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7章:宫杀(一)

《皇妃勾心斗帝》

第97章宫杀(一)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在萧凤临握拳打算奋死一拼的时候,突然……

“太傅大人,咱家有一计既可以安了太傅大人的心也可以让王爷放心。爱残颚疈”

一直好想不存在的小玄子倏然推开水潋星,走到跟前来笑yinyin的道。

“喔!玄公公有何妙计?”夜承宽阴厉的眸光同萧凤临疑惑的目光看向小玄子。

“咱家是在想,既然太傅怀疑这婢女是西擎国的细作,不如就让她留在盛华宫服侍皇上,反正盛华宫外面重兵把守,无论她怎么变也走不出这里的,太傅大人和王爷觉得呢?”小玄子说罢,微微弯了身请示遽。

夜承宽心想,也罢,反正整座皇宫已经完全受自己控制了,何况这女人已经失去了声音,任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他来这里抓她本就是为了利用她来要挟萧御琛,若真到那地步,再来提人也不迟,犯不着现在就浪费精力与这小子撕破脸。

萧凤临心想,星星被囚禁在盛华宫总好过逃不出去的好,与夜承宽硬碰硬,等于是以卵击石。那就让她暂且留在盛华宫吧,怎么说她也曾经是皇兄最chong的女人,小玄子断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否则方才也不会让她与皇兄独处,有小玄子在,他可以放心。

如今夜承宽独揽大权,他得回去好好策划如何才能帮皇兄和星星桨!

萧凤临又悄悄看了眼水潋星,见她也有点头同意的意思,便道,“也好,本王赞成玄公公的提议!太傅大人,你呢?”

“既然有如此两全其美的办法,下官怎好不同意呢,玄公公,这可疑的婢女可得劳烦你好好看着了。”夜承宽奸佞的眼神扫过小玄子身边的水潋星一眼,冷笑道。

“太傅大人尽管放心,咱家看不牢,这外面不是还有太傅大人的铁甲卫嘛!”小玄子笑着道。

萧凤临眼底闪过吃惊,他怎么给忘了,夜承宽旗下的铁甲卫如影随形呢!若是方才他们硬来,别说这御林军了,光是对抗那批铁甲卫就已经吃不消了。

好在,这小玄子还算有点良心!

接下来,夜承宽撤了御林军,萧凤临也在夜承宽的盯梢下携妻愤然离去,临行前,水潋星还记得他嘴角那抹阴森诡异的奸笑,那笑弧直让她头皮发麻。

又重新拐回了这辉煌而森冷的寝殿,身心疲惫的水潋星选了个角落倚着雕龙大柱曲膝坐下。

回想走过来所发生的一切,好像与她无关,又仿佛什么都与她息息相关似的,冥冥之中注定了逃不开。

“娘娘,夜冷,披上吧。”小玄子的声音从头ding上响起,水潋星有些茫然的抬头,目光触及之处是他递过来的以金丝线精绣而成的龙纹披风。

这件披风,她知道,是帝王专有,也只有帝王愿意,这件披风才能披在别人身上。

想到,这件披风披在别的女人身上过,水潋星心里就显得别扭的厌恶起来,她别开头,表示不接受他的好意。

小玄子还想再开口,只是看了看披风,又看了看倔强的小主子一眼,暗自叹了声,转身把披风挂回衣架上。

水潋星听到小玄子出去又回来的脚步声,但并没有抬眼去留意他在干什么。可惜,她不想注意并不代表别人就因此忽视她。

“娘娘,既然你是以服侍皇上的理由留下来的,那么,替皇上擦身的任务就留给你了。”小玄子站在她面前理所当然的道,手上捧着一盆清澈的温水。

水潋星瞪他,气得差点就漏了嘴,在她不确定小玄子是不是已经变节以前,她就让他以为她真的被夜承宽毒哑了吧,反正她相信她被毒哑的消息老早就传入这宫里来了。

“娘娘,这人在屋檐下要懂得低头是吧?”小玄子见她好像不太乐意,于是凉凉的道。

言下之意就是说如果她不干就表示即将欠他一个人情了!

如果是这样算的话,那么,她从不喜欢欠人人情!

水潋星从地上跳了起来,接过他手里的那盆水,气冲冲的朝一点也不远的龙榻走去。

擦身就擦身,他身上哪一处没见过没mo过的,害羞的话还显得她矫情了呢!

