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8章:宫杀(二)

《皇妃勾心斗帝》

第98章宫杀(二)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不想让她知道他曾经最血腥的一面。爱残颚疈

萧凤遥不相信的眼神令水潋星不爽,她冷冷回望了他一眼,转而看向夜承宽,一派等着聆听的样子。

“舒妃娘娘,就让本官来告诉你,你父亲当年是怎么死的吧。”夜承宽很满意萧凤遥的在乎,他勾唇嗤笑,“当年,你父亲……”

夜承宽刚满心得意的想说出当年的真相,只是,刚开口,水潋星已经背过身去,其意思已经很清楚,她不想听!

夜承宽讶然,怎么可能?难不成萧凤遥早就告诉过她了邂?

萧凤遥悬起的心放松了,他侧身搂着她的纤腰,俯首湿re的唇舌亲吻了她肉呼呼的小耳垂,低声道,“你的表现朕很满意。”

满意个毛!

她转过身来,只是觉得自己没必要听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的生死罢了,省得心里多了一根刺哂。

“别恼,等朕收拾完这老贼就好好陪你,嗯?”萧凤遥轻啄她细嫩的颊边,不等他放开,水潋星已经拨开放在腰间的大手。

这男人就算再怎么有把握至少也该表现出点紧张来应景吧,居然还有心思跟她温柔细语。

“哈哈……就算你二人如此同心又如何,如今南枭国的兵力全都掌握在我手里,还有我的铁甲卫,今日,你们一样都得死,通通都要死!”挑拨离间不成,夜承宽想到自己手中的势力,并没有恐慌。

“朕知道在朝中你的话比朕的话更起用,可是……若你死了呢?”他隐忍只不过是为了稳定朝中的政务,佞臣要除,百姓要管。

“哈哈……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了,就凭你们几个还妄想斗得过我吗?痴人说梦!!”

“嗯,凭我们几个确实对付不了你,因为,对你,朕还不屑动手!”萧凤遥勾起似有若无的笑,只是那笑还未达眼底就已经冰寒刺骨,“是下了一夜小雪吧,太傅可有兴趣随朕出去赏雪?”

“雪,本官是要请你赏的,且赏的是红雪!”满腔热血落在皑皑的白雪上自然晕染成红雪了。

“啊,朕已经迫不及待了呢!星儿,来,陪朕赏雪去!”萧凤遥似乎心情大好,伸出手去蛮横的将水潋星那冰凉的小手握在掌心里,而后,在杀人不眨眼的铁甲卫面前,在丧心病狂的夜承宽面前,大大方方的走出去。

那轻松慵懒的姿态简直就像在逛大街一样。

小他一步的水潋星看着这个高大的身影,只随意披了件外袍的他,发墨松散,看起来落拓狂狷,再加上那独特的冰冷气质,别有一番妖冶风情。

在以为所有人都背叛了他,在担心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之后,她也很想知道走出这盛华宫之后,他到底是如何扭转乾坤的!

走出盛华宫,两人止住脚步,早就将盛华宫包围了的御林军见到有人出来第一时间逼上前一步,待见到是他们的君王后不禁吃惊的迟疑了一下,可是看到他身后的夜承宽率着铁甲卫出来将他们前后包围后,又宽了心。

大权在谁手中,他们就听谁的!

前脚刚踏出门槛,水潋星已经被迎面而来的冷风给侵袭到,毕竟盛华宫还有暖炉,外面可是下了一整夜的小雪,夜间的冷空气还没散去,即便是站在萧凤遥身后,她还是觉得冷,身子微乎其微的颤抖了一下。

一件还包裹着温热的外袍突然罩在她身上,那股龙涎香味道沁入心脾,她抬眸对上只穿里衣的他,伸手扯下刚披上身的龙袍扔回去给他。

只穿这么一丁点,秀身材吗?想耍绅士,耍温柔也得看自己的自身情况好不好!

“呵……”萧凤遥看着塞回手中的长袍,倏然发出低低的笑声。

他展臂一揽,水潋星已经从他的身后跌入他胸前,宽松的外袍随之罩下,她娇小的身躯被紧紧包裹,再冷冽的寒风也侵袭不了她了。

“这样,你我都不会冷了。”萧凤遥从后紧抱着她,两人身躯等于是前后紧紧相贴。

蚊蛋!

