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99章:宫杀(三)

《皇妃勾心斗帝》

第99章宫杀(三)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凤遥对她妖娆一笑,再抬头的时候,那笑容已经不见,“辛岚公主,朕的星儿开不了口,那就劳你来告诉太傅大人你们北寒国的三十万兵马是怎么一回事吧?嗯,顺便也告诉凤临!”

台阶下被点名的辛岚迎上萧凤临探索的目光,她有些慌,若是他知道她从一开始就欺骗了他,他一定更恨她吧?

“辛岚,皇兄要你告诉我什么?”萧凤临纳闷的求解。爱残颚疈

成亲后,两人形同陌路,难不成她背地里背着他做了什么事?

“我……”辛岚心虚的不敢直视萧凤临的目光,她看向台阶上那个被萧凤遥搂在怀里的女人,习惯性的希望她能告诉她怎么办,可惜,人家现在压根没功夫理会她邂。

“辛岚公主,你该不会拿了假的三十万兵马来忽悠自己的夫君吧?”夜承宽沉住气问道。

他探查过那三十万兵马,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而且穿着上和口音都是北寒国的,这三十万兵马断不会有假,这萧凤遥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日月星辰没死,那么,萧御琛…唢…

“凤临,我告诉你,你可别生气,其实我给你的那三十万兵马并不是……啊!!”

辛岚只顾着跟凤临解释,而凤临也专心聆听她的解释,完全没注意到一边的夜承宽悄悄挪动靠近了。

他倏然劈开挡住他的侍卫,以眨眼间的速度上前将辛岚抓为人质了。

冰冷的利爪还淌着血抵在辛岚纤细雪白的脖颈上,只需要微微一用力,这如花生命便香消玉殒。

全场陷入全新戒备中,夜承宽挟着辛岚退后,他的铁甲卫立即上来将他保护在后。

“夜承宽,你不想听那三十万兵马是怎么一回事了吗?”萧凤临拧眉看着被挟持的辛岚。

他虽然不喜欢她,但也从没想过要她因他而出事,她还太年轻,还有大好的年华等着她去展翅,这夜承宽居然趁他不备抓了她,该死的!

“已经不需要了!日月星辰本来应该已经被安逸王斩于剑下,而今却出现在这里,唯一的可能就是安逸王老早就跟你们连成一线,串通好了的!”夜承宽越说越激动,手上的利器也一点点的陷入那细嫩的肌肤表层。

夜承宽这么一说连萧凤临都不敢置信的回过身去求答案,只见上面的男人对他点头。

原来,皇兄和皇叔并没有不和,皇叔并没有真的要争夺皇位,这一切都是假象,只是为了演给夜承宽看的!

他最爱的皇兄和他最敬的皇叔并没有相互残杀,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吧。

“那三十万兵马……”

“那三十万兵马也是安逸王的兵马,是舒妃娘娘知道你娶我是为了想借北寒国的兵力,但是大婚当日却无意听到了你和你母妃的谈话,知道你打算听从你母妃的话悔婚,所以才在半途中拦下我,将那三十万兵马的虎符交给我,让我成功嫁给你的。”虽然命在弦上,辛岚还是艰难的稳住呼吸对他做了详细的解释,解释完后,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当时会答应舒妃,只是因为她说,你借这兵马只是为了救母,并不想与自己的皇兄皇叔兵戎相见,我也不想看到你那样,就……”

“废话少说!就因为你我才满盘皆输!”已经彻底败北的夜承宽情绪抓狂了,他抓着辛岚的头发往后一扯,痛得辛岚颤抖不已,再也不敢开口。

上面的水潋星见状,回头以着急的目光看着萧凤遥,本想开口要他想办法,他却已经先一步说话了,“别人的妻子朕可不管,乖乖待着看戏就好。”

听到他这样没人性的话,水潋星气得二话不说,转身愤怒的要挣开他的钳制。

他可以见死不救,她办不到!

