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白狐之前生债 [目录] > 第5章: 初次交锋

《白狐之前生债》

第5章 初次交锋

nuanliuxia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刚离开了寇总管,小月就拉着我的袖子说:“小姐,您刚才好厉害哟!您真是变了好多,好多。真是感谢老天爷让小姐失忆。”说完还戏剧性的和了一下手掌。

我逗弄着她説到:“有何不同啊?我怎么不知道,嗯?”

“小姐,真的不一样了。以前您哪敢一次说这么多话,还且还理直气壮的说。您刚才看见了没?寇总管都被您唬得一楞一楞的,奴婢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哈哈哈,简直是笑死我了!我想大总管现在一定在想平时好欺负的小姐,怎么也会有威严的时候!哈哈哈……”

“好了,小月,你呀就别在那笑了。”我看着她笑得应该可以用一个词语代替了,那就是,花枝打颤,也不由得想笑,“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来时都没有好好看看,不如小月,你就带我看看吧。反正我失忆了,也不知道哪是哪了,好吗?”我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说道。

“可是,小姐,我们出来已经会让姑爷不高兴了,如果现在再出来乱逛,姑爷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打小姐啊!”小丫头担心的连眉都皱起来了,过了好一会儿像是忽然想起了我的失忆似的,瞅着我,用嘴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没关系,反正我也记不起来。我现在一点感觉也没有,不用把自己捂死了”我笑瞅着她,“反正已经出来了,出来就要受罚,多受少受,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我们还是彻底的逛一下欧府,再心甘情愿的受罚吧!”

于是,小月就带我逛起了欧府。这才知道欧府细分为五个庭院,在北边的就是欧镇雨住的主院“鹰院”。“鹰院”又细分为两个庭院一个是给当家的住,一个是给当家夫人住的“如庭”,这两个庭院内部相通。听说自从欧老爷子死后欧镇雨就让如春住在“如庭”里了。东边的“拂尘苑”听小月说是给从前的老爷住的,自从一年前老爷去世,那就再也没人去住了。西边就是“迎客庭”,顾名思义就是给来往的客人居住。南边则是供给下人住以及做粗活的庭院,叫做“南苑”。为什么说是有五个庭院呢?那就是因为在西南角还有我的那个庭院“静心园”,听说是一年前新建的,是为了让我从如庭出来后好“放置”。

现在是夏天,我逛的所有庭院(除了我呆的院子),每一个庭院里都有高大的树木,花园锦簇,木制的走廊绵延不绝,凉亭点缀其中,假山,池塘不止一个,布置得相当典雅。看着这些再想到我这个女主人的住处,就越逛心里就越有气。此时忽然听见了肚子叫声,一问小月才知道已差不多过去了三个时辰,怪不得啊。“小月,还要多久能逛完。”我闷闷不乐地说。

“小姐,您若想把五个院落都逛完,还得再要再要三个时辰吧!”

我一听,忙说:“那咱们还是回去吧。我好饿噢!”

小月听了我的话便急急忙忙带着我向“静心园”走去。

因早已过了午饭时间,当我路过“南苑”时,本想要小月进去要一点吃的,迎面却碰见小翠。老远就听见她,扭扭捏捏地说:“哎哟,这不是少奶奶嘛!敢情有胆走出庭院,莫非不怕少爷处罚?你的午饭我可给您早早就送去了,您还是快点回去吃吧。免得少爷看见您在外头走动,处罚了您!!!”

因小时候无父无母,冷言冷语听得太多,我也不想理会了。要理会我也要找欧镇雨去,所以当小月想说话时,我向她摇了摇头。从小翠身旁走过时,我看也不看她一眼的就过去了。只听后面传来,“拽什么拽,说得好听叫‘少奶奶’,其实连我们这些‘下人’都不如……”

终于来到我的“静心园”,看着院落一览无余,什么也没有,我更加明白了,那个叫做欧镇雨的家伙,是完完全全不把我这个司马芸芸放在眼里啊。看来如果我说我要帮他,他也许也根本不屑一顾吧,毕竟家大业大,我又能帮他什么呢?我和小月穿过庭院,向厅里走去。

刚进院子便发现门被打开了,远远的似乎有人坐在桌旁,虽然距离有点远可我还是感觉到他有一双清冷地眼睛。

我看像小月:“他是?”

