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白狐之前生债 [目录] > 第27章: 感觉

《白狐之前生债》

第27章 感觉

nuanliuxia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欧镇雨面色不愉的站在窗前不远处,从他的视线与我的视线交汇处我可以听见噼啪噼啪的响声传来。

他不说话,我也不能出声,静默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语言。

“小女人,怎么样?我唱的是不是非常好啊?!你看你的小丫鬟到现在还没回神呢!哈哈……哈哈……”严凌飞的高兴语调把我从静默中解救出来。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再转头冲窗外笑了一笑。

“喂,我说小女人,你怎么不向我笑,却冲窗外笑啊?难道窗外竟然会有比我严大少爷更有魅力的事情吗?”严凌飞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赶忙冲到窗前,看个究竟。

“欧,竟然是你?你怎么回来啦?回来了,又怎么不进来呢?”严凌飞噼里啪啦的连连抛出问题:“哦,天啊!欧,你的脸怎么啦?怎么那么臭啊?谁欺负你啦?不对,你堂堂的滁城名公子,贵公子,谁敢欺负你啊?”

严凌飞又是连珠炮似的连连向外放问题,也不管别人有没有时间和空隙来回答。而欧镇雨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的走进书房,默默的在椅子旁坐下,然后慢条斯理的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凌飞,今天你怎么有空过来这边玩啊?每年的这个时候你不是都会忙的脱不开身吗?”欧镇雨终于恢复了他以往一成不变的平静和清冷向严凌飞问道。

“欧,你这就不懂啦!每年是每年,今年是今年。你想想看啊,每年你府上有小女人这号人吗?你也不是今年才有的吗?所以今年我当然是不惜余力的排除万难,来这里向小女人讨教问题嘛!”他说完这话,竟然还转回头看向我,说道,“小女人,你说我说的对吗?”

而我依然保持静默,静默是我现在唯一的抉择。

“是吗?凌飞,说真的,我还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竟然也对丑女人感兴趣了!”欧镇雨竟然微笑的和严凌飞说起话来了。

“欧,你这麽说就是你的不对了。以前我虽然看不起丑女人,那是因为她们不禁丑,而且没知识,没才学。可是云芸不同,她虽然有一些无法忽视的大缺点比如说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啦,但是她有才,在接触了太多的无脑美女之后,我更喜欢和才女在一起。只有和才女在一起你才能感觉到心在飞扬,那种感觉是和以前不一样的。难道,欧,不是因为这样才录用小女人的吗?”

“真没想到,云芸和你接触这样短的时间,竟然让你感觉如此不同啊?”欧镇雨避而不答的说道。

“是啊,她给我的感觉确实不同。我和你说句真心话,不知你相不相信,我感觉我和云芸从上辈子就认识了。而且,我总感觉云芸总能在第一眼就吸引我的眼睛,可偏偏这样的感觉中却又参杂了一种歉疚的感觉。哎!我不知怎么说,总之,我对云芸的感觉很复杂,很陌生,就是啦!”

“我可不想了解,你对她的感觉!说说,你今天都在我这干什么啦?”欧镇雨忽然改变话题说道。

“欧,你刚才听见我和云芸合作的那首歌去了吗?刚才的那首歌叫做‘一生爱你千百回’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是云芸写给我拿去给青青在三个月后的‘滁城花魁赛’上用的曲目,怎样,是不是非常适合?”严凌飞也不按牌礼出张,依然故我的说。

而欧镇雨再听见严凌飞说道刚才的我和他合作的歌曲时,脸色变得有点低沉。“确实不错,很好听。不过你不会告诉我,你在我欧府这么久,就只是做了这么一件事吧?我可不相信哦!”

“欧,你想知道我今天向云芸学了什么,就尽管说啊!我又不可能不告诉你的,毕竟云云现在还是你的小跟班嘛!”严凌飞一副猜中心事的表情继续说道:“我啊,今天答应小女人一件事,就是让你无论如何也能学到小女人在受雇于你的这段期间他交给我的全部知识。怎样,小女人对你很不错,是吗?不过你也不用得意,我猜肯定是小女人的丈夫要求他这么做的,所以你不要有任何遐想哦!”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有人让他这么做的,所以我怎能会对她有任何遐想呢?”欧镇雨的视线转向我,然后吐出一句话,“我有如春在,我对她又能有怎样的遐想呢?凌飞!”

