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08章:抽丝剥茧寻真相(四)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08章抽丝剥茧寻真相(四)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刚到文政殿的门口,就已经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肃静沉寂。苍珩坐在书案旁,手撑着额头,看不清表情,但周身凝固的空气却清楚地说明了他如今隐忍不发的怒气。

司徒景修领了不渝上前跪拜在地,杨心湄也早先一步福了身子,秋水一般的双眸担忧地望着阶上的苍珩:“陛下……”

“你来做什么?”闻声的苍珩缓缓地抬起头来,眼里满是倦怠之色,怕也是好几宿未好好休息了。

“岚后娘娘交代过,如今这六宫暂由臣妾掌管,所以想来听听陛下意见。”她直起身来企图走到他身边,但却被他的手臂一拦,只得悻悻地退了回去。

苍珩揉了揉眉心,烦躁不安地说:“那依爱妃所见,该怎么处置金如月?”

“陛下当真就认为是金妹妹吗?”她扬起眉笑了。

跪在地上的不渝立即就紧张了起来,她只要一听到杨心湄这样的笑就会觉得毛骨悚然,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苍珩似乎并不觉得惊讶,只是微抬眼睑反问:“怎么说?”

杨心湄缓缓绕至不渝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双肩道:“秦不渝可以是被陷害的,金如月当然也可以!难道陛下是要偏着这个丫头,而不顾金妹妹的情分吗?”

苍珩瞥了一眼不渝,淡淡道:“是她命好,有那么多人替她不平,所以才侥幸逃过一劫。若是再迟些,她早就人头落地了!朕容忍她很久了,若是再逮着什么错,定不轻饶!”

身子一抖,她只得低低地将头垂了下去,他如今对她真的是再也不顾什么情面了。司徒景修悄悄地握住了她冰凉的双手,宽大的衣袖刚好挡住了别人的视线,所以不渝也并没有急着抽回来。

杨心湄听到这一番话,更是笑逐颜开:“既然这样,臣妾想陛下定是不会徇私的。侍卫们只不过是在金妹妹的住处找到过那毒药,那兰欣也只说是她从院子里捡到的,这样并不能说明什么啊?或许是有人故意陷害,所以丢在了那里?”

“继续。”苍珩不看她,脸紧紧地绷着。

“听说,娩妃娘娘曾去过静心殿。”提到这里她便不再说话了,只是仔细地打量着苍珩的神色。

果然,不除了汐娩她是不肯满意的!苍珩凝住了眉,只觉得心烦气躁。汐娩去过静心殿他知道,他甚至也知道她还亲自去过了庭院里!当日金如月亲自去寻了他,只说了娩妃对那七星海棠很是喜欢,丝毫就未曾放在心上。可是如今,这却是落在他人手中的把柄了,关键是,这个把柄他自己也知道!当真是汐娩吗?他痛苦地拧着眉不愿再去深思。

“陛下,还望陛下明察!”杨心湄早就明白他的于心不忍,于是跟进一步催促着。

“朕心里明白!用不着你来提醒!你就是存心想要除去汐娩,除去你自己的眼中钉!”苍珩终于按捺不住心里升腾的火气,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

杨心湄咬住了唇,盈盈的双眼里早已泪凝于睫,她缓缓地跪在了地上:“臣妾多嘴了,只是臣妾都是为了陛下,还望陛下明鉴啊!”

抚着额头跌回了宝座中,苍珩摆了摆手,叹道:“朕明白了,你下去吧,这事就交给你处理了,若真是汐娩,”他迟疑了一会,才极其艰难地接口,“该如何就如何吧!”

“陛下!”不渝惊慌地开口,待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时,已经是收势不及。她跪行几步伏在了地上,口中急急道:“娘娘不会那么做的,娘娘她一向宅心仁厚,何况对于殿下,她也很是喜欢的,她不可能去害别人的!”

“宅心仁厚?”苍珩冷笑了一声,长久以来堆积的怨愤不满都瞬间爆发了出来,“她抱着什么心思当朕真的不知?朕宠她纵她任由她为所欲为,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有一天未了朕放弃她的不轨企图!本来,朕以为她真的是放下了,可……”他无奈地笑了笑,愁容攀爬上了面颊,“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朕失望了。”

“没有!她没有!”不渝的眼泪迸了出来,她再顾不得自己的身家性命,只是一味地替汐娩辩白,“姐姐,姐姐若是存有异心,怎么可能会留到现在!都快两年了!她留在云苍留了两年!若不是因为在乎陛下您,她会容自己隐忍到现在吗?姐姐的矛盾,姐姐的痛苦,陛下您根本就不知道!”

“放肆!哪容得你这么和陛下说话!”杨心湄急忙上前拦住了她,面上带着愠色。

苍珩没再开口,疲倦和乏力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如今他真的什么都不想管了。周围虎视眈眈地窥视着云苍的异族,再加上随时都可能谋反动乱的叛贼,如今还有这样的内乱,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应付不来。早就累了,这样猜测着别人的心,更累。这事就交给杨心湄去处理吧,就算真的是汐娩,他也不管了。这么久以来的等待,等待着她可以心甘情愿地来到他身边,让他可以信她。他早就想信她了,可是她却一直保持着那样适当的距离,让他根本近不得。或许她真的放不下仇恨,或许她真的要置他于死地,那么也该是他放弃的时候了。

正在他挥手想让一干人退下的时候,突然听到张公公尖声的嗓子厉声喝到:“大胆奴才!如此慌慌张张,所为何事!”

“陛,陛下,小的要见陛下,娩妃娘娘出事了!”说话的正是潜心殿的张德伏。

“宣!”苍珩沉声道,心却一直往下坠着,明明刚才才说要放弃的,可一听到她出事还是无法刻意忽略自己内心的不安和惶恐。

张德伏踉跄着奔了进来,“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膝盖砸着地板发出闷闷的响。他抬头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颤颤巍巍地哭喊道:“陛下!娘娘她,娘娘她小产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波未平一波起(一)”↓↓↓更精彩哦!