小月小声地对我说:“小姐,那就是姑爷。”

“知道了。不过你不要把我失忆的事告诉任何一个人,听到了吗?”我一边向厅里走,一边小声的吩咐道。

站在门口,我终于看清了,我的丈夫长啥样了,因为他正怒气冲冲地瞪着我看呢?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衣服,古铜色的健康的肤色,微薄的嘴唇,英挺的鼻梁,那双眼睛虽然正在向我发出清冷地眼光,可是依然无损他的锐利。关于他的这张脸,我想若用现代的说法,那就是,“帅,酷,性感,充满男性魅力”。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第一眼看清他的相貌是,我更加确定了我的前身是白狐。因为我对他有种说不出熟悉感,虽然眼神清冷,可让我心悸不已,而且心里开心不已,只为有一种他的眼里只有我的感觉。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忽然小月拉了一下我:“小姐,姑爷在问您话呢?”

我一愣,天,我看他竟然会看到失神。“夫君,你刚才说什么?奴家刚才没有听清,您再说一遍吧。”

对面的欧镇雨像看见鬼似的,直瞅着我,过了好一会,几乎让我以为他不会再开口,他才慢慢地说:“司马芸芸,你真是了不起啊,以前我真是看错你了。我让你不许走出这个院子半步,你竟然敢走出这个院子,还让我在这里等了你足足有一个时辰。啊,你行啊?!!!”

“我司马芸芸也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行动。还有就是既然你并不在乎我这个夫人,我也就没必要处处委曲求全,从今往后我想到哪就到哪,你不用管。”为了让以后我的改变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我只有把握现在了,“当你昨天晚上从这走掉之后,我就决定从此以后按照我自己的心愿生活,我要改变,改变过去所有的一切。”

刚说完这句话,我的肚子又叫了。这才发现桌子上放着的午饭,两个馒头,一碟咸菜,还有一盘青菜,外加青菜汤一碗。我忽然笑了一下,“夫君,您应该已经吃过午饭了吧,我就不留你吃午饭了。小月,我们吃饭。”

我拉着小月走到饭桌前,屋里唯一的两条板凳,有一条上面正坐在欧镇雨。我坐到他的面前:“夫君,我要吃饭了,所以您请起来,我要板凳坐。”

也许欧镇雨被我不同于以往的态度给愣住了吧,竟然真的站了起来。我这才发现,他好高,差不多有一米八吧。我拿起凳子,走到饭桌前,拉着小月坐下。一开始小月不敢坐,但看我似乎要生她的气了,这才坐下。我拿起馒头,送了一个给她,一个给我,就吃了起来。

很快就吃完饭了,转回头还发现欧镇雨正死死地盯着我看。

“你很厉害啊,敢无视我的存在,还拿走我的凳子。司马芸芸,一开始听寇总管说你变了,我还不相信,你变得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欧镇雨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并不介意,你再生气一点,我说过从今以后我只做我自己。”我闲闲地看着他的样子,我可以在他的眼睛里看见波涛汹涌,不过我并不在乎。

“你很厉害,真的厉害啊。竟然可以隐藏本性这么久,我真是小看你了。不管你变没变,我以前说的话,你都给我遵守,否则,你不要认为我答应我爹不会休了你,就真的不会休了你。就算不会休了你,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后悔在我生命出现过。”他阴狠地说到。

“我想我现在的生活,已经使我后悔在你生命里出现过了。”我真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想起以后我还要获得他的爱,依目前的情形,看来只能说是妄想了。不过也有点高兴因为我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他不能休了我”。

“司马芸芸,我不想和你扯。说!你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你要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会让你以后比现在更难。你相不相信?”他忽然来到我的面前,用手拉起我的下巴,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字地缓慢地吐出。

说真的当我如此近距离看到他的眼睛里波涛汹涌时,我有点胆怯,不,是非常胆怯,鼻子已经起不到呼吸的功能了。不过我不敢转移目光,因为我怕他看见我的胆怯。“夫君,请你放开我,我才能说出流畅的理由啊。”我也学着他缓慢地说着。

终于,他放开了我,也退后了一步。我这才敢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不过是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才说到:“你想让我参加三个月后的婚礼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你想反悔,不要忘了你昨天晚上已经默许了。”

听他说这话,我知道了昨天的谈判结果。“那又如何,难道你不知道‘善变’是女人的特权吗?”

“你就算不参加,也无所谓。即使没有你,婚礼也可以照样进行。”

“是可以,可是如春的那杯茶我喝不了,就无法表明他和我是姐妹。你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她和我是同等地位’,那你亲爱的表妹就只能屈小了。除非我和你得那场婚礼从来发生过,怎样,我说得对吗?”我停了一下,看见他苦恼的样子,知道我猜对了。“当然你可以举行婚礼,只要你对得起你那心爱的表妹,我没话说。”

他听了我的话,说到:“条件最好不要太过分,否则婚礼过后就有你好受的。”

于是我向他提出了我的条件。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诡异的条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