严凌飞猛然醒悟,然后哈哈笑起来:“天,我真是一个笨蛋,竟然会忘了如春还在呢?你对如春的疼爱可是全滁城的人都知道,都看得见的啊!”

我听严凌飞这么说道,所有的难受忽然漫上心来,我知道这是白狐前世的影响,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比以前更加难受,难道是清冷的眸,在经过几日的接触更加的融入心底了吗?

“既然知道如春在我心里的地位,以后就不要再说什么我会对她会有什么遐想了。要不然如春知道,肯定会让你好看的。”

“那是当然,你的如春,也只有你能降伏,我可不行,小生我啊,怕怕哦!”严凌飞一副放下心头石块的模样。

“凌飞,你不了解如春,就不要在我面前批评她。我对如春的感觉就好像是我们上辈子就认识,而且今生本就是相属彼此的一样。”欧镇雨在提到如春是语气放缓下来,温柔的向严凌飞解释道,当然还不忘维护一下她的形象。

“是,你们彼此相属,你们缘分天定,可是你既然知道如此,那你干嘛两年前娶司马芸芸呢!我还真搞不懂你。”严凌飞一副不敢苟同的样子。

欧镇雨的视线转向我:“如果当年司马芸芸不会为了我而讨老爷子欢心的话,如果不是在我和她坦白对如春的感情之后,她对外诈称活不了多久而临死前唯一的心愿就是成为我的新娘的话,我想现在是我的娘子的人就会是如春了吧!”

我一愣,虽然早前听小月的话(小月原话就是记得以前小姐说我们一定能摆脱那场官司,我们就真的摆脱了;还有小姐说一定可以嫁给姑爷,最后姑爷就真的娶了小姐……)知道我是耍了手段让欧镇雨娶了我的,可是我没有想到,她会使如此低俗可是有如此有效的手段,哈哈!果然前世今生还是一样的聪明啊!

“得了,欧,反正现在老爷子已经死了,你也过了守孝期了。我看你就把司马芸芸休了吧!整个滁城有谁像你这样的啊,娶个媳妇竟然是放在家里摆设用的。要不要她有什么关系,还不是活守寡,我看现在她肯定后悔嫁给你做妻子了。”

“后不后悔,我不知道,我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心她的想法。你说呢,云芸?”欧镇雨忽然冲我提出问题。

我一愣,毕竟这可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啊,虽然他并不是出于自愿的,可是我的心再听见他叫我的名字是还是不小心的向上跳了跳,哎!白狐,你呀真是中欧镇雨的毒太深了。

“我想也是,要不然严凌飞也不会不知道我就是你的妻子司马芸芸了!”我用笔写了张字条递给欧镇雨。

“欧,云芸写了什么?我看看——”严凌飞说完就向欧镇雨靠近,想看字条。

“没什么,只是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而已。连她都同意确实我没时间和精力去关心一个陌生的妻子呢!”欧镇雨眼明手快的收起字条对严凌飞说道。

“我不信,云芸怎么可能如此无聊嘛!会回答你的问题!你说是吧,小女人?”严凌飞向我求证道。

我冲他点点头,然后挑衅地看了欧镇雨一眼。

“凌飞,这几天关于三个月后的‘滁城花魁赛’你就多费心了,因为该才回来的时候总管告诉我明天如春要提前回来。我好久没有看见如春了,所以我想抽空和如春出去转转。”欧镇雨不甘示弱的对严凌飞说道。

“什么,她明天就回来啊?”严凌飞痛苦地说,“你爱陪她多久都可以,不用在乎我啦!”一边说,还一边摆手。

我一听见如春快回来了,才明白从明天开始我的战争才刚刚来开序幕,以前的一切,不过只是试试伸手罢了,算是赛前的热身……

……本章完结,下一章“ 归来(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