水潋星小小挣扎,她的后背紧贴着他炙热的胸膛,再加上他有意无意在她耳畔制造出来的热浪魔音,如此,她怎还可能会冷?不出汗都算好了!

那低沉又温柔的笑声对于在场所有人来说,应该算得上是这世界上最好听的笑声。毕竟,传言,这位皇上冷若冰霜,不苟言笑,即便是笑也是那种不发出声音能置人于死地的笑弧。

只是,这个皇上不是正在受制中吗?怎还可以如此轻松惬意的与一个满脸麻子的婢女当众调.情?

“皇上的气定神闲本官自认比不上,不过死后让你俩葬一块,这点仁慈,本官还是有的。”夜承宽走到他们面前冷笑道。

“嗯?太傅大人打算如何个死法呢?护城河的水都结冰了吧?你说若是把朕囚禁在那里个三天三夜,不知能否冻死朕?”萧凤遥邪佞的提议道。

“哈哈……这办法不错!”

“爹,女儿求您了,收手吧!您不是皇上的对手啊!”已经拾起力气走出盛华宫的夜妤扑到夜承宽面前,抓着他的衣服苦苦乞求道。

“滚!你这没用的东西!”

夜承宽扬手一挥,夜妤跌倒在地,正好摔到萧凤遥和水潋星眼前,水潋星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拉住她,可是一只大手却在外袍里紧紧抓住了她的,她不禁颤栗,眼睁睁的看着夜前滚落十几层台阶,头破血流!

对于这意外,夜承宽甚至看也不看受伤的女儿一眼,而夜妤就这样受着伤落在那地上,殷红的血液从额角滑落脸庞,将她姣好的面容映得恐怖阴森。

水潋星回眸昂头看了眼身后的男人,心里有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他当真是把无情诠释到一种令人恶寒的境界。

高高在上的看着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滚落台阶,不痛不痒,仿佛这人是死是活,是好是坏都与他无关!

“夜承宽,你果真说话算话呢,说请朕赏红雪就立马有红雪出现在朕的眼前了,极好!”萧凤遥撇了眼台阶下的女人,对夜承宽勾唇道。

听得出他话里的讽刺,夜承宽眼底闪过狰狞的杀气,冷冷瞪着夜妤,道,“哼!若不是还念在那一点血缘关系上,她的下场岂会只是如此?”

“爹,女儿是真的不想看着您送死啊!”夜妤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虚弱的爬起来。

“你这个逆女,给我住口!”夜承宽愤怒的喝道,居然敢诅咒他!

“小玄子,去把妤贵妃扶到一旁看好戏,顺便给她止一下血。”某人无情过后终于记起要施舍仁慈了。

小玄子听令正要上前,夜承宽那锋利的铁爪已经抵在小玄子面前,若不是小玄子退得快,只怕脖子上已经开了几个窟窿了。

“你以为此时此刻还轮得到你来发号施令吗?”夜承宽冷笑,递了个眼神给台阶下的御林军,两名侍卫立即收起兵器上前拖走了夜妤。

“呵呵……太傅大人,妤贵妃既然已经有人照顾了,那么,是没咱家什么事了喔。”小玄子小小心的避开那利爪,笑嘻嘻的道,只是,才刚退开一点点,冰寒刺骨的利爪又再逼近,吓得他不敢再乱动分毫。

“等本官放完你的血,自然就没你什么事了。”铁爪抵上小玄子的脖子,冰凉的触感吓得小玄子嚎啕大呼,“皇上,皇上,您快些救救奴才啊,奴才的血放出来也是黑的,不是您要赏的红雪啊!”

“嗯,你不止血是黑的,连心肝都是黑的。”生死只在一线之间,萧凤遥仍是镇定自若的调笑。

被紧握在外跑下的小手轻轻拧了他一把,他嘴角的笑弧加深,由诡异变成了温柔,“看来星儿是迫不及待想要与朕温存了,朕,也是。”

说后面几个字的时候,薄唇又暧昧的滑过她晶莹剔透的小耳朵,气得水潋星直皱眉。

“夜承宽,朕的星儿不想等了,所以,朕也懒得玩了,就,到此结束吧!”再抬眸,那深邃如井的黑瞳里哪里还瞧得见方才的一丝柔情灼热,有的仅是阴冷狠辣!

