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白狐之前生债 [目录] > 第22章: 回路

《白狐之前生债》

第22章 回路

nuanliuxia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欧镇雨拉着我的手,走出了“春满楼”。

严凌飞跟着我们出来了,“欧,等一下我嘛!现在这么晚了,我派辆马车送你们回家。”

“不用,你赶快回去忙吧。我走回去就可以了。”

“欧,你可以走回去,但是我的小女人可不行。她现在可是我的大恩人啊。你不管怎么样都应该怜香惜玉一番啊。对不对啊,小女人?”严凌飞痞痞地说道。

“我说过不用了,凌飞!我们俩走回去。”

“欧,小女人跟着你忙了一天了。她应该很累了,怎么能走回去呢?女人的体力都是有限的,可比不上我们这些大男人啊!”

严凌飞刚说完,已经有一辆马车停在了我们面前。“少爷,欧少爷,马车来了。”

“老王,你回去吧。这里不用你了。”严凌飞对驾马车过来的人说。

“凌飞,你是怎么了?你以前不是不美的人入不了你的眼吗?我的跟班应该是被你纳入丑人一列的吧?你怎么改性了?”欧镇雨平静地说。

“她不同啊。因为她的才能足以和任何男人相媲美。所以就算丑,但是她的才能足以弥补她的面貌。欧,难道不这么认为吗?我把她当作我的朋友。”

“朋友?那倒是稀奇啊,她应该算是你的第一个异性朋友吧?!”欧镇雨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开始不平静了。

“欧,你到底怎么啦?你今天为什么挥发这么大的脾气啊?我惹你了吗?”严凌飞似乎也看出欧镇雨要发脾气来了。

“没什么?我走了。”说完,欧镇雨也不管会不会拉痛我,就拉着我上了马车。

严凌飞看我弯腰进入马车里,忙问:“欧,明天你还会带小女人出来吗?”

“不会,从今往后都不会了。因为我要让她在府里帮我看帐目,还有管理欧府。你回去吧。”说完也不等严凌飞的回答,就驾着马车走了。

走到半路,欧镇雨忽然对车里的我喊道:“你出来,和我一起坐在外面。我有事和你说。”

我依言爬出马车,坐在了他的身边。这一坐下来,才发现今天晚上的天空格外晴朗。漫天的星星,点缀在黑色的幕布里,耳边徐徐的风拂过我的脸,就像轻柔的纱巾从脸上滑过。

忽然远方的天空飞快的穿过星星流过的痕迹。

“天啊,欧镇雨是流星,是流星哎!”我激动的指着那道痕迹说。

“流星?就是刚才会跑得那种发光的星星吗?”欧镇雨看着我激动得表情询问道。

“嗯,就是它。你知道吗,有人说对着流星默默许愿,心愿就会实现。”我兴冲冲地对他说。

“是吗?那你许愿了吗?”

“没有啦。我刚看见,不就叫你看了吗?哪有时间许愿啊?”我无限遗憾地摇了摇头。

“那如果有时间让你许愿的话,你愿意许什么样的愿望?”欧镇雨忽然把我的头转向他,盯着我看。

原来就知道他长得很帅,现在在月光下他的周身像是圈了一道光华,也许是月光的关系,他的眼睛也不像平时那么冷,那么严肃。如果平时他是一块冰,引无数女人想来化解融化他;那么现在他就像一块温润的玉,就算他不能温暖你的皮肤,但却能够让你感到那份贴心的舒适。

看着现在的他,我不禁伸出手,抚摸着他的面颊,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我想我会许愿让你的婚礼不能如期举行,因为我讨厌一夫多妻制。”

忽然我的手被他狠狠地甩了下来,我的思绪也才回来。只见他的眼睛里盛满了暴风雨——他生气了。

“你做梦吧。你知不知道两年前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我早就和如春成亲了。我们现在会相亲相爱的生活。若不是因为你,如春不用那么委屈,不用屈就为小,就算到时我宣布她和你不分上下,可是在外人的眼中她依然是小的,你知道吗?”他死死的用他冷清的眼睛看着我,“而你现在竟然妄想让我不娶如春,你做梦吧。我爱她,深深的爱着她。你若是再想破坏我和她的感情,破坏婚礼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休不了你,我绝对可以整死你。你最好能明白这一点。”

我看着他眼睛里对我迸射出的恨意,还有深深的冷漠。我感到一阵冷意,虽然现在是炎炎夏日的夜晚。我感到空气中浮动着闷热,让我恍惚间喘不过气来。

“我不会破坏婚礼,也不会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我只会在婚礼前的这段日子努力让你爱上我,就算到时你没有爱上我,我也绝对不会打她的主意。就算你爱上我,如果你不能为我从此以后守身如玉,我也绝对不会打她的主意。我只会收拾一下我的行李,让你写下休书,离开欧府。”我闷闷地说。

我不知道白狐在我潜意识里占有多少分量,我只是在欧镇雨对着我说他爱着另一个女人时,我感到心口疼痛。那份痛就像是心脏被细线的一端系住,而细线的另一端就系在他的手上,他用手拉一下,我的心脏就移一下位,我可以听见心脏里的血液喷涌而出的声音。

