萧凤临哑然,他有!母妃的异心就是他的异心,三十万大军已经交由母妃统率,只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哼!王爷也无话可说了?那又凭什么来跟本宫论杀头之罪!”夜妤冷笑,视线掠过他身畔的丑婢,怎么看都觉得怪异。

莫不成,这永乐王宠这么丑的婢女只是为了气他身后的刁蛮公主?

“凭什么!就凭你和你的父亲狼狈为奸,陷害皇上,就凭你此刻肚子里怀的极有可能是野种,而非龙子!”见丈夫受辱,辛岚昔日的泼辣重现,上前气势凌人的骂回去。

“你……放肆!”夜妤气结,拂袖怒吼!

“对!放肆!”一直在旁边当虾子的小玄子突然跳了出来,将夜妤护在身后,出言维护,“娘娘怀的是否是龙子,又岂是你能断论诋毁的?待皇上醒来,怒此必定一五一十的将此事告知,让皇上降你个不敬之罪!”

“哈哈……降我罪,等他醒来皇位还在不在再说吧!”辛岚如是听了天大的笑话般大笑。

“辛岚!”萧凤临冷声喝止,辛岚赶忙捂嘴,止住猖獗大笑。

夜妤气得不轻,她看了眼躺在龙榻上一动不动的男人,抬手揉揉额角,道,“玄公公,好好照看皇上,别让一些乌合之众扰了皇上。”

“是,奴才知道该怎么做了,恭送娘娘。”小玄子躬身相送。

夜妤轻蔑的瞪了眼辛岚,这才缓步离去。

小玄子直起身正好对上水潋星审视的目光,他心里不来由的一阵哆嗦,这满脸麻子的婢女怎么用一种不可原谅的眼神瞪他?

他跟她有仇吗?

好像,他们是初次相见吧!

“玄公公,本王有些贴己话要跟皇兄说,你下去吧。”萧凤临放开了水潋星,以命令的口吻淡淡道。

“回王爷,恕奴才不从,奴才得时刻守在皇上身边,否则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趁皇上不省人事的时候对皇上不轨呢!”小玄子理所当然的拒绝。

谁让他也有份参与这场宫乱!

“小玄子,你……”萧凤临正待发怒,衣袖被人扯了扯,他低头,对上水潋星叫他息怒的眼神,满腔盛怒只好压下。

小玄子敏锐的注意到水潋星的动作,他不解的看着她,这婢女对永乐王真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难不成永乐王好丑嫌美?

水潋星迎着小玄子的惊讶,镇定的走到他面前,抬手,缓缓揭开脸上的人皮面具。

“舒妃……娘娘?!”看到突然出现的水潋星,小玄子禁不住捂住嘴才不至于让自己的声音变成尖叫。

是谁说好不打扰,不纠缠是最后的温柔的?

这会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谁,是鬼吗?!

“小玄子,你现在还有何理由不退下?”萧凤临看到小玄子瞠目结舌,张大嘴巴的模样,忍俊不住的道。

太过震惊的小玄子愣愣的点头,而后就被萧凤临像拎小鸡一样拎到外边去了。

偌大的寝宫里,顿时只剩下水潋星和躺在榻上的某个活死人。

站在离龙榻几步之遥的水潋星想把人皮面具搁下,可是想了又想,又把面具戴上了。

反正面皮下的容貌也不是她的,容貌变成什么样又如何,一美一丑,倘若此刻他醒着,也一定不认得她吧。

就好像他从来就不认识过她一样,他认识的只是一个叫做秦舒画的女人,而不是她,水潋星!

走到榻前,她缓缓蹲下,没有像那些故事情节里一样,用手充满深情的去描绘他的脸部轮廓,而是……狠狠拧了一把他的脸。

她记得第一次,他强吻她的时候她就是不留余力的掐着他结实的腰腹,事后还被他讥笑,说若是下次开掐的话记得先知会他一声,好让他赐对护甲!

这万恶的男人此刻就在她眼前,失去了一切呼风唤雨的权利,褪去了满脸的戾气,只是静静的躺着,不知道沉醉在怎样的梦境里不肯醒来。

萧凤遥,那日你说,这次就比谁更无情,我承认,我输了,再亲耳听到小玄子承认夜妤怀了你的孩子之后,我输了!

你比我无情,你明知道秦舒画无法生育,你却这么迫不及待的弄大了另一个女人的肚子来嘲笑她。

这比拿刀子剜开她的心又有什么不同?

我知道,你向来狠,可是你的狠也用在了我身上!

我不要命的重回这皇宫为的是什么?为的不过是求你的一个答案,现在看来,不必我问了,答案已经赤果果的呈现在我眼前!