那特地拉长的尾音倒是有一丝耐人寻味!

夜承宽看了下已经大亮的天色,冷笑,“既然你们这么快求死,本官就成全你们!”

话音刚落,被他夹持住的小玄子趁机从他手里逃开,那锋利的利爪还是划破了他的肌肤,在那脖子上留下了爪痕。

不过,能成功脱身已经算不错了,这点小伤根本是最幸运的了。

小玄子身形如风的回到萧凤遥和水潋星面前,将两位主子护在身后,还不忘讨好君王怀里的小主子,“娘娘,让您受惊了,小玄子一定会誓死保护您的。”

如果不是好戏开场,水潋星真的好想从后面踹他一脚,让他直接从这台阶滚落下去算了。

这小玄子,昨天欺负她欺负得很得意嘛!

“玄公公,本官一直都知道你武功不赖,不过纵使你此刻有十八般武艺也逃不出这里!来人,把他们抓起来!若是反抗,格杀勿论!”夜承宽后退一步,挥手,命令御林军办事。

“星星!我来了!!”一抹青影恍如破晓而来,从层层包围过来的御林军妄想能杀出一条血路。

看到萧凤临将自己置于死地中的拼杀,水潋星心一紧,想也不想就要挣开这暖炉,上前帮忙。

“乖乖待着!”头顶上传来不悦的命令,她才刚扭动的身子已经被他蛮力的禁锢住,几乎无法动弹。

水潋星无暇与他怄气,只是无法谅解瞪了他一眼,注意力又回到在御林军里奋战的萧凤临。

这孩子,怎么还这么固执,不是已经有妻子了吗?

“凤临,我帮你!”又一抹丽影飞身而来,是辛岚。

“你来做什么?!我已经给你休书了!”萧凤临反身往后砍飞了一个,把一冲上来就被困住的辛岚拉到眼前护住。

辛岚只是会点拳脚功夫,对付一般的侍卫还行,若是对付这些精心挑选出来的御林军,根本是自寻死路。

“什么休书,我没看到!啊!后面!”混乱中,辛岚装傻的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真是来拖累我的!”萧凤临匆匆抬眸一撇,正好看到夜承宽已经指挥铁甲卫对水潋星他们进攻,想要保护她的心那般强烈,再看到身边茫然无措的辛岚,不禁气恼的骂出声。

“不是的!我是来帮你的!”听他那么说,辛岚飞快的从那温暖有力的掌心里缩回手,回身,拿起弯刀朝着一个侍卫拦腰砍了过去,血液溅到她脸上,她感到恶心却仍不在乎。

她后悔死了,后悔死了以前只会偷懒没好好练武,要不然,现在肯定能帮凤临更多。

台阶上,铁甲卫的攻击分开了萧凤遥和水潋星,可是,她的手还在他手里紧紧攥着,好似在人群中生怕她被冲散似的。

看着黑压压的交战场面,水潋星并不担心自己,因为她知道这男人不会让她受伤,她担心的是萧凤临和辛岚他们两个,若是他们两个因为救她出了事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会好过的。

所以,不管这蚊蛋后面到底还有什么妙计,她已经等不了了,凤临和辛岚也等不了。

她本来还想,这哑巴若能装到最后,她倒想看看萧凤遥会作何反应呢!

“苍轩,等戏演完了你再出来谢个幕就完事了是吧!”

萧凤遥搂住水潋星飞身退后几步,一掌劈开了杀上来的一名铁甲卫,这铁甲卫还真是刀枪不入,劈他们痛的还是自己。

苍轩?

本来正想凝神出声召唤可爱的小动物们,萧凤遥突然对冷丝丝的空气中喊了一句,让水潋星差点就滚出舌尖的号召又吞咽回腹中了。

她诧异的看他,苍轩和柏雪不是早就因为顾婉婉的关系弃他而去了吗?怎么这时候他喊的却是苍轩?

