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白狐之前生债 [目录] > 第7章: 训 人

《白狐之前生债》

第7章 训 人

nuanliuxia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递了一半的馒头给他后,就不再说话,拿着筷子就着菜吃了起来。其实我不说,相信也不会有人相信一个冷的馒头会有多好吃,可是因为我早午餐都没吃多少,晚餐又等到现在才吃,现在在我的面前的只要是能吃的我想我都会吃得很香吧。

可是因为半边馒头肯定不大,我自然很快就吃完了。可是说真的,我并没有吃饱。

抬起头发现,发现他的馒头还在手里没动呢。我想也许是我刚才的吃相让他感到吃惊吧。也就没在意,只是说:“夫君,不吃吗?还是你吃不惯?”

他没有理我说的话,只是吃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就这样半边馒头被他转眼间三下五除二的消灭掉了。他吃完后,站起来就要出去,我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出了厅。

“我已经陪你吃完晚饭了,你还想怎么样?还想跟着我?难道我以前说得还不够清楚嘛,那好我再说一遍,‘我讨厌你,非常讨厌你’。不要再跟着我。”他忽然停了下来,怒气冲冲地对我说。

“我从来没有打算跟在夫君后面,我只是基于主人与客人之间的关系……”我马上回嘴到。

“主人与客人的关系?怎么你是主人,我是客人?”

“夫君,现在是在我‘静心园’,你当然就是客人。难道夫君想与我一起做这里的主人吗?嗯,‘男主人’,‘女主人’,啊,这个主意听起来似乎真的挺不错的,夫君你说呢?”我故意曲解他的意思,调皮的说到。

“一个女人家,竟然连这种话都能说出口,真是败坏门风,家门不幸,无耻。”

“夫君,我的牙可是一颗都不缺,怎么可能会‘无齿’呢。夫君的眼力有待加强噢!”我故意站在他面前,张开我的嘴巴,让他看见我的牙齿。

他瞪了我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越过我继续向庭院的出口走去,我还是紧紧跟在他的后面。

到了门口,我忽然出声叫住了他,“夫君,停一下,我有事商谈。”

他转过头来,阴沉地盯着我,我无所谓的耸耸肩。“我希望明天早上夫君能够准时来到这里陪我吃早餐,因为明天我要出去玩,到时候我若没有在吃饭的时候看见夫君,我就会先吃,而我如果先吃了,那就不算是和夫君一起吃早晚膳,那么夫君似乎是违约了。夫君可是听清楚了,或是想明白?”

“怎么,我何时来吃早餐,你还要规定?我如果违约了,我就不信,三月后的婚礼你敢缺席。”

“夫君,我已经说过了,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司马芸芸了,从今往后我只做我自己。所以夫君最好不要怀疑我,我甚至可以在婚宴的当天当着众多亲友的面投梁自尽,夫君最好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

他听了我的话,只是用陌生而又清冷的眼光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头一不回地走了,而我在后面喊道:“夫君,慢走,晚上做个好梦!!”

我在门口站了好一会,直到他的人已经完完全全与夜色融为一体,我还是没有离开。

以欧镇雨现在对我的态度,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得到他的青睐,才能让他爱上我。虽然在红尘中就意味着苦难,可我依然愿意在红尘中翻滚,不要自己的魂魄灰飞烟灭。

其实我对欧镇雨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他的眼睛不论是波涛汹涌,还是清冷一片,都让我着迷,对他的眼睛我有一种我说不清道不明心情,我想这便是白狐

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迹吧。若是看着他的眼睛,我有一种透不过气的心悸感觉;可是一旦我不看他的眼睛,我就什么也感觉不到,在我面前他也只不过是路人甲一个。

为了不灰飞烟灭,他必须爱上我。可我呢,我是不是也应该也努力学会爱上他呢?可是他三个月后就要再娶妻了,我是一个从现代来的现代人,我能够忍受丈夫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实吗?我真的可以在看见丈夫对另一个女人展露从未对我展现的温柔时装作若无其事吗?

我就站在门口,望着天上的月亮,想了一夜。最后结论就是,“我要让他在未来的三个月里爱上我,为我放弃如春。如果不能我将离开他,让他把我休了,我会用我的余生好好在事业上帮他,让他对我心存爱念却永远错失结缘,这就是一个女人能想到的最狠的报复吧”。等我想通的时候,才发现东方已见白。

回屋,小睡一下。再起床坐在镜子前,小月帮我梳妆时,看了一下镜子里的女人。其实在现代就算我粉黛不施,在容貌上至少也算是清秀小佳人吧,至少从中学以来就不断有人追求过我。可是在这里,才发现,由于环境、饮食方面的原因,使自己的面貌和皮肤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看了一眼,绝对不想在看第二眼。都说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很肤浅。我想也许我首先要做的就是保养我的皮肤吧。

等一切收拾妥当后,也到了吃饭的时候,而这次欧镇雨也非常准时地来了。可惜现在不准时的却是小翠了,她在推迟了一个时辰后,才送来了饭菜。而在这期间,我不断的找机会与他说话,可惜他始终不说一句话。

小翠从进入庭院,也许是因为没想到欧镇雨也会在这里吧。她还是像昨天那样,从进入庭院就开始不住地抱怨。“什么东西嘛?长得那么丑,还霸着少奶奶的位置不放。却没有一点点少奶奶的威严,连我们下人都不如。最可恨的是,我竟然还被派来给你送饭,天,我怎么这么命苦。”她叨叨絮絮地从进入庭院开始直到说到厅的门口。她忽然发现在厅里坐了一个男人,欧镇雨是背对着门坐的。她忽然笑了起来,刻薄地说:“终于被我歹到机会了,你既然敢背着少爷偷汉子,你就等着少爷休了你吧,少爷只能是如春小姐一个人的。这位大爷,您也太不挑了吧,连这样的丑女人也要。”说完也不走进厅内只是把饭菜朝门口一丢,“你等着,我这就去告诉少爷你偷汉子”然后掉头就向来时的路走。

这个时候,欧镇雨终于站了起来,转回头低沉地说道:“你去哪啊?”