“星儿,若你想要凤临对你死心,你就必须先学会绝情!”萧凤遥将她拉回怀中,在她耳畔用仅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道。

水潋星僵住了所有动作,好半响才领会他话里的意思,他并不是不想救人,而是觉得这是上苍给萧凤临的心再一次选择的机会。

想着,水潋星深深看了萧凤遥一眼,便决定按照他的话说的,先静观其变。

“夜承宽,你挟持的人与朕毫无关系,若你挟持的是凤临,朕倒是有可能会受你的威胁。”萧凤遥悠哉悠哉的把玩着水潋星垂落在肩头的发丝,柔软的发丝缠绕在指间,俯首亲吻。

“皇兄,你……”萧凤临料不到他的皇兄在关键时刻会见死不救。不过转念一想皇兄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他一直都在背叛他,不止误国,还差点叛变了!

“哼!倘若我杀了她,你就不怕北寒国对南枭国发兵?”夜承宽阴狠的哼笑,他知道自己手上握的也是一张他们最在乎的王牌。

“凤临,朕把这件事交给你处理,处理好了,朕对你过去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萧凤遥一直埋首在美人香肩上,耳鬓厮磨。在别人看来,他的心全都在美人身上了。

“谢……皇兄。”萧凤临无奈的拱手做了个揖。皇兄这样比要他的命还痛苦啊。

他看了眼被夜承宽凶狠挟持住的辛岚,认识她快三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露出如此痛苦的眼神,在他记忆中她一直都是刁蛮任性,甚至仗势欺人,嚣张跋扈的,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没有谁能伤害得到她。

眼前这个辛岚因为被抵住喉咙而不舒服的深凝着眉,可是她却还是对他傻傻的微笑。

不知为何,他的心涌起一股莫名的心疼。

他知道她的笑是在告诉他,她相信他会救她!

果然是十七岁尚属天真的年龄啊,他都给她休书了,她却还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夜承宽,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挟持的这个人早已不是北寒国的公主了,她三年前擅自离开皇宫,北寒国的君王一怒之下早已下旨将她贬为庶民,本王还正愁着该怎么开口休了她呢,你杀了他倒是能帮了本王一个大忙!”

萧凤临无情的撇了眼辛岚,冷蔑的讥笑。

辛岚脸上一直强撑的笑容不见了,清澈的大眼楚楚可怜的看着他,里面盛满了迷雾。

他没有想救她?

他想要借夜承宽的手杀了她,这样不止可以保住他的声名,也可以彻底摆脱她的纠缠了是吗?

“你少信口开河,她是北寒国最得宠的公主,只要她一句话,北寒国的皇帝可为她摘星夺月!”夜承宽见到他那么不屑的眼神,手脚有些慌了,那利爪也不断的加深陷入纤细的脖颈里。

“那是曾经,她那种叛逆的性子有几个会自讨苦吃的去宠她,呵……北寒国的皇帝估计是脑子开窍了!若你不信,这是北寒国皇帝的亲笔书信,本王不妨让你看一下,好让你清楚自己押错宝了!”萧凤临从袖中拿出那封来自于北寒国的信函走向夜承宽,那张彻底失了血色的脸,他看都不敢看。

“啧,朕都没想到凤临居然能说得出这么狠的话。”上面,萧凤遥玩腻了发丝,转而玩上水潋星柔嫩的手,被他这么握在手里轻揉,水潋星的手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冷。

还不是被你逼的!

水潋星回眸瞪了他一眼又专注回谈判现场,看着辛岚那心碎欲绝的眼神,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会吗?

辛岚这丫头也会做出牺牲自己的事吗?

这丫头性子刁蛮,对萧凤临刚开始可能只是一种占有欲在作怪,也许正在爱的路上领悟,她应该不会做出那么激烈的事吧?