你知道那晚的争吵是一个误会却从不解释,是因为你因此看透了我们之间的结局,我无法给你想要的,所以你从别的女人身上取。

是我,是我不该把你想得太伟大,天真的以为你不会屈于现实,可是我忘了,这里是古代,这是封建的古代,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古代,女人只是生子工具的古代。

对不起,对不起那时的任性伤了你的味蕾;对不起,太皇太后的死因我而起……

还有……

对不起,我曾爱过你。

……

一滴晶莹的热泪滴落在那锐气风发的眉宇间,她笑着起身,背对着他,抹泪。

这将是她最后一次为他而哭,哭过之后,她还是那个最坚强,最随心所欲的水潋星!

抹干了泪痕,水潋星步下榻前玉阶,一步步远离他,刚开始还眷眷不舍,后来的脚步越来越快,生怕自己敌不过心中那股依恋而留下来。

外殿,萧凤临等人看到水潋星跑出来赶紧迎上去。

“怎么样?皇上醒了吗?”第一个开口的是辛岚,只是话音刚落又遭到了萧凤临的冷眼。

萧凤临率先注意到她红彤彤的眼瞳,所以才瞪不会看时候开口的辛岚。

水潋星摇头,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小玄子深感讶异,这舒妃娘娘真的哑了?不然怎会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开口说过话?

“王爷,皇上也看过了,你们是不是也该走了?若皇上醒来,奴才立即派人通知你们可好?”始终不入伍的小玄子突然探入脑袋,忐忑的下逐客令。

小玄子本来就是一个两面派人物,水潋星一点也不怪他一反常态,活在皇宫,若不圆滑些,这小玄子也活不到今日。

“你这***才!若皇兄醒来见到你这幅德行,小心你的皮!”萧凤临不甘的咬牙骂了句,护着水潋星离开。

然而,还没等三人跨出殿门,外面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入大批御林军,火把照亮了整个盛华宫,亮如白昼。

“哈哈……王爷真有心,这么晚了还带着王妃赶进宫来见皇上,不知用过晚膳了没?”

伴随着一声大笑,夜承宽得意洋洋的出现,身穿宽袍,双手背后,瞧那模样,俨然把皇宫当成了自个家来去自如了。

“劳太傅大人挂心,府里已经备好了酒菜正等着本王回去,太傅大人若没吃,可与本王一同回去。”萧凤临下意识的将水潋星藏在身后,拉来了辛岚一并挡着。

“唉!下官也想与王爷同饮一把,只是,王爷知道的,皇上这一倒下,下官可就有得忙了,这不,到现在连晚膳都没来得及吃呢!”夜承宽故作可惜的道。

“哼!那太傅可要趁这会好好忙个够了!”萧凤临勾唇讥笑道,说罢带着水潋星就要走。

“诶!王爷该不会以为下官带这么多御林军来这里是为了恭送王爷的吧?”夜承宽伸手拦下他们。

“太傅要做什么本王没兴趣知道,现在,本王要回府,太傅大人也要拦吗?”萧凤临态度更加强硬了起来。

“喔!不不不,下官岂敢拦王爷,下官拦的是敌国细作!”夜承宽笑着连连摆手道,一双眼阴冷的盯在他身后的丑婢上。

“夜承宽,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这里就本王和王妃,哪来的细作!”萧凤临生气的将辛岚扯到他跟前,辛岚一个不稳险些栽倒在地,后又被他紧箍住纤腰。

身后的水潋星知道夜承宽笃定而来,只是她不明白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谁有这么快的手脚告了密?

难道是夜妤?

不可能!

她从进入盛华宫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过话,夜妤不可能知道她是谁!

“下官自是认得王爷与王妃,只是你们身后的宫女,下官可就觉得眼生得很!”对于萧凤临的无礼,夜承宽也不恼,他指着二人身后一直深低着头的婢女奸笑道。

“本王新收的婢女,你自然眼生!还是你连本王收的婢女都要管?”萧凤临冷声道。

“该管的还是得管!”夜承宽冷笑一声,现在局势已经全部握在他手中,他完全没必要怕这小子,也没必要给他面子,方才只是陪他玩玩罢了。

“来人,把这婢女拿下!”

夜承宽摆手,御林军们刀剑整齐出鞘,对着萧凤临三人。

“王爷,王妃,刀剑无眼,犯不着为了一个婢女丧命对吧。”夜承宽好心的暗示他们靠边站,否则将他们论为细作处置。

萧凤临斜看了眼身后的水潋星,她正好抬头对上他的眸,他看到她要他让开的意思。

该死的!他不让!

要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夜承宽抓走,他办不到!

上次是伤了一只腿,这次呢?这次只怕连命都没了!

就在萧凤临握拳打算奋死一拼的时候,突然……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宫杀(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