想归想,可真正到付出行动的时候,水潋星才知道有多难,因为他是沉醉不醒,所以躺榻上不需要穿龙袍神马的,只着了件皇帝独有的明黄色丝绸睡衣,光是mo索他腰间的细带她就觉得血液在沸腾,心如擂鼓了。

拉开那绑得松松垮垮的衣带,她甚至都觉得面红耳赤了起来,尼玛!为嘛她有种幻觉,不是她在解他衣带,而是他在解她的!

神奇的是,过去那些数不清的温存,一幕幕闪入脑海,火辣辣的画面,以及高难度的姿势不要脸的劈入脑海,清晰得恍如眼前重演。

星儿,为朕怀一个孩子!

星儿,朕想要一个孩子!

星儿,朕只准你怀朕的孩子!

……

孩子!孩子!

萧凤遥,不是说只准我怀你的孩子吗?为什么你转身就抱了别的女人,在别的女人身上播了种?

我是不是明天该找头猪来看看是否会上树?

“呃……娘娘,奴才想,您是不是应该先替皇上擦擦身子,再为皇上揉按筋骨?”

在旁边看着的小玄子怪不好意思的出声,那想看又不敢看,娘娘的样子直接指正水潋星此刻有多暧/昧,多粗鲁!

艾玛!她在干嘛啊!

解人家的衣服解到他结实的xiong肌上去了,还在上面拧啊拧的,尤其是愣神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拧的是什么,反正见到方便拧的地方就拧了,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平坦结实的xiong膛右侧,一株暗黑的花/蕾ting/立绽放。

难怪,小玄子会一脸女儿家的娇态了,靠!原来她在神游中耍流/氓了!

水潋星缩回手,看着那古铜色的肌肤上小块青青紫紫,全是自己的杰作,她回头瞪小玄子,甚至手指沾水弹他。

小玄子很无辜的扁嘴,“娘娘,奴才是好心提醒您可以稍稍的轻一点,皇上只是沉醉不醒,并非没有知觉。”

说罢,还绘声绘色,气红了水潋星。

她起身,叉腰,指着帘幔,“你,出去!”

看明白她的手势,小玄子后退了几步,再退几步,直到退到帘幔外的界线,才笑着道,“娘娘,奴才站这里候着,您继续。”

“放下帘幔!”水潋星又指了指悬挂着的帘幔,以眼神命令。

虽然她没有出声,可是那不容拒绝的表情可不是盖的,小玄子缩了缩脖子,还是乖乖的把两边帘幔放下来了,未了,还不忘加一句更让水潋星气炸的话。

“娘娘,帘幔放下来了,您在里面想要对皇上做什么的话奴才保证看不到的。”

音落,一只龙靴从里边飞了出来,朝着他这个方向,幸好他躲闪得及,也接得快,否则,这靴子落地都比他脑袋落地来得严重。

脾气果然是天生的,即便是哑了还是这么厉害!

而被小玄子气红了的水潋星,像是打了鸡血,三下五除二把chuang上的男人扒了个精/光,当扒得只剩下一件内/裤后,她都讶异自己的动作怎么可以如此神速!

她小喘着气,再看chuang上的男人,本来是平躺着的,现在已经面啃被褥,背朝天了。

小目光看着那精瘦修长的背部,上面光滑滑的肌肤还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这厮,打架起来明明别别人狠,杀起人来也未必比别人仁慈,二十多年几乎都是在刀光剑影中厮杀,咋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呢?

当然,并不是说希望他能像那些小说里的男猪脚一样,身上有几道疤才能彰显他辉煌的过去,也不是说身上有疤痕的男人才够MAN,而是,这样一个风里来雨里去的男人连身上一道蚊子咬的细痕都没有,那就太过度重视了啊!

喔!痕迹好像是有的,就是他在浴池边发神经的那一次,用钗子捅了自己的心窝,现在仔细看,那里还是有个小圆孔痕迹的。

这也是他身上唯一的痕印,是因她才有的!

如果不是她,他这幅皮囊应该可以削去作画了,传说中的画皮啊!(星星童鞋,你还真是遗传了你母亲的丰富想象力啊,这么恐怖的事都被你联想到!还有……还有,要是咱遥遥知道你正在打他皮囊的主意,你信不信他立即跳起来先扒了你的皮?嘿嘿……”

垂涎男色已久,水潋星眨眨眼,故作正经的弯身取来布巾,浸水,拧干,然后……

真要为他擦身吗?

靠!

她连老妈高烧住院的时候都没帮老妈擦身呢,当然,擦身那活是老爸一手包办,她想都被闪边。

可是,连她老爸老妈都还没享受到的福利,凭毛他这个……嗯,过去式来享有啊!

