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03章:身陷樊笼知真意(三)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03章身陷樊笼知真意(三)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分不清是昼是夜,只能透过那孔方窗泻进来的微光揣测着光景。凉意顺着墙壁沁到了她的体内,只觉浑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混混沌沌地所在草铺上,明明是渴睡的,但却被冻得无法安眠。就是要在这里过日月无光的日子,然后慢慢等死了吧。她无神地睁着眼睛盯着那清冷如水的月光。

忽闻铁栏外狱吏的声音,听似恭敬实则带着恐吓:“大人还是别为难小人了,进了这里哪还有什么身份尊卑呢!”说着,语气就凶狠了起来,“小五!开门!好迎大人进去啊!”

正纳闷究竟是哪位大人惨遭不幸,却见自己的那道铁门被打了开来,一个身着青衫的身影被推了进来,踉跄了几步才站定,缓缓地抬起了头来。

不渝只觉得所有的月辉都映到了他的脸上,泛着一种清幽的光,疏朗的眉眼被晕染得惊为天人,整个天地仿佛只他一人,那般遗世而独立的美好。纵是发髻微乱,青丝扰面,但他的表情却丝毫不在意一般,只是定定地盯着她,浅浅地笑着。

胸口翻涌的潮,不知什么滋味,只知汹涌得无法阻拦。不渝慌了手脚,连连从床铺上翻身下来,鞋袜也来不及套,就已赤足奔到了他的面前。压抑着内心的狂躁不安,开口迟疑又迟疑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司徒景修淡笑不语,低头从衣襟中掏出一个东西,在她的面前慢慢地摊开掌心。那正是跌碎了一角的印章!她的名字依旧完好地印在上面。当时没敢去捡,真以为从此就再也寻不回了的。不渝抬眼望着他,动了动唇,还没出声就听他轻语道:“印章是我刻的。”

乍没能缓过神的不渝看着他带着笑意的眼,幡然悟起他正在回她先前的话,急着连连摇头道:“不是,我是问你为什么在这儿?这儿是地牢!”

司徒景修的嘴角一勾:“那胭脂蜜是我送的。”

“不是,我是说,”不渝的身形一怔,霍然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浑不在意的人,“你说什么?你在胡说些什么啊!你是笨蛋还是傻瓜?你,你怎么就自己送死呢!你……”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司徒景修堵住了她的话,低下眼睑深深地看着面前憋着闷气的人儿,眼光如同周身的月华清辉。

不渝的话立即顿住,被她生生地吞回了腹中,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怔了半晌,她又开口嚷了起来,还开始对他拳打脚踢起来:“不要!我不要!你应该在外面查到凶手,然后救我出去的!我不要你在这里!我不要……”

“可是我要。”他一把按住了她不安分的双手,微微一用力,已将她扯入了怀中。低沉的声音如沙石碾过,让她的心又酸又麻。只闻他在自己的耳畔柔声道:“我要和你一起受苦,绝不放你一人!以前你遇险,我看着。你中毒,我也看着。如今我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了!”

如同有什么小爪子在轻轻地挠着,她只觉得嗓子里又痒又疼,垂在身侧的手终是缓缓缓缓地抬了起来,轻轻地圈住了他的背。他的身子一僵,反手更是紧紧地拥住了她,似要将她嵌入自己的体内一般。良久才在她的耳边种种地叹出了一口气,仿佛是终于卸下了什么重压。

“那,谁来救我们?”她怯怯地小声问着,身子依旧不敢动弹半分,他温暖的体温正圈在她的周围,让她有些眩晕。

“不管谁来救!也不管有没有人救!若没有,”他抵着她的肩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们就一起死!”

她从未想过自己在牢狱中的第一晚,会睡得那么安稳。他的脸一直都在她眼前可以触得到的地方,就连闭上眼也在自己的脑海里。她安心,从未有过的安心,就算是知道明天就要去死了,她也是这般的安心。

司徒景修将稻草垒得更厚实了一些,还解了自己身上的外衫替她小心翼翼地盖上。她紧紧地闭着双眼,鼻翼因为呼吸还微微地动着,嘴角依旧挂着睡前的那丝笑。他坐在她的脚边看着她的睡颜,不禁也悄悄勾起了嘴角。终于可以离她那么近那么近了,不知是什么时候就有要守在她身边的想法,不愿意看到她受到伤害,不愿意看到她委屈却依旧倔强的模样。可自己却一直是那么怯懦,怯懦到不敢上前安慰一字一句,怯懦到不敢上前去确认她的心思,甚至怯懦到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一直以为她的爱是在陛下身上的,是在娩妃身上的,甚至是在云绣颂儿身上的,他是轮不到一丝一毫的。眼前的这一切都仿佛是一场痴梦,即使是那么近地看着她,也依旧觉得不真实。

忽然听到她嘟起了嘴角,抱着他的衣衫翻了个身。他一惊,转瞬就轻轻地笑了出来。那不分昼夜的时光在身畔静静淌过,却依旧仿佛地老天荒。

……本章完结,下一章“身陷樊笼知真意(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