欧镇雨听见我这么说,面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下,接着说:“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最好,我不会爱上你的。还有告诉你一件事,任何一个有能力的男人都不会为一棵树放弃整片树林的。”

“也许吧。不过那只是平凡女人的遭遇吧。而我相信自己不是平凡的女人。”我不在乎的说。

“是啊,你可真的是不平凡啊!从容貌上就可以看出是不平凡的了!”他讽刺我说。

“欧镇雨,如果我说我可以在三个月后为你变成一个清秀小佳人,你相信吗?当然这得要你的支持,你得给我足够的银两。”我知道所有的男人都是好面子的,所以妻子的外貌会直接影响到他的面子、自尊。

“我不会让你有那一天的,因为我不想看见你的肤浅的美。说什么为我,我看是想去勾引男人吧?何必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瞧,就算是丑女,还不是能把凌飞从不在乎丑女人的心给勾引过去,你又何必要浪费我的钱?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你很快就要离开欧府,永远地离开我了。我干嘛为你花钱呢?”

“你?……最后的结果是怎样还未知呢!你怎可能肯定不会爱上我呢?”我对他微笑的说。

“你明天就不用跟我一起出来了。因为今天我只带你巡视了两个店铺,之所以进度会这样慢,就是因为你的多管闲事。要不然今天我至少巡视四家店。所以从明天开始你只能在家帮我打理事业。我会把要完成的东西代回家的,知道吗?”

“我今天不但没有帮你倒忙,反而帮你做了一本生意,还有帮你解决了一桩可能引起的纠纷。所以……”

“你最好不要挑战我忍耐的极限,司马芸芸!”我用手紧紧扣住我的下巴,再松手时我的下巴已经是红红的一片了。

“你是说,从此以后我被禁足喽?!除了家,再也不能出来了?”

“没错!你看看你,才出来一天,就让人亲热得叫做‘小女人’。要是多出来几天,你还不用你的雕虫小技让我带上绿帽子。你可真是有才啊,转眼间就可以急救,弹大段大段的音乐,还能免费大方地送词曲。我以前怎么就没有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才能呢?”

遭了,难道他怀疑我了吗?还是我今天的表现太耀眼了呢,让他发现什么了呢?

“你欧大少爷,怎么可能知道呢?!你又关心过我吗?你有注意过我吗?你允许我有自由发挥的权利了吗?”我想起我刚来这里时我的生活,于是装做气愤地说。

欧镇雨听了我这句话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赶着马车。我受不了存在在我们之间的那份静默,于是我想起了泰戈尔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因为在现代几乎所有的人都对它有或深或浅的见解。所以我望了他一眼,然后缓缓地背起了这首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却还得故意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毫不在意

而是用一颗冷漠的心∕在你和爱你的人之间∕掘了一道无法跨越的沟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交汇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瞬间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果然他在听见我念完这首诗之后,就陷入了沉思中,口中还不住地低喃:“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我听他喃喃自语这句话,我想也许他是想起了他和他的表妹如春之间的事了吧?因为我这个司马芸芸的忽然出现让他们原本相爱的两个人被迫分开。

“你为什么忽然之间说了这首诗?你是向我表白嘛?还是终于发现你我之间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我们就像飞鸟和鱼,一个在天上,一个却深潜海底。啊?”欧镇雨忽然好心情地说。

“在你没有爱上我之前,你放心,我是不可能爱上你的。你放心好了。而现在我只是想问你何时开始向我学算帐啊?反正我在婚礼后就要离开你了,你不要乘现在好好的把我身上的知识都学到吗?”

欧镇雨低头想了一下:“这倒是真的。以后白天你就在我的书房帮我管理各个店铺送上来的东西,晚上我就学习你身上的知识。就当是你在我欧府这两年白吃白喝的代价吧。”

天,做他的妻子还要付费!今天收到的讽刺还真是不少。

“我可以自己做吃的吗?或者为你做一些吃的?比方说早餐,晚……”我想起了所谓的先抓住男人的胃这个说法。

“不可以,如果你要是敢的话,就撤销一起学习的的时间还有早晚餐的约定。得失,你自己在心中衡量吧!”欧镇雨打断我的话,说到。

我在心里衡量一下,决定还是放弃吧。只要他将来不要后悔没有吃到我做的东西。

当我衡量完,马车停了,抬头一看,原来已经到了欧府门口了。家丁出来帮忙把马车拉走了。

在穿过了大门,我们就得分开了。我看他一直朝北走,没有等我,也没有放缓脚步。于是我快步朝他跑去,然后在他身后抱住了他。他先一愣,身体都僵硬了。然后就是夹带着怒火的声音还有毫不恶气的双手把我毫不留情的推开:“你这个贱女人,你在干嘛?”

“怎么你看不出来吗?我在拥抱你。我说过以后每次离开你的时候都会拥抱你,就这样,再见,晚安!祝你有个好梦!”我说完就拔腿跑向我的“静心园”去了。

跑了很远回过头,发现欧镇雨还站在原地没有动。我想若他一直没有动的话,也许他可以像树一样,扎根生长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总管(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