而她这个过去式又为毛伺候他这个过去式啊!

水潋星的手举到半空停了,这画面怎么好像做spa一样?当然,他是享受的人,而她是负责出力的。

唉!算了,看在他现在沉醉不醒的份上,就当他是没人理的孤家寡人一个吧,要知道,现在这世界最缺少的就是爱心了!

水潋星想着想着,想通了,沾了温水的布巾落在那光洁的背上,可是,还么开始擦,水潋星就囧了!

是她太敏/感了吗?为嘛隔着两层布巾了她还是能感觉到他滚烫的体温,活似要透过布巾烧灼她细嫩的小手。

还是……她把他衣服bā光了,所以他低挡不住这夜袭的寒意,发烧了?

于是,萧凤遥小童鞋被当成弱不禁风的对象,某人扔下布巾,跑到chuang头,抬起他啃枕头的脸,担忧的探了探他的额头,再momo自己的,再测测他的,确认,是正常体温时,这才松了口气。

她放下他的脸,想到自己这么累是为了什么,于是又恶作剧的捏了捏他的两边脸,这才小小解气了。

接下来,水潋星本想马马虎虎的擦一下应付过去就是了,可是想想,他可能会不舒服,于是又认认真真,心无旁骛的把人家的背当搓地板重新搓了一遍。可是,等她费了吃奶的劲把这尊体积庞大的身体翻过来后,彻底杯具了。

看到这等身材若是不吞点口水,遑论她以色女自称了,精瘦的腰身,全身上下毫无一丝赘肉,世界ding级男模的身材都没他这么好啊!

过去,她怎么就不好好欣赏欣赏呢?枉费她跟他滚过那么多次chuang单了!

也是,过去,从来都是他把她扑倒,bā光,逗得她飘飘然之后,才在干菜烈火中脱去自己的衣物,她光是承受他的狂热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怎么可能有那个美国时间去欣赏他身材的每一寸……

水潋星的目光又落在他无以伦比的俊庞上,刚毅的轮廓里带着阴柔,若是放柔了姿态,必定倾国倾城,得天独厚的五官如鬼斧神工般搭配得那么完美,可谓是精致。

问题是,她是怎么会爱上这么妖孽的男人的?她向来是温柔主义派啊!按理说,萧御琛那种型才对她胃口才是!

不想了!想再多也已经是过去式了!

水潋星打散脑中的思绪,又冲洗了遍毛巾,拧干擦拭诱/人垂涎的身躯,心里在厌恶着,手上的动作却不知不觉放轻了,尤其是看到他右xiong的那片紫红,不不禁愧疚的吐吐舌遽。

她不知道他为何沉醉,估计,他也有累的时候吧。

如果别人觉得这是他懦弱的行为,她并不这么觉得,如果真要逃避,为什么早二十年前他不逃避呢!

是人都需要休息,何况他独自撑了那么多年桨。

没关系,睡吧!我相信你醒来依旧会是那个站在最ding尖睥睨天下的王!

水潋星耸肩松了口气,布巾落在他腰腹以下部位时,整张脸瞬时炸红。

那小裤裤里撑起的小帐篷……

这色胚,连在醉梦中也是这种事!

她把布巾扔回金盆里,被子一盖,眼不见为净,端起水盆快步离开这个让她面红耳赤,血液沸腾的男人!

外面的小玄子见她掀开帘幔出来,立马笑着迎了上去接过她手里的水盆,“娘娘,没累着吧?”

看着小玄子那暧/昧的脸色,水潋星就想揍人!

这小玄子真是天生的讨好相,她现在等于是阶下囚,何必对她这么客气?

水潋星不理他,直接从他身边越过。

“娘娘不可!”小玄子一闪,拦下了她。

“我只是要去偏殿的坐榻歇息!”水潋星用手语道。

“娘娘,为了您的安全,奴才劝您还是乖乖待在寝宫里吧,委屈您了。”末了,小玄子还不忘奉上一个九十度鞠躬,以表诚意。

也就是说,她今夜只能待在这寝宫里与那个男人共处一室了!

该死!她逃开就是不想看到他而让自己胡思乱想啊!

