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白狐之前生债 [目录] > 第19章: 青楼(四)

《白狐之前生债》

第19章 青楼(四)

nuanliuxia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曲结束后,青青姑娘忽然微微蹲下身,然后说:“各位爷,请容青青下去,休息一下,然后再为各位献上更好的。”她那柔柔的嗓音快要把满座楼的男人的骨头酥了,这样的美人要求,又岂能是平凡如我们的凡夫俗子拒绝得了的。于是青青款款地走下舞台,接着就是其他一些人上台表演的歌舞了。

“妈的,这个青青在干什么?她认为自己是在干什么?竟然敢私自下台。”忽然严凌飞厌恶而且好像在生气的声音在包厢里响起。

我一愣,难道严凌飞嫌青青造成的轰动还不大吗?既然已经达到张显花魁的目的,又何必再怪罪呢?

“凌飞,我觉得青青的刚才的表演已经可以保证她一定稳做滁城第一花魁的宝座了,她不想表演也就算了。”天,美人还待遇真是不同啊,那个一向冷冷地欧镇雨大少爷竟然会替她说情。

“欧,不是,我只是……”

严凌飞正要解释,这时候店里的老鸨忽然出声叫到:“少爷,青青估计今晚不能再弹琴了,她的手刚才被琴弦給伤了。”

“我养她是干什么的?第一天上场就能把手給伤了!你认为我是傻子?以前练习这么久,现在不过弹两下,手就伤了?你真的很娇贵噢,青青姑娘!”

严凌飞的声音越说越低,语速越说越慢。我在他旁边听他说话,说到最后我竟然感到不寒而栗。我从来不知道严凌飞原来吓死人的本领,和欧镇雨有的一拼。我怎么会认为他是阳光男孩呢?我到最后不得不悄悄地离他远一点。

“奴婢该死,第一次上台,太紧张了,才会……”忽然青青来到门前,然后跪了下来,“青青愿意受责罚,请主人不要生气。”

“责罚?你怎么责罚?一个歌舞伎在台上发现她的手坏了,请问那把琴该由谁弹啊?”

“我……我……,我手伤了,但是我还会表演舞蹈的。不管是谁弹,只要有音乐,有节奏,我都可以跟着节奏跳舞的。”

“说得很轻巧啊。请问在没有事先排练的情况下,谁能保证不会出错啊?我要做就做最好的,青青,我想你该知道吧。我……”

我一听原来只要找一个乐师就可以解决问题了,那事情不是很好解决嘛。而且,我需要欧镇雨能够充分了解我,我何必利用这次机会呢?我拉了一下他的衣角,然后递了一张字条给他。

“你找死啊,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啊!敢拉我的衣角!”

严凌飞冒火的眼光向我射来。我吓得猛地朝后退了一步,然后踩到后面一个人的脚,可是那人马上把脚抽开,于是我光荣地很不淑女地倒在了地上。然后发现被我踩到脚的人是欧镇雨。这个死王八蛋欧镇雨,就算抽开了脚,还是可以拉着我,免除我的尴尬的,可是他却采取袖手旁观。劳烦他伸一下手,会死嘛?

严凌飞看我因为被他盯了一眼,竟然吓倒在地,连忙想把我拉起来,我在他碰到我之前,连忙把手里的字条高举过头。

他轻轻地从我的手中抽走字条。只见字条上写着:请你原谅青青姑娘吧。如果没有人敢上台为青青姑娘伴奏的话,我愿意。我想上台,坐在一群美人旁边,我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因为我是丑女。

严凌飞看见我写的字条,盯着我一阵蹙眉。然后开口说:“那请你就上去帮一下忙了。”

我一听他这么说,感到非常高兴,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刚要向他道谢。

“不可能,我不答应。请你不要忘了你的真实身份。”欧镇雨那个臭小子,竟然敢扣住我手腕,勒得紧紧的,让我感到钻心的疼。

哼,刚才的帐,我还不想和你算了呢。你竟然敢又来招惹我的手腕。

这时候外边的嚷嚷声大了起来。“滚下去,我们是来看青青姑娘表演的,不是你们。”“青青,青青……”“说好今天,是青青免费出演。你们怎么可以欺骗观众呢?滚下去……”……

“欧……”严凌飞看着我又看着欧镇雨,有点为难的欲语还休。

我忽然猛地挣开了欧镇雨的手,然后拉起青青就向舞台跑去。一路上开口说道:“我呆会得先熟悉一下琴弦,所以等我双掌互握时,才表示可以开始跳舞了。听明白了吗。”话说完,我和她已经站在了舞台边缘了。台下的人群已经开始骚动了,和现代的疯狂追星族完完全全一样。台下一直在喊“青青,青青……”“青青,我爱你!”

我快步走到古筝旁,而青青则走到舞台最中间,然后轻轻地对下面的人说:“我想专心的为大家跳舞,所以下台专门找了一个乐师。大家怎么就是不懂奴家的心呢?”说完还扭了一下腰,装出害羞的表情。看得台下的人又是口水直流,目瞪口呆。我乘这个机会,赶快试了一下琴,感觉还好。于是当青青看向我的时候,向她点点头,双掌一握。

我想这种场合要是弹歌曲的话,一定得一首一首的弹,青青也会转不过来情绪的。我何不弹一整个曲目呢。我略一思考,在这个风月场中当然得弹爱情,那么还有什么比《梁祝》更合适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青楼(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