“啧啧……这不是看你美人在怀不忍心打扰嘛,皇上不急,我们也不是太监,急什么!”对面的宫墙上,两抹一蓝一红的身影相拥站在冷风中,那神态好像真是纯粹为了看戏而来的。

“星星,我在这呢!”柏雪也看到星星了,她一手抓着丈夫的腰,一手对她招摇。

水潋星对他们露出一抹欣喜而灿烂的笑容,原来,他们并没有彻底背叛萧凤遥,或者说,他们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有背叛过萧凤遥!

听到苍轩柏雪的声音,夜承宽也震惊不已,在进宫之前,他已经让二十万大军将皇宫内外包围了,以防事情有变,这两人怎会进得来的?就算他们有非人的轻功,也不可能毫发无损的进得来啊,更别提,除了二十万大军外还有他的百名铁甲卫了。

接下来更让夜承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通往盛华宫的各路涌入大批人马,密密麻麻的围拢住他们,带头的是本来应该已经战死了的日月星辰。

再看,四周的城墙上也冒出了黑压压的弓箭手。

“夜承宽,天亮了,梦也该醒了!”日月翻身下马,对夜承宽宣布他大势已去的事实。

“日月星辰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接着日月星辰顾不上看夜承宽那变换精彩的脸色,赶紧对上面的君王行礼。

“嗯,你们是失职了。”萧凤遥慵懒的语气里听不出是否有生气。

可是,日月星辰知道,皇上生气了!

他们看了眼还在宫墙上待得很愉快的夫妇俩,相视一眼,而后道,“皇上,是苍公子不让我们进来的,他说,要给皇上英雄救美的机会,他还说,起码要等您受伤了娘娘才会心疼,娘娘心疼了咱们就可以救人了。”

这两个兔崽子,居然一字不漏的出卖他!

宫墙上的苍轩气得牙痒痒,他就算没抬眼也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恨不得要将他宰了。

“小轩轩,大事不妙喔!”柏雪在苍轩的怀里抬起头来笑道。

“嗯,是有点不妙。”任心里再怎么生气,苍轩也不肯在老婆大人的面前表露出来,那样对胎教不好。

“皇上,雪儿突然说肚子有些不适,我们就先走了,这残局你自个收拾吧!”说罢,苍轩带着自己的妻子避难去也。

现场,依旧刀光剑影,血花四溅,只是,倒的几乎都是夜承宽带进来包围盛华宫的人。

见情况不妙,那些铁甲卫早就将夜承宽团团保护起来。

站在盛华宫上面的萧凤遥摆手,所有的声音顿时灭绝,只有压抑的喘息在细微回荡。

“夜承宽,朕突然觉得自己好大方,还让你多喘了几口气。”萧凤遥冷笑着看落败了的夜承宽。

即便眼前已经称得上是一片血海,他却还是犹如站在最圣洁的莲花座上谈笑风生,俯瞰天下。

“哼!你以为你赢了吗?不!我没输!凤临,我忘了告诉你了吧!我已经从你娘那里得到可以号令北寒国的那三十万兵马的兵符了!现在,大军只怕已经进城了!”夜承宽并没有像只斗败的公鸡颓废不振,反而气焰更加嚣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是只有你会!”他又转向萧凤遥道。

“恐怕你这只黄雀要让你失望了!”萧凤遥对夜承宽露出冷蔑的轻笑,伸手将身边的人儿又勾入怀中,如玉的手指轻轻支起她消瘦了的脸庞,“可惜朕的星儿说不了话了,不然她一定会告诉你你那只黄雀还来不来得了。”

好看的秀眉拧起,水潋星抬脚狠狠踩了把他的脚尖,也别开了脸,他知不知道他轻佻的眼神很勾人?尤其是在这种风云变色的场面中,而且,他还穿着里衣耶!

真是不知收敛!!

萧凤遥对她妖娆一笑,再抬头的时候,那笑容已经不见,“辛岚公主,朕的星儿开不了口,那就劳你来告诉太傅大人你们北寒国的三十万兵马是怎么一回事吧?嗯,顺便也告诉凤临!”

-----————————————————————————————————

上一章,水潋星看到萧凤遥醒来那一句,[“你……根本就没事?”她揪着他明黄色的里衣茫然的问。]改成,[“你……根本就没事?”她揪着他明黄色的里衣用眼神茫然的问。

目前为止,星星在凤遥面前仍是哑巴角色喔!阿弥陀佛(~ ̄▽ ̄~)

……本章完结,下一章“宫杀(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