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07章:抽丝剥茧寻真相(三)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07章抽丝剥茧寻真相(三)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外面的世界仿佛突然就陌生了起来。阳光是惨白惨白的颜色,淡薄地似没有丝毫温度。刚刚从地牢中走出的两人,因为习惯了长久的黑暗,一时无法承受这刺眼的光芒。下意识地伸手挡住眼,酸胀的双眸已经沁出了泪。

提着软绵无力的双腿,刚跨出一步就差点栽倒在地,幸好身边的人及时地扶住。不渝讪讪地笑了笑,捶了捶发麻的腿轻骂道:“现在就不管用了!连路都走不了!”

司徒景修轻笑出声,长臂一伸已将她拉到了身后,自己也已蹲了下来:“上。”

“不,不用了吧。”不渝张皇失措地四处看着,眼下可不是在地牢中啊。可一旁领路的侍卫已不耐烦地催促道:“还请不渝姑娘快些吧,陛下还等着呢。”

听到连连的催促,她也不好意思起来,涨红了脸蹭上了司徒景修的背。小心翼翼地环住他的颈子,脸侧向一边贴在他的背上,耳朵里只咚咚响着阵阵的心跳声,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他的。

秋意渐浓,风扫落叶的沙沙声伴随着他们交融在一起的呼吸和心跳,不渝眯上了双眼,只觉周身不再是黑暗血腥的皇宫了,是天之涯,是海之角,是任何一个可以抛却一切烦恼心事的地方。她趴在他坚实的背上冁然而笑,眼底眉梢都透着情不自禁的喜意。

仿佛只是顷刻间,秋风劲扫,满目萧瑟。脚边的落叶滚滚地翻腾着,一波一波地翻涌向前去。耳边只听那领路的侍卫突然叩拜在地:“小的给贵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司徒景修也已经立定,却只是站着原地恭敬地道了一声:“司徒景修给娘娘请安。”

“站着请安?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呢?”杨心湄揉着罗帕掩住了口鼻,扭头咳了几声,“才做几天的囚犯,就忘记最基本的礼仪了不成?”

不渝缓过神来,急急地拍着他的背想要下来,可司徒景修却镇定自若地对杨心湄道:“还忘娘娘恕罪,臣要带不渝姑娘去见陛下,可如今不渝姑娘双脚无力走路,所以冒犯了娘娘,还望娘娘大人有大量。”

“是吗?”杨心湄走上前转到了司徒景修的背后,笑盈盈地看着不渝,“不渝姑娘好福气啊!连娘娘我都要靠两条腿走路,你倒是好大的架子啊!”

不渝张口结舌,只得偷偷地掐司徒景修的背,脸上忙堆着笑:“娘娘恕罪,不渝哪来的福气啊,不渝能走,能走的。”说着就开始挣扎起来,手中的力道也大了些。这个司徒景修到底在做什么呢!

“怎么没福气?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杨心湄甩了甩衣袖。

好不容易让司徒景修松了手,她慌忙跳了下来,脚腕却一崴,身子就倾斜了过去,差一点就摔到了杨心湄身上。司徒景修连忙拽回她,稳住她的身形才慢慢地松开了手。

杨心湄花容失色,抚着胸口连声道:“罢了罢了罢了,既然都要去见陛下,那就一起吧。”

慢慢地跟在后面挪着步子,走了半会儿路,腿也慢慢地有了知觉。她一摸鼻子,扭头对搀着她的司徒景修喜滋滋地说道:“好了,能走了。”

看着她喜笑颜开的脸,司徒景修松开了手,可心里却一直没有松开。她仿佛一直都是这样,哭过转瞬就笑了,仿佛没心没肺的样子。可到底掩藏了多少悲伤在心里?不予人说的心事有多少?她从来都不说,他也只能猜。云绣的死,颂儿的死,还有岚后的死,到底在她心里留下了多大的阴影,恐怕她自己也不明不了吧。

看着她连蹦带跳地跟上前去,他也只能摇了摇头,加快了速度赶了上去。

一路上,杨心湄的神色都异常的严肃,丝毫没有方才的傲慢之色。不渝紧跟其后,拉住了一旁的一个小丫鬟,低低地问道:“是不是真的是金美人害死了殿下啊?”

那小丫鬟连连摆手说不知道,但最终耐不住她的死缠烂打,才将金如月被禁足在静心殿中的事说了出来。她伸着食指掩在唇上,小心翼翼地嘀咕着:“金美人不承认是她做的,陛下也没法子,而且,还有咱们娘娘护着在,所以一时也不能拿她怎么办。”说完,就抬眼瞧了瞧前方的杨心湄,见没什么大碍,又絮絮道,“其实那金如月也一直嫉妒咱们娘娘来着,可咱们娘娘却宅心仁厚,一直待她如亲姐妹。这次她害大殿下,不知哪日就来害咱们的二殿下了。”她努了努嘴,摆手道,“今儿我可说对了,若娘娘知道了,还不打烂我的嘴。”说完,就朝一旁跨了一步,离不渝远了一些。

禁足?不让出门了?是不是等于打入冷宫了?不渝慢慢地挪回到司徒景修身边,低低地问:“金如月被禁足了,到底是不是她啊?”

司徒景修两手一摊:“谁知道?”说完,竟然就大摇大摆地朝前走去了,丢下傻愣在原地的人。

“你不知道还有谁知道?”看着他的背影,不渝喃喃说道。他,好像完全就变了一个人啊,原来冷冰冰的那个人去哪了?不渝摸了摸脑袋,急着追了上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抽丝剥茧寻真相(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