然而,事情往往出人意料。

萧凤临站在铁甲卫的圈子外,还差一步就触手可及,辛岚突然对他露齿一笑,“萧凤临,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话音刚落,炙热的血液从白皙的脖子里喷洒,在今天第一缕晨光中形成美丽的弧。

是的,在所有人都来不及眨眼的速度下,辛岚趁夜承宽分神命人把那书信来之时,手抓上那利爪,身子一转,以一种凄美决然的微笑自刎了。

没有人乐意见到这种事情发生,夜承宽手里没了人质,日月星辰挥手,带来的所有兵卫蜂拥而上,混乱的现场很快又被血腥掩盖。

交战的场面太混乱,也太危险,水潋星想要冲下去帮忙,萧凤遥却以一种坚决的姿态将她紧紧抓在身边。

“星儿,朕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可是,朕还是不可以放开你的手,至少,现在还不可以。”他不会让她有机会成为夜承宽手里的下一个辛岚。

小玄子护着萧凤遥和水潋星退出战圈外,而夜承宽也疯了般的将目光锁在这边,满腔的仇恨呈现在他嗜血阴鸷的老眼里。

看来,他所想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了!

战乱里,萧凤临抱起已经气息薄弱的辛岚,厚实的大掌怎么按也按不住那喷涌而出的鲜血。

他满脸悔恨,“辛岚,为何到最后你还要这么任性!?”

“凤临,对不起……这几年惹你烦恼了……我在你面前……最后一次任性……其实……你给我留下的休书我看到了……我来,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求得皇兄的原谅,他……他答应我愿意出兵帮你……估计不是今日就是明日到……这下,你要保护谁都可以了,或者……夺江山也行……”

辛岚断断续续的说着,抬手想要触碰他的脸,已然无力,半空垂落,萧凤临满手的鲜血抓住她的,颤抖的贴在自己脸上。

“别说话,求你……”她越是说话,她脖子上的鲜血越是汹涌。

“不知道为什么……你明明对我那么不好,可是……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受别人控制一脸抑郁的样子……我认识的凤临,应该是快乐的,不受任何羁绊……没有烦恼……”

“别说话!你别说话了好不好?我带你走,带你去找大夫!”萧凤临哽咽着吼,欲要抱起她,却被她制止了。

“来不及了……我本来还在苦恼,拿了休书,该去哪里的好?呵……现在,老天已经替我选好了去路……凤临……谢谢你……让我追了将近三年,这段时光我没有虚度……也是……最有……意义的,至少,我可以告诉别人,我也有……梦可以追……”

“岚儿!!”

一道凄厉的呼喊压过鼎沸的兵器相撞声,在辛岚的手彻底垂落时,一道如厉风般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杀了进来。

男人一手把萧凤临拎起摔开,单膝跪下取代了萧凤临的位置,只见他快速从腰间取出一粒褐色药丸喂入她嘴里,可惜,已经断了气的人儿已经吞咽不下了,男人以丝绵的袖袍按住那还流血不停的伤口,两指在她的颈侧运力,助她把那丹药吞下。

接着,带兵进来帮忙的是景陌,还有练嵘,以及沉香,还有流风,萧御琛手里的高手大将全都到齐了,偏偏只差了他这个主子!

所有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最快的速度杀到水潋星面前,将他们严严实实的保护了起来。

“星儿,你的面子比朕都大,瞧,这些人都是为你而来的,朕可要吃醋了。”

见到这等局势,萧凤遥乐于收手,搂着心爱的女子任别人拼死拼活,对这场厮杀显得漫不经心,仿佛所有的事情的发生都与他无关。

水潋星只是白了还有心思开玩笑的男人一眼,一心只悬在台阶下那个勇敢牺牲自己的小丫头。

若是她生无可恋,孤身一人还说得过去,可她明明还有那么在乎她的人啊!

她相信,若不是那个男人此刻心思全在辛岚的身上,只怕他的盛怒足以让南枭国陷入另一番险境里。

那个气势却如鹰般的男人是什么身份?看他抱着辛岚的样子,不像是亲人,更似情人间的生死离别,那撕心裂肺的眼神昭告了辛岚对他的重要。

夜承宽所训练出来的铁甲人刀枪不入,而且个个使的都是诡异的武功,现场死伤无数,却是没有一个铁甲人倒下。也有人提议打他们的头,可是,即便是运用了掌力,打上去也被反弹回来,杀敌不成反倒会伤了自己。