小翠听见声音不对,回过头来,看见是欧镇雨,登时吓得跪坐在地上。而我也不想管,因为我需要欧镇雨给我立威严,所以我只是默默地站在旁边,冷眼看着他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欧镇雨因为不喜欢我,而陪我在这里多好了一个时辰,再加上听我不住的唠叨,此时自然是一肚子恼火。更何况不管怎么说我在名义上毕竟还是他的妻子。在他的背后,他可以让任何人欺负我,但是若有人当他的面欺负我,这和直接侮辱他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而我很开心,因为我要的就是这样,因为我说过今天早上要请小月吃大餐的,我也算准了小翠会推迟来送饭的事,所以昨天晚上才让他务必准时到,是的我是故意的。

他直直地走到小翠面前,说:“是谁给了你,那么大地胆子啊?怎么,不知道她是谁啊?”他瞥了一眼被丢在地上的饭菜,一看更是气上加气,“怎么,欧家破产了吗?已经要到乞丐地步了吗?”他看见小翠在地上摇头,“那么,少奶奶的早餐怎么变成这样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这些奴婢吃的饭菜应该比这还要好吧。啊?”他朝地上的小翠喊道,接着就蹲下来轻声地一字一字地说,“我看你可以回家了。”

这一下,小翠真是吓个半死,她不住地向地上磕头,最后头已经磕出了血。“对不起,少爷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请少爷千万不要把奴婢赶走啊,奴婢从今往后再也不敢了,真的。少爷若赶奴婢走的话,我爹一定会把我卖到青楼去的。少爷……呜呜……”小翠拉着欧镇雨的腿苦苦地哀求。

可是欧镇雨面无表情,“你最好放开我,听到没有。”小翠似乎沉浸在这突来的灾难里,又怎么可能听的见呢!只见欧镇雨忽然抬起脚,狠狠地耍开她,然后一脚把她踢了好远好远。只见小翠头上的血流得更多了,已经快要昏过去了。

我一惊,我是打算教训一下小翠,可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看欧镇雨又要过去了,慌忙张开双臂,当在他的面前,毫不畏惧地用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他似乎没想到我会拦住他,愣了一下,生气地说到:“滚开!”

“好啊,不过在那之前请先动手杀了我。”我顿了一下,“请你收手。这里是我的庭院,一切事物得由我这个主人来管。”我加重了“我的”和“主人”二个词语。说完看也没看他一眼,掉转头,一边向小翠走去,一吩咐小月去打水。

我蹲在小翠面前,小翠惨白着脸:“怎么少奶奶,也想继续打我啊?”我想小翠该是认为我会报过去的仇恨吧。

而我什么也没解释,只是撕下我的裙角,找到出血点,按住它,帮她止血。小翠冷冷地看着我说,“不要你假好人。”说完就想起来。我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把她按在地上,不让她起来。

这时小月端着水走到我的身边,“小姐,水来了。”

我朝小月笑了笑,我知道她应该快要吓坏了,说到:“去屋里去乖乖地呆着,不要出来,听话。”

我把布沾湿,轻轻地帮小翠洗干净了脸,然后又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轻轻地帮她抱扎好。然后对着被欧镇雨踢的地方揉了起来。在整个过程中,我,小翠还有欧镇雨没一个人说话。

最后,我站了起来,顺便帮小翠扶了起来,我对她说:“你并不喜欢给我送饭,那么从明天开始你可以不用来了。”

小翠一听我这么说,就要双腿就要软了下来,我知道她是认为我要把她赶出府。

我连忙拉住她,说:“不是不要你,也不是赶你。你并不想服侍我,而我有小月就够了。你以后还在欧家工作,只是不会服侍我而已。”说完我朝屋里喊了一声,“小月,扶小翠回去。”

说完,我就让欧镇雨进了屋。

“司马芸芸,我刚才的表现你还满意?”他一跟我进屋,就讥讽我道。

“夫君的做法不论对错,都永远是对的。”我语气平静地说道。

“你昨天晚上让我准时来,不就是让我帮你出一口气吗?只是我不明白,你最后怎么会阻止了?莫非是让我扮黑脸,你好乘机做个老好人?司马芸芸,你的心机真不是普通的深啊!”他一边用清冷的眼神看我,一边不耻的说。

“我承认我是想出一口气,但是阻止你只是因为你的行为对一个小姑娘来说太过分了。”我也平静地回答。

不管你出什么招数,我司马芸芸都会接招,有本事你就尽管来吧——欧镇雨。

……本章完结,下一章“ 靠 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