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白狐之前生债 [目录] > 第36章: 悸动消失

《白狐之前生债》

第36章 悸动消失

nuanliuxia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等一切归于平静,他解开了我的穴位。

我不知道我应该表现出怎样的表情才能够把惨招蹂躏的少女,不,少妇的心境表现出来。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欧镇雨收拾好衣服,然后从怀里阴冷地拿出一个本子扔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就想离开书房。

“你难道不应该向我解释什么吗?”我冷冷地从嗓子里冒出声音,“如果你不知道应该解释什么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的。比如说——”

只见他清冷的转身,然后说道:“我不要对你解释什么,因为这是你做的好事,不是吗?不要说这是如春的诡计,她是我带大的,她脾气虽不好,可是她绝对不是无法无天的人。只有像你这样的卑鄙女人才会做这样的事。你想利用如春的手,给我下药,然后我就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如春做的,是不是?你这次对我下药,我想你肯定是认为,结果不是我和如春行周公之礼,就是我和你行苟合之事。如果是和如春的话,你就会乘机破环如春的名节,如果是和你的话,说不准你就会和两年前一样我在你的肚子里留下了种。而不过是哪一种,对你都有害处不是吗?司马芸芸,你把我想的也太软弱了吧?我不可能做损害如春的事情的,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就像两年前一样,如果你有了孩子我能把它拿掉一样,这一次我会让你连这样的机会都不可能有。你给我好好的在这里呆着,我现在就去给抓药,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怀上孩子的机会的。”

他说完这些话,就把门关了起来,而且我清晰的听见了一声“咔嚓”的落锁声。窗外的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徐徐的钻了进来,落在身体上感觉到清冷一片,就像欧镇雨给我的感觉。

我动了动,发现身体像被撕裂般的痛苦不堪。我木然的躺在书房里的那张备用床上,一动不动,我不知道别人被自己的丈夫强*了会是什么感觉,我只知道除了身体上感觉到痛苦之外,我竟然并不在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最多当欧镇雨在我的身体里冲刺时,我恍惚看了他的眼睛一眼,然后发现自己竟然再也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心悸,那种强烈想住进他的眼里的欲望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一种错觉,还是我心里的想望变出来的幻觉。

也许,我的反应太冷漠了,让人觉得不太现实,可是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觉得在他身边我不会幸福的,而现在我至少拥有过一次,不管我得到的到底是痛苦还是羞辱,我现在对自己能不能灰飞烟灭的感觉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强烈了,甚至觉得灰飞烟灭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我把小月的出路安排好。我想这个就是我这一次遭遇的,最深的感触吧!

我就躺在床上,静静地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欧镇雨正站在床边,手里端着一碗还冒着烟的药水。因为感冒鼻子不灵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给我端来的到底是什么。

“起来!赶快把这碗药喝下去,不要让我说第二次,要不然我会直接灌到你的嘴巴里!”

“不需要,我这个病人非常合作的。”我不顾身体的疼痛,做了起来,然后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药碗,咕噜咕噜就朝脖子里吞。

忽然我的眉一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的原因,我竟然只品尝出了补药的味道。我想也许是因为感冒,才让我的味觉都出现问题了吧!不过欧镇雨下面的话就让我更加相信了是我的味觉出了问题。

“怎样这碗药?这可是让你以后不会出现孩子的烦恼的药啊?是不是非常好喝?”他冷笑的对我说。

“谢谢,我现在确实不想要你的孩子。特别是一个不会疼爱他的父亲的孩子,那对孩子来说是一种伤害。所以我很感激你给我送来了及时雨呢!”我反讽道。

欧镇雨听我这么说,脸色忽然比刚才更阴沉,只见他猛然站了起来,然后把刚才扔在我面前的那个本子塞道我的怀里:“以后不要再让我发现‘拂尘苑’里有任何一件你的东西。”

我这才注意这个本子,打开一看,只见扉页写着“心情语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司马芸芸的日记本?我抬头看向欧镇雨的清冷的眸子,是的,他的眸子现在真的吸引不了我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上午去“拂尘苑”的时候,他看我的复杂眼神,难道就是因为他刚看了这本日记的原因?所以他才说不要在“拂尘苑”看见任何属于我的东西?

……本章完结,下一章“ 种下隐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