夜承宽见局势对自己大大不利,他给铁甲人下了撤退的命令,只是,日月星辰他们紧追而上,他们连逃跑的空隙都没有。

夜承宽抓起靠近的日月星辰狠狠摔在铁甲人竖起的利爪上,若不是日月星辰两个合力翻身而起,利用内力足尖凌驾之上,只怕他们此刻已经被利爪穿肠破肚了。

这一刻,他们才知道这老贼力大无穷,虽然他们身手不凡,若跟他硬碰硬,可能也落不到好下场。

凡是靠近夜承宽的全都被他周身形成的光圈给震开好远,地面上发出砰砰几声,白色的浓烟散去,夜承宽等人已经不见。

“萧凤遥,他日我必定卷土重来!”

……

浓烟袅袅,血腥弥漫的空气里响彻着这样一句坚决的话,今日这场战也暂时落下了帷幕。

杂音消耳,水潋星终于看到地上的那个男人抱起了辛岚。他回过身来眼神直视萧凤遥,刚毅冷峻的脸庞上全是骇人的肃杀。

“若她活不了,纵是以卵击石,我也要你们整个南枭国为她陪葬!”

后来,水潋星才知道,这个高大如山的男人竟是北寒国的君主,谁能想到,辛岚为萧凤临求来的兵马竟是由一国之君统率而来?

可见,辛岚在北寒国的地位,以及在这个男人心中的位置是何等重要了……

·

对了,那个北寒国的君主并没能抱着辛岚离开皇宫,为什么呢?

因为某人当时在他们转身带着满腔仇恨要离去的时候懒懒的抛出了那么一句话。

“若你带着她走出皇宫,她死了,朕要你们北寒国为朕的弟媳陪葬!”

于是,那个恨不得杀人的男人停下了脚步,只是思考了一下下,冷冷问,“她以前住的地方在哪?”

一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的凤临紧张的上前,“我知道,随我来!”

“她不需要你,以后也不会再需要!”那男人冷睨了萧凤临一眼,指向萧凤遥身边的小玄子,“你,带路!”

苦逼的小玄子就这么被卷入一场爱恨情仇中了……

·

上朝的第一件事,萧凤遥就是下令全国通缉夜承宽,接着整顿朝纲。

与夜承宽一战无疑是给萧凤遥又添了一个可怕的传言,相传他造出了自己的亲生骨血,只是为了斩除佞臣,到最后,那在妤贵妃腹中的骨血被他亲手剥除。

……

不得不说,皇宫里的人办事效率非常快,人马散去后,满地的尸首残血横流,水潋星只是被强搂着转身进了盛华宫,观赏某人更衣上朝的细节,再出来,盛华宫外面已经空气清新,地上无一丝血迹,只不过积在地面上的那层薄雪被铲除了。

地面上,光亮如新!

若是没方才的身临其境,水潋星会以为那千军厮杀的场面只不过是一场幻觉。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整齐的声音唤醒了水潋星的思绪,明黄色的身影才刚站定在她眼前就已经刻不容缓的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拥着她。

“朕不喜欢你耍这样的小性子。”听小玄子说,他何时去上朝她就何时站在这里了。

也就是说,他上朝的这几个时辰里,她都一直待在外面吹风!

炙热的呼吸从头顶洒下来,水潋星挣扎着想要从她怀里退出,他却收紧了臂力,抱得更紧。

“千万别让朕发现你身上有一处冰凉,否则这些奴才全都等着去护城河沐浴吧!”

萧凤遥阴冷的话音刚落,水潋星立即将自己的一双小手藏在背后,紧紧包裹,揉搓。

她也不知道自己待在这里多久了,只是觉得方才发生的那些用血来演绎的惊心动魄的事件仍在她脑海中浮现不退,提醒着她这古代的可怕,连带着她对自己这一趟穿越有了恐惧。

也因为萧凤遥去上朝前说要她乖乖在盛华宫等他回来,她知道若是不等也出不去,因为,日月星辰还有盛华宫的所有婢女全都守着她,她想不乖都难!

只是,没想到在外面待着待着,竟也待到他下朝了。

或许,她潜意识里也想等,等他给她一个解释!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强来试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