“娘娘……”小玄子担心她不答应,又催了声。

水潋星狠白了他一眼,气恼的折回去,拂开帘幔的力度都快能把帘幔扯下来了。

水潋星当然没注意到,她的身后,小玄子窃笑离去……

水潋星本来以为这漫漫长夜会过得相当痛苦,相当难熬,没想到,曲膝坐在榻前台阶上的她望着那张好看的面容久久,眼皮子渐渐沉重了起来,连怎么陷入睡眠的都不知道。

出奇的是这一/夜她睡得极为安稳,是离开皇宫以后睡得最甜的一/夜,可能,是身边有他的关系吧!

习惯是病,得治!

翌日,水潋星是被冻醒的,再掀开眼帘的时候,天色已经微亮,朦胧的晨光透过窗棱洒进来,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寒气袭来,她下意识的抱了抱身子,这才发觉自己的身子出奇的暖和,好似刚从被窝里出来一样。

这一怪异现象让水潋星不禁蹙了蹙眉,她试着站起身,双/腿居然一点也不觉得麻,好像才刚刚坐下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女人的体质相对来说比较冰冷,何况这秦舒画实属特殊,外面又是一/夜小雪纷飞,若她真的坐在地上睡了一个晚上,怎么可能睡得那么安稳?双/腿还一点都不麻?

水潋星怀疑的目光看向chuang榻上毫无清醒迹象的男人,难不成昨晚她真的见鬼了?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传来慌促的脚步声,接着,小玄子的身体跌滚了进来。

“嘶……”

帘幔被寒光闪闪的铁爪划开,片片飞舞在空中。

她看到夜承宽一身五爪金龙的紫金袍服,五爪金龙似乎是贵为太子才有这个权利拥有的纹绣,看来这老贼早就等这一天到来了,连衣服都准备好了。

“娘娘,安逸王爷于昨夜*时兵败了!”

跌滚在地的小玄子抓着水潋星的裙角,凄厉的宣布这则坏消息!

“哈哈……本官本来还想着抓拿你要挟安逸王投降,没想到他的几十万大兵竟是如此不济!你还奢望他能救你吗?他现在已经带着他的残兵回西擎国去了,无暇再管你的死活!”夜承宽的铁爪指着水潋星胜券在握的道。

水潋星不敢置信的踉跄倒退几步,险些栽倒在那龙榻上,她力持坚强的站起来,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冷厉看着夜承宽。

若连萧御琛也败了,这夜承宽旗下的铁甲卫远比她想象中的厉害,这老贼能胜,不过是仗着自己养了一批刀枪不入的铁甲精兵,这铁甲精兵就像活死人,威力无穷。

“再过半个时辰就是早朝了,今日的早朝即将宣布南枭国靖帝驾崩的消息!”夜承宽手一挥,守在外殿的八个铁甲兵立即涌了进来,分别站在两边,个个手上的铁爪都还沾着热血。

“你们别过来,咱家就算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你们伤害皇上分毫的!”小玄子忽然能从地上爬起来,冲到龙榻前,一并将水潋星拦在身后,用自己偏瘦的躯体挡在前面,誓死保护自己的主子。

亲,搞错了吧!

你要保护的是皇上,干嘛把我算在内?

水潋星在身后伸出食指去戳戳小玄子的肩膀,示意他让开一点点。小玄子视而不见,惊恐的看着那些铁甲兵手上利爪还没干的血渍,一滴滴滴落在铺着毡毯的地板上。

“玄公公,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还可以力挽狂澜吗?念在你曾为妤贵妃办过事的份上,本官可以饶你一死,若你执意找死,本官一点也不介意成全你!”夜承宽步步逼过来,连带着他的铁甲兵。

水潋星正想要大赞小玄子的大无畏精神,没想到关键时刻,小玄子退缩到一边了。

她以眼神鄙视他,如果不是不能暴露自己的声音,她一定骂得他哭爹找娘去。

“舒妃娘娘,轮到你了!”夜承宽阴笑,铁爪伸出去想要撕开她脸上那张易容的麻花脸。

水潋星挥手挡开,手攀着镂空chuangding跳起,双脚踢了出去。夜承宽利落的避开,接收到他眼神的铁甲卫立即蜂拥而上。

水潋星警惕的看着他们,如果她在外面,她还有一丝活命的可能,因为在外面她可以招兵,现在,在这寝宫里,虽然地方够宽敞,但是十几个人施展起拳脚来地方也不够大啊。

一只只铁爪砸来,水潋星左躲右闪,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打的地鼠一样,这感觉真特么不爽!

被困在龙榻旁的她顾及榻上还不知清醒的男人,极力想要引开他们,可是,他们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居然懂得挑萧凤遥下手。

现在,她又多了一个任务,保护自己的同时,还要保护那个男人!

