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06章:抽丝剥茧寻真相(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06章抽丝剥茧寻真相(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用了尤鸣莨遣人送来的药后,不渝就拿着那支琉璃宝钗细细地看,手指轻轻地捻着转,绚丽的光芒折射出五彩的颜色来。她轻轻一笑:“幸好找了回来,不然绣儿可得恨死我了。”

“这真的是绣儿的那支?”司徒景修轻轻地靠了过来,也盯着那宝钗看。

“不是她的还是谁的?”不渝不解地侧头看他,却见他的表情凝重的让她觉得害怕,“怎,怎么了?”

司徒景修移开眼神看着那孔方窗道:“你扔的那支,是我捡了去的,所以这支不可能是绣儿的。”

“你,你捡了去?”不渝一脸愕然,低下头又盯着那支宝钗,心里泛着虚,“那,拿这个是谁的?”

司徒景修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来:“这琉璃宝钗,当日敬王只打造了两支,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三支的。”

“你是说,这,这支是贵妃娘娘的?那日你说的贵人就是敬王?原来不是陛下啊,”不渝仿佛有些了然,可旋即就敛了神色,“可尤太医怎么会又贵妃娘娘的东西!他们……”

司徒景修没有接她的话,只是细细凝神思索了良久,才缓缓地开口:“记得陛下寿宴的那晚吗?那个戴了面具的白衣人?”

“啊!我记得,我差点被他掐死的!怎,怎么?他是谁?”不渝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宝钗,背上开始冒着冷汗。

“尤鸣莨!”司徒景修沉声说道,每个字都沉地仿佛铁珠坠地,砸出闷闷的回音,“他们的身形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那晚他究竟要做什么?我想尤鸣莨的武功定是不错的,没想到却深藏不露!”

不渝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急着挥舞着双手:“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他是会武功的!那次所有太医都没办法解我中的毒时,是他用内力帮我把毒逼出来的!每次他运功替我治疗的时候都会锁上门,只留姐姐一人在场。当时我还纳闷了一会,但就没放在心上!”

司徒景修缓缓地转过头盯着她澄澈的眼,凝了双眸一字一字地问:“你说留了娩妃在场?”

是啊!为什么留了姐姐在场?这不就意味着姐姐是知道他的事情的吗?她,她怎么会和他有关系的?不渝的面色突然变得煞白煞白,张了张口便不敢说话了。

“一年前娩妃私自出宫的时候,我想见的人就该是尤鸣莨了。”司徒景修抿唇凝思了会儿,“当时就知道她出宫绝对不简单。她的身世,就肯定了她绝对不可能全心全意地依附了云苍。所以她如果抱了复仇的心那一切都可以解释。可为何每月的初九都要闭门烧香念佛?那也不过是她为了出宫的幌子而已!本就猜到她定是有同谋的,所以想能够顺藤摸瓜抓获外面的那些人,没想到原来那个人就是尤鸣莨!”

“你,你都知道?”不渝只觉得浑身冒着寒意,原来身边的人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不是因为顾及着她的原因,是因为想要拿她们做诱饵!她颤着身子向一边挪了几步,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了。

司徒景修并没有留意到她的异常,只是继续说着他的推算:“那尤鸣莨和景阳王会有什么关系吗?景阳王说是中了坦蕃的巫术,也只有尤鸣莨可以压制。陛下正怀疑景阳王会有谋反之心,所以才将他留在苍都好牵制他,那么这样一来,尤鸣莨是不是也是王爷的人?娩妃会和王爷有关系?”

“不,不会的!”不渝急忙开口辩解道,整个脸都是惊惧之色,“姐姐才不可能认识王爷的!以前在西掖的时候没可能认识,后来来到云苍就更不可能了,那个王爷一直都在坦蕃,他们怎么可能有关系!你不要冤枉姐姐!”

听到她急切的样子,嗓子也开始微微地沙哑起来,司徒景修只得不再谈那些事,只是将她拉近自己的身边,圈住她不住抖动的双肩:“我不是冤枉她,我只是在猜测,我想娩妃也不会有谋反之心的。她这么久没有行动,不正因为她不舍吗?她对陛下的心是真的,你也知道不是吗?”

不渝将脑袋蹭道他的怀中,拼命点头道:“嗯嗯,所以她不会害陛下的,绝对的!而且,她也不会害颂儿的!虽然不知道金如月是不是真正的凶手,但姐姐绝对不会是的。”

“我信你,也信她。”司徒景修轻抚着她的头,指尖轻柔地绕着她的发,“别再说话了,你得赶快好起来,我们才能查处真相。”

“嗯,”不渝闷声应道,突然又仰起头来看着他,“你把这些都告诉我了?不,不怕我会告诉别人?”

司徒景修扬起嘴角无奈地笑了笑,伸手将她的脑袋摁回了怀中:“都说了信你,你怎么不信我呢!现在才二更天,快点睡。”

“我信你的。”她喃喃了几句,便沉入了他衣衫中的沉香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抽丝剥茧寻真相(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