分手了还要为前男友拼命,恐怕她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了!

“杀了他!那女人本来就不是至关紧要的!”夜承宽在旁命令道。

距离龙榻最近而又钻了空的一名铁甲卫眼看就举起闪着利光的铁爪对萧凤遥的喉咙扎下去,人的爆发力通常是无限的,尤其是在最危急的时候,这不,水潋星仿佛融合了此生所学踹开了缠着自己的两个人,转瞬,脑子还来不及转动,身子已经自动扑了过去,姿势那叫一个漂亮。

不过别人可不会因为她漂亮的动作而停止杀机,铁铮铮的利爪照样砍下去,好像觉得一个太单调,扎一双可以放烤炉上烤了。

“唉!惨了……惨了……”瑟缩在一旁的小玄子扶额,连连摇头叹息。

“哼!当然惨!他们喜欢做亡命鸳鸯,那就成全他们!”夜承宽勾起势在必得的笑,解决了萧御琛,控制了南枭国的所有兵权,对付萧凤遥这个活死人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呵呵……太傅大人,咱家是说……你、惨、了!”小玄子倏然一改方才的懦弱,昂头tingxiong嬉笑道。

夜承宽还未从他的话里会意过来,倏然,瞠目结舌的看着龙榻那里所发生的一幕。

仅是两指夹住了那利爪,片刻,五只利爪瞬间节节断裂,零碎落地,叮叮作响。

不止夜承宽,就连水潋星的眼睛也瞪得如铜铃般大,眼前这个在生死关头突然猛地抱着她转身抗敌的男人是回光返照吗?

为什么明明应该沉醉不知世事的人会在关键时刻骤然清醒了?

萧凤遥以雄厚的内力震碎了那个欲要连环夺命的利爪,连带着将那人的手给废了,并一掌将其震出一丈远,撞在那盘龙大柱上,***落地。

“星儿……”

萧凤遥揽着水潋星站在榻前,沉睡了两日,刚醒来的声音有些暗哑,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蛊惑,恰是唤醒因震惊失魂的女人。

这声音对于水潋星来说仿佛隔了千万年,恍然间隔空听到,一时之间不确定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你……根本就没事?”她揪着他明黄色的里衣茫然的问。

回答她的是一记霸道的吻,那一吻利落狂猛,也不顾此刻是何种时候,硬是重重的辗转反侧吮了她的两瓣嫩唇,最后以轻轻的啮咬,借由微微的痛感让她感觉实实在在的他。

浑浑噩噩中被强吻的水潋星像只暴怒的小狮子,挥手就打。萧凤遥将她的手挡在半空,“乖,等解决了眼前事,朕再好好与你调.情。”

调.情?

这蚊蛋!谁要与他调.情了!

水潋星推开凑在她耳畔灼/热低语的男人,大敌当前,他竟还能如此悠哉悠哉,显然,所有的事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了,包括结局!

他向来做事喜欢先看透结局再进行过程,她算什么?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

他压根就没把她规划入他的世界里,她当真就是一个局外人,他设好了局,然后站在局里看她在局外扮演小丑的角色。

也许,对他来说,她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甚至可能还被嫌弃是一种累赘!

萧凤遥留意到她自嘲的脸色,心,一紧,可眼前的事容不得他再浪费丁点的时间,他受尽思念的煎熬,忍了那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天到来。

“你怎么会醒来?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夜承宽依旧震惊得颤抖,不敢置信的摇头,据说这百日醉就算是神仙也逃不过其威力,他再怎么厉害,意志力再如何非常人,也不过一副肉tǐ凡胎,怎么可能会醒呢?

难道……

“不!不可能!”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萧凤遥樱色的薄唇邪佞的勾起,披上小玄子抛过来的龙袍,伸展双臂套上,一侧身,一回眸,那不羁的风情绝对是惊绝天下!

“不可能!妤儿不可能背叛我的!我是她父亲!她怎么可能会背叛自己的父亲!”打死他也不愿意接受这种打击。

“爹,收手吧!”龙榻后面的帐幔竟然走出来一个面容苍白的女子,她正是夜妤。

水潋星讶异,这女人什么时候在这里的?难不成龙榻后面还有通往别处的通道?

这装沉醉不醒的男人看似被软禁,其实行动来去自如?

夜承宽看到自己最信任的女儿出现后,仅有的一丝希望随见破碎,一颗心跌落谷底,转瞬,盛怒又让他恢复了癫狂姿态。

“哈哈……妤儿,枉费为父平日那么疼你,到头来你竟如此算计为父,背叛为父,你,好样的!不愧是为父的女儿!”后面的话,夜承宽越说面部越狰狞、阴狠,咬牙切齿的,仿似恨不得将夜妤抓到掌心里捏碎。

“爹,是女儿对不起您!皇上已经答应女儿,只要您投降认罪,皇上他会对您从轻发落的!”夜妤看到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失望透彻的样子,心如刀割,却仍是耐心劝阻道。

“哈哈……从轻发落?妤儿,他巴不得将为父五马分尸,你却相信他会对你父亲从轻发落?!”夜承宽指着萧凤遥讽刺大笑。

夜妤犹疑的看向旁边的萧凤遥寻求一个肯定的答案,然而,萧凤遥的回答让她恍如坠入千年冰潭。

“夜承宽,做了将近三年君臣,你对朕的了解朕还算得上满意。别说从轻发落了,朕连给你选择死法的机会都觉得太仁慈了!”

萧凤遥阴邪冷笑,在谈判的同时,还不忘伸出长臂去飞快的将想要逃离身边的女人抓回身边待着。

“皇上,您不是答应过臣妾,只要臣妾配合您,您就会对臣妾的父亲……”

“啊,有吗?朕何时说的,朕怎么不记得了?小玄子,你听到朕说过类似的话了吗?”没等夜妤紧张陈述完,萧凤遥已经挑眉赖账了。

“奴才时刻跟在皇上身边伺候,也没听到皇上曾允诺过妤贵妃什么。”在旁的小玄子嗓子嘹亮的道,躬身的他双肩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憋笑。

皇上的演技还真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他这个奴才怎么可以落后太多呢是吧!

“玄公公,你……”夜妤猛然如梦初醒,她被耍了!而且还是被一国之君给耍了,最重要的是,她被自己最相信的男人给骗了!

水潋星不禁摇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话发明得不赖,夜妤这女人虽然善妒,可是到头来却栽在自己最相信的男人身上,还真是有点可怜。

若换做是她站在她的位置上,相信萧凤遥这妖怪还不如去信一头猪来得好!

萧凤遥是以仁慈扬名的吗?

萧凤遥将以君子一诺扬名的吗?

统统都不是,能让萧凤遥扬名的是他那毫无章法的行事作风,还有诡计多端的善变心里,他就像一个疯子,尽管人在高位,却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捏圆捏扁全凭他一念之间。

从来没得过他一个正眼的夜妤居然傻得去相信他的话?

呵……真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太痴情!

不过,在同情她的同时,她也应该感谢她的傻,否则,又怎会有今天这令人意想不到的乾坤扭转?

水潋星想,既然他一开始就全部都掌控了大局,那么现在她只需要继续扮她的哑巴就好了,反正他也不会需要她的帮忙的,她的帮忙对他来说只会是碍手碍脚。

“夜承宽,朕知道你等这一日已经等了很久,朕等这一日也不算早呢!”萧凤遥脸上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从来没停过。

夜承宽认识他这么久也从没见过他脸上的笑容竟这么长时间没散去过,对上那双镇定自若的黑眸,他的手心竟也不由自主的冒起了冷汗。

目光落在他身边紧搂着的女人身上,夜承宽的嘴角倏然发出狡猾的冷笑,“皇上接下来打算如何处置本官呢?要效法当年杀死胤朝国主的方式吗?可惜,当年舒妃娘娘没能亲眼目睹她父亲是如何惨死的,不然也不会有后来这则chong冠后宫的美名!”

水潋星知道夜承宽是针对自己说的,而且说的一定是关于秦舒画当年她父亲的死。

她记得好像二十年前萧凤遥的母妃之所以会葬身火海全是因为秦舒画的父亲命刺客潜入皇宫才导致这场灾难发生的,以萧凤遥仇恨成狂的个性,忍了那么多年,不用他们说她也可以想象得到,当秦舒画的父亲落入他手中后会是怎样的结果了。

显然,夜承宽是想挑拨离间!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她早已不是秦舒画,更别说她根本就不认识那个胤朝国主了,就算萧凤遥手段再怎么残忍,对她构成的影响也不过是心里又再一次惊悸于他的狠罢了。

萧凤遥眉峰微微蹙了一下,垂眸看了眼被自己禁锢在怀的女人,隐隐担忧。他没想到夜承宽会突然提起那件事来挑拨离间。

他从来就不想让她知道他曾经最血腥